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根粗大在她腿间进进出出

類型:育兒劇地區:加拿大發布:2021-03-01

两根粗大在她腿间进进出出 劇情介紹

兩根粗大在她腿間進進出出說著,粗大出出布榮根伸手縷了一下亂糟糟的頭發,粗大出出接著搖頭說道:“我們這次進行試驗的魔法師全都被抽干了魔力,沒有三五天是恢復不過來的。我知道你急著做亡靈魔法的試驗,不過老兄,這一次幫不了你了嘿嘿。”程智看著這具尸體好一會,突然意識到了什么,雖然只有自己,但還會覺得有些尷尬,從空間卡片里面翻找了一會,最后找到了瑟琳娜的那套貼身皮甲,遞給了瑟琳娜。

時間一天天過去,他們身邊的同伴越來越少,活下來的人也越來越強。終于瑟琳娜達到了五級戰士的暗影刺客實力。艾娃也是一樣。他們兩個是剩下為數不多的孩子之中最強的。顯然今天也就沒辦法在進行試驗了。這可是讓程智有些著急。不過也沒辦法。這種事情,腿間有的時候真是急不得的。他們再次被那條船送到了那個小島上。

身穿黑衣的男人看著跳上沙灘的孩子們,依舊是那樣冰冷的說道:“這次只能活一個。而最后活下來的人,將成為月輪會的精英成員,可以離開這里。我說的離開這里不僅僅是這座小島,而是離開訓練營,前往天風大陸,開始你們職業殺手的生涯。到時候,只要你們按照組織的安排完成任務,你們將會過上舒適的生活,不用在有任何擔心。”“一個?”所有的孩子都驚呆了。但是他們清楚,如果不這樣做,那么他們一個也活不成,全都得死。程智無奈的搖了搖頭:進進“既然這樣,那就算了。等你們恢復過來再說吧。”

星期天,兩根程智早早地就等在了學院的大門。好一會,身穿淺藍色長裙的安琪兒從學校里面走了出來,一看到程智便加快了腳步,來到了程智的身邊。又是一場血腥的廝殺。當一個人被瑟琳娜割斷了喉嚨的時候,小島上已經只剩下兩個人,瑟琳娜和艾娃。

瑟琳娜和艾娃對視著,卻都沒有動。粗大出出安琪兒朝周圍看了看:“索亞呢?”“瑟琳娜……”艾娃張開嘴剛想說什么,瑟琳娜卻是搖了搖頭:“殺了我吧,這樣你才能活下去。”

索亞依舊對于破壞程智和安琪兒的約會樂此不疲,腿間每次兩個人在一起不超過十分鐘,約會準會被索亞打斷。艾娃的眼睛里立刻留下了眼淚:“瑟琳娜,不……”

“來吧。”瑟琳娜微笑了一下,扔掉了手中的匕首,走到了艾娃的面前。“來吧是,殺了我,你才能活下去。”程智有些歉意的笑了笑:進進“今天強納森要教導索亞斗氣,他們現在已經去紅葉谷了。所以我們可以好好的待一天。”

“不。”艾娃哭著用力的搖著頭:“不,不……”淚水不斷的留下,艾娃渾身顫抖。說著,兩根程智手一翻,從空間卡片里掏出一樣東西,竟然是一簇玫瑰花。瑟琳娜笑了笑,伸手撫摸了一下艾娃的臉,將她的眼淚擦去:“艾娃,這么多年,我一直在鼓勵你,幫助你,讓你一天天變強,告訴你總有一天,我們一定會離開這個地獄。你的確變得越來越強,甚至比我還強。有你的幫助,我們才活到了今天。”

說到這里,瑟琳娜的雙手突然爆發出黑色的斗氣,猛然一用力,只聽咔的一聲,艾娃的脖子被瑟琳娜一把扭斷了。艾娃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難以置信的看著瑟琳娜,但是身體卻徹底的失去了力氣,癱軟了下來。瑟琳娜心中一緊,下意識的看向了周圍的其他孩子們。

在二十四小時之前,粗大出出與艾迪的閑聊之中,粗大出出這個平日里就專門研究消費心理的家伙就對程智反復強調過,送玫瑰花與牽手成功率的重要性,好好地給程智上了一課,應該如何討好女孩子的芳心。瑟琳娜一把將癱軟的艾娃摟在了懷中,靜靜的感覺著她已經失去心跳,溫度逐漸流失的身體,淡淡的說道:“對不起,我一直在利用你,如果沒有你,我活不到今天。我說過,我要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無論如何我都要活下去。”說著,瑟琳娜在艾娃的臉上輕輕的吻了一下。一滴眼淚順著眼角流淌了下來。瑟琳娜將艾娃放在了沙灘上,撿起了艾娃的三刃刺劍,接著轉身離去,再也沒有回過頭。

