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飞仙

類型:新聞劇地區:烏茲別克斯坦發布:2021-03-01

极品飞仙 劇情介紹

極品飛仙數年間,極品飛仙幾個兄弟都因為到達了青春期而發育加快。艾迪的身高和程智差不多,極品飛仙也是一米八左右,原來有些肉肉的小臉現在卻是因為長期的鍛煉之后變得很瘦,人也變得成熟了許多,也帥氣了許多。他身上沒有任何斗氣氣息,但是三十三號宿舍的兄弟們知道,艾迪,現在已經是一個五級戰士。程智在一年前給他刻畫了五級戰士的斗氣通道,疼的他死去活來,不過最后還是挺住了。現在他已經是風系五級戰士。只是塔科拉迪不知道,在他的印象里,能夠如此順利的講一個擁有五級實力的人用精神力攻擊一擊擊敗,那至少是六級以上的亡靈魔法師。而且程智表現出來的精神力范圍雖然不及自己,但是那沖擊力的強度卻遠超自己。

塔科拉迪看著眼前三個七級強者,眼神銳利而陰沉,大喝一聲:“這是你們逼我的。哼。反正今晚大事必成,我們也就不用在保存實力了。”說著,這個人突然發出了一聲極為尖利刺耳的吼叫聲。這聲音的穿透力極強,以灰衣人為中心,散了開來,如同平靜水面上突然蕩漾起的波紋。看到程智進來,極品飛仙艾迪卻是嘿嘿一笑:“疼暈過去沒?”程智被這聲音刺激的一哆嗦,不由得皺了皺眉,和聲音之中竟然還帶著些許靈魂波動。

隨著這一團靈魂波動的擴散開來,在城市的一些地方,某些原本正在閑談的,正在修煉的,正在吃飯的,正在做一些不可描述事情等等,數百個擁有一定斗氣修煉修為的人,突然像是聽到了什么命令一樣,紛紛停下了自己正剛在做的事情,朝那灰衣人的方向奔跑了過去。在城市的上空,甚至可以看到一團團突然出現的斗氣光芒,飛速的朝灰衣人靠近過來。德里和其他兩位七級強者也是有些奇怪,他們都感應到了有源源不斷的斗氣修煉者正朝這里靠近了過來。“讓你失望了。呵呵。”程智露出一副得意的笑容,極品飛仙晃了晃腦袋。

“來,極品飛仙展示一下看看。”另一邊,極品飛仙一個一頭卷毛的小伙子說道。這正是強納森。強納森的身高現在卻是只有一米七左右,據他所說,大概是修煉暗影刺客這個方向的技能比較耽誤長個子,所以以前是三十三號宿舍里最矮的,現在依舊是最矮的。不過小伙子倒是也算得上英俊瀟灑,和當初那個初見時候有點喜歡裝酷的小屁孩大相徑庭了,唯一不變的似乎就是他那一頭卷毛。而且,強納森的實力已經達到了五級的頂峰,隨時都有可能突破到了六級戰士這在同一屆的學生之中,絕對算得上是佼佼者了。僅僅片刻功夫,就已經有幾個六級的戰士跳到了居民區的屋頂,并且飛似的來到了這里。隨著時間的推移,來到這一片居民區的人越來越多。竟然將他們三個給包圍了。

“這……”站在高處的程智,看著眼前的一幕不由得心中一陣發涼。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難道說這灰衣人的勢力極為強大?以至于薩寧城之中竟然有這么多人,都是這個灰衣人的手下?三年來,極品飛仙每個人都有很大的變化,但是兄弟們的感情卻是依舊如故。這些強者腳下的居民區之中,被強者之間戰斗所驚嚇到的普通民眾,正哭爹喊娘的快速離開這里,而在他們的頭頂,一群群散發斗氣光芒的斗氣師飛速略過。片刻之后,包圍住德里等人的,足有三百多人。

