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接7个客人感受

類型:搞笑劇地區:格魯吉亞發布:2021-03-01

一天接7个客人感受 劇情介紹

一天接7個客人感受安琪兒皺了皺眉突然一個不好的預感出現在了腦海之中。但這時候,人感一個人卻正好從學院大門方向走了過來,人感看到這里圍觀的群眾這么多也有些好奇,湊過來看了看,頓時也瞪大了眼睛:“我什么時候說要招生了?”“呦少爺,您也在啊。”酒店經理看到說話的是艾迪,不由得更覺得頭疼。剛剛因為蘇克那龐大的體型擋著,他根本沒有看清楚另一邊站著的是誰,但還是一臉強笑著對艾迪。

在學院之中,艾迪交友廣闊,跟誰都練熟。不過少有人知艾迪其實是德爾瑪商會會長的兒子,大多數人都因為他經常倒賣校內違禁品而戲稱他為小販。不過在蘇克眼里,艾迪不過就是個社會學院的無能廢物罷了。甚至在預選賽中都沒有仔細觀察過艾迪。這人正是程智,個客他剛從德爾瑪商會回來,個客見到這個大牌子,頓時眼皮跳了跳,他能夠感覺到上面的亡靈氣息和被施加的魔法火焰效果,立刻就能判斷出這是索亞做的,只是上面的字絕對不是索亞的字跡。“你趕快躲開,別打擾爺的好事。”蘇克只是瞟了艾迪一眼,便輕啐了一開口,繼續對那女侍者動手動腳了起來。

看到那女侍者一臉無助的模樣,艾迪身后的索亞頓時怒火中燒的跳到了前面:“你這頭可惡的大狗熊,放開那個姐姐!”說著,索亞的眼中閃爍起了一抹綠色的靈魂火焰。包廂里,強納森看了一眼在眾人的冷嘲熱諷下,如同暴走小雞一樣的希爾,無奈的搖了搖頭,開玩笑歸開玩笑,但是作為王室貴族,他卻是比單純的卡普更明白貴族聯姻的意義,作為兩個國家的利益交換,王族成員個人的婚姻不過是政治的籌碼罷了。別說希爾跟人私奔,就算是結了婚生了孩子,又能怎么樣?大不了把小白臉和孩子都殺了,哪怕是陪個老頭子一輩子守活寡,又或者被殘虐致死,希爾該嫁給誰還是得嫁給誰。這就是身為王世子弟的悲哀。程智皺了皺眉卻看到另一邊正在看著那牌子的安琪兒,人感于是走了過去,低聲問道:“安琪兒,知道是怎么回事嗎?”

安琪兒搖了搖頭:個客“這牌子之前還沒有,應該是剛剛插在這里的。不是你插的嗎?”除非像是希爾說的那樣,成為圣域的弟子,哪怕只是記名弟子,也不會有人敢擺布她的命運。畢竟圣域的強大遠不是世俗權力能夠左右的。

想到這里,強納森喝了一口甜酒,扭頭看了一眼程智,卻見程智正一臉輕松的微笑著看著安琪兒,小聲的低估著什么,時不時的的還發出一兩聲輕笑,顯然正趁著索亞那個電燈泡不再,你儂我儂的談著戀愛,絲毫不在意希爾卡普你一言我一語的相互嘲諷。程智抿了抿嘴,人感接著說道:“當然不是,這牌子應該是索亞做的,但是那上面的字跡可不是她的。”強納森眼睛轉了轉說道:“我說程智,咱們哥幾個就屬你主意多,老是給我們弄出點驚喜出來。看你現在還一臉無所謂的模樣,應該是還有后手吧?快說,是不是在隱藏實力,還有什么絕活沒亮出來?”

聽到程智的話,個客安琪兒再次仔細看了一下上面有些清秀的文字,個客頓時認了出來:“字跡?哦,我知道了,是希爾。這是希爾的字跡。天哪,她到底在做什么?”“隱藏實力?”強納森的話頓時讓所有人的目光齊齊的看向了程智。

“隱藏實力?程智隱藏了什么?難道你還有什么沒有拿出來的絕活?”程智看著最后那一段話,人感齜牙咧嘴的說道:“完蛋了,估計是要惹眾怒的。這希爾是想要弄死我啊。我什么時候得罪她了?”

