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x8

類型:紀錄片劇地區:荷蘭發布:2021-02-25

sex8 劇情介紹

sex8程智點了點頭:“好了,奇力吉特叔叔,能看到你還活著,的確讓我很高興。不管怎么說,還是逃脫了一場劫難。至于我父親的畫,倒也無所謂了。畢竟那些都只是外物而已。你能夠從斯戈爾王宮之中帶出來,避免了它毀之一炬的命運,這已經很好了,對此我沒什么好說的。只是,離開這里之后,就把我忘了吧。我不再是斯戈爾的王子了。”同時,一股無形的靈魂威壓釋放了開來,頓時籠罩了布榮根,布榮根心中一緊,布榮根也只不過是四級魔法師,精神力遠不如程智,所以在被這種靈魂威壓籠罩的時候,幾乎本能的加大了雷電的釋放力量。頓時那原本在符文和金屬線圈之中緩緩流動的電流明顯變強。

可是現在,瑟琳娜并沒有帶著面巾,出現在眾人面前的是瑟琳娜的本來面目。奇力吉特一怔,但是眼睛動了動,最后點了點頭:“請容我在叫您一聲殿下。當初斯戈爾王國發生的叛亂,我只是個無能為力的小卒而已,沒有力量去改變任何事情,甚至活下來都是靠著運氣。希望您能原諒。另外,拉斐爾對您的追殺一直沒有停過,他派出了大量的密探,四處調查您的去向,只是一直沒有結果。不過殿下,您一定要小心啊。”“這……這……”布榮根有些目瞪口呆的看著這個突然出現的美女,好半天不知道該說什么。程智伸手輕輕整理了一下瑟琳娜額角散落下來的頭發說道:“這是一個我用一個女暗影刺客的尸體制作的亡靈刺客,叫做瑟琳娜。實力有一般六級暗影刺客的實力。”

聽到程智說這女刺客竟然是一具尸體,一眾雷電系魔法師不由得都是難以置信。程智卻并沒有理會布榮根的驚訝,實際上凡是知道瑟琳娜的人,最開始的時候都不會相信,這其實已經是一個尸體。送走了奇力吉特,程智的心里說不清楚是什么滋味。或許還是有那么一絲不甘吧。當年的宮廷政變在他的心里留下了太多的傷痛和陰影。他一直搞不明白,那個拉斐爾為什么要殺死自己的父親。如果他真的那么想要得到王位,恐怕只要跟父親商量一下,父親絕對會開心的將自己的王冠摘下來扣在拉斐爾的腦袋上,然后帶著母親和自己周游大陸,每天繪畫創作。可是一切到底是為什么?僅僅是為了鏟除掉在自己奪權之后的隱患?拉斐爾就要殺死那么多人?或許吧。就像母親曾經對自己說過的那樣,權利會讓人迷失,明明知道犯錯,卻一錯再錯。

看到程智從房間之中走出來,一副有些沮喪的神情,艾迪等人急忙圍了過去。卡普強納森和索亞已經從艾迪的口中得知了程智的真正身份,同樣也明白了程智的處境。倒是艾迪看著已經遠去的奇力吉特的背影,眼睛一瞇,捅了捅程智:“要不要我讓我爸爸找人把他干掉?畢竟死人不說話。”程智繼續介紹到:“昨天,瑟琳娜在戰斗中被斯坦雷加爾的閃電擊中之后出現了一些異常反應,對此我很是好奇,可惜的是,我并不是雷電法師,并不能制造出雷電,所以需要你幫忙釋放雷電魔法來對這具亡靈尸體進行電擊,從而觀察其中的變化。”

聽到程智的話,布榮根少有的扭捏了起來:“這……你讓我用雷電轟擊她?這,這不好吧?”“不用。”程智搖了搖頭:“沒有必要。他現在只想擺脫過去的一切。”不管程智如何說這其實只是一個亡靈生物,但在布榮根眼里,這分明就是一個活生生的少女,讓自己一個魔法師用雷電轟擊一個女生,這很讓他覺得別扭。

程智很清楚的從對方的靈魂波動之中看出他的想法,而且話說回來,與其戰戰兢兢地活著,還不如讓自己強大起來,有能力保護自己。程智一手環胸,一手捏了捏自己的下巴,看著瑟琳娜:“當然,不是用攻擊魔法進行轟擊。至少不會立刻那樣做。我們首先要實驗的是雷電元素與瑟琳娜進行接觸的時候會產生什么樣的反應。”說著,他扭回頭看向了布榮根:“我們首先先使用基礎級別的魔法進行實驗。”

