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卡

類型:汽車劇地區:所羅門群島發布:2021-03-09

我不卡 劇情介紹

我不卡程智走到一具還算完整的蟲尸跟前,蹲下來看了好一會,皺著眉說道:“這種蟲子的智慧很低,他們不知道什么是恐懼,只是遵從本能的低等蟲子。所以在進攻的時候會悍不畏死。可是就因為他們智商和智慧太低,他們不可能會這樣的,因為我們殺死了一頭蟲子而全都朝我們瘋狂的攻擊才對。”“哼哼,當個奸商家族的長老有什么好玩的,還是成為馳騁沙場的將軍更舒服才對。”強納森懟了艾迪一句,接著又對卡普說道:“反正你們維京帝國強者如云人才濟濟,可是你如果能夠留在我們德爾尼斯,未來的發展空間可是非常大的哦。”

能夠成為圣域強者的記名弟子就已經是極大的榮耀了,更何況是成為正式弟子。天上突然掉下來的大餡餅一下子把卡普砸的暈暈乎乎的,一時間竟然也不知道該說什么。艾迪也蹲在了程智的旁邊,想了一會說道:“會不會是我們殺掉的第一只是他們的王者,所以他們才來報復的?”接著卡德加轉身對紐曼,桑托斯和卡爾瑪林等人說道:“卡普因為領悟了規則之力,所以他的攻擊已經超越了比賽擂臺的防御級別,所以,只是個意外。而且這種意外是無法避免的,誰也怪不了。”

“是。”桑托斯和卡爾瑪林都連忙點頭應道。紐曼遲疑了一下,但還是暗自嘆了一口氣。圣域強者的決斷不是他能夠更改的。而且一位圣域強者自然有其尊嚴,卡德加也沒有必要欺騙他們。既然卡德加說蘇克是被卡普殺的,那就是卡普殺的。只是卡德加說這一些都是意外,自己的徒弟蘇克,也就白死了。這個卡普已經被卡德加收做了弟子,別說自己,就算是蘇克他親爹來了也不敢去找卡普的麻煩。卡德加繼續說道:“另外,還有一個決定。卡普不會再參加后面的比賽了。”“不。”程智搖了搖頭:“這樣的甲蟲類蟲子是沒有蟲王的。”說著,程智指了指另一旁的幾頭蟲尸。這些蟲子就是放大了許多倍的蟑螂,其中有不少的蟲子,屁股后面托著一個巨大的,長條形物體:“你看,那幾頭蟲子,他們的身上帶有蟲卵,也就是說他們是可以產子的。如果有蟲王或者蟲后的話,不可能讓這么多蟲子隨便產卵。”

艾迪搖了搖頭:“那我就不知道了。”“什么?!”卡普聽清了卡德加的話,頓時騰地一下站了起來:“那怎么行?我們可是要拿下冠軍的隊伍。希爾能不能嫁出去,艾迪下半生能不能過上土豪日子,可都指望著擂臺賽呢。”

“喂!”一旁的希爾頓時氣得直翻白眼:“什么能不能嫁出去?”程智沒再說什么,而是從空間卡片之中拿出了一大堆的刀子,斧頭,鋸子,鋼片,鑿子等等各種解剖工具,擺在了地上,接著又拿出一個藥瓶,從里面到處了一種黏糊糊的液體在手上,這種液體遇到空氣就會改變特性,不一會的功夫,程智的手上已經多了一副透明而堅韌的手套。他拿著刀子,豁開了蟲尸的傷口,接著伸手翻開,露出了里面的組織,仔細的看了過去,越看越是奇怪,在蟲子的身體里,似乎有某種東西,密密麻麻的絲狀物,幾乎將整個身體全都覆蓋了。他用刀子仔細的挑開那些組織和筋膜,沿著那些奇怪的絲狀物尋找源頭,最后,這些絲線一樣的古怪東西,全都連接在了這蟲子腦袋上的蘑菇根部。程智心中一動,撬開了一個蟲子的大腦,卻見那蟲子只有指甲蓋大的大腦組織,幾乎完全被這細絲填滿,而且延伸到了蟲子的神經之上。卡德加的眉毛挑了挑,接著扭頭看著卡普:“你現在剛剛有所領悟,正是需要深入修煉的時候,這比賽對你的修為已經毫無意義。而且你現在掌握了規則之力,對于其他的學生來說,你的力量卻是一種威脅。這擂臺上的保護結界是無法保護你的對手的。”