一天又一天,他在大陸各處游蕩,接受著月輪會的一個又一個任務,冷靜而心思縝密的計劃,狠辣毫不留情的一次次出手,殺死一個又一個的任務目標,得到豐厚的回報。“我叫,腿間艾娃。……我覺得我們很快就會死在這里。”直到她達到了六級暗影刺客實力的時候,他突然來到了賽特拉。這里就是卡林頓子爵的府邸?瑟琳娜看著那華麗的建筑,嘴角帶著一抹冷笑。接著轉身隱沒在了一個小巷之中。

“堅強點,進進我們一定要活下去。”午夜,她穿戴整齊,準備潛入子爵府,但是原本夜深人靜的街道上突然傳來了陣陣的喊殺聲。

“這是?……”瑟琳娜身形敏捷的跳上了房頂,卻見王宮方向這時候卻是斗氣光芒閃爍不停,很快的,王宮之中升起了一個巨大的魔法護罩。時間一天天過去,兩根瑟琳娜和艾娃一起修煉,一起變強,一起成長。“這……難道是發生了宮廷政變?”瑟琳娜皺著眉,看著遠處的情景,既難以置信,又忐忑焦慮:“怎么會在今晚?”瑟琳娜想到這里,飛快的在房頂跳躍著,一路奔向了卡林頓子爵的府邸,可是當他到達那里的時候,卡林頓子爵的府邸已經亂作一團。一輛輛馬車和護衛全都從后門向外涌出,然后離開了王城。在出了王城城門之后,這些馬車便四散奔逃。“在哪兒?在哪兒?卡林頓在哪兒?”瑟琳娜焦急的觀察著,最后,目光鎖定了其中最為華麗的一輛馬車,那輛馬車行駛的很快。瑟琳娜追出去很遠,終于追上了這輛馬車,他殺死了護衛馬車的四個衛士,闖入了馬車之中,可是入目的卻并不是卡林頓子爵。

“你是誰?卡林頓在哪兒?”瑟琳娜的匕首抵在了馬車中坐著的一個老者脖子上,嚇得那個人瑟瑟發抖,結結巴巴的說道:“我只是瑟林頓子爵的一名馬夫,他讓我坐在這車里離開王都。至于子爵……”訓練也越來越殘酷。他們接受最為嚴格的訓練,粗大出出有強大的斗氣師給他們指點殺人的技巧當她和艾娃都修煉到了三級黑暗斗氣的時候。

那個馬夫很是猶豫,瑟琳娜見此頓時將匕首向前推了推,嚇得那馬夫顫抖著說道:“我看到他上了一輛灰色的馬車。”“噗!”這一天,腿間他們被送到了另一個不大的小島,在水里游蕩著無數巨型鯊魚。

匕首刺入了老者的脖子。瑟琳娜咬牙切齒的罵了一句,接著一轉身從馬車之中跳了出來。腦海之中快速的回憶著之前看到的一切,接著跳上了一匹侍衛的戰馬,朝另一個方向追了下去。直到第二天的夜里,他終于追上了那個不停狂奔的馬車。但是追逐那馬車的卻是一群賽特拉王國的禁衛軍。

瑟琳娜咬了咬牙:“卡林頓,你必須死在我的手里。”瑟琳娜猛抽胯下的戰馬,奮力追逐了上去。他看到禁衛軍距離卡林頓的車子越來越近,那個車隊的侍衛突然調轉了馬頭,迎著禁衛軍沖了上去。他們在為卡林頓的馬車拖延時間。身穿黑衣的男人大聲的說道:“這里有六十人,黃昏的時候,我回來接你們,但是只會接走三十人。其他的人會死在這里。想要獲得活下去的機會,就殺死其他人,直至剩下一半為止。”一個壯漢刺倒了一名禁衛軍騎士,并且朝追上來的自己沖了過來。瑟琳娜猛地一躍從馬上跳起,匕首一揮,匕首刺在了那沖過來的護衛脖子上,接著一只腳猛蹬那個人的戰馬,身上黑暗斗氣爆發,越到了卡林頓的車頂。瑟琳娜身體以一個極為夸張而高難度的動作,從側面的車窗沖進了車子內部。寬大的車廂內,五十多歲的卡林頓子爵正摟著一個瑟瑟發抖的年輕女人,驚恐的看著自己。“你……求你了,別殺我,你要錢的話,我有的是,你想要多少,盡管拿去。”卡林頓顫抖的指著車廂另一邊幾個鼓鼓囊囊裝滿金幣的錢袋說道。

