美咲结衣

類型:房產劇地區:埃及發布:2021-02-27

美咲结衣 劇情介紹

美咲結衣“這個東西是先用符文激發魔法陣,美咲結衣通過里面的符文,美咲結衣能夠吸收空間之中的火系元素,然后,在改變回路,吧吸收進來的元素變成火系魔法球打出去。好了好了,趁著風紀委員會那群家伙還沒來,趕快把窟窿先堵住。”瑟琳娜瞳孔一縮,急忙撤回了右手,低頭看去,卻見中指食指怪異的向后扭曲著,顯然在這強烈的碰撞之中關節和骨骼發生了錯位。但更加讓她驚駭的卻是,她絲毫沒有感覺到疼痛。瑟琳娜伸手抓住了右手中指,猛地一用力,咔的一聲,將錯位的指節再次扭了回來。

說著,程智從那一大堆垃圾之中跳了出來:“趕快拉響警報。學院里有一個六級的職業暗影刺客,別傷到了其他的同學。”“哦。”其他人也意識到了這事情的嚴重性,美咲結衣暫時先沒辦法去考慮定向魔法陣的事情了,而是大家一起找東西堵窟窿。“嗡!”

一聲刺耳的震蕩波從魔法教學樓頂部的煉金裝置之中發射了出去,頓時傳遍了整個學院。緊接著第二聲,第三聲,一陣陣嗡嗡聲不斷地響起。聽到這古怪而刺耳的聲音,學生們都是一愣,不由自主的都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看了過去,接著不由得全都動了起來。這是學院的警鐘聲。學校之中每個區域都有這樣的裝置,一旦觸發之后立刻發出警報。學生們會在第一時間提高警惕,因為這警報聲響起,就說明學院之中發生了什么危險的實驗事故。過了一會,美咲結衣程智看著用廢紙和破布堵住的窟窿,美咲結衣齜牙咧嘴的想了想,最后有拿出了一張紙,還有不少的顏料,刷刷點點的畫了一張畫,跑到外面,貼在了墻壁上,有找了些泥巴在周圍蹭了蹭,這才松了一口氣,不細看的話,到也看不出來,不過這要是陰天下雨,這張紙肯定會破的。還是量好尺寸,回頭找塊木頭嵌進去才行。

回到房間中,美咲結衣程智又看了一眼卡普,美咲結衣把卡普看得一縮脖子,這才心情平和了一些的說道:“好了,你也知道這東西怎么用了。你和強納森的符文法陣我都已經做好了,還有明天把其他幾塊符文魔法陣讓你們團隊其他的成員都裝上。”魔法學院和煉金學院在進行實驗的過程之中經常會發生一些意外情況,比如煉金實驗的過程之中,經常會出現一些特殊材料發生爆炸或者產生有毒氣體等事故。還有,魔法實驗過程中,因為學生有可能控制不好施法能量,從而發生意外的火災或者爆炸事故,也可能意外召喚出一些來自虛空之中的兇惡元素精靈生物這樣的事情。這種事情不常見,有的時候,數年甚至幾十年都未必能遇到一次,但是學院卻也要為此進行防備,畢竟這樣的事故可能會產生很嚴重的后果。

