鸭王之王

類型:紀錄片劇地區:新加坡發布:2021-03-01

鸭王之王 劇情介紹

鴨王之王索亞卻是將臉轉到了另一邊,鴨王之王明顯很心虛,但依舊裝作淡定的說道:“我可沒給你們找麻煩啊。她自己走的,又不是被我轟走的。”“有埋伏?!”阿桑見狀,頓時怒吼了一聲,可是這里地勢狹窄,懸崖又高,他根本無法知道到底是誰在上面搗鬼。巨大的石頭不斷的從峽谷的頂部掉落,就像是下雨一樣。轉眼之間,已經有數十個土匪被砸死或者重傷。但這還沒完,又有不少的被削成原木的樹干也從上面不斷的落下,被擠在峽谷之中的土匪們更加凄慘,被砸的哭爹喊娘。

山洞之中并不是特別大,走廊的盡頭有一個用金屬制作的大門。卡普準備用斗氣技將其破開,卻又被程智拉住,程智拿出了幾張紙,繪制了幾個隔音護罩,這才有對卡普點了點頭:“這回沒事了,有了這護罩,一般的聲響不會驚動到外面的人。”程智氣哼哼的抓了抓索亞的腦袋,鴨王之王將一頭黑發抓的有些亂:“臭丫頭,你什么心思我會不知道?”卡普點了點頭,接著掄起拳頭,猛然喊道:“斗氣技!震!”

“咣”的一聲響,聲音卻并沒有傳出太遠。在隔音結界的保護下,所有的音波都聚攏到了一起,逐漸消失在了結界之中。烏索斯山脈內,身材魁偉,一頭灰色頭發的虎牙阿桑親自帶人查看了幾個暗哨位置,那里除了一灘血跡之外,什么都沒留下。派去拔掉哨崗的那些人至今沒有傳回消息,難道說出了什么意外?虎牙阿桑最近有些牙疼。加上現在更加讓困惑的事情,讓他不由得將手用力的按在了滿是絡腮胡的腮幫子上。索亞扭回頭,鴨王之王一副裝傻模樣的嘿嘿傻笑了兩下,這才繼續說道:“哥哥,你今年會參加預選賽嗎?”

程智楞了一下,鴨王之王 有些奇怪的問道:“你問這個干嘛?”“哼,難道是走漏了風聲,有人打算暗算我?哎呦。”阿桑吸著冷氣,有些不耐煩了,這該死的槽牙,疼的他有些頭暈腦脹。但是作為老虎溝土匪團的老大,他不能再這個時候表現出一點的慌張。他揉了揉下巴,這才扭頭對另外幾個心腹說道:“派人打著我們的旗號去拿哨塔查看一下。媽的,如果邱羅爾真的在哨崗遇到了麻煩,就把人要回來。”

阿桑口中的邱羅爾就是昨天晚上被派去帶人端掉哨塔的那個五級戰士實力的土匪。還不等他的心腹帶人去查問,后面卻是傳來了一陣騷動。一個小嘍啰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老大,花臉猴拉的納大人帶著人馬來了。”索亞搖晃著小腦袋說道:鴨王之王“現在學校里都傳說你是這一屆學生之中最厲害的。如果參加預選賽的話,鴨王之王一定能夠拿到地區賽冠軍,甚至三強爭霸賽的冠軍。很多人都好崇拜你啊,很期待你能參加今年的預選賽。”“什么?你這話是什么意思?”阿桑心頭一緊,不由得瞪圓了眼睛,六級戰士的威壓頓時將那個只有二級斗氣實力的小嘍啰嚇得腿軟,跪在了地上:“拉的納大人說是您派他帶人來的。”

程智卻是搖了搖頭:鴨王之王“你知道,我對那些都沒有什么興趣的。比起去比賽,我更愿意在實驗室里面做研究。”“什么?我什么時候讓他來了?”阿桑虎目圓睜,接著抬頭望去,只見拉的納正一臉興奮的跑了過來:“老大,我們來了。”

“你們來干嘛?”看著拉的納的樣子,阿桑眼睛瞇了起來:“不是讓你在營寨里好好看家嗎?”“做研究什么的最無聊了。”索亞噘著嘴說道:鴨王之王“哼,要不是我現在實力不夠的話,我一定要去參加預選賽。”

“誒?老大,不是你派人來告訴我們過來搬東西嗎?”拉的納見阿桑臉色陰沉,不由得也是有些心虛,急忙說道:“阿西特說你們昨夜攻下了約瑟城,繳獲了大量的物資。讓我們過來……”程智伸手摸了摸下巴,鴨王之王低頭看著索亞:“你現在實力還不夠,再過兩年,等達到四級之后再說吧。”阿桑再次瞪圓了眼睛大罵道:“放屁,大軍還沒出發呢?什么攻下了約瑟城?……恩?你說阿西特?”說道這里,阿桑也是有有些愣神:“阿西特?那不是邱羅爾的手下嗎?他怎么會去給你們報信?”

