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爸爸也想做

類型:時尚劇地區:斯里蘭卡發布:2021-02-25

就算是爸爸也想做 劇情介紹

就算是爸爸也想做爸也“亡靈生命?”女孩眨了眨眼睛:“你對亡靈生命了解多少?”接著,塔克拉迪抖了抖手中的白骨鞭:“通過魔法和武技的結合,大幅度提高等級實力,甚至擁有越級挑戰強者的能力。”

程智頓了頓,繼續說道:“至于瑟琳娜,是一個個例,實際上我自己還沒有完全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你感興趣的話,我們可以一起來進行研究。不過這兩個條件只有在你答應成為學院老師,并與學院簽下合同之后我才會告訴你。”“哼,爸也亡靈生命是更高級的亡靈生物,爸也擁有自主意識,并不是被亡靈魔法師所操控的傀儡。你身上沒有其他亡靈魔法師的特殊印記,擁有靈魂波動,卻是一具尸體,我想不出你如果不是亡靈生命的話又是什么。”塔克拉迪沒想到程智竟然將這兩個條件都答應了下來,不由得皺了皺眉。很顯然他低估了程智邀請自己的誠意。一個魔法師最大的秘密就是關于自創魔法和特殊魔法研究。程智竟然將這兩樣東西全都愿意拿出來與自己交流,話里話外的意思全都是將這些魔法公之于眾發揚光大。說的她心里都有一些感動了。或許自己真的是想錯了,程智真的是一個愿意為亡靈魔法的推廣和發展付出一切的賢者。

想到這里,塔克拉迪再次認真的打量起了眼前這個不過十六歲模樣的少年,甚至不自覺的坐直了身體,好一會,塔克拉迪才說道:“好吧。我可以答應你,但只是暫時擔任亡靈魔法學系的老師。”“嗯,沒問題,合同可以一年一簽。雷洛學院對于老師的待遇可是相當優厚的,每年都會提供一筆非常可觀的實驗經費,還有所需要的實驗材料和場地,學員都會盡可能滿足。”程智急忙點頭說道。女孩嘆了一口氣,爸也接著說道:“我叫凱瑟琳。”

原來這女孩正是剛從學院里逃出來的凱瑟琳。他之所以從學院里逃出來,爸也一是擔心被程智切片研究,爸也更要命的的是,她因為與程智斷開了精神連接以后,便無法在吸收死亡之力了,雖然他依舊可以吸收黑暗元素,但是沒有死亡之力的支撐,她的身體便開始出現了力量流失,而且這個流失速度還非常快。雖然他的靈魂核心是程智的靈魂碎片,但是因為瑟琳娜的記憶,使得她的性格更靠近瑟琳娜一些,也因此,瑟琳娜才會對程智極為提防和小心。“好吧。”塔克拉迪點了點頭。

于是第二天一早,塔克拉迪便穿著一身用黑色絲綢制造的亡靈魔法師法袍,手持白骨法杖,十分鄭重的來到了雷洛學院。在數名老師的迎接和陪同之下,來到了魔法分院的教學樓,與卡爾瑪林大師見面,并且正式加入到了學院魔法教員的體系。雖然她是六級魔法師,在學院的那些正式教員之中,魔法等級只能算是中下等,但沒有那個老師會漏出輕視。亡靈魔法師的神秘與強大遠不是普通魔法等級能夠比較的。凱瑟琳話剛說了一半,爸也突然身子一軟,爸也心中暗叫不好,但身體依舊不受控制的癱坐在了地上:“我的死亡之力已經快要流失光了……”說道這里,凱瑟琳卻是眼前一黑,竟然昏厥了過去。“小子!你耍我?!你不是說有好幾個專修亡靈魔法的學生?怎么就兩個?”