雷電系魔法大多都是兇狠霸道的魔法,一出手,不敢說每個魔法都是驚天動地,但也是犀利異常。所以程智不可能立刻就讓雷電系魔法師用攻擊性魔法進行實驗。不過程智昨天晚上已經想到了一些辦法,煉金學術之中也有利用雷電魔法進行實驗的一些方式,那就是對于雷電魔法的低效利用,通過一些魔法符文進行雷電引導和削弱。不過煉金術所使用的雷電都是由雷電屬性魔晶石提供的,之前,程智也試過用魔晶石進行實驗,卻毫無作用。魔晶石輸出能量有限,顯然跟雷電系魔法師輸出的魔法強度相比。這也是他為什么要找一個雷電系魔法師來幫忙進行試驗。接著,程智拍了拍艾迪的肩膀:“你這家伙,剛看到我對那幅畫感興趣就立刻想到了查找賣畫的人,你這腦子轉的夠快的啊。”

雷電魔法有其獨特性,對于非雷電魔法師,還有雷電魔法幾乎沒有認知的人來說,是很難使用這種力量的。所以他必須要找一個雷電系魔法師來操控雷電魔法的力量,這樣才能更加細微的實驗和觀察瑟琳娜在被電擊情況下發生的變化。“小意思。”艾迪一如既往的得意的翹著鼻子,眼睛上翻,一副得意的模樣:“沒這點手段和眼力價,就別出來混了。”程智讓瑟琳娜跳上了石臺,接著……程智命令瑟琳娜開始脫衣服。

程智的眼睛看著瑟琳娜,絲毫沒有任何波瀾,但是,布榮根,以及他帶來的那些雷電系魔法師卻是瞪大了眼睛。天哪,竟然有美女在自己面前脫衣服。魔法師大多數都是書呆子,他們將大量的精力和時間全都用在了對于魔法力量的研究和追求之上,因此大多數的男性魔法師都有一個通病,那就是宅的很,這樣的人很難在學校中交到女朋友。布榮根也是其中非常典型的一個代表,平日里那里見過如此香艷的一幕,在看到一具曼妙的女性身體,毫無遮攔的出現在自己眼前的時候,不由得鼻孔里冒著熱氣,甚至有口水不經意的留了下來。程智剛開始還沒有注意,當他回頭看到布榮根的樣子的時候不由得一愣:“你沒事吧?”接著又看向了其他的那些雷電系魔法師,布榮根帶來的都是男性魔法師,而這些魔法師的表現,基本上和布榮根一不一樣。其中幾個年紀比較大的魔法師,還好一些,但是一些年輕的魔法師的表現甚至比布榮根還不堪,那口水已經流到了胸前的衣襟上。程智的句話頓時將目瞪口呆的布榮根和那些雷電系魔法師驚醒了過來,全都有些臉紅的急忙偏過頭,有些人還用肩頭的衣領蹭了一下流到下巴上的口水,布榮根也是如此,片刻后才有些尷尬的說道:“沒事沒事。”程智并沒有看索亞,而是將一些金屬線圈放在了大理石板上。布榮根這時候對正在擺弄一些煉金儀器的程智說道:“額……實驗課題是什么?具體的內容,說一說唄?”

“好吧。”程智搖了搖頭,接著笑了起來:“繼續參加拍賣會吧。或許還有其他的什么有趣的東西也說不定呢。”沒事?怎么可能沒事?這個瑟琳娜的樣貌絕對算得上美女,因為原本暗影刺客的原因,她的身材雖然有些骨感,但是卻也是身材勻稱。且不說瑟琳娜本就身材不錯,就算是身材不咋地的女人,光著身子站在這里,對于布榮根和其他的魔法師,這些平日里只敢在腦袋里意淫卻從來沒有接觸過女孩兒的家伙來說,視覺沖擊力也絕對夠強。

“哼,一群色狼。沒出息。”索亞看著這些人的樣子,不屑的小聲說了一句。“哦?我還是頭一次聽到這樣的理論呢。”戴眼鏡的那個魔法師摸了摸下巴說道:“那,我們雷電系魔法師的力量來自哪里?”程智似乎也想明白了怎么回事,不由得微微一笑,接著輕輕拍了拍布榮根的肩膀:“我們魔法師追求的對于魔法的探索。你所看到的不過是一個人類的皮囊而已,不用不好意思。”“對對對,一切為了探索偉大的魔法。”布榮根連忙用力的點了點頭,做出了一副一本正經,研究學術的模樣,但是那一雙閃爍著色瞇瞇的眼睛卻還是不由自主的時不時在瑟琳娜的身上瞄上一眼。

