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胆的人体艺术

類型:精選劇地區:尼加拉瓜發布:2021-03-01

最大胆的人体艺术 劇情介紹

最大膽的人體藝術藝術“恩。”程智點了點頭說道:“我是在落日山脈撿到這具尸體的。”程智皺著眉,聽著老管家的講述,他們是在邊境地區遇到了德爾瑪商會的護送隊,之后,因為急于追回貨物,老管家跟著護送隊去尋找搶奪貨物的土匪去了,尋找的過程倒也算是順利,沒過幾天,他們就找到了那些土匪,并且跟對方狠狠地干了一架。老管家可是六級的戰士,實力強悍,一照面就斬殺了土匪的頭領和幾個小頭目,那群土匪失去了頭領,頓時作鳥獸散。丟失的貨物大部分都被尋回來了。找到貨物之后,護衛隊隊長擺了幾桌慶功宴,更是感謝老管家的幫忙,不然不可能這么順利的就將貨物尋回。可是不知道為什么,老管家竟然喝多了。而且一醉就是好幾天,等他清醒過來之后,發現護送隊已經走了。老管家感覺不對勁,急忙去德爾尼斯邊境,尋找艾迪他們,結果在驛站聽說艾迪等人已經前往薩寧,跟老管家錯過了。

“就是就是,圣諭強者,果然身手不凡啊。”“哦,人體落日山脈啊,難怪。”卡普點了點頭:“落日山脈里的強悍魔獸特別多,死在魔獸手中的人多了去了。”“好壯麗,好精彩啊。”

身邊的人不停地議論著這一朵無比絢爛的煙花。在聽到這禮花是雷洛學院院長威廉釋放出來的,程智也是驚訝的點了點頭,圣諭的實力是普通人根本無法想象的。威廉院長最后那絢麗的禮花在天空中綻放了足足一分鐘,這才逐漸的消失,原本被照亮的天空也逐漸的暗淡了下來,恢復成了漆黑的夜色。程智回想起了在落日山脈之中發生的事情,藝術不由得也是點了點頭。

似乎是為了證明自己沒有那么膽小,人體艾迪又從床鋪上跳了下來,跑到蹲在一旁的肥仔身邊,繞著肥仔轉了兩圈,接著,便一翻身,騎在了肥仔的背上。禮花釋放完畢,薩寧的人們開始進行新的狂歡。薩寧人的傳統就是新年會玩上一整夜,所有的店鋪都會營業到第二天凌晨。程智則帶著小丫頭在夜市之中閑逛,感受著彌漫著整個薩寧的喜悅氣氛

到了午夜,程智二人回到家,做了一頓非常美味的年夜飯,跟索亞暢快的大吃了一頓,可惜,這個新年只有他們兩個人。也不知道艾迪他們新年的時候是不是很開心。“嘿,藝術別說,這頭熊的后背坐起來還挺舒服。”到了午夜,程智二人回到家,做了一頓非常美味的年夜飯,跟索亞暢快的大吃了一頓,可惜,這個新年只有他們兩個人。也不知道艾迪他們新年的時候是不是很開心。

人體“是嗎?”卡普眨了眨眼睛:“這只是一頭普通的黑熊。以后我也要征服一頭魔獸作為戰寵。不過肯定要一頭等級能夠和我匹配的才行。”眼看還有幾天就要開學了。這一天,程智正在給索亞指導亡靈魔法,卻突然聽見院門一響。二人扭頭看卻,卻見是老管家寇頓回來了,只是寇頓現在卻是風塵仆仆的樣子。

“寇頓爺爺,您回來了,艾迪他們呢?”程智帶著索亞走出了房子,看到寇頓笑著問道。可是寇頓卻是有些焦急的問道:“哦,是程智少爺,我們家艾迪少爺回來了嗎?”雖然這么說,藝術卡普卻也是湊到了肥仔的跟前,一片腿便也騎了上去。