下午的課程結束后,大部分的老師都會離開學院教學區,前往學院的教師的宿舍,或者學院外租住的地方。現在,魔法教學樓之中又只有風系大魔法師德爾西特,他因為有些事情要做,所以還沒有離開。正喝著一杯熱茶,看著手上一份下個月的課程安排的時候,突然傳來的警報聲將他嚇了一跳。手一抖,杯子里的熱茶灑在了衣襟上。美咲結衣“可是有什么用啊?”卡普撓了撓腦袋問道。德爾西特皺了皺眉,急忙將茶杯放下,一邊抖落身上的水滴,一邊罵道:“混蛋,這是誰呀?”刺耳的聲音,讓德爾西特剛開始還以為是那個學生在制造擴音魔法,但是轉瞬間,他就明白了,這是警報聲。德爾西特一愣,口中喃喃的說道:“出什么事了?難道有人做實驗的時候出問題了?”想到這里,他身上銀白色魔法元素一閃,整個人已經離開了教員室,接著幾個閃動之間,他已經駕馭著風元素來到了樓梯間。教員室都在教學樓的頂層,可是他沿著回形樓梯中間的空檔快速漂浮下去,卻并沒有發現這些樓層都沒有發生什么,一些還留在教學樓之中的學生這時候全都站在教室門口或者走廊里,探頭探腦的看著,看起來他們也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一直來到了一樓的時候,正巧,一個滿是濕噠噠的,散發著古怪氣味的學生正身上閃爍著紫色的斗氣,從地下室竄了上來,和他正走了一個照面,只聽砰的一聲,德爾西特被那個學生猛地撞到了一邊的墻上。若不是德爾西特在飄落下來時候下意識的在身上套了一層偏移防護罩的話,這一下子雖不至于不把他撞死也會撞成內傷。

“你這個腦子里全是肌肉的家伙。”這回,美咲結衣連艾迪都翻白眼了:美咲結衣“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你們小隊五個人,全都是戰士系的,沒有魔法輸出啊,有了這個,不就相當于每個人帶了個魔法師嘛?”“風元素保佑。誰這么不長眼睛!”驚魂未定的德爾西特大叫了一聲,接著看向了看著急匆匆跑上來的程智,心中一動,于是開口問道:“程智,你瘋了,這是干什么?到底發生了什么?”

“額,德爾西特大師。對不起,對不起。我們在進行亡靈魔法實驗的時候發生了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程智言語快速的說道:“現在學院里有一個擁有六級實力的黑暗系刺客。”“哦。”卡普就是有些愣,美咲結衣一時間可能想不明白,但絕對不是傻瓜,立刻也明白了這東西的真正意義和用途。,頓時眼睛一亮。

“什么,六級實力的暗影刺客?”德爾西特有些搞不明白程智說的意思,一個六級的暗影刺客和他的實驗有什么關系。程智這時候卻已經是跑出了教學樓,后面跟著一群雷電系的魔法師,也是一副急匆匆的模樣。德爾西特一把抓住跑在最后的一個雷電系魔法師:“到底是怎么回事?”“這魔法陣能夠釋放的魔法,美咲結衣相當于六級魔法師的一次低階火球術魔法攻擊。但畢竟是用魔法符文引導元素,美咲結衣而不是魔法師用精神力引導的,所以釋放一次之后,需要半分鐘的時間才能重新使用。雖然不能和真正的魔法師相比,不過,你們如果使用得當的話,可以達到出其不意的效果。”“哦,德爾西特大師。”那個雷電系魔法學生立刻停住了腳步,恭敬的對德爾西特說道:“大師,程智助教讓我們雷電系的魔法師幫助他進行實驗,結果……”這個學生想了想說道:“應該是實驗刺激到了他的一個亡靈召喚生物,出現了意外吧。”

這些雷電系魔法師也說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那個叫做瑟琳娜的亡靈生物,突然暴起傷人,然后逃離了教室。程智也沒有說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所以,他們雖然參與了實驗,卻依舊是一頭霧水。程智現在已經是五級戰士的實力,身體素質極佳,特別是因為修煉的毀滅斗氣,他的身體體質遠超過普通的五級戰士,但是毫無防備的情況下,他被瑟琳娜突然踹的那一腳還是讓他覺得骨骼有些隱隱作痛,雖然沒有骨折骨裂的跡象,但是被踹到的地方已經腫了起來。不過強大的精神力讓他能夠忍得住疼痛。他奔跑的速度也是非常快,眼睛快速的掃視著。可是那瑟琳娜這時候卻是沒了蹤影,不知道到底躲到了什么地方。程智一直追到了教學樓邊緣,依舊沒有發現。程智停下腳步,皺著眉,仔細的用神識仔細的搜索周圍。他的精神力強于普通魔法師,所以神識的范圍也極大,但是卻依舊沒有發現瑟琳娜的身影。“什么?”索亞瞪大了眼睛,但緊接著用力的搖頭說道:“我哥哥怎么可能瘋掉?”