索亞聽到那個魔法師的話,不由得一愣,接著,一雙深藍色的眼睛里突然冒起了綠色的光芒。慢慢的,扭過頭來,看向了那個魔法師,臉上露出了一種極為怪異,甚至詭異的微笑:“雷電系魔法師的力量源泉研究的并不多,主要是缺少實驗材料。要不我把你解剖一下,研究研究?”程智抿了抿嘴,接著拿起了瑟琳娜脫下來的衣服,放倒了一旁的桌子上。接著讓瑟琳娜平躺在石臺上。

在瑟琳娜轉身的時候,眼睛一直瞄著瑟琳娜的布榮根突然看到瑟琳娜后背上一大片燒傷。這燒傷的樣子極為恐怖,讓布榮根不由得被驚了一下,有些疑惑的問道:“這……這傷痕是怎么回事。”實驗室之中除了大理石平臺上面的魔法燈以外,其他地方的光線相對比較弱。這有些陰暗的環境中,一個雙眼冒著怪異綠光,笑的極為邪惡的小女孩,讓那個戴眼鏡的魔法師頓時身體哆嗦了一下。一時間竟然說不出話來。程智搖了搖頭:“昨天在跟斯坦雷加爾對戰的時候被雷電擊中了。”“什么?!是斯坦雷加爾那個家伙干得?!”布榮根聽道這猙獰的傷痕竟然是斯坦雷加爾所為,憤怒,幾乎是咆哮著喊道:“畜生啊,畜生!”另一名雷電系的學生也是一臉憤慨的大聲說道:“竟然將她傷的如此之重,簡直是不可饒恕。”

“就是就是,怎么能這樣做,實在是太不像話了。”又一名魔法師也是大聲叫道。這時候,卻聽不遠處正在安裝另一個器械的程智輕聲咳嗽了一下。

實驗室中頓時傳來了一陣惡毒的批判之聲。若是斯坦雷加爾在這里的話,合群家伙怕是會給他使用究極魔法。對于布榮根等人的突然暴怒,程智也是一愣。在他看來,這不過是一具尸體。可是他并不知道,對于布榮根等人來說,因為瑟琳娜會動,他潛意識中依舊覺得這個身材纖弱的女孩是個活人,而不是死尸。所以當他們聽說這柔弱的女孩身上那可怕的傷害是被人為制造的,立刻有了一種極為憤怒的情緒。索亞立刻將頭轉了回去,繼續擺弄手中的實驗器材。剛剛她使用了一點點的恐懼術效果,將那個毫無防備的雷電系魔法師嚇了一跳。不過程智反復跟她強調過,學院之中學生之間是不能隨意使用攻擊性或者負面魔法的,否則會受到處分。

程智的臉皮微微抽動了兩下,接著對布榮根說道:“不要緊的,這只是一具亡靈尸體而已。并沒有疼痛感。”“那也不行,斯坦雷加爾簡直就是個混蛋透頂的家伙,要批判,一定要批判他。”

“好吧好吧。”程智搖了搖頭,接著說道:“斯坦雷加爾現在也不在學院里。我們還是進行實驗吧。”索亞一邊將手中的實驗器材整理好,一雙恢復成深藍色的眼睛瞟了一眼程智,還吐了吐小舌頭做個了鬼臉。“哦……”布榮根好不容易壓下了火氣,冷靜下來,但是轉念一想,不由得問道:“額,那我使用雷電魔法,會不會傷害到她啊,要是那樣的話,我可不干。”程智突然有一種非常郁悶的感覺,他已經對布榮根說了好幾遍,這只是個亡靈而已,可是很顯然,布榮根卻依舊心有芥蒂。不過這也沒辦法啊。或許真的放一具死人的尸體在這里的話,布榮根會毫不猶豫的使用雷電魔法進行實驗,但是瑟琳娜因為程智的特殊制作方式,除了沒有心跳呼吸之外,從外觀上幾乎和活人無異。程智輕輕呼了一口氣,說道:“放心吧,我這里已經準備好了實驗器械,可以略微限制雷電魔法的威能,到時候,你釋放魔法的時候小心一些。”

“可是……”布榮根有些猶豫,畢竟雷電系魔法的傷害力度是非常大的,一個不小心,若是將眼前這個美女給傷到了,他心中可是過不去。說著,他在石臺的一端插上了兩根金屬棒,在準備好了各種實驗材料和記錄儀器之后,他低聲念動咒語,瞬間雙眼發出了綠油油的詭異光芒,對布榮根說道:“布榮根,我們開始吧,先試用最低級的雷電魔法輸出到這兩個金屬導體上。”程智并沒有看索亞,而是將一些金屬線圈放在了大理石板上。布榮根這時候對正在擺弄一些煉金儀器的程智說道:“額……實驗課題是什么?具體的內容,說一說唄?”