想到這里,阿桑心頭一緊:“那個阿西特呢?”“阿西特?”拉的納也是一愣,這一路上光顧著快點跑,早點到,卻一直沒有注意那個阿西特有沒有在隊伍之中,急忙回頭對自己的手下問道:“你們看到阿西特沒?”“噬魂獸?”程智重復了一下這個名字,似乎從哪兒聽說過。艾迪卻是說道:“這獸皮乃是一種產自血腥盆地的獸類,據說可以吞噬人的靈魂。噬魂獸最低級的都有七級。看來應該是打劫了那個商隊后得到的吧?”

兩個人正走著,鴨王之王迎面卻正走來一個一頭藍色長發的女孩,鴨王之王竟然是希爾。只見希爾這時候有些驚慌,快步朝前走著,但是在看到程智的時候,先是一愣,接著一喜的叫道:“程智。”接著雙手拎著裙角,快步跑了過來,邊跑還邊呼喚道:“程智。”他的手下也是面面相覷,剛剛光顧著趕路了,抱著先到先得的想法,生怕別人比自己跑得快,誰都沒有注意到隊伍里有沒有阿西特這個人。阿桑見狀立刻就有了猜測,不由得憤怒的一跺腳,頓時一股強大的氣勁將腳下的石頭都踩成了粉末:“不好,媽的,一定是阿西特那個王八蛋勾結外人想要坑我們。老家出事了,快,立刻撤退!”聽到老大的話,眾人也是心中一沉,急忙組織人手,甚至連那些帳篷什么的都來不及收拾,一群人風風火火的朝南邊的營寨跑了去。

程智這時候已經和幾個兄弟,以及新收的那個小嘍啰阿西特進入到了阿桑的藏寶庫之中。程智點了點頭,鴨王之王帶著眾人直接來到了那木樓之中,鴨王之王唯一的一個守衛甚至都沒有來得及詢問什么,就被強納森一刀抹了脖子,拖進了一個陰暗角落找了塊破布蓋住。這所謂的寶庫并不是很大,但是里面確是堆放著不少的東西,不過想象之中那些大盜們堆積如山的金幣,成堆的金銀器具,成筐成捆的珍珠瑪瑙卻并沒有看到。這庫房之中大多都是布匹和食鹽。另外一邊則全都是鐵制武器,盾牌皮甲之類的東西。在角落里有兩個大箱子,里面放了很多的銅幣銀幣,但是金幣卻僅僅只有一個小箱子,大概只有一萬多金幣而已。偌大的老虎溝,竟然如此貧窮,只有這么點積蓄?其實程智他們卻是想錯了,真正有價值的卻是他們身邊碼放整齊的大量武器裝備,堆積如山的那些布匹,食鹽,在這山區之中才是真正的硬通貨。山區之中物資匱乏,土匪們搶來的錢幣也很難花出去,就算派人到附近的城鎮去交易,也很容易被認出是他們這些土匪。他們的錢財大多都是用來賄賂各地的守軍軍官或者地方領主,又或者購買情報之類的事情,在么就直接跟進入山脈的商隊那里訂購糧食酒肉和武器裝備之類的東西。作為回報,他們可以保證在山脈之中這些商隊的安全。

接著,鴨王之王程智等人走進了這座木樓之中。這木樓里面很是簡陋,鴨王之王中間是一個碩大的,常見的火爐,圍繞著火爐是一個環形桌子。在最里面有一把很是寬大的大椅,而圓桌周圍則是一圈打磨的還算不錯的石墩,顯然這里就是土匪頭子們議事的地方。至于搶劫那些附近的村落和老百姓。他們要是有錢的話,還會在混亂的烏索斯山脈附近過日子嗎?而且,一萬多金幣,也已經算是一大筆巨款了。只是幾個少年對于這里的東西十分的失望,不由得齊齊看向了阿西特,把阿西特看得渾身直哆嗦。

艾迪陰陰笑道:“阿西特,老虎溝的寶藏都在這里嗎?你是不是還有什么瞞著我們?”眾人立刻四散開來,鴨王之王仔細的搜查這附近有沒有所謂的藏寶洞穴,鴨王之王可是找了半天卻沒找到。這房間雖然寬敞,但是卻只是孤零零一間房而已,他們找了一圈也沒有找到什么藏寶密室之類的地方。程智有些奇怪,招手讓阿西特走了過來:“阿西特,你說的藏寶的地方肯定在這里嗎?”“沒有沒有,各位大人,絕對沒有。”阿西特用力的搖著頭:“我們平日里搶來的東西,除了糧食有專門的儲藏地,其他的都在這里了。”“切,這么大個老虎溝,就這么點積蓄?”艾迪不信的搖著頭說道。“各位大人,我真的是沒有欺騙你們啊。”阿西特嚇得都快哭出來了。“我可以對天發誓,絕對沒有了。”