“嘿嘿,美咲結衣好好好,美咲結衣這東西真不賴。”卡普咧著嘴,輕輕地撫摸著胸口的這塊鐵板,一臉陶醉:“媽媽的,有了這個,就相當于隊伍里多了一個魔法師啊。”程智深深呼吸了一下,想要穩定情緒,但是深呼吸之后才發現身上滿是消毒溶液和那些內臟器官的味道,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身上一陣灰黑色濃霧彌漫開來,不過轉眼之間,身上的消毒液和那些內臟碎塊便在魔法的作用下化作一團灰煙,脫離了自己的身體。接著,他的雙眼綠色靈魂火焰爆閃了一下,瞳孔映出了一種詭異的青色,碩碩放光的看著地面。最后,目光落在了一塊地磚上,那上面有一個閃爍著熒光的半個腳掌印。這只是一個前腳掌,看那外形纖細的模樣,應該就是瑟琳娜了。作為刺客,他們在奔跑的時候有這自己的獨特技巧,特別是在高速奔跑和跳躍的時候,足跟幾乎是不會落地的。程智順著足尖的方向看了過去,只見十幾米外才出現了第二個腳掌印,接著是第三個,但是再向前卻是消失在了教學樓附近的小花園之中。

“程智助教,……怎么樣,找到那個……美女了嗎?”身后急匆匆跑過來的布榮根穿著粗氣的說道,他只是個身體孱弱的魔法師,想要憑著體力追上一個五級戰士的狂奔簡直就是開玩笑。“哥哥!美咲結衣”最先反應過來的索亞焦急的大吼了一聲,美咲結衣接著眼睛看向了瑟琳娜消失的地方,幾乎毫不遲疑的一個恐懼術就釋放了出去。但是瑟琳娜移動的速度非常快,索亞的精神力竟然無法鎖定住瑟琳娜的位置。“嗯,應該在小花園里面。”程智低聲說道,接著看向了后面追過來的那些魔法師:“你們還是別追了,畢竟在如此近的距離上,你們如果遭到瑟琳娜的襲擊是很危險的,我還是自己去找吧。”布榮根等人相互對視了一下,接著又看向了程智,微微點了點頭。

一團黑霧再次閃現出來,美咲結衣瑟琳娜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教室的門口,接著又是一閃,瑟琳娜的人影已經消失了。魔法師真正的威力便是范圍攻擊,可不是近戰。這些雷電魔法師雖然心存好奇,但是卻也都不是傻子,紛紛點了點頭,接著或者是給自己,或者是相互的施展各種防御法術,將身體包裹在了一層層的雷電防護之中。

程智同樣也是非常小心,從空間卡片之中拿出了一張防御魔法卡片拍在了自己的身上,這才一閃身朝小花園里跳了進去,只是在半空之中,他的身體卻突然化作了一團灰色的霧氣,淡淡的消散了開來。那些魔法師們這時候還沒有回過神來,美咲結衣到底發生了什么,美咲結衣而索亞擔心程智,顧不得那個逃走了的瑟琳娜,而是飛跑到了那一大片被砸翻在地的展示架旁,大聲喊道:“哥哥!哥哥!”混亂,無比的混亂。瑟琳娜蜷縮在橡樹的樹冠之中,雙手用力的按著自己的太陽穴,她的頭似乎要炸裂開來一般,她的身體沒有一絲感覺,但是那種痛苦卻是讓她幾乎想要尖叫。“我是誰?我到底是怎么了?到底是怎么回事?”瑟琳娜喃喃自語著,緊鎖的眉頭糾纏在一起。

