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友

類型:演唱會劇地區:剛果(布)發布:2021-03-01

怪友 劇情介紹

怪友艾迪他們帶著一群女人,怪友在山林之中走的并不快,怪友幾個小時的時間,他們也只是翻過了兩道山梁。這里距離山脈邊緣還有挺遠的距離,山路又不像平地,總之今天是走不出山脈的。眼看著天就要黑了,康斯坦丁看了看天色,對卡普等人說道:“我們找個地方休息一晚,明早在出發吧。正好等等程智。”三人個人頓時斗氣勃發。厚重的板甲足有四五百斤的份量,可是卻絲毫沒有限制這幾個人的動作,兩個人都是走的力量路線,掄起武器,虎虎生風,叮叮當當的敲擊聲不絕于耳。

程智的實驗報告和結果被寫成了書面形式,遞交給了實驗室管理員。而這份報告則與其他使用學院煉金實驗室的報告放在了一起,但是卻并沒有立刻上交。因為負責這方面審核的老師,現在忙得很。“恩。”艾迪站在山梁上向下看著,怪友接著指了指山下的一片地方:“那邊有個水潭,附近很空曠,可以在哪兒休息。”因為即將開始的年度三強學院預選賽的原因,沒有授課任務的老師們現在正忙著布置學生比賽所使用的擂臺。

競技場在學院后面一處小山的山頂。這山頂一直都是用作擂臺場地,山頂早已經被削平成了一個足有幾平方公里的平地。在這里建造了一座極為雄偉的巨型賽場,如同古代斗獸場一樣。在這里的正中心是一個一百米乘一百米的正方形擂臺。而看臺上足以容納上萬人同時觀看。這擂臺的周圍都被煉金師分院和魔法師分院的老師們篆刻了魔法防御陣,這樣在學生進行戰斗的過程中所釋放的技能和魔法不會對擂臺之外造成影響。眾人循聲望去,怪友頓時也都同意的點了點頭。很快,他們就來到了那一個水潭跟前。

不一會,怪友卡普和強納森點燃了篝火。山林之中白天氣溫還算適宜,怪友但是到了夜晚多少有些陰涼。那些女人們圍坐在火堆的一邊,一整天的奔逃讓她們又累又困,沒有衣物和鞋子,讓她們在跋涉的過程之中腳上都起了水泡。看到那些女人圍在火堆邊,用掰斷的樹枝尖端相互挑著水泡。康斯坦丁便到樹林之中搜尋了一圈,趁著天還沒有完全黑透,不一會便找來了一些草藥,走到那些女人的跟前:“把這些草藥磨碎,涂在傷口上,明天就好了。”畢竟在擂臺的周圍還有數排圍觀座椅。

從今天晚上開始,所有參加預選賽的學生將會在這個巨大的競技場內進行角逐。以淘汰賽的賽制進行選拔。那些女人對康斯坦丁自然是非常感激。一些女人甚至主動大膽的拉住康斯坦丁,怪友對他表示感謝。不知道有人說了什么,怪友讓康斯坦丁的臉一下子變得通紅,有些尷尬的搖著頭,急忙的走開了。報名參加預選賽的學生足有兩千多人,四百多個小組,首先要進行淘汰賽,根據抽簽匹配的的兩組學生上場比斗,輸者淘汰,差不多第一輪淘汰掉兩百個小組,第二輪淘汰一百個小組,第三輪淘汰五十個小組,第五輪淘汰至二十五個小組

不遠處的艾迪眼睛一直瞄著這邊,怪友看康斯坦丁過來,于是一翻手從空間卡片之中拿出了一個水壺,遞給了康斯坦丁:“來喝點水吧。”經過五輪的淘汰賽之后,根據剩余的小組數量從新分組,進行新的淘汰賽。只要能夠進入校園前十的名次,便可以得到獎金獎勵,之后進行校園內排名賽。