“他說的是真的。看來就只有這么多。”程智觀察著阿西特的靈魂波動,好一會說道:“好了,這里沒什么有用的東西,艾迪,把金幣收起來,其他的,放火燒了吧。”說著一抬手,露出手腕上的微型魔法炮。“肯定在這里。”阿西特篤定的點了點頭,鴨王之王我們之前每次打劫得到的東西都是運到這里來的,只是每次都是那些五級以上的頭領們親自運送進去。

艾迪應了一聲,開開心心的將那幾個裝錢的打木箱收進了自己的空間卡片,接著也露出了手腕上帶著的小型魔法炮。“噗”的一聲,一團烈焰火球噴射而出,正打在了一大堆布匹上。頓時,烈焰熊熊燃燒了起來。其他幾個兄弟也是紛紛開始縱火,不一會的功夫,整個密室所有能夠點燃的東西都已經燃起了熊熊烈焰。高溫的氣浪讓眾人急忙從密室之中跑了出來,接著便是開始放火點燃了這座木樓。程智撓了撓腦門,鴨王之王他的神識仔細的探查了半天,鴨王之王卻也沒有發現什么特殊的東西。正疑惑的時候,突然艾迪伸手拉開了一張掛在墻壁上的獸皮,露出了里面一個黑乎乎的大洞。

片刻之后,整個營寨各處都燃起了熊熊烈焰。程智他們幾個一邊走,一邊朝那些木質建筑發射著火球。他們的怪異舉動讓留收在營寨之中的一些老弱婦孺頓時驚叫了起來,這些人平日里見識就不多,看到這些人不斷的發射著炙熱的火球,還以為是一群魔法師。

土匪之中十分少見魔法師,因為魔法師只要不是特別菜,在任何國家,任何地區,任何一個領主大人那里,都可以得到一份衣食無憂的工作,最次的魔法師也會研究一些煉金術之類的東西做做藥劑也能養家糊口不成問題,怎么可能會跑來當山賊。所以這些魔法師的突然出現讓山寨之中留守的人極為恐懼,還以為城寨是被王國軍隊攻陷了,這些人都是王國軍隊之中的戰斗魔法師,以至于他們這些魔法師在不斷縱火也不敢去阻止,反而大呼小叫著四散奔逃。“咦?”程智的目光看了過去,卻是一愣。口中喃喃說道:“不對啊,我剛才明明什么都沒有察覺到。”說著他走到了那個洞穴跟前,仔細感應了一下,這洞穴怎么就突兀出現的?程智左右看了看,最后,目光卻是落在了掉落地面的那張獸皮,于是撿了起來:“這是……魔獸的皮?奇怪,這是什么種類的獸皮?竟然能夠阻斷神識探查?”程智一邊說,一邊將獸皮翻來覆去的看了半天,艾迪伸手抓起獸皮的一角,看了看,卻是說道:“這……好像是噬魂獸的皮。我在商會總部看到過一次。對,就是這個模樣,黑乎乎的,沒有毛也沒有鱗片,皮質極為細膩,帶著一種古怪的波紋狀紋路。”一直來到了營寨的大門,敞開的大門外,那些中了迷幻法術的土匪們還在拼命地去撿拾地上掉落的所謂“金銀珠寶”。程智看了看這二十多個人,接著對卡普他們說道:“最高也只有四級戰士而已,而且只有兩個,剩下的都是三級二級的。要動手的話就快一點吧。這邊著火了,估計虎牙阿桑他們會加快返回的速度。”

眼看著穿過前面的峽谷,就要到營地了,但就在這時候,只聽轟隆隆一陣巨響。阿桑不由得一驚,急忙停下了腳步,朝頭頂望去,只見一塊巨大的巖石,帶著一股強橫無比的惡風滾落了下來,阿桑暗叫不好,急忙撤身飛退,險險的躲開了那塊石頭,可是那似乎只是個開始,更多的石頭如同雨點一樣的從幾乎垂直的懸崖頂部滾落了下來。“嘿嘿,放心吧。”卡普點點頭,接著從空間卡片之中再次取出了巨劍。強納森和艾迪也都做好了戰斗準備,程智見狀點了點頭,接著一揮手,解除了這些山賊的迷幻詛咒。“噬魂獸?”程智重復了一下這個名字,似乎從哪兒聽說過。艾迪卻是說道:“這獸皮乃是一種產自血腥盆地的獸類,據說可以吞噬人的靈魂。噬魂獸最低級的都有七級。看來應該是打劫了那個商隊后得到的吧?”