看著寇頓焦急的樣子,程智突然心頭一緊,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發生了。程智搖了搖頭說道:“沒有啊,怎么了?艾迪他們出了什么事嗎?”“哎,人體你不是說要征服和你等級匹配的魔獸嗎?你上來干什么?”寇頓眉頭擰的緊緊地:“艾迪少爺……哎……”

這時候的艾迪過的可是一點都不開心:“我可告訴你們,我可是薩寧雷洛學院的學生,你們綁架我,可不會有好下場。”“哈,薩寧學院的?那又怎么樣?”一個足有五級實力的壯漢,拿著一把刀子,在捆在石柱上的艾迪身上筆畫了兩下:“這里是德爾尼斯,又不是賽特拉,難道我還怕你們的學生兵來刷學分嗎?哇哈哈哈。”他們今天出來的本就比較晚,在購買了一些稀奇好玩的東西之后,夜幕已經降臨。隨著一聲悠長的鐘聲響起,漆黑的夜空中爆發起了明亮的光芒。數百位中級魔法師向天空中釋放著一個有一個的魔法彈,在空中爆發開來,炸裂出一朵朵絢爛的禮花,映照的夜空萬紫千紅。

“我就是感受一下。誒,藝術別說,坐上來還真挺舒服的。我決定了,以后就征服一頭熊類作為我的戰寵。”而在艾迪的旁邊,還有兩個被打的鼻青臉腫的少年,一個身材高大,一頭金色短發,一個身材略顯瘦小,一頭卷毛,正是卡普和強納森。他們從薩寧出發,可是還沒走到邊境,卻遇到了德爾瑪商會的貨運隊。這個隊長拿出了一張商會內部的召集令,說不久前在德爾尼斯的一批貨物被人給搶了,貨物價格極為昂貴,必須立刻追回,所以征召商會內部所有能夠召集到的高手前往剿匪。作為德爾瑪商會的少爺,什么時候都是要把商會額利益放在第一位,艾迪絲毫猶豫都沒有的,讓老管家立刻跟隨貨運隊去將貨物搶回來,畢竟老管家可是六級斗氣師,雖然年紀大了,實力有所下降,但是也遠比一般五級的戰士厲害得多。而且這時候,因為一緊進入了德爾尼斯王國境內,希爾頓大公已經派了十幾名家族護兵過來,接強納森,有強納森家的勢力作為保護,在德爾尼斯,王國應該是非常安全的。更何況,鬧匪患的地方在西部。而他們卻是前往德爾尼斯王國的東南部。所以,在這里他們就跟老管家分開了。

之后他們順利的到達了強納森的家,好好地玩了幾天,強納森的父親,希爾頓公爵很是熱情的招待了兒子的兩個同學。轉眼已經過去十幾天了,時間差不多也快要開學,強納森等人告別了希爾頓大公,踏上了返程的路程。程智皺了皺眉,人體看著那一串串的吊墜,這東西做工粗糙,原料普通,更沒有什么法術加持之類的,最多一個銅板的成本,竟然要一個銀幣的價格。可是就在返回的路上,出了意外。他們來到了與老管家約好的邊境驛站,等了好幾天也沒有等到老管家。打聽了一下消息,卻得知前往西部地區尋找丟失貨物的人已經搶回了貨物返回,并且前往了其他地方,并沒有見到艾迪所說的老管家寇頓。這有些奇怪,不過時間不等人,艾迪等人怕耽誤學校開學,所以便匆匆啟程了。公爵家的護衛隊護衛到了邊境地區就返回了,畢竟他們作為德爾尼斯的士兵,如果越界的話有些不便。但是賽特拉這邊治安環境相當良好,倒也不用擔心安全問題。