因為參賽人數太多,不可能一天之內全都比完,而且學生在進行一場戰斗之后需要時間休息,所以,每天只進行十場的比賽。“哦,怪友不用了,”康斯坦丁搖了搖頭:“我一會到水潭邊上喝點水就行。”

今天并沒有卡普等人的比賽,不過卡普和強納森去找他們小組的其他成員一起去觀看,以便在觀看之后討論之后他們的戰術。艾迪他們有空間卡片,怪友一路上都是喝自己帶的水,怪友可是康斯坦丁可沒有空間卡片這種高級貨。因為最近空間卡片正處于熱銷期,即便是一立方米的青銅級空間卡片都要一千金幣,那還有價無市,黑市上甚至已經炒賣到了三千金幣一張,白銀級卡片更是要一萬金幣一張。至于高檔的黃金卡片,更是要數萬金幣才能到手。因為程智耽擱了一些時間,艾迪和程智來到山頂的時候,大部分距離擂臺比較近的坐席都已經被先來的學生沾滿了,這讓艾迪對程智鄙視不已。他還不知道程智今天干了件什么樣的事情。不過兄弟之間只是抱怨兩句而已,卻都沒有真的拿這個當回事,最終找到了一個觀眾席上還有空位的地方,兩個人并排坐了下去。

因為座椅的位置比較靠后,他們的座位比較高,雖然距離遠了一些,但是視野卻是開闊。艾迪有些興奮地看著下面的正方形擂臺說道:“呼,要開始了嗎?”“急什么。”強納森翻了個白眼:“你沒看校長還沒來呢嗎?”“可是,空間戒指是存在的,那又是誰制造出來的?”程智有些奇怪的反問道。當初他曾經問過亨特和海瑟薇,圣域強者手中的空間戒指的來歷,不過當時自己還小,他們只是說等達到了圣域強者級別,就可以得到一個。至于誰做的,他們也不清楚。

所以康斯坦丁只能用隨身攜帶的水壺喝水。看到卡普等人略微收拾了一下地面,怪友就從空間卡片之中拿出了獸皮和毯子鋪在了地上,怪友康斯坦丁心里多少是有些酸溜溜的。不過康斯坦丁倒也是見過空間卡片的,只是覺得卡普等人使用的空間卡片和他見過的不太一樣。有些好奇的問道:“卡普,你這卡片是青銅的嗎?”說著,強納森指向了遠處在這競技場的正北方,一個巨大的如同燈塔一樣的建筑,這個建筑位于整個山頂平地的最中心,從這里可以清楚的看到擂臺的比賽情況。終于在五點整的時候,天空中幾道流光閃過,以校長威廉為首的幾位魔法老師,率先抵達了高塔,而緊隨其后的,巨大的龍鷹出現在了空中。龍鷹在抵達高塔頂部的時候,數個人影從空中跳下,全都輕盈的站在了高塔的頂部。這些全都是戰士學院的傳授斗氣絕學的老師。全都是七八級的強者,甚至里面還有兩個九級的戰士。不過最為醒目的卻是從空中飄落而下的,一身金色古樸鎧甲的副校長卡德加。至于煉金分院和社會學分院的老師,沒辦法,他們只能從高塔下面的通道,走里面的盤旋樓梯來到最頂部。

見教職工全都到齊了,站在高塔邊緣的威廉校長,清了清嗓子,接著使用風系的擴音魔法大聲說道:“我親愛的學生們,歡迎大家來參加和觀看本年度三強學院爭霸賽預選賽”“呼”程智常常的出了一口氣,怪友揉了揉自己的臉,怪友這才意識到別人在問自己什么,他轉過身,看向了可利威:“您好,老師,我是符文系一年級學生,程智拜林。”頓時下面傳來了一片歡呼聲和掌聲。“這是一次學生們的盛會,希望各位報名參賽的同學能夠好好地展示自己的實力,爭取最好的名次……”

