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对夫妇交换电影中文版

類型:生活劇地區:意大利發布:2021-03-01

四对夫妇交换电影中文版 劇情介紹

四對夫婦交換電影中文版“我想給肥仔做一套獸甲,交換畢竟到了人多的地方,肥仔的樣子有些嚇人。”程智明白,看來塔克拉迪對自己實在是沒有什么好脾氣。但還是開口回答:“我想請你幫忙。”

“哼。”瑟琳娜輕哼了一聲,接著坐在了塔克拉迪的旁邊。約翰看了看肥仔,電影點了點頭:“那倒是。不過,你為什么會找這么一頭丑家伙做寵物?”看到瑟琳娜依舊氣哼哼的模樣,程智抿嘴想了想說道:“這樣吧, 有什么我可以幫到你的,盡管開口。”

瑟琳娜陰沉著臉,開口說道:“我現在這種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都是拜你所賜。你知道的,我根本不想活著,還是讓我死了吧。別在復活我了。”“傻丫頭,活著有什么不好。”塔克拉迪急忙拍了拍瑟琳娜的肩頭,接著扭回頭看向了程智:“瑟琳娜剛到我那兒的時候,可是慘的讓人心疼,你這個混蛋,到底怎么折磨她的?”“這是亡靈生物,中文不是寵物。”程智搖了搖頭:“而且,不要用家伙來形容它,他是我的朋友。”

“朋友?跟死亡生物做朋友?”約翰撓了撓頭,夫婦苦笑了一下,亡靈魔法師的世界,他不懂啊。程智急忙搖頭擺手的說道:“沒沒沒,我可沒有折磨她。”

塔科拉迪已翻白眼:“哼,大家都是亡靈魔法師,當著明人就別說暗話。”程智的臉上也帶著一絲苦笑,交換朋友,交換肥仔是他的朋友,可是肥仔已經死了,靈魂都已經消散了,現在這只是一具任他驅使的軀殼而已。只能說,現在的肥仔只是他對過往的朋友的心靈寄托。程智的嘴角抽了抽:“你有什么癖好我不知道,不過我真的不是那種以折磨人取樂的變態。”

沿著繁星湖向下游航行,電影然后匯入一條支流之后,中午的時候,船隊便來到了第三軍團的營地。說著,程智扭頭看向了瑟琳娜:“這些你都還記得吧。你可得給我作證啊。”

瑟琳娜翻了個白眼:“哼,誰知道你有沒有在那些記憶里面做什么手腳?”說到這里,瑟琳娜卻是輕嘆了一口氣:“我本來就不想活了。你非得要把我復活過來干什么?還讓我留著那些記憶……”這是一處邊防軍營,中文也是一處堡壘,中文就坐落在這條河的兩側大山之上,封住了這條河道的出入口。主營地坐落于左岸,一座修建在半山腰的城堡。剛到城堡的門口,一個很是帥氣軍官模樣的年輕人便有些陰陽怪氣的大聲叫道:“約翰,你們回來了?哼哼,看起來很狼狽啊。”

程智眨了眨眼睛,在他看來,活著就是比死了要好。可是瑟琳娜被復活過來之后卻絲毫沒有開心的情緒。“沒死。”約翰哼唧了一聲,夫婦瞪了那家伙一眼。兩個人走到了一起,伸出拳頭碰了一下。這似乎是他們軍隊之中打招呼的方式。看到程智還沒明白,塔克拉迪嘆了一口氣,瑟琳娜在于塔克拉迪相處的這段時間里將自己的身世和經歷都告訴了塔克拉迪。所以塔克拉迪自然明白瑟琳娜為什么在復活之后依舊如此厭世,她大部分的記憶都是屬于原本的瑟琳娜的。而那個為了生存和復仇,親手殺死自己朋友的瑟琳娜,因為負罪感早已經覺得活下去沒有意義。被程智復活過來,即便是與程智的靈魂碎片融合在了一起,但那種厭世情結卻絲毫未減。于是看著程智低聲罵道:“你這個笨蛋,瑟琳娜因為殺死自己的摯友而愧疚不已,這是她難以磨滅的痛苦根源。你給她恢復記憶的時候,就不知道把那段記憶改動一下?”