塔科拉迪先是一驚,爸也接著站起身來左右張望了一會,爸也臉上突然漏出一絲壞笑:“嘿嘿,不管怎么說,肯定是出了什么問題。帶回去研究研究。”說著,銀發女子對那個站在一旁傻愣愣的骷髏兵說道:“帶她回去。正好我現在沒什么事情好做,就研究一下這個吧。”塔克拉迪有些憤怒的指著手中的花名冊,眼睛看著講臺下坐著的兩個學生,氣憤的尖叫了起來。

這兩個學生,一個十二歲模樣的小女孩,一個十六歲模樣的大男孩,正是索亞和程智。程智看著暴怒的塔克拉迪,清咳幾聲,這才說道:“咳咳咳。你看,這還沒有上課呢,而且這兒至少還有兩個學生呢不是嗎?”程智一直沖到了山下,爸也神識肆無忌憚的完全散開,爸也仔細的搜索著每一個角落,可是怎么也找不到瑟琳娜,不由得有些心急。而他的神識掃視,對于普通人來說并沒有什么,但是薩寧城之中的一些魔法師在感應到這股神識之后不由得都有些面色陰沉,對于魔法師來說,神識掃視這種事情雖然平常,但是某種程度上也是能夠窺探到別人隱私的,所以一些魔法師直接就毫不客氣的釋放出自己的神識將程智的神識屏蔽掉,或者直接懟回去。這讓程智也是叫苦不迭,畢竟被其他魔法師用精神力反彈這樣的法術回擊的滋味并不好受。

“哥哥,我不想讓她教我。”索亞卻是有些不滿的看了一眼大呼小叫的塔克拉迪,扭頭對哥哥說道:“她好兇的說。”但就在這時候,爸也突然程智感覺到了一絲十分熟悉的靈魂波動,這靈魂波動非常強大,讓程智不由自主的將神識集中起來,朝那個方向掃視了過去。“這不也是沒辦法嘛。”程智摸了摸索亞的腦袋:“我要不找個人來替我代課,就沒辦法辭掉助教老師職務,不辭掉助教老師職務就沒法參加三強爭霸賽了。”

“什么?!”塔克拉迪聽到程智的話,頓時覺得一股怒火在心中燃燒了起來。“你說你……”她竟然被算計了,程智讓他來當老師的真正原因,竟然是這個。于是輕輕的吸了一口氣說道:“塔克拉迪小姐,如果你有什么條件的話,可以說一說。”

“誒?”當程智將神識籠罩了那個人的時候,爸也一個淡淡的輪廓出現在了自己的腦海之中:“塔克拉迪?”程智扭頭看向了塔克拉迪:“老師,不管怎么說,合同已經簽了,您現在已經是本校的老師了。合同已經簽了,學員對于老師的待遇的確很優厚,但是如果老師不盡責,或者出現曠工,遲到早退,以及殘虐學生的話,處罰也是相當嚴厲。如果真的發生那樣的事情,你受到學院的處罰,就算是恩斯特大師來了,雷洛學院也不會講情面。”“你……”塔科拉迪手指著程智,氣的直哆嗦。好一會,才有些泄氣的放下了手,用力一跺腳。

“嘿嘿。”程智壞笑了一下,接著說道:“老師,我們準備一下課程吧,一會就要上課了。”爸也“五十多名?”塔克拉迪頓時瞪大了眼睛:“你在開玩笑嘛?亡靈魔法師什么時候像是種大白菜一樣那么多了?”“上課?就我們三個?上什么課?斗 地主嗎?”塔克拉迪用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有些氣憤的說道,但深吸了幾口氣之后,還是說道:“算了,程智我現在已經成為亡靈魔法學系的老師了,而且也簽了合同。現在,該把你答應過得東西交出來了吧?”“當然。”程智點頭說道:“東西早就準備好了。”

程智笑了笑:爸也“哦,爸也你誤會了,五十多名學生大部分都是選修課學生。不過他們對于亡靈魔法都報以極為濃厚的興趣。而且其中一些精神力比較強的學生甚至有意申請修改學系,專修亡靈魔法了。至于現在專修亡靈魔法的學生有好幾個。”程智說著拿出了一本厚厚的筆記,放在了塔克拉迪的面前。