程智脫掉了上衣,極品飛仙接著運轉斗氣,頓時身上紫色紋路閃爍了起來,一股強大的氣勢在房間之中爆發開來。那個灰衣人口中發出冷笑:“呵呵,哈哈哈哈,受死吧。”說著,灰衣人一揮手,那些武者紛紛朝這三個人涌了過去。頓時一團團斗氣技光芒爆發而出,全都是以死相拼的招數,那個魔法師還好,騰空一躍,飛上了半空,但是德里和另外一個七級武者卻是一陣頭疼,這么多的五六級戰士將他們圍攏在了屋頂這不大的地方,頗有些束手束腳。雖說他們七級的武者已經達到了一個更加強大的高度,但是蟻多咬死象,面對這么多中級斗氣師的圍攻,他們一時間竟然有些手忙腳亂,招架不住了。更不要提,卡斯利莫夫也沖入戰團,混雜在那些五六級的戰士之中,向他們發動攻擊。

“這些人都是哪兒來的?”德里大罵道,同時一拳將一個沖過來的六級戰士打飛了出去,接著又一腳將一個將要釋放斗氣技的斗氣師踹到了地面上,將一棟房子的墻壁砸出了一個窟窿。程智雖然焦急,但是那里距離有些遠,他就是想幫忙也過不去,不由得眼睛亂瞄,看看會不會有其他的強者出現,正在這時,他卻是看到了遠處跑過來一個學生模樣的少年,十五六歲的年紀,竟然是之前在酒會上遇到的那個叫理查的少年。程智眼睛一亮,這理查似乎是因為所在位置比較遠的緣故,剛剛才跑到了這里,猛地從樓頂跳了下去,不過聽他只是個二級的戰士,如果直接從樓頂跳下去,六層的高樓,不摔死也會摔成重傷,但是他巧妙地通過酒店凸出墻壁的陽臺作為緩沖,左右來回的跳了幾下,便輕松的落地,正好攔在了那個理查的面前。“好強的氣息。”卡普眼睛一瞇,極品飛仙不由得暗自吃驚:“法則斗氣果然不同凡響。”

那理查這時候卻是雙眼有些茫然,渾身斗氣不斷地涌動,正不顧一切的朝前跑著,見程智攔在面前依舊沒有躲開的意思,似乎是要直接用力量將程智撞開。毀滅之力的存在形式和其他屬性的斗氣并不相同,極品飛仙他就是純粹的一種力量,極品飛仙一種極為強大的力量。要知道其他屬性的元素斗氣都是帶有本身元素的特性的,比如火系斗氣,在施展的時候就會帶起高溫,大地系斗氣會讓戰士變得堅硬異常。但是毀滅之力卻本身不帶有任何屬性,只會給人帶來更強大的力量,更快的速度,更堅韌的身體防御。程智并不是正常修煉出毀滅斗氣的,通過刻畫斗氣通道才讓身體有了紫色的紋路,否則,真正擁有毀滅之力天賦的人,在戰斗的時候,根本什么也看不出來。程智眼睛微微一瞇,突然一股強大的靈魂沖擊朝理查沖了過去理查甚至都沒有任何反抗,直接一翻身,栽倒在地,巨大的慣性讓他的身體在失去動力而倒在地上之后依舊滑行出了十幾米的距離,最后正趴在了程智的腳下。

現在大街上一團亂,程智一把抓住理查的衣服,快速的將他拉入旁邊的一個小巷。接著,程智深吸了一口氣,眼下最快的知道事情真相的辦法就在眼前,那就是使用搜魂術。搜魂術是一種比較歹毒的靈魂法術,對施法者和被施法者都有一定的影響。只能有精神力強的一方對精神力弱的一方進行使用。而且必須是在被施法者自愿的情況下進行使用。否則法術很容易被打斷。一個不小心,傷害到靈魂本源,輕則頭痛惡心,重則會將被施法者變成一個徹底的白癡,而施法者也會精神力大大受損。程智在心中再次復讀了一遍那個法術,接著將自己的手按在了理查的頭頂,口中輕輕的吟唱起了咒語。出乎預料的,攻破理查的精神放線極為容易,程智發現理查已經被某種亡靈法術先行催眠了。這讓程智很是意外,但是理查的腦海已經如同一個被打開大門的庫房一樣,程智急忙搜索了起來。跟德里一起來的,還有一個七級的戰士,見狀急忙縱身跳出窗子,同時抽出了腰間的一把斷刃,一蹬窗臺,整個人如同炮彈一樣的飛了出去,而被他踩踏的陽臺則是咔的一聲,出現了一道深深的裂痕。