瑟琳娜終于緩緩的睜開了眼睛,低頭看向了一絲不掛的身體,熟悉,卻又那么陌生,在心臟的位置,哪里有一個早已經褪色了的傷口,只是上面用某種特殊的絲線進行了縫合,瑟琳娜下意識的伸手去觸摸那個傷口,但是卻沒有一絲的觸感。她的身體,沒有感覺。這種感覺非常可怕,雖然他能夠自如的控制自己的身體,但是身體卻沒有一絲觸覺反饋。“哈……哈哈哈!美咲結衣”那一大堆展示架,美咲結衣玻璃碎片和滿是防腐液的內臟下面,傳來了一陣笑聲,接著又是嘩啦一聲,一個狼狽至極的人從下面跳了起來,正是程智,只見他現在身上被防腐液完全淋濕,身上掛滿了內臟,甚至有一根腸子纏繞在了他的脖子上,讓他看起來既怪異又猙獰。不過,他的笑聲卻是讓人感覺到他現在真的是非常的高興,發自心底的歡喜。

就在這時候,一個聲音突然出現在了自己的腦海之中:“瑟琳娜。”“誰?”瑟琳娜心中一驚,下意識的朝周圍看去,可是周圍卻一個人都沒有,只是周圍的景色不知道什么時候變得暗淡了許多,就好像夕陽西下后逐漸籠罩而來的夜晚。“哥哥!美咲結衣”索亞有些擔憂的喊道,美咲結衣雖然程智平時對她總是笑瞇瞇的,但他從來沒有見到過程智如此肆無忌憚的大笑,不由得有些緊張:“哥哥,你沒事吧?”

“不要怕,我是程智,是我把你復活了。”“復活?”瑟琳娜驚恐的超四周打量著可是依舊什么人也沒看到。瑟琳娜臉色一沉,接著猛地一蹬樹杈,身體便朝一個方向飛躥而出,不管跟他說話的人是誰,這個人絕對非常厲害,非常可怕。作為殺手的職業素養,她絕不可能在無法確定對方身份實力之前莽撞的硬碰硬,還是選擇逃跑才是正途。可是身體剛剛飛出去沒多遠,卻是感覺到身體周圍出現了一層輕柔卻極為古怪的力量。接著整個身體竟然懸浮在了半空之中。

“魔法?”瑟琳娜心中一驚,急忙想要化作黑暗元素,進行閃移,只是這樣做的時候,她的身體突然閃爍起了黑色的光芒,一道道黑色的紋路出現在了她蒼白的皮膚上顯得極為醒目又有些嚇人。原本想要施展的斗氣技能不由得也一同停了下來。看到程智一副癲狂模樣的大笑著,布榮根臉色有些難看的說道:“壞了,他可能是受到刺激,瘋了。”“這,這是……”瑟琳娜心中雖然驚恐,但人現在卻還在半空之中,她想要掙脫開圍繞在身體周圍的古怪魔法波動,卻似乎有些徒勞。“難道你不想知道在你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嗎?”那個聲音再次出現在了瑟琳娜的腦海之中。

程智卻是沒有躲閃,身體上猛地一陣紫色輝光閃爍,毀滅斗氣所賦予程智的條防御,幾乎一瞬間就形成了如同實質一般的防護,抵擋住了瑟琳娜這一擊。但整個人也被巨大的力量震得連退了幾步,喉嚨一陣刺痛。瑟琳娜抬眼望去,只見在另一棵大樹的樹梢,一個身上閃爍著紫色紋路的男孩正看著她,只是那個男孩并沒有開口說話,可是聲音卻出現在了自己的腦海之中。“什么?”索亞瞪大了眼睛,但緊接著用力的搖頭說道:“我哥哥怎么可能瘋掉?”