“哦,怪友程智同學,你這制作的是什么魔法陣?空間類魔法陣嗎?”威廉校長語氣平緩但不失激情的演講著,可是,程智在下面卻是并沒有注意到威廉院長,而是目光落在了他身后的一個老者。那個老者穿著低調,帶著眼鏡,但是卻不是老師。程智愣愣的看著上面的那個老者,突然哭笑不得了起來:“我靠,這不是那個被稱作雷洛學院之幽靈的偷窺狂嗎?”因為威廉校長他們這些老師站的太高,程智反而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威廉校長身后那個老者的靈魂波動。竟然和那天晚上在教學樓小花園之中遇到的那個趴在樹上的蒙面老頭一樣。靈魂波動就像是指紋,沒有任何人的靈魂波動會完全一樣。所以程智百分百肯定就是這老家伙,就是那個雷洛學院之幽靈。在仔細看去,這個人似乎越看越面熟,似乎在哪兒見過。

“對了,這不是圖書館管理員嗎?誒?……”程智瞪圓了眼睛,想起了去圖書館時候,雖然交流過幾次,卻極為容易被忽略掉的那個管理員。接著心中又是一緊,這家伙,竟然是圣域?如果不是當時在小花園中,自己特意掃描了對方的靈魂波動,恐怕一直都不可能注意到這個人,竟然也是個圣域強者。原來,雷洛學院,不僅有威廉和卡德加兩位圣域強者,更是擁有這一位圣域。只是這時候,這個老人身上只是散發著七級強者的實力而已,也只有程智這種精通于靈魂波動感應能力的人才能夠知道他的真實實力。怪友“是的。”程智點了點頭。似乎是感覺到了程智看著他,那個老頭突然朝程智這邊看了過來,而且那眼神之中似乎帶著很深的寒意。程智心中一驚,急忙扭回了頭。艾迪似乎聽到了什么,扭回了頭,用很大的聲音問道:“你說什么?”沒辦法,歡呼聲和掌聲不斷,實在是太吵了。

程智連忙搖了搖頭,同樣大聲的喊道:“沒說什么。一會就要比賽啦!”“真是不可思議。恭喜你,怪友你創造了空間的魔法。”接著伸手鼓起了掌來。

“哦。”艾迪應了一聲,接著仰著頭,看著上面演講的威廉校長,鼓著掌。程智挑了挑眉毛,扭過了臉去,那位圖書管理員,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沒想到啊,竟然還有這種愛好?程智有些哭笑不得,卻又想起了亨特叔叔。哎,當年他去偷窺的時候還讓自己把風。想起那些日子,程智不由得眼神有些迷離。看到給自己鼓掌的可利威,怪友程智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起來:怪友“不不不,這個空間類魔法早就存在,無論是圣域強者們才擁有的空間戒指,還是亡靈魔法之中的亡靈空間魔法,都是早就存在的,我只是改動了一些而已。”

好一會,威廉校長的演講終于結束了。接著由副校長卡德加,宣布比賽正式開始。每個擂臺下面都站著今天晚上要進行比賽的學生。這些學生們有斗志昂揚,有英姿勃發,但也有人帶著緊張和忐忑。一名老師拿著一個小本子說道:“第一組對決小隊學生上臺。先上場的小隊名稱,烈焰!”

“好俗氣的名字。”艾迪翻了個白眼,吐槽道。“可是這也已經非常了不起了。”可利威卻是搖了搖頭說道:“迄今為止,在人類歷史之中還沒有人將空間真正的獨立出來過。”程智也是點了點頭,但是眼睛卻仔細的看著上場的人員。兩個六級的火系戰士,一個五級火焰系系戰士,一個五級火系魔法師,還有一個五級火系的魔弓手。難怪叫自己烈焰小隊,所有成員都是火焰系的。見學員就位了,裁判老師繼續說道:“與烈焰小隊對戰的是猛火小隊。”