“要不要過兩招試試?”卡普一臉躍躍欲試的說道:極品飛仙“雷洛學院里面這幾屆都沒有修煉毀滅之力的學生,一直沒有機會交手。”“上課。”“訓練。”

“喝酒。”“嗯?……跑到哪兒去了?”德里皺著眉,極品飛仙這里是居民區,極品飛仙建筑物分布復雜,形成了無數的障礙,他一雙眼睛左右的看著,卻絲毫不見那兩個人的蹤影。“玩女人……玩女人……還有……?”程智松開了手,心頭一陣亂跳,接著一臉說不清道不明的表情看著理查:“這個王八蛋,平常都是這么玩的嗎?小小年紀,好變態啊。辣眼睛,辣眼睛。”程智一臉鄙視,用力的搖了搖頭:“正事要緊。”程智快速的翻閱著理查腦海之中的記憶片段,終于找到了一些東西,在幾個月之前,春假的時候,他在一個朋友的聚會上,一個叫做休格特的人,在閑聊中提起有個人能夠提供一種秘藥,吃下去之后,可以突破修為瓶頸。理查因為小小年紀就縱欲過度,影響了修煉,可能一輩子也就只有四級斗氣戰士的實力了。雖然能夠達到中級斗氣師的實力已經不錯,但是誰不想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啊。所以理查就問那個朋友,那秘藥在哪兒能買到。于是,他的朋友給了他一個地址,讓他去找一個叫塔科拉迪的人。

德里可以肯定,極品飛仙這個兩個人就在附近,極品飛仙只要一個范圍試探的攻擊,便可以將對方逼出來,只是薩寧城區,到處都是城市居民,如果在攻擊的時候誤傷了平民可就麻煩了。他見到了塔科拉迪,并且先免費得到了一顆藥丸,試了一下,果然,在服用之后他竟然能夠達到五級斗氣師的力量了。但是藥丸效果持續時間并不是很長于是他又去找那個塔科拉迪。塔科拉迪對他說,第一次是免費贈與的,交個朋友。之后每個藥片一百金幣。一百金幣,對于理查這種富家子弟不值一提,于是便讓仆人每天去取一次。剛開始還沒覺得怎么樣,只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塔科拉迪交付藥物的速度越來越慢,經常會拖延好幾天,而一旦停止使用藥物,理查就覺得渾身難受,他剛開始還覺得自己的意志足夠堅強,打不了就不吃了,可是越是這樣他就越是痛苦,實力的不斷下滑,以及因為停止吃藥時候的各種身體不適,甚至在女人身上找樂子的能力都失去了,他才十五歲,根本無法接受這樣的事情,于是又再一次登門去求塔科拉迪。終于,塔科拉迪對他說,必須要聽他的話,給他做事。這時候也已經開學了。由于薩寧城和賽特拉王城相距并不遠,只有三十多公里的距離,而且,理查所上的學院,薩寧軍事學院并不是封閉式的學院,所以理查每個星期都會回到賽特拉王城兩天。而每一次,塔科拉迪都會給他安排一些任務。

理查的父親是賽特拉王國宰相,所以他可以經常從父親那里搞到一些資料。剛開始只是一些比如稅收報表,商貿信息之類無足輕重的資料,后來又開始收集官員升遷,貴族領地劃分計劃,到后面甚至還要他收集王國軍方的資料。不久之前還讓他弄到賽特拉王國王城周邊城防分布的精確部署資料。理查越發的感覺可怕,不知道這個塔科拉迪到底要干什么,但是他肯定已經陷入了一個無比巨大的陰謀之中。越陷越深的他已經在那藥片面前無法自拔。正在這時,極品飛仙德里的頭頂卻是飄過來一個人影,極品飛仙竟然是個七級的魔法師,“德里老師,不用著急。讓我來偵測一下。”那個魔法師說著,手指向下一點,頓時以手指為中心,一團光膜擴散了開來,向下面的居民區籠罩而去。在賽特拉,這個理查還見到了更多的,使用藥物增強實力的強者,他們之中甚至有七級的戰士。并且他們有一個專門集會的地方。終于當程智搜索到最后這幾天的記憶的時候,卻是找到了理查最后一次與塔科拉迪會面時候,塔科拉迪所說的話:“你們做的很不錯。吾主會記得你們的功績。下一個月圓之夜,吾主將會成為賽特拉之王,他會帶領強者大軍踏平王宮,奪取政權。爾等有功之人定然會受到吾主的嘉獎。”理查有些遲疑的問道:“大人,吾主是何人啊?”