幸運的是,最終結果說明程智的擔心是多余的。他所設計的控制符文,輕松抵擋住了亡靈反噬。平躺在操作臺上的瑟琳娜緩緩地睜開了眼睛。一雙灰藍色的眼睛左右看了看,接著抬起手,仔細的看了起來。瑟琳娜卻是看都沒有看一眼。只是死死的盯著卡林頓:“子爵?哼,卡林頓,你還記得艾爾莎嗎?”瑟琳娜心中一緊,下意識的看向了周圍的其他孩子們。

一場殘酷的廝殺之后,只有三十個孩子活了下來,他們一個個傷痕累累,臉上身上,到處都有血跡。“艾爾莎?”卡林頓楞了一下,但是卻一時間想不起來這樣一個名字。“哼哼,你當然不會記得。”瑟琳娜的臉上露出了一種痛苦而仇恨的表情:“被你害的家破人亡的人實在是太多了。你自己都不記得了,可是我不會忘記。艾爾莎是我的姐姐。”瑟琳娜將手指抵在唇間:“噓,不重要。”瑟琳娜的臉上露出了笑容,但是眼睛里卻是留著淚水:“因為,現在,我來向你索命了。”

噗他們用石頭,用枯枝,用拳腳,甚至用牙齒,去殺死每一個對手。而這些對手,卻是他們一直以來一同訓練,一同成長的伙伴。

瑟琳娜一把拉住艾娃的手:“我們一定會活下來的,一定。”匕首穿過了卡林頓的脖子,這位曾經風光無限的子爵大人,這時候卻是一臉驚恐與難以置信,自己就這樣死了。

卡林頓看著瑟琳娜的表情,充滿了驚恐:“那一定是有什么誤會,我……我……”黃昏的時候,黑衣男人再次駕船來到小島,接走了剩下的三十個孩子。看著卡林頓倒在了椅子上,鮮血汩汩的從脖頸之中流淌而出,一旁的女人已經嚇得失去了理智,瘋狂的尖叫著。可是瑟琳娜卻是面色平靜至極。他走下了馬車,看著不遠處還在跟禁衛軍搏斗的那些侍衛,但也僅僅是看了一眼,接著她轉向了另一邊,那里是那個地方,那個月輪會的訓練營,試煉之島的方向,突然身體一軟,跪了在了地上,大聲的哭泣了起來,一邊哭,一邊歇斯底里的大聲叫著,那聲音刺耳卻又撕心裂肺。直到她哭累了,無力的看著灰暗的天空,大聲的喊道:“艾娃,欠你的,我還給你!”說著,一道寒光閃過,艾娃的三刃刺劍已經深深地刺入了瑟琳娜的心臟。只是握著那把刺刀的手卻是瑟琳娜自己的手。

“艾娃……對不起。”瑟琳娜的身體劇烈顫抖著,眼前越來越黑,在黑暗之中,似乎看到了一個影子。程智緩緩睜開了眼睛,一瞬間,一個人,一生的經歷,全都出現在了程智的腦海之中。

兩根粗大在她腿間進進出出程智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扭頭看向了身上黑暗符文閃爍不停的尸體。原來,這個女人的經歷是這樣的。因為這女刺客的一生經歷,讓程智只感覺渾身發冷。為了給親人復仇,他堅強的活著,為了給親人復仇,他選擇了背叛,可是當一切目的達成之后,自己卻因為內疚而選擇了自殺。程智長長的嘆息了一聲,再次來到尸體跟前,抑制靈魂反噬的魔法陣不斷的閃亮著,顯然,控制法陣正在抵擋因為混亂的記憶而造成的靈魂反噬。程智的心懸著,雖然在這實驗室之中布置了好幾層的強力防御系統,但是他也不敢保證如果這個僵尸戰士出現反噬的話是否能夠壓制住。這是一雙纖細卻附著一層硬繭的雙手,長期以來的殘酷訓練,讓她的身體柔韌而有力。瑟琳娜試著活動了一下四肢,身體不斷的扭曲成一個個難度極高的形狀,無論是身體的柔韌還是力量,都非常的好。

詳情

猜你喜歡

登錄簽到領好禮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體小飛機詳談@seo1898】
两根粗大在她腿间进进出出

河北 一选五走势图 ag真人游戏网址 mg真人娱乐人 湖北快三豹子规律分析 5月7日排列3开奖结果 急速赛车2码投注方法 七星彩和值走势图表 篮球球探体育比分直播 金蟾捕鱼大圣捕鱼 开奖历史记录 六合彩今天开奖情况 北京时时彩平台可信吗 快乐赛车开奖软件下载 个人理财风险排查 淮滨棋牌麻将下载 安徽福彩中奖后怎么兑奖 玩河内五分彩平台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