“絕活?哪有那么多絕活。”程智撇了撇嘴:“我又不是下城區的賣藝小丑。”程智深吸了一口氣,個客接著擠出人群,個客偷偷的拉了拉安琪兒的手,走下了樓梯,一邊走一邊說道:“其實我不愿意別人知道我亡靈魔法師的身份,不僅僅是因為亡靈魔法師名聲不好。亡靈魔法師實力你也能有點概念了吧?只要有尸骸骨骼,亡靈魔法師就可以構建軍隊,對于任何一個國家和勢力來說,這無疑是一大戰力。遠超過同等級戰士和魔法師的戰力。所以,亡靈魔法師是一個被普通百姓排斥,但是王權貴族們爭相拉攏的職業,不然為什么都說亡靈魔法師邪惡,卻沒有任何一條法律規定不允許修煉亡靈魔法?很多謠言就是那些國家和勢力故意造出來的。這樣從一定程度上可以限制亡靈魔法師的產生和出現。但是亡靈魔法師只要學有所成,都會被這些國家和勢力極力招攬。如果招攬不成的話,就會想盡辦法……”說著用手在脖子上做了個抹脖子的手勢。安琪兒看到其他人看過來的目光,不由得也是有些不好意思,急忙對程智說道:“程智,你要是還有其他的手段就告訴大家吧。別讓大家等急了。”

聽到安琪兒的勸說,程智又看到其他人要暴起傷人的表情,急忙擺了擺手:“絕活什么的雖然沒有,但……”程智含糊其辭的說了幾句,就在強納森,希爾等人仔細聽著程智要說什么的時候,隔壁卻是傳來了一陣喧鬧,似乎有人吵架。面對這個如同巨人一般的醉漢,索亞卻是毫不退縮:“你這個流氓,放開她。”

安琪兒一聽,人感頓時也明白了過來。所有人都楞了一下,聽那喧鬧聲似乎是有什么沖突。“嗯?怎么回事?”程智皺了皺眉,半山大酒店可是德爾瑪商會的產業,有人在這里鬧事的話,作為艾迪的朋友,他可是不能坐視不理的。只見一道灰色如同霧氣一般的影子卻是沖出了包房,隨著鬼霧的快速三區,程智的身形已經出現在了走廊之中。接著,程智身體略微頓了一下再次化作一團灰色鬼霧,下一秒已經出現在了十幾米外,同時一條胳膊舉起,猛地拖住了一個碩大的拳頭。而拳頭的主人是一個身高足有兩米三,如同黑鐵塔一般的巨人。

緊跟著出來的強納森這時候才剛剛看清了外面的情況,不由得也是身上黑色斗氣光芒閃爍,一閃便來到了程智的身后,同時一把將一個十二三歲模樣的女孩拉到了自己旁邊,有身體護住。那女孩正是索亞。半山酒店的女侍者身材都比較高挑,個客可是跟這巨漢比起來,簡直就像是一個大人抓著一個小孩子。只是這時候,索亞臉色煞白,氣息有些紊亂。“誰呀?”被程智抓住拳頭的人怒聲喝道,同時將緊盯著艾迪的眼睛轉向了程智,他的一只手攥著拳頭,剛剛分明就是要毆打艾迪和索亞的模樣。而艾迪同樣是身上銀色斗氣紋路閃爍著,看來也是要動手。

那女服務員被這巨漢如同蒲扇一樣的大手抓著,人感根本無法躲避,焦急的求饒著:“先生,請你松手。先生……”艾迪的臉色有些難看,低聲說道:“這廝調戲我們酒店的女侍者。”