這邊猛火隊的隊員似乎對后面的魔法師非常信任,甚至連頭都沒回,一個六級戰士揮舞重劍沖在前面,兩個盾戰士一左一右形成防御陣型,避免對方的戰士直接攻擊到魔法師。在一片歡呼聲中,這個叫做猛火小隊的隊伍也走上了看臺。“可是,空間戒指是存在的,那又是誰制造出來的?”程智有些奇怪的反問道。當初他曾經問過亨特和海瑟薇,圣域強者手中的空間戒指的來歷,不過當時自己還小,他們只是說等達到了圣域強者級別,就可以得到一個。至于誰做的,他們也不清楚。

可是可利威卻知道一些事情,想了想說道:“根據大圖書館之中關于空間魔法方面的一些信息,空間戒指并非我們天風大陸制造的。至于出處,那些記錄比較雜亂,最可信的是魔法空間戒指來自至高無上的神之空間。”這個猛火小隊的隊員,是兩個五級魔法師,其中一個火系,一個大地系。一個六級的風系戰士,一個兩個五級的大地系盾戰士。“這個猛火小隊的名字還不錯,比那個什么烈焰強多了。”艾迪邊跟隨眾人鼓掌,邊對程智說道。“清楚了。”兩個小組的恒源同時高聲答到。

那位老師點了點頭,接著拿起了一個鼓槌,朝身邊的一個碩大的銅鑼用力的敲了一下“當”的一聲的,比斗開始了。兩個小隊立刻拉開了架勢。戰士站在了前面,斗氣勃發,形成斗氣護罩,后面的魔法師不斷加持各種增益魔法在前面的戰士身上。后面的魔弓手則是蓄勢待發。程智點了點頭,關于不同宇宙世界的事情,他還是聽說過一點點的,并沒有因此而驚奇。

一群學生們對于程智的這個獨特的魔法陣也有些好奇,但僅僅是好奇而已,他們甚至都弄不明白這東西到底是什么運作原理。畢竟他們是附魔專業的,并非魔法符文專精的學生。對他們來說,程智只是一個在符文或者魔法陣上取得了一個研究成果了的學生而已。烈焰小隊的魔弓手先發動了攻擊,隨著他口中的吟唱,三只箭矢瞬間附上了一層烈焰,嘭的弓弦聲響徹了整個擂臺,三只羽箭帶著烈焰朝對方三名戰士射了過去。

裁判老師看了看兩個小組的學生,這才說道:“我再重申一遍比賽規則。雙方以在比賽過程中,不得惡意致殘致死。在一方取得絕對優勢的時候,裁判會終止比賽。另外擂臺已經被布下了結界,只要判定學員受到致命威脅無法躲閃的時候,就會受到結界保護,但會被直接判定為死亡出局。聽清楚了嗎?”可是可利威卻是覺得,程智的這個發現,或許會在以后對于煉金學產生一定的影響吧。不過他也不是擅長符文學或者魔法陣學的學者,暫時還不能立刻確定自己的推斷。“誒,不錯啊,一箭三發。”艾迪很是感興趣的說到。

魔弓手的厲害,就在于他們在使用斗氣的同時,還能吟唱咒語來操控魔法。三只羽箭并非按照彈道弧線射擊的,而是在半空之中突然改變了各自的方向。竟然繞開了做出防御姿態的三個戰士,而是朝后面的魔法師飛了過去。

怪友啪啪啪三聲脆響,三支箭全都擊打在了對方五級魔法師的魔法防御罩上面。對面兩名六級戰士不甘示弱,也猛沖上前,各自揮動武器,與沖過來的六級戰士戰在了一處。

詳情

猜你喜歡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體小飛機詳談@seo1898】
怪友

河北 一选五走势图 河内5分彩计划网页版 免费棋牌软件 现金麻将娱乐城 最近双色球选号 网赌ds视讯是真的吗 海南环岛赛彩票技巧 百家乐官网_Welcome 极速11选5官网计划软件下载 竞彩足球比分新浪 3a现金棋牌官方下载 明日nba比分预测 人工计划软件 江西时时彩历史数据 多乐彩11选5软件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泰达币tether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