塔克拉迪看了看那厚實的筆記本。里面是用精致裁剪過的羊皮紙書寫的內容。伸手輕輕翻開,只見里面是一張張魔法公式和咒語。而在最后幾張上則記錄著瑟琳娜的制造過程。程智半真半假的胡說著,爸也盡量將亡靈魔法學系的事情說的更好一些。塔克拉迪看了好一會,突然瞪圓了眼睛:“用雷劈?”“瑟琳娜的靈魂出現異變的事情是十分偶然的。至少無論我制作任何一種亡靈生物的時候都沒有出現過這樣的變化。”程智指了指上面的一些魔法公式,說道:“而且在制造了瑟琳娜之后,我又做了一些亡靈生物,通過電擊進行復活,但都沒有任何效果,而且被電擊過的亡靈生物無一例外的都被炸成了飛灰。喏,上面都有記錄。”

塔克拉迪看著那些魔法,還有瑟琳娜的制作過程,突然覺得,自己賠大了。那些亡靈魔法咒語全都是咒魂系的魔法,而且各個都是威力效果強大的魔法,但是使用這些魔法都需要一個前提,強大的精神力,至少要80倍以上的精神力。塔克拉迪之所以能夠修煉到如今的魔法等級,依靠的是他爺爺用特殊的靈魂之力灌輸方法,強行推動她的等級提升,以她的精神力程度雖然可以修煉亡靈魔法,但是卻不夠驅動這些魔法的。程智拿出來的這些魔法根本無法發揮真正作用,有一些甚至都無法驅動。而瑟琳娜的制作過程寫得非常詳細,但是這制作過程實在是過于偶然,也不是一時半會能夠研究明白的。要說改變亡靈魔法師在人們眼中邪惡歹毒的名聲,爸也塔克拉迪還真不怎么在乎,爸也畢竟亡靈魔法師從不避諱他們所做的事情是邪惡的。大家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罷了。不過通過學院將亡靈魔法發揚光大,讓更多有潛力的人接觸到亡靈魔法的確是件對于亡靈魔法的發展非常不錯的事情。

“叮當叮當”一陣銅鈴的聲音響了起來,程智下意識的扭頭看了一眼門口,接著對塔克拉迪說道:“馬上要上課了。雖然專門修煉亡靈魔法的學生只有我們兩個,不過雷洛學院之中對于亡靈魔法有興趣的學生卻有很多,他們雖然都是旁聽生,但對于亡靈魔法的推廣卻是有著很好的促進效果。”隨著程智的話語,一個個雷洛學院的學生走進了亡靈魔法教室。這些學生在進入教室的時候都有些詫異的看著站在講臺上的銀發美女,不少男生甚至低聲驚嘆了起來:“這美女是誰啊?”略微斟酌了一下,爸也塔克拉迪還是輕輕的搖了搖頭:“我可沒有什么興趣去當老師。再說了,我還有我的亡靈魔法研究呢。除非……”

“不知道啊。”“看起來像是老師啊,怎么今天的課不是程智助教的嗎?”

進入教室的學生們開始低聲議論了起來。不過十來分鐘,所有參加課程的學生都已經進入到了教室之中。聽到塔克拉迪的話,程智微微點了點頭,心中卻是苦笑了一下:“果然,亡靈魔法師都是比較講究實際的人呢。”講臺下的嗡嗡聲讓塔克拉迪少有的緊張了起來。這樣站在講臺上對這下面幾十個人進行講課的事情還是頭一回。被程智算計了的事情也只能暫時放到了一旁。他現在深刻體會到了什么叫趕鴨子上架。不過塔克拉迪也是見過大場面的人,深吸了一口氣,便讓自己平靜了下來,接著嫵媚的笑了笑。那甜美而誘惑的笑容頓時讓不少男生和一部分女生全都低低的發出一聲驚嘆。

“喂,這是魔法課啊?!”看到帶著一股寒風抽過來的鞭子,程智下意識的一番手,一面骸骨盾牌便出現在了手臂上,長鞭抽在潔白的骸骨盾牌上發出啪的一聲響。“這美女好氣質啊。”于是輕輕的吸了一口氣說道:“塔克拉迪小姐,如果你有什么條件的話,可以說一說。”