身穿灰衣的塔科拉迪笑著說道:“哈哈哈,不必多問,到時候自然會知道。”程智這時候卻是進入到了灰衣人和黑袍熱原本所在的那個房間,極品飛仙四處看了看,極品飛仙便來到了煉金試驗臺,看到上面模具之中逐漸凝固,散發淡淡香味的白色圓片,又看向了另一邊正在刻畫的還未完成的一些藥片,心中已經有了計較,看來這里的確是跟卡斯利莫夫有關。至于逃走的那兩個人是誰,身份已經顯而易見,定然是卡斯利莫夫和他的同伙塔科拉迪。就在這時候,遠處卻突然爆發出一股強大的能量波動。屋子里的人布偶的朝外看去,只見遠處,德里正在跟兩個人爆發戰斗。

程智松開了手,抬頭看了看天空,今天就是月圓之夜。白天的一場大雨似乎耗干了天空的所有水分,以至于夜晚的天空,一片云彩都沒有,顯得這圓月格外耀眼。“月圓之夜,帶領強者大軍踏平王宮,奪取政權?政變?”程智心頭突然一動,接著手再次按在了理查的腦袋上,只是這一次他并不是在進行搜魂術,而是在感應在理查身上感應到了的那個催眠魔法。最后長長的呼了一口氣,睜開了眼睛:“一切都是早有預謀的,我真蠢,為什么沒有仔細觀察一下那藥片,只是以為那藥片還是原來的那種藥片效果。”德里并沒有拿什么武器,極品飛仙他是一個比較少見的拳斗士,極品飛仙只是在手上戴著一雙材質十分特殊的手套,揮舞之間,雙全戴著一股強橫的力量。而與他對戰的其中一個身穿黑衣的男人,身材高大,肌肉鼓脹,但是脖子以上卻是一個極為蒼老的老者模樣。

程智因為小時候父母的死,本能的極為討厭政變這樣的行為,在他眼里這是最為無恥的行為不僅給自己造成了傷害,戰亂也讓平民收到了很大的傷害。從理查的記憶之中,程智得知了塔科拉迪所說的東西立刻就明白了,這是有人要在賽特拉王國發動政變啊。而政變的主力軍,顯然就是這些武者。最為可怕的是,這藥片不僅僅是藥物至癮的問題,而是通過一個亡靈魔法中并不算高級但是卻很有效的迷惑心智的咒語,通過咒語激發和藥物影響,他們會對操控法術的人唯命是從。但是這個操控法術的人,實際上只要是亡靈魔法師都可以進行操控。所有受到操控的人都會將施法者作為他們的追隨目標。

想到這里,程智回頭看向了正在進行戰斗的地方。程智瞪大了眼睛,他的亡靈視覺遠超常人,一眼就看出那身穿黑袍的,正是當初以為死定了的卡斯利莫夫。只是,現在卡斯利莫夫的實力只有七級左右的樣子似乎并沒有完全催發自己的實力。卡斯利莫夫其實在很多地方都顛覆了程智的認知,無論是他的煉金術還是個人實力。這個人實在太可怕了,至少對于現在的他來說是這樣。城衛軍這時候也已經開始組織病歷,準備圍剿暴力沖突,雖然他們也鬧不明白這到底是怎么回事。程智抿著嘴,想了一會,突然朝那邊作戰的地方跑了過去。

塔科拉迪已經從卡斯利莫夫口中知道了上一次他是怎樣被擊敗的,但依舊不敢確信這個少年竟然有如此強大的精神攻擊能力。不一會的功夫,他已經湊到了距離戰團只有不到五十米的地方。他的眼睛看著那已經圍城了一圈的人,德里和另一名戰士在灰衣人指揮的數百名五六級強者面前,已經只有招架之力。蟻多咬死象,七級戰士雖然擁有強橫的實力,但是在眾多五六級戰士不顧生死的圍攻之下,根本施展不開手腳。更何況還有卡斯利莫夫和塔科拉迪在一旁助陣,時不時就給德里他們兩個來幾下子。跟德里一起來的,還有一個七級的戰士,見狀急忙縱身跳出窗子,同時抽出了腰間的一把斷刃,一蹬窗臺,整個人如同炮彈一樣的飛了出去,而被他踩踏的陽臺則是咔的一聲,出現了一道深深的裂痕。