“越是精神力強大的人,越有可能受到精神力反噬。”另一個五級的魔法師也是皺著眉,搖頭說到:“或許剛剛的實驗沒有達到他的預期,以至于讓他怒急攻心產生了幻覺也說不定。亡靈魔法師的精神力比元素魔法師還要大許多倍,精神力反噬起來,威力會更大。”那個五級魔法師雖然也是學院的學生,但歲數可是要比索亞大的太多了,所謂活久見,這個魔法師所說的事情是確確實實的發生過的。更何況,亡靈魔法師出現性情癲狂,走火入魔的事情極為普遍。隨便到大圖書館里查一查,類似的文章可是有不少的。瑟琳娜的身體在那古怪的魔法波動包裹之中,輕輕的落在了一根粗大的樹枝上。當足尖站到樹枝的同時,包裹在身上的那股靈魂波動也同時消失了。“你是誰?”瑟琳娜眼睛微瞇了起來,她想起這個看起來十五六歲模樣的男孩就是剛剛在那個陰暗的地下室中被自己踹了一腳的那個男孩。雖然她的腦子里混亂而且好像空空如也,但是卻依稀有些明悟,能夠被自己那樣踹一腳卻依舊好好的站在這里,這個男孩絕對不一般。瑟琳娜接過了衣服,這件斗篷就是程智在她剛剛蘇醒過來時披在她身上的那一件,只是當時自己并沒有將斗篷披上。

雖然有些疑惑,但還是快速的將斗篷披在了身上,將身體裹得嚴嚴實實,這才皺眉問道:“你到底是什么人?還有,我到底是誰?”“哈哈,我,我沒事。”程智終于停止了笑聲,接著深呼了一口氣,低頭朝自己的身上看了看,用力的一抖,將身上掛著的內臟什么的都落了下去,又伸手將纏繞在自己脖子上的腸子拽下來,扔到一邊。接著對眾人說道:“她跑了?”

“額……是啊。”布榮根回過神來,有些愣愣的說道,接著又有些好奇:“她是怎么了?你不是說她是你的亡靈戰士嗎?怎么會攻擊你?”“怎么?你不知道嗎?”程智這時候卻是有些詫異的看著瑟琳娜:“難道你都不記得了嗎?”

“你還是先穿上點衣服吧。雖然這身體我看過不知道多少次了,但是我覺得你現在應該不想這樣光著身子跟別人說話吧。”程智一邊說一邊從空間卡片里抽出了一條斗篷,隨手扔給了瑟琳娜。“我的亡靈戰士?”程智甩了甩頭,接著微笑著說道:“我已經操控不了她了。”“記得什么?”瑟琳娜更加疑惑的看著程智,同時眼睛還在不斷的掃視著周圍,下意識的尋找能夠用來攻擊對方的武器或者位置。

程智微微低著頭,思考著,想要找到些頭緒,眼睛不自主的看向了樹下。就在這時候,瑟琳娜卻是心中暗叫一聲:“有機會!”同時身體猛地向前一竄,右手手指并攏,右臂猛地前身,對準了程智的咽喉就刺了過來,雖然沒用武器,但是一個六級刺客所掌握的殺人技巧可不是能夠讓人輕視的。這一擊即便不使用武器,單用手指便可以戳破眼前之人的喉嚨。

美咲結衣程智似乎并沒有回過神來,還在思考著什么,當他他起頭看到瑟琳娜攻過來的時候,瑟琳娜的手指距離他的喉嚨不過只有巴掌遠的距離了。而瑟琳娜的手指在這毀滅斗氣阻擋下就如同戳在了墻壁上一般,手指猛地一彎,發出一陣咔咔的響聲。

詳情

猜你喜歡

登錄簽到領好禮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體小飛機詳談@seo1898】
美咲结衣

河北 一选五走势图 腾讯广东麻将151版本苹果 安徽25选5开奖信息 曾道人内部玄机彩图69 篮彩胜分差选两个 100送100真人百家乐4倍流水 福建11选5哪里买 辽宁快乐12玩法规则 沙巴体育手机客户端(app)如何下载 四川熊猫麻将下载安装 北京彩票销售站编码 网上五分彩是什么彩票 广东快乐十分计划网站 捕鱼达人安卓版 牛牛理财 买福彩赚钱 真人百家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