程智抿了抿嘴,接著一揮手,一個亡靈空間出口出現在了身前,接著,一個身穿黑色皮甲的妙齡少女從亡靈空間之中走了出來,正是他的亡靈刺客瑟琳娜。布榮根看向雙眼冒著綠色鬼火的程智,有些好奇,不過這樣的眼睛他昨天已經看到過了,所以倒也不驚訝,于是他穩了穩心神,將雙手握在了兩根金屬棒上,同時低聲念動咒語,一股股雷電之力頓時從雙手之中流出,在程智所布置的金屬紋路上開始流轉了開來,激發起了大理石板上一個個符文。整個大理石板頓時散發出了淡淡的青色光芒,一道道細細的電流出現在大理石平臺上,在符文的限制下,急速的電流并沒有立刻沖擊到瑟琳娜的身上,反而像是水流一樣,緩緩的靠近到瑟琳娜的身體之上。程智仔細的看著,當電流緩緩地,終于接觸到瑟琳娜身體的時候,瑟琳娜的身體頓時抽動了一下。這是電流通過瑟琳娜的身體時候刺激到了瑟琳娜的神經,出現的正常反應。和程智預想的沒錯,瑟琳娜的身體的確是出現了喪尸化的活性反應。實在是奇怪,在沒有喪尸病毒的參與下,她的尸體是如何產生活性的。不僅是索亞,其他的雷電系魔法師這時候也拿起了各自的記錄本,這些充滿了好奇心的魔法師也是頭一次看到亡靈魔法師的實驗。

隨著電流不斷的通過那些金屬線圈和魔法符文,程智的眼睛看著瑟琳娜身體內的變化,可是除了簡單輕微的的肌肉抽搐之外,并沒有出現什么特別的情況。程智皺了皺眉,接著對布榮根說道:“加大魔法能量輸出。”在看到這個突然出現的女刺客的時候,布榮根等一眾雷電系魔法師顯然也是被嚇了一跳。

“這是我的亡靈生物,大家不用緊張。”程智看到略顯驚慌的眾人,笑著解釋了一句。布榮根點了點頭,接著,雙手暴起了更加強烈的電弧,雷電之力不斷的進入到了那些金屬線圈。可是瑟琳娜依舊沒有出現程智預想之中的哪些變化。

站在一旁的索亞也是眼睛里閃爍著綠色的光芒,手中拿著一本筆記,記錄著她對于這個實驗的過程看法。這是程智要求她的,每一次進行的魔法實驗都要將過程仔細的記錄下來,在試驗后以便于分析。“你說,他是亡靈?”布榮根知道程智有這樣的亡靈生物,他哪里是緊張,分明是突然看到眼前出現個美女而驚奇。瑟琳娜外表看起來幾乎跟活人一般無二。程智對瑟琳娜進行的外形固化處理,似的瑟琳娜的外貌的確是跟活人一模一樣。昨天在跟斯坦雷加爾掐架的時候雖然使用了瑟琳娜,但是瑟琳娜的戰斗裝備上有刺客特有的面巾,因此觀戰的人并不知道這個瑟琳娜到底長什么樣子。程智凝神看著瑟琳娜,再次說道:“加大電流。”

布榮根猶豫了一下,還是加大了魔法釋放的強度。大理石板上,符文越來越亮,無數細密的電流在這些符文的限制下,肉眼可見的源源不斷的流向了瑟琳娜的身體,但是除了一些身體內肌肉的抽搐反應之外瑟琳娜的腦袋里,那一團靈魂碎片和無數細密的古怪絲線絲毫沒有變化。

sex8“繼續加大。”程智的聲音有些低沉,看著布榮根再次加大了雷電的輸出,他看得出來,布榮根釋放雷電有些束手束腳。不由得眉頭皺的更緊了一些:“布榮根,加大雷電的輸出。不用擔心瑟琳娜,這點電流對她的作用并不大。”程智心中有了一些焦急,他的臉上滿是凝重,低聲說道:“加大雷電的輸出。”

詳情

猜你喜歡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體小飛機詳談@seo1898】
sex8

河北 一选五走势图 真人电子大全 余额宝理财风险 3d悠闲山西麻将扣点点 彩票销售条例 北京赛车pk拾app 狗狗币交易软件 天津麻将单机版 17300体育彩票开奖号码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 快乐10分开奖记录 安卓捕鸟达人 卖彩票软件 广东11选5常见的任3有那些数 2021理财平台排行 河南22选5除5走势图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