在這里視野不太好。程智急忙跑出了屋子,來到了樓頂。在這里,程智能夠清楚的看到在遠處居民區的屋頂上,三個七級強者正在和卡斯利莫夫一個人戰斗。而那個灰袍人的實力也不弱,竟然也是七級,不知道是用藥物激發的還是本身就有這樣的實力,而且以二敵三,卡斯利莫夫和灰袍人絲毫不落下風。更讓程智驚詫的是,那個黑袍人竟然也是個魔物雙休的家伙,跟那兩個戰士打成一團的時候,還能抽空朝天空之中的魔法師釋放一種灰色的魔法進行還擊。那魔法,分明是亡靈魔法。程智的臉皮抽動了幾下,雖然并不完全相同,但是這不就是亡靈魔法師的骷髏海戰術嗎?那個亡靈魔法師分明就是用藥物將這群五六級的戰士強者變成了他的亡靈大軍啊。這也行?不過這種藥物控制加魔法催眠,并不是通過自身的靈魂碎片來操控亡靈生物,所以操控力度其實很薄弱。一個正撲上來,準備向德里攻擊的六級戰士,突然身體一歪,在半空中像是抽筋了一樣,抱著自己的腿從半空中掉落下來,讓想要揮拳攻擊的德里一拳打空。

接著德里三人就看到身邊的這些人,突然開始身體就像不受控制了似的,在原地不斷地揮動手臂,跳來跳去。“果然如此。”程智心中一動,他一直懷疑有亡靈魔法師在制作魔法陣的時候幫助了卡斯利莫夫,看來應該就是這個人了。

只是他的亡靈魔法實力似乎并不怎么樣。天空之中,來自雷洛學院的那位七級魔法師因為在天空之中的原因,釋放魔法要稍微費力一些,不過在經過了一段時間的魔法準備之后,突然大喝一聲,一道火焰光芒頓時籠罩了卡斯利莫夫和塔科拉迪。塔科拉迪看到這一幕也是一驚,但片刻之后就大吼道:“是誰?是誰在進行精神干擾?”

程智找了個視野比較好,又比較隱蔽的地方,突然將自己的精神力擴散了開來,同時口中念動起了咒語。頓時一顆巨大的魔法彈砸在了他們的腳下,將兩個人全都崩飛了出去,灰頭土臉。“有人在對你進行干擾?”卡斯利莫夫目光陰歷的看了一眼塔科拉迪:“是什么人?”

“在哪兒!”塔科拉迪突然指向了遠處一個地方,那里正是程智藏身之處的所在,他已經通過另一股精神力傳來的方向,鎖定了程智的位置。卡斯利莫夫順著塔科拉迪手指的方向看了過去,頓時雙目變得血紅:“是你!程智!”

極品飛仙“程智?!就是你要干掉的那個亡靈魔法師?”塔科拉迪頓時一驚,接著大聲說道:“小心他的精神攻擊。”其實程智的精神力沖擊之所以強大,是海瑟薇經過多年的亡靈魔法研究而體會到的,先進行精神力沖擊的訓練來提高精神強韌度,然后在正式修煉亡靈魔法,這樣隨著等級的提升,精神力沖擊會越來越強。而其他的亡靈魔法師都是先開始修煉亡靈魔法,等達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在去修煉精神力沖擊,即便是學會了,威力也遠不如程智的攻擊力這么強大。可以說,海瑟薇從最基礎的層面就讓他有過人的手段。

詳情

猜你喜歡

登錄簽到領好禮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體小飛機詳談@seo1898】
极品飞仙

河北 一选五走势图 360彩票网官网杀号 广西快乐10分官网安卓版下载 海南环岛赛官网 2011年股票交易时间 ag真人积分能换钱吗 娱乐城充值 好彩1今晚开奖号码结果 至尊百家乐20210319 四川金7乐开奖号码结果 双色球中3个红球有奖吗 足球彩票比分预测 专业投资理财推荐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bg视讯是什么意思 五分彩软件下载 河内五分彩玩法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