程智連忙說道:“可是,那不是事實啊,我……”塔克拉迪深吸了一口氣:“真是個憨實孩子。”說著,塔克拉迪拉著瑟琳娜冰涼的小手拍了拍:“瑟琳娜,我已經開導過你很多次了。那一次在試煉之島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就算你不殺安娜,安娜也會殺你,你們連個都活著,就都會被抹殺。這是月輪的規矩,不能怪罪到你自己的頭上。”塔克拉迪饒有興趣的打量了一下結界之外的那些酒店侍從,又低頭看了一眼地毯上那個魔法陣,點了點頭:“五級的亡靈魔法師,卻能夠使用六級的復合亡靈魔法致幻空間。不過最讓我感興趣的卻是你身上那套內甲。防御力還真不錯。我還真是小看你了。不過我可不是來跟你較量的,只是帶瑟琳娜過來跟你敘敘舊。”塔克拉迪一邊說,一邊走到了瑟琳娜的跟前,伸手搭在了瑟琳娜的脖頸處,頓時頭腦之中一陣刺痛的瑟琳娜感覺到一股清涼之意。

程智掃了一眼那軍官的胸章,交換也是一個和約翰一樣,交換中隊長級別的軍官。卻聽約翰說道:“這是第六中隊的中隊長勞倫,這小子一直嫉妒我長得比他帥。”提到了安娜,瑟琳娜的眼神變得更加黯然了起來。程智也終于明白了自己失誤了什么,不過現在卻已經無法在改變,于是想了想說道:“其實,你真的不用那么痛苦。你因為愧疚已經死了一次了,而且是貨真價實的死亡。所以,從這點上來說,你已經把命還給安娜了。更何況,現在的你是新的靈魂,就如同一個新的生命,只是帶有前世的記憶罷了。現在你已經不是你虧欠安娜的那條命了。”

雖然塔克拉迪和程智不斷的安慰開解,但是瑟琳娜依舊難以釋懷,臉帶愁容。程智只是看了一眼瑟琳娜,電影接著將那張假面皮翻了過來,在那張面皮的后面是一個簡單的精神力攻擊屏蔽符文。看到瑟琳娜的樣子,程智搖了搖頭,最后說道:“如果你還覺得心中過不去的話,不如做些別的事情來紀念你的朋友。比如,安娜生前有沒有什么心愿之類沒有完成的事情。”“別的事情?”瑟琳娜抬頭看了看程智,接著點了點頭:“對,有的,有的。”瑟琳娜仔細的回憶著那些有些模糊的記憶,終于眼睛一亮的說道:“我想到了。”

“這符文還是我設計的呢。”程智搖了搖頭:中文“不過我還真沒想到,塔克拉迪會先讓你過來。”程智眨了眨眼睛,好奇的問道:“什么?”

瑟琳娜卻是一臉黑線的看著程智:“喂,你在這里裝什么好奇寶寶?我的記憶就是你給我復制過來的,你難道不知道嗎?”說話間,夫婦充斥在程智和瑟琳娜周圍的死亡之力逐漸下沉,夫婦沒入到了腳下軒軟的地毯之中。在那些死亡之力沉降的時候,暗紅色地毯上面卻是出現了幾個碩大的符文,并且按照某種特殊的規律不斷的流動了起來。程智干笑了一下,但又有些慎重的問道:“你是說真的嗎?真的要去做那件事?那可是很危險的。”瑟琳娜點了點頭:“不管怎樣,我都會去做。你說得對,于其我在這里內疚個沒完,還不如去做些什么,即便為此搭上性命我也在所不惜。”“什么事啊?”塔克拉迪眨了眨眼睛,有些好奇的問道。