程智皺了皺眉,將這個蟲子扔在了這里,又來到了另一個蟲子的跟前,同樣的切開了蟲子的頭顱,撬開大腦位置的加殼,果然,在這蟲子的大腦位置也都被那古怪的細絲所占據。“我……”卡普有心想要繼續爭辯,但是程智這時候卻是開口對卡普勸導:“聽你師傅的話吧。他說得對。你要是繼續上場的話,可能死的就不止一個蘇克了。”

卡普對于卡德加沒有太多的了解,但是卻對程智有著無比的信任,聽到程智也這么說,雖然還是不明白因由,但終究還是點了點頭。程智連著掀開了七八只蟲子的腦袋,但是看到的東西卻都是一樣的。

“好了,卡普,你回去準備一下,一會就到教務處來找我。我會帶你去進行閉關修煉。”卡德加不容置疑的吩咐了一句,接著一轉身騰空而起。突然程智心中一緊,大聲喊道:“兄弟們,都別碰蘑菇!”圣域強者的飛行速度可不是普通魔法師能夠比擬的,一瞬間,卡德加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擂臺上空。

紐曼看著卡德加消失的身影,又看了一眼卡普和程智,雖然心中郁悶,但最終也只能一轉身朝擂臺下走去。桑托斯愛徒心切,急忙走到程智跟前:“臭小子,剛剛紐曼的那一拳沒傷到你吧?我可是看你吐血了。”“可是我還是不明白,蘇克怎么是被我殺的?”卡普依舊一年茫然。口中喃喃的嘀咕道。

所有人都被程智的喊叫聲嚇了一跳,都有些納悶。“沒事。”程智搖了搖頭,雖然剛剛被打的吐了血,但真正受到的損害其實并不算大。桑托斯用神識在程智的身上探查了一番,這才松了一口氣:“紐曼那個蠢貨,下手還真狠。回頭我就找他算賬去。”“算了,老師。”程智卻是急忙拉住了桑托斯的胳膊:“他的徒弟剛剛被殺,情急之下可以理解。”

“可以理解,但不能接受。還沒有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對學生出手,這本來就犯了雷洛學院老師的大忌。”桑托斯不滿的搖了搖頭:“放心吧,別看他是老師,處分少不了他的。”還不等卡普弄明白,程智卻是在聽到卡德加的話的時候詫異的重復了一句:“規則之力?”看著桑托斯堅決的模樣,程智也不再多言。剛剛若不是自己還算冷靜,召喚出肥仔進行低檔,恐怕就算是圣域強者出手,也無法救下自己的性命。程智雖然不是個小心眼記仇的家伙,但事關生死的事情,要說他心里能放得下也是不可能的。桑托斯拍了拍程智的肩膀:“好了,你先回去休息吧,讓杜隆迪給你好好調理一下。”說完,又在自己的腰間掏出了空間卡片,從里面翻騰出了一些小瓶子:“這些都是上好的補藥,都給你了。”

“那是什么?”卡普依舊有些撓頭,不僅是卡普,艾迪和強納森也是一臉茫然,但是,紐曼,桑托斯和卡爾瑪林在聽到規則之力的時候不由得都是臉色一變。目光驚奇的看著卡普。看著桑托斯手中的那些藥瓶,程智的臉皮抽了抽:“老師,這可都是頂級的恢復藥劑。你還是自己留著吧。再說,這些藥劑不是去年我做出來送給你的生日禮物嗎?”