“沒事吧索亞?”程智并沒有看艾迪,而是看著眼前的這個人,口中卻是對后面的索亞問道。索亞眨了眨大眼睛,個客雖然她的年紀不大,但是早年流浪街頭的日子里卻是見過很多事情,頓時便明白了過來,這個醉鬼正在調戲那女侍者。索亞深吸了幾口氣,臉色恢復了一些血色,但聲音依舊有些顫抖的說道:“沒事,只是輕度的魔法反彈。”“哦?哈哈,我當時誰。”被程智抓住手的那個人看清楚了突然出現在面前的程智,不由得臉上猙獰之色一閃,接著漏出一臉嘲諷的說道:“原來是咱們雷洛學院鼎鼎大名的偷尸賊,程智。”偷尸賊可是對亡靈魔法師極為蔑視的稱呼,顯然對方在看出程智身份之后,態度卻是非常不友善的。

程智的臉上絲毫波瀾都沒有出現,卻依舊對索亞說道:“他是戰士,雖然是個六級戰士,和你的等級差雖然有些大,但也不至于精神力反彈。”說著程智的眼睛微微閃動起了綠色的靈魂火焰,快速的在眼前之人的身上掃視了一下,接著有些恍然的說道:“是靈魂防御符文。”索亞冷哼了一聲,人感大步走了過去:“住手!”

“嘿嘿,不愧是偷尸賊,這么快就看出來了。”黑大個子伸手在胸口的位置輕輕摸了摸,一臉得意的笑道。“這算什么?冤家路窄啊。”強納森嘴角動了動,皮笑肉不笑的說道:“程智,這家伙就是藍焰小隊的蘇克。那個號稱雷洛學院六級火系斗氣戰士最強的家伙。”艾迪本想拉住索亞,個客但索亞卻是用力一掙,甩開了艾迪的手,直接站到了蘇克的面前。

藍焰小隊正是他們下一場比賽的對手,沒想到吃頓飯的功夫竟然也會遇到藍焰小隊的成員。“不知道我妹妹那里得罪你了,竟然要對我妹妹動手?”程智似乎對所謂的藍焰小隊毫不在意,目光中綠色火焰一收,依舊語氣平淡的說道。只是所有人都感覺到周圍的空氣突然變得冷颼颼的。

“嘿嘿,怎么?這個小丫頭多管閑事,我教訓教訓她不行嗎?你要想替她出頭,我奉陪到底。”蘇克雖然說得說著雙手再次用力一握,一陣嘎巴爆響之中,拳頭上已經透出了如同巖漿一般的斗氣。索亞的聲音清脆又有些尖利,那醉漢愣了一下,扭頭朝索亞看了過來,接著有些不屑的說道:“哎呦?哪里來的小屁孩。”“既然這樣……”程智說著,一只白凈的有些蒼白的手從黑色的魔法袍下伸了出來。這只手看起來十分怪異,就好像完全是由白玉構成的一般,但若仔細看卻能夠看到那上面還帶有一層極為細密的骨骼一樣的紋路。就在這時候,一個身材略有些肥胖,身穿制服的酒店經理急急忙忙的從蘇克的身后走了過來,一邊走一邊說道:“蘇克先生,真是不好意思,都是我們酒店員工的錯誤,還請息怒。”

酒店經理見狀,暗叫糟糕,急忙擠到二人中間,賠笑這說道:“二位不要沖動,不要沖動。有什么話好說,好好說啊。”而在這個酒店經理的身后,一個身穿女仆裝,哭哭啼啼的女侍者跟在后面,但在看到蘇克的時候明顯有些畏懼的向后退縮了一下。面對這個如同巨人一般的醉漢,索亞卻是毫不退縮:“你這個流氓,放開她。”

“放開她?”那醉漢撇著大嘴,冷笑了一下:“你個小屁孩,給我滾遠點。”說著,抬起一只手,握成拳頭,在半空中揮了揮。可是那酒店經理這時候卻是轉身對那個女侍者嚴厲的說道:“真不像話,怎么能跟客人發生爭吵呢?”“不是的。經理……”那個女侍者急忙想要爭辯些什么,那表情顯然是受了不少委屈的樣子。因為艾迪的原因,程智等人經常來半山酒店,那酒店經理自然是認識。程智是五級亡靈魔法師,已經步入了中級魔法師的行列,只有三級戰士斗氣實力的酒店經理稱呼程智大師倒也合適。不過程智卻并沒有搭理這個酒店經理,而是聽著身后索亞說著事情的經過。