可是程智和瑟琳娜卻是都搖了搖頭,顯然并不想告訴她。看到這兩個人的樣子,塔克拉迪不屑的撇了撇嘴。“哼,交換看來你對我還是滿懷戒心呢。”就在這時候,交換一個身穿深藍色長裙的銀發女子走進了酒店。只是她的身體周圍卻是若隱若現的纏繞著幾個如同幽靈一般的氣團,這些面目模糊如同骷髏一般的東西不停地扭動著身體。這正是塔克拉迪。

程智又看向了瑟琳娜:“之前我在你的身體里銘刻了幾個魔法陣,可以起到很好的輔助作用。”塔克拉迪插嘴說道:“你是說那個神經阻斷法陣嗎?哼,弄得那么繁瑣。”令人奇怪的是,電影無論是剛剛瑟琳娜出手襲擊,電影還是程智使用魔法陣控制住瑟琳娜,又或者身邊纏繞著鬼魂幽靈的塔克拉迪,似乎都絲毫沒有引起那些酒店侍從或者值班的酒店經理的注意。

程智卻是看向了塔克拉迪,做出一臉詫異的模樣問道:“怎么?你不會解除?”聽到程智這故意裝傻外帶嘲諷的話,塔克拉迪頓時憤怒的教導:“廢話!你那上面的符文復雜程度簡直變態,誰沒事會用那樣的符文密碼?”

程智輕笑了一下,接著對瑟琳娜說道:“我現在就幫你解開魔法陣。不過我要提醒你,解除的時候會有點疼。”程智扭回頭,看向了塔克拉迪:“這酒店是我朋友的,如果你想要跟我動手的話,我們可以換一個地方。要是把這里弄亂了,我不好跟朋友交代。”說著,程智伸出手在面前做了一個奇特的手勢,同時口中不斷的低聲吟唱起了咒語,對面的瑟琳娜脖頸處,在皮膚下閃爍起了淡淡地光芒,頓時感覺到身體有些奇怪,接著一股股刺痛感瞬間襲遍全身,將瑟琳娜疼的悶哼了一聲,差點從座位上翻倒下去。好在這疼痛的持續時間并不長,只是片刻之后,瑟琳娜緩緩睜開了眼睛,接著抬起了一只手,臉上滿是詫異的神色,她的手指輕輕的搓動,接著翻來覆去的看了看,最后眼睛之中露出了驚喜的神色:“有感覺了,又有感覺了。”說著,瑟琳娜站起了身,雙手輕輕按壓拍打自己的身體。但是過了一會,瑟琳娜又皺起了眉:“可是這感覺怎么和以前不太一樣。”

不遠處一個吧臺后面,酒店經理朝這邊看了一眼,這才發現坐在程智對面的塔克拉迪,心中一驚,不知道這個女人是什么時候來的,不過他還是對一個侍從交代了一下,立刻有人給塔克拉迪奉上了紅茶。不過將紅茶放下的時候,忍不住朝程智看了一眼,他的胸前的衣服不知什么時候破了一大片。當然,這侍從并沒有多嘴,放下紅茶便轉身離開了。“這是你體內神經活性的問題。你的身體因為特殊的雷擊結合了亡靈之力而產生了活性,但是這活性還是要比常人有所差距。如果我沒有計算錯的話,你現在的身體觸覺要比或者……要比以前感覺差上一半,有些地方還有一種略微麻痹的感覺,不過不影響正常的活動。”塔克拉迪饒有興趣的打量了一下結界之外的那些酒店侍從,又低頭看了一眼地毯上那個魔法陣,點了點頭:“五級的亡靈魔法師,卻能夠使用六級的復合亡靈魔法致幻空間。不過最讓我感興趣的卻是你身上那套內甲。防御力還真不錯。我還真是小看你了。不過我可不是來跟你較量的,只是帶瑟琳娜過來跟你敘敘舊。”塔克拉迪一邊說,一邊走到了瑟琳娜的跟前,伸手搭在了瑟琳娜的脖頸處,頓時頭腦之中一陣刺痛的瑟琳娜感覺到一股清涼之意。