“臭小子。”桑托斯被程智的話氣樂了,又在程智的腦袋上拍了一巴掌:“得意什么呀你?”卡德加看了一眼程智:“我聽威廉說,你的老師是圣域,應該對規則之力比較清楚吧?”自從桑強爭霸賽舉辦以來,數百年里,因為魔法結界的保護,幾乎從來沒有學生死在擂臺上,可是這一次蘇克的死卻是讓人驚異莫名。但在卡德加和學院的高級強者們的壓制下,這件事情,最終也只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學院為蘇克所在的家族發去了一封有圣域強者威廉院長簽名的慰問信,聲明了這一次事件純屬意外。雷洛學院上萬名學生,每年在落日山脈歷練,或者是在軍隊之中實習的時候,總會有些人意外死亡,這倒也并不算什么太過于難以接受的事情。走下擂臺,卡普皺著眉,撓了撓腦袋,終于開口向程智問道:“規則之力到底是啥?”

“規則之力?”程智停下了腳步,回頭看向了卡普,卻見不僅僅是卡普,艾迪和強納森,甚至希爾都一臉好奇的看著程智。程智卻是搖了搖頭:“不清楚,只是聽說過一點點。我的老師說無論規則之力還是法則之力,對我來說還是太遙遠,與其浪費時間在那方面上,還不如安心修煉。等到實力達到了相應的程度,自然就會明白。”

程智抿了抿嘴,接著說道:“這世界一切都是由七大物質元素構成的,并且有死亡,生命,命運和毀滅四種法則所驅動。因此便有了七大規則和四大法則。簡單的說,無論規則之力,還是法則之力,都是這個世界運轉的本源之力。對于規則之力,我了解的并不多,但是多少也聽我的老師說過一些。”說著,程智來到了休息區的角落,讓眾人坐下,這才繼續說道:“我的見識有限,所以只跟你們說說我對這些力量的看法。七大物質元素所遵從的便是七大物質規則,就比如卡普修煉的是大地斗氣,便是大地元素所產生的力量。絕大多數的武者或者魔法師,無論是一級還是九級,他們的修煉和戰斗都是對元素力量最為基礎的運用而已。”“這個我們也學過。”卡普點了點頭:“文化課上,老師講過。”卡德加點了點頭:“沒錯,若是你沒有領悟的話,提前了解那些也是空耗心神罷了。”

程智繼續說道:“嗯,這是人類對物質元素的認知基礎。不過除了對元素的基礎運用之外,想要獲得更大的力量,就要去領悟規則,去參悟元素的本源之力。例如普通的斗氣技就像是用石頭去砸敵人。石頭越大,武者力量越大,拋出去的石頭威力就越大。這是簡單的規則運用。而領悟規則之力就像是將你手中拿著一塊海綿,卻能夠發揮出一塊石頭一樣的威力。

卡普皺了皺眉頭,接著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接著卡德加又看向了卡普:“你在修煉大地斗氣的時候,領悟到了大地元素的規則之力,這種力量極為強大。雖然你只是剛剛有了一些領悟的苗頭,但這已經很難得了。只是你還不知道如何使用和控制這種力量。”程智看了看卡普,又看了看其他人,這才繼續說道:“實際上,領悟規則之力遠比我所做的比喻復雜的多,也強大的多。只是法則領悟極為困難,就像是卡德加大人所說,無數智者和強者終其一生都無法窺得門徑。卡普,我雖然不知道你到底是如何領悟到了元素之力,但是這條路雖然可以讓你獲得強大的力量,但并不容易走下去。甚至要比你現在的修煉困難一千倍,一萬倍。”卡普點了點頭:“沒關系,武者所追求的就是強大,更加強大,一直強大下去,即便是有困難和危險,我都不會在乎。”