“血腥盆地?”程智又重復了一遍,接著想起了些什么,據說在落日山脈之中還有一些獨立于山脈之外,非常危險的地方。血腥盆地便是其中極為兇險的一個去處。據說那里終日濃霧彌漫,進入的人九死一生。可以看到,這些人明顯身體僵硬了一下,接著眼神之中有些茫然,低頭看著自己抱著的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石頭,蒿草,土塊,樹葉,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剛才自己好像正在撿錢啊。怎么回事?這些土匪們先是發了一會呆,但立刻問到了空氣中的煙味,扭頭一看,只見營寨之中已經燃起了熊熊大火。“兄弟們,動手吧。”程智說著卻是背過了身軀,一揮手,召喚出了肥仔,對著土匪營寨的大門就開始噴射火球術,砰砰砰,六級魔法火球的溫度極高,木制的山寨大門根本無法抵抗這樣的高溫,不一會的功夫,在程智和肥仔的合作下,真個營寨大門都已經燃起了烈焰。

而在他身后,卡普,強納森和艾迪就如同三只猛虎一樣沖進了那群土匪之中,手中武器上下翻飛,那些土匪根本不堪一擊,不大的工夫,門口已經是死尸一片了。“這噬魂獸的皮還真不錯。我要帶回去研究一下,你們沒意見吧?”程智托著這張皮,在眾人面前晃了晃說道。

程智這個煉金師對于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都特別感興趣,卡普強納森和艾迪自然都沒有什么意見。程智看著燃燒著的山寨大門,滿意的對自己的杰作點了點頭,接著回頭看了一眼滿地的尸體,于是拿起了空間卡片,將這些尸體全都收了起來,這些尸體之中有不少尸體都被砍得七零八落,這讓程智有些郁悶,一看這情景就知道,是因為卡普的重劍干的好事。他那把重劍就像是一個巨型的絞肉刀盤,在卡普附著斗氣加持的情況下,這些最高只有四級的戰士根本就扛不住,全都被砍成了一塊一塊。。

“不好,營寨著火了?!”土匪們心頭一緊,接著隱隱約約的好像聽到里面有人在喊:“不好啦,快逃啊,官兵攻陷了營寨啦。”見大家都不反對,程智一翻手拿出空間卡片,將這獸皮搓成球,扔進了卡片之中,這才又拿出了照明魔法燈,跟眾人一同走進了這個山洞。不過這也不能怪人家不是,而且尸體碎塊也有尸體碎塊的用處。程智并不怎么嫌棄。很快的,所有的尸體全都收集了起來。

“好了,兄弟們,咱們到峽谷頂上去,一會還有好戲呢。”阿桑心急如焚的帶著手下數千人,快速的朝老巢跑著,心中可是把滿天神明都求了一遍,老巢千萬別出事啊。可是怕什么來什么,遠遠地就看到山的另一邊冒起了滾滾黑煙。

鴨王之王“不好,大家加快腳步!”阿桑說著,身上已經是斗氣爆發了起來,六級戰士在斗氣加持的情況下,奔跑速度可是極快的,身后的幾個五級戰士見狀也都激發起斗氣,撒腳如飛的根了過去。他身后跟上來的那些五級戰士這時候也看到了滾落而下的石頭,急忙紛紛避讓躲閃。他們雖然都是強橫的斗氣戰士,但是從那么高的地方掉落下來的石頭,其慣性帶動的力量是他們根本無法抵擋的。而緊隨其后,進入峽谷的那些小嘍啰們就更慘了,上面的石頭就像是下雨一樣的向下掉落,加上峽谷之中有些特別狹窄的地方,瞬間擁堵了不少人,就在不斷的落石聲中,一些人被巨大的石塊砸到,發出慘叫聲倒地不起。

詳情

猜你喜歡

登錄簽到領好禮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體小飛機詳談@seo1898】
鸭王之王

河北 一选五走势图 澳门哪家赌场博彩好 七星彩走势图新浪爱彩 青海11选5第 腾讯分分彩走势图360 2021年以太坊矿机购买 秦游贵阳捉鸡麻将 四川时时彩怎么玩法一Welcome 黑龙江时时彩官网 秒速飞艇是合法的吗 中国虚拟货币交易所 河南11选5第18111744 提现棋牌平台排行 体育彩票大乐透的网上购买 湖南幸运赛车历史开奖 夸克币 矿池 加拿大快乐8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