“這個大個子剛才在走廊里欺負那個姐姐,還摸人家的屁股,我氣不過就說了他兩句,所以這家伙想要打我。不過我沒想到他身上竟然有精神防御符文。”索亞一口氣將事情的經過簡單講述了一邊,雖然只是寥寥幾句,但程智已經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看了一眼另一邊那個女侍者,接著目光從新落在了蘇克的臉上,只是這時候,程智的眼神卻變得極為冰冷,人高馬大,一臉無所畏懼的蘇克在與這目光對視了一下之后,竟然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寒冷,一種發自骨髓之中的寒冷,就像是秋雨之中吹過的寒風。“小屁孩?!”索亞咬著牙,看著這個醉漢一口一個小屁孩的叫她,心中之前對艾迪的惱火不由得轉到了眼前這個大家伙的身上。

艾迪看到這一幕,自然不可能讓索亞吃虧,立刻一步跨到索亞前面,仰著頭看著蘇克的那張大臉,沉聲說道:“蘇克,你跟個孩子耍什么狠?有本事沖我來。”就在這時候,卡普,安琪兒和希爾也都從包房之中陸續走了出來,見到這一幕雖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幾個人卻是默契的走上前去,卡普走到程智旁邊,看著眼前這個比自己還高出一頭,粗上兩圈的家伙,臉上卻絲毫沒有懼意。而安琪兒和希爾則是將索亞拉到了自己的后面。

“夠了。”酒店經理絲毫不在意那個女侍者的微屈,一揮手便打斷了女侍者的話。同時眼睛看向了蘇克陪著笑臉,不過他這時候也看清楚了被蘇克那龐大的身體遮擋住了的程智,表情一愣,急忙笑著說道:“程智大師,您也在啊。”聽到艾迪的話,蘇克這才將目光扭轉到艾迪身上,卻是微微愣了一下,接著不屑的說道:“我當是誰,這不是那個賣花的小販嗎?叫什么來著?……哦,艾迪?”幾乎同時,從另一個包房之中也走出了幾個人,兩個身材健壯的年輕戰士,一個魔法師,那兩個戰士全都是六級水準,一出來就大呼小叫的:“怎么的?還他娘的有人想找茬是怎么的?”

而那個魔法師身材枯瘦,一張長臉蒼白,雙眼帶著淡淡的藍色魔法熒光,顯得有些陰厲。蘇克雙手握在一起,捏了捏手指關節,發出一陣嘎巴嘎巴的響聲,臉上卻是一陣冷笑:“怎么的?偷尸賊,想要打架嗎?老子可以免費教訓教訓你。”

一天接7個客人感受聽到對方輕蔑的言語,還不等程智回答什么,一旁的卡普已經怒聲喝道:“蘇克,你這個混蛋,你他媽說誰偷尸賊?信不信我把你屎打出來?”說著大步上前,便要動手。一旁的艾迪這時候,不由得也皺起了眉,接著對那個酒店經理說道:“胖馬爾,你過來。”

詳情

猜你喜歡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體小飛機詳談@seo1898】
一天接7个客人感受

河北 一选五走势图 大乐透走势图2 捕鱼达人千炮版弹头如何兑换金币 2020国庆彩票停售时间 好运彩是私彩还是公彩 香港六合彩护民图库 山东十一运夺金杀号 比特币交易走向 ag的竞咪厅太假了_点进进入 360老时时彩开奖技巧 ag真人视讯网址 山东十一运夺金遗漏 分分彩挂机赚钱软件 北京赛车pk拾投注技巧 比特币现金潜力大吗 qq武汉麻将怎么胡牌 3d组选稳赚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