“不管怎么說,可能性還是極大的。”強納森這時候也是點頭說道:“卡普,畢業后就到我們德爾尼斯去吧,我給你謀個大將軍的職位,最小也是侯爵爵位,并且在德爾尼斯土地最肥沃的地方給你劃分貴族領地。”看著卡普一臉堅定的樣子,程智微微笑了起來:“困難是一方面,但是卻也并非只有困難在你面前。實際上有著更大的好處在等著你。”“可是我還是不明白,蘇克怎么是被我殺的?”卡普依舊一年茫然。口中喃喃的嘀咕道。

卡德加看著卡普的樣子終于忍不住笑了起來:“呵呵,傻小子,無數強者和智者終其一生都無法摸到的門檻,卻被你一步邁了進去。你自己竟然還不知道。好了,到底愿不愿意拜我為師?!”“這話是什么意思?”艾迪忍不住插嘴問道。程智想了想說道:“人類修煉到九級強者的有很多,魔法師只要將元素親和力修煉到巔峰,斗氣師將斗氣修煉到極限,他們就會達到九級的境界。然而,單純是將這些修煉到巔峰,也僅僅是九級而已,無法成為圣域。想要成為圣域,必須要領悟規則之力。”程智將聲音壓得更低了一些:“但是,能夠領悟規則的人,只要能夠堅持修煉下去,最終一定會成為圣域。”程智卻是很認真的點了點:“這是我老師告訴我的。你們知道,我的老師是圣域強者。是她親口跟我說的。雖然我是亡靈魔法師,但是無論是規則之力還是法則之力,在這一點上卻都是殊途同歸,只要能夠走上領悟到規則之力或者法則之力的道路,就一定會成為圣域強者。”

卡普撇了撇嘴,依舊有些難以置信。成為圣域是無數強者的夢想,但是真正能夠成為圣域的又有幾人?卡普愣愣的看著卡德加,身后的艾迪實在是看不下去了:“蠢貨。”說著一腳踹在了卡普的腿窩上,卡普一個沒留神,被艾迪踹了這一腳,一下子單膝跪倒在地,卻聽到艾迪在身后低聲說道:“快說愿意。”

卡普這才反映了過來,結結巴巴的說道:“我……我……我愿意,可愿意了。”但不管怎么說,全金屬小隊的成員們都被程智的話說的有些震撼。如果程智沒有騙他們的話,那么眼前這個大個子,早晚有一天會成為人類之中最為巔峰的強者。

“什么?!”所有人這時候全都瞪大了眼睛。成為圣域?而且是一定會成為圣域?這怎么可能?卡德加點了點頭說道:“嗯,那就好。不過你也別高興的太早,我現在只收你做記名弟子,并且還會對你進行考核,只有考核過后,才會將你正是收入門下。”安靜了好一會,艾迪突然說道:“卡普,我現在已兄弟的名義,正是邀請你加入我們德爾瑪家族,若我有一天成為德爾瑪商會的家族族長,你便是我們家族的長老。”

程智等人一臉錯愕的看著艾迪,口中不由得發出一聲:“你這是干嘛?”艾迪的眼睛里閃爍著金幣的光芒,咬著牙說道:“圣域呀,那可是圣域啊。如果德爾瑪家族有圣域強者撐腰的話,那無論在哪個國家,都絕對可以吃得開了。到時候什么賺錢的生意我們都能做啊。”

我不卡“切,神經病。”卡普翻了個白眼:“成為圣域,哪有那么容易?”“喂喂喂,可是我先邀請的好不好,有沒有個先來后到啊?”

詳情

猜你喜歡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體小飛機詳談@seo1898】
我不卡

河北 一选五走势图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结果爱彩乐 双色球复式2017137期 白小姐96期码报 七乐彩开奖号码查询今天码 宁夏11选5走势图基本走势 5173网络虚拟货币交易平台 真钱捕鱼游戏平台 真人电子视讯mg 管家婆彩图805码报 刮刮乐害人 中国足球彩票比分直播 莱特币交易时间 捕鱼通用辅助器 澳洲幸运5官方开奖结果 7星彩历史开奖结果50期 河北时时彩现场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