那個祭祀繼續說道:藝術“你要是不喜歡吊墜的話,這里還有手鏈,腳鏈,耳環,戒指。”說著又拿出了一大堆的東西,讓程智挑選。可是強納森的馬車剛剛行駛出去沒有二十公里,突然出現了一群強盜,攔住了他們的車子,并且將三個孩子全都綁架了。這群強盜實力強悍,雖然強納森和卡普奮力抵抗,可是依舊被人活捉胖揍了一頓。只有艾迪比較識時務,在遇到劫匪的時候,不慌不忙也不掙扎叫喊,任憑強盜們將他拖走。這群強盜狡猾的很,在將這三個小子制服之后,第一時間就是從小路離開了賽特拉,進入到了德爾尼斯王國的一個地方。只要進入了德爾尼斯王國,賽特拉的學生兵可就管不到這里了。

強盜頭子看了看被捆住的艾迪,冷笑著:“我知道,薩寧的學生兵,喜歡抓強盜刷學分。不過,這里是德爾尼斯,德爾尼斯人難道會讓薩寧的學生兵進入邊境嗎?”“哥哥,人體我們走吧。”似乎是看出了程智有些不耐煩又不好意思轉身就走,人體索亞這時候卻是拉住程智的手,搖晃了一下說道:“這里人太多了,我有些不舒服。嗯……有點惡心。”艾迪抿了抿嘴:“你們到底想怎么樣?”“我們想怎么樣?哈哈哈。”那個強盜頭領哈哈大笑著:“當然是謀財害命啦。”說著,用手拍了拍從這幾個小子身上搜刮來的東西,這里面數強納森的家底最為豐厚,過完年,希爾頓伯爵給強納森帶了一大筆生活費。現在那魔金卡就在那強盜的手中把玩著。“害命?”艾迪不屑的撇了撇嘴,如果真的要害命,這幫家伙在賽特拉境內的時候就應該將他們干掉,而不是費這么大力氣將他們三個帶到德爾尼斯。

“好了,別玩了,看你也是個有見識的家伙,看到我們的馬車就應該知道,我們幾個都來頭不小。殺了我們對你沒什么好處,不如寫一封勒索信,換些贖金的好。”“哦,藝術是這樣啊,藝術好吧。”程智連忙對索亞說道,接著又抬頭看向了祭祀:“不好意思,我妹妹不太舒服。可能是人太多,有些缺氧了吧。我帶她出去轉轉。”

似乎是艾迪說中了那強盜頭子的心聲,強盜頭子收起了笑容,上下打量著艾迪:“小子,不錯啊,猜得很準。好吧,說說你們的腦袋值多少錢?”“我們三個可都是德爾尼斯王室成員。你看旁邊這個卷毛沒有,是王國希爾頓大公的兒子,我們兩個也都是貴族子弟。我們每個人都值五千金幣的贖金。”說著便拉著索亞朝外面走去。一直到離開了神殿,人體程智才回頭看了一眼:“這幫家伙。財富之神的手下果然都是斂財高手。”

“這么說三個腦袋,一萬五千金幣?”那個強盜頭子盤算了一下說道:“恩,的確值得這個價。”艾迪底氣十足的大喊道:“知道我們值錢還這么對我們?還不快把綁繩松開,好酒好菜的招待著。”

“媽的,你小子……”那強盜頭子正計算著一萬五千金幣是多大一堆的時候,被艾迪這樣一喊,不由得愣了一下,接著一臉憤怒的罵道:“階下囚而已,囂張什么?”接著又進入了水元素神殿。這里相對要比較清靜一些。但人也不少。同樣的在轉了一會以后,一個身穿水藍色長袍的祭祀湊了過來,又是勸他捐款,又是勸他購買所謂的具有神力的紀念品。弄得程智頭疼不已,還是靠索亞機智的裝暈逃離了出來。因為這樣的事情,反倒是讓程智和索亞對參觀神殿失去了興趣。所以便在神殿外的廣場上,去看那些擺攤商販販賣的物品。艾迪哼了一聲:“少廢話,趕快拿紙筆來,寫勒索信。”“紙筆?”強盜頭子左右看了看手下,卻見所有人都是一臉茫然,他們是強盜,上哪兒弄紙筆去。