塔克拉迪頓時掩嘴輕笑了一下:“只是說一說,不是盡管開口?還真謹慎呢。這樣吧,把你所有的魔法體系法術交給我,還有制造瑟琳娜的整個過程,我可以考慮成為亡靈魔法學系的老師。”“長得真好看。”“你看那銀色的長發,很難保養吧。”對于學生們的評論,塔克拉迪只是淡淡一笑,接著輕聲說道:“我是你們新的亡靈魔法老師。我叫做塔克拉迪。”塔克拉迪輕輕的依偎在講臺邊上,用手指輕輕的磨蹭了一下骸骨法杖頂端的骷髏模樣的裝飾,繼續說道:“亡靈魔法是四大規則之力之一,但是亡靈魔法師的數量同樣十分稀少。相信你們能夠見到亡靈魔法師使用魔法的機會也并不多,我并不喜歡空洞的去講解亡靈魔法的理論,而是通過實踐和亡靈魔法的運用讓人對亡靈魔法產生直觀的認識。”

說著,她伸手指向了程智:“程智同學,我現在需要你配合我向同學們展示一下亡靈魔法的魅力。”程智瞇著眼睛,聽完了塔克拉迪的話,沉思了一下說道:“我專精的是咒魂系的魔法,雖然有一些自創魔法,但是也不是不能拿出來跟你分享的。不過說句不中聽的,精神力達不到的話,就算告訴你也沒有用。”

塔克拉迪臉色微微一沉,口中有些不滿的說道:“你這是在嘲笑我的精神力不如你嗎?”看著塔克拉迪伸向自己的手指,程智心中一下子有一種不妙的感覺,但還是站了起來。

“身材真好。”“呵呵,塔克拉迪小姐,我可絲毫沒有貶低你的意思。我已經說了,我所掌握的魔法可以給你,同樣也希望你在成為老師之后,將這些魔法繼續傳承分享下去。即便有一天,我們化作黃土,我們的知識,魔法的技能,遇到有緣人的話,還是能夠繼續傳遞下去。”程智連忙搖了搖頭,他說的只是事實。三年多以前他只是四級的亡靈魔法師,就用精神力沖擊和干擾術對塔克拉迪的法術進行打斷。自己強大的精神力越兩級對塔克拉迪進行干擾,精神力程度高下立判。塔克拉迪的實力在于他本身也是一個魔武雙修。當年以六級的亡靈魔法師實力,與數名七級強者對戰周旋,一時間也未曾落下風,甚至一些詭異的魔法讓那些七級大師都吃了些苦頭,實力和實戰經驗毋庸置疑。另外塔克拉迪在亡靈煉金和魔藥學方面也有著不錯的造詣。塔克拉迪笑瞇瞇的走到了程智跟前,用很小的只有程智能夠聽到的聲音說道:“不許還手,不然我就罷課。別以為跟學校簽了一份合同我就不能離開這兒。”

程智臉色有些發苦,腦子飛快的轉著,思考應對之策,但依舊微微點了點頭:“那就請塔克拉迪老師賜教了。”說著,程智便站在了塔克拉迪的面前。

就算是爸爸也想做塔克拉迪原本帶著一絲嫵媚笑意的臉上突然露出了一絲猙獰,接著一甩手,手中卻是出現了一條白骨和獸筋制作的鞭子,啪的一聲朝程智抽了過去。“哼,少見多怪。”塔克拉迪翻了個白眼:“我所修煉的是偏向于巫妖一系的魔法的魔武雙修。”

詳情

猜你喜歡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體小飛機詳談@seo1898】
就算是爸爸也想做

河北 一选五走势图 广东25选5今晚开奖结果 数字货币怎么投资比特币 福州麻将怎么算钱 足球比分直播网彩客网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走势图 以太坊交易所 王者幸运转轮 河北时时彩网 克拉克真人百家乐 江西多乐彩遗漏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全民欢乐捕鱼赢话费 真钱麻将游戏 账号被彩票平台封了 广东11选5专家计划 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