瑟琳娜身體抖了一下,發現自己終于能夠活動了。這才松了一口氣,但看著程智的眼睛卻依舊冰冷,只是當眼神落在程智破了的衣服下面露出的白色內甲,眼睛微微瞇了瞇,語氣卻是有些像是程智那種求知欲過剩般的問道:“你這內甲是什么材料的?我怎么不知道你有這么堅硬的材料?”瑟琳娜再次捏了捏雙手,這才點了點頭。這一段時間的無感生活實際上也是讓她不斷出現厭世心態的原因之一,雖然現在的身體感覺還是要差上一點,但總好過原本那種行尸走肉的感覺。“雖然觸覺敏感性差上了一些,但是我覺得,通過不斷的用斗氣對身體進行洗滌的話,是可以提高身體敏感度的。對了,我有些東西要給你。”程智說著掀開長袍,從里面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張金燦燦的空間卡片,遞給了瑟琳娜。瑟琳娜拿著空間卡片看了一會,這才將卡片收起,接著看向了程智:“不要覺得你把我復活了,我就會感激你。如果哪天我覺得活著不值得的話,我會回來殺掉你泄憤的。”

說著,瑟琳娜身上黑色斗氣如同迷霧一般閃現,接著,整個人憑空消失一般的不見了。程智身上的內甲可是用圣域龍送給他的鱗片制作而成。為了切割那巨大的鱗片做成內甲,他可是一口氣砸下了大筆的金幣和同樣天文數字的輔助材料,這才制作成功的。可以說圣域之下的刀劍或者鋒銳類武器對他都很難造成傷害。程智微微低頭看了一眼裸露出來的內甲,卻并沒有打算解釋什么。

“哼,算你狠。”瑟琳娜撇了撇嘴,手一翻,匕首便回到了袖子里。不過程智卻可以通過靈魂波動,知道瑟琳娜只是使用迷蹤潛行的方式,離開了酒店。

“空間卡片?”瑟琳娜伸手接過卡片看了看,有些疑惑的說道:“這里面是死亡之力凝聚符文,你的身體是靠亡靈之力來驅動的,這種符文可以讓你恢復體力。里面還有一些我覺得你可能會用得上的一些魔法裝備。你擁有我的記憶,應該很容易弄明白怎么使用。”“看來你恢復的不錯。”程智輕笑了一下,接著攤開手指了指對面的作為:“瑟琳娜,你知道我對你沒有任何惡意。雖然將你復活過來并非出于你本愿。這一點,我必須向你道歉。”程智皺了皺眉,朝酒店的大門看了一眼,又扭頭看向了在對面坐下的塔克拉迪:“瑟琳娜這陣子恢復的不錯。謝謝你了。”

聽到程智的話,塔克拉迪原本還帶著恬靜微笑的臉上頓時被一層陰霾所籠罩:“你這個混小子。我就知道你是故意把瑟琳娜甩給我的。給瑟琳娜恢復身體需要大量的亡靈之力,你是舍不得把你的魔力浪費在她身上。”程智急忙搖了搖頭:“不是舍不得的事情。你也看到了,瑟琳娜想要我的命。”

四對夫婦交換電影中文版說話間,程智腳下的魔法陣逐漸失去了光芒,不知道是因為撤去了魔法力而暫時停轉了,還是被他撤掉了。塔克拉迪掃了一眼那紅茶,淡淡的開口問到:“瑟琳娜的事情,我已經給我爺爺寫信了。不管怎么說,瑟琳娜出現的情況,對于我們亡靈魔法師來說,都是非常奇妙的。對了,該說說正事了。找我過來什么事?”塔克拉迪聲音有些冷淡,帶著一絲不客氣。

詳情

猜你喜歡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體小飛機詳談@seo1898】
四对夫妇交换电影中文版

河北 一选五走势图 11选5技巧攻略 大乐透预测号码 黑龙江快乐十分复 怎么打长春麻将 晴天棋牌app 甘肃快3开奖l结果爱彩乐 彩票平台骗子 捕鸟达人下载 福建22选5开奖号码结果 山西11选5遗漏走势图带连线 天天麻将透视 福彩双色球中奖规则 山水云南麻将免费版 什么是理财 明天特码资料 mg视讯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