“去,找紙筆來,些勒索信。然后送到希爾頓大公哪兒去。嘿嘿,希爾頓大公,那可是出了名的有錢草包,剿個匪都要帶著歌姬在路上表演歌舞來消遣。結果還讓土匪給伏擊了,只是被羽箭刮破了點肉皮,就嚇得退回了領地,說自己受了重傷。明顯就是個廢物。咱們綁架了他兒子,他還敢找上門來嗎?還不乖乖的拿錢?對了,他那么有錢,要兩萬金幣好了,湊個整。”“一點專業精神都沒有。”艾迪翻了個白眼。他們今天出來的本就比較晚,在購買了一些稀奇好玩的東西之后,夜幕已經降臨。隨著一聲悠長的鐘聲響起,漆黑的夜空中爆發起了明亮的光芒。數百位中級魔法師向天空中釋放著一個有一個的魔法彈,在空中爆發開來,炸裂出一朵朵絢爛的禮花,映照的夜空萬紫千紅。

“哇!”索亞是第一次看到魔法禮花,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咧著小嘴,發出驚訝的贊嘆聲。“小子,少廢話。”那個強盜頭子被艾迪說的有些尷尬,接著一臉色厲內荏的說道:“再廢話,我現在就割了你的舌頭!”“喂喂喂,綁票就綁票,搞人身傷害可就不好了。”艾迪哼唧了一聲:“你也別說從我身上切點什么東西下來做證據,告訴你,那樣沒用。誰知道你從哪個乞丐身上切下來的東西嚇唬人去的。你看那個最大的包裹,上面有王室家族徽記的那個,你只要拿著這個徽章,到德爾尼斯王國任何一個貴族面前都能證明我們的身份。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說著,艾迪狠狠地翻了個白眼。“哼哼,能用錢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艾迪自信滿滿的說道。

那個強盜頭子拿著那個背包,翻來覆去的看了一會,有些猶豫。程智小的時候雖然也看過宮廷魔法師釋放的新年禮花,但是斯戈爾只是個小王國而已,沒有那么多的魔法師,新年禮花自然也根本無法跟這壯觀的場面比擬。

而當最后,從遠處雷洛學院魔法塔上爆發出的一個銀白色的巨大禮花升上空中之后,爆起了一個覆蓋了整個薩寧的巨大煙花,將夜空徹底照亮成了白晝。這時候,他的一個手下卻湊過啦,到他耳朵跟前小聲說道:“老大,雇主可是說讓咱們直接將他們全都殺掉。”

強納森扭頭看向了艾迪,臉皮抽搐的問道:“喂,你這是要激怒對方嗎?”“看到沒有,那是雷洛學院院長親自釋放的禮花啊。”那老大一愣,接著有看向了三個少年,接著搖了搖頭:“媽的,雇主才給了五千金幣,讓我們干掉這三個人,可是拿這三個小子的命可以換一萬五千金幣呢。”

那手下猶豫了一下,說道:“可是,如果違反了雇主的約定,豈不是很沒有江湖信義。”“媽的,毛個江湖信義。”那強盜頭子看著手下,怒其不爭的罵道:“你是那些江湖小說看傻了吧?五千金幣和一萬五千金幣,哪個多哪個少,你不會算賬啊?”

最大膽的人體藝術手下被罵的一縮脖子,不再言語了。“老大英明。”那個手下點了點頭,立刻轉身去找紙筆去了。

詳情

猜你喜歡

登錄簽到領好禮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體小飛機詳談@seo1898】
最大胆的人体艺术

河北 一选五走势图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500 河南麻将 浙江体育彩票规则 广西11选5基本走势跨度走势图 广西11选5第17021231期 时时彩挂机方案 长春麻将2毛群二维码 ds视讯能赌吗 香港六合彩第120期 欢乐麻将东南西北 组三的全部号码查询 内蒙古快3预测走势图 摩托车海南环岛赛 欢乐真人麻将外挂 云南快乐10分前三走势图 一分赛车有什么好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