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欧地图

類型:紀錄片劇地區:法屬波里尼西亞發布:2021-03-01

亚欧地图 劇情介紹

亞歐地圖果然,亞歐地圖因為程智,亞歐地圖從這一次擂臺賽開始,全都增加了精神守護的結界。這也讓程智放下了心來。畢竟這三強爭霸賽在激烈也只是學生之間的比賽較量,而非殊死搏斗。托馬斯說的沒錯,卡斯利莫夫因為使用了太過于霸道的藥物,使得他的身體機能完全崩潰,最重要的是,他已經失去活下去的意志。

不過托馬斯似乎是并不想要繼續這個話題,而是略微沉思了一會說道:“另外,還有一個小小的建議。”聽著看臺上的學生們不停呼喊,亞歐地圖程智縮了縮脖子,亞歐地圖死神的名頭的確拉風,但是這有些太狂了吧?他的眼睛在看臺上掃視了一會,終于看到了安琪兒還有索亞,二人正站在看臺的最邊緣,雙手卷成喇叭狀,大聲的對全金屬小隊呼喊著。“大師請講。”對于托馬斯言語之中所顯露出來的客氣,程智也是感覺到了的,但是卻沒有任何怠慢之意。

“所謂木秀于林風必摧之。你現在小小年紀就已經是四級的亡靈魔法師了,將來的潛力一定不小。可是亡靈魔法師和其他的魔法師不同的是,普通魔法師修煉到高級,雖然實力強大,地位尊崇。但是,單憑一己之力,對于國家級別的勢力是沒有太大威脅的。但是亡靈魔法師卻不同。一個高級的亡靈魔法師,卻是可以毀滅一個國家都不在話下的。因此,一旦有那個國家發現了有潛力的亡靈魔法師都會大力的拉攏。如果拉攏不過來的話,往往在其真正能夠產生威脅之前就會……”說到這里,托馬斯用手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只是他太胖了,腦袋和身子直接越過了脖子這一環節連在了一起。雖然動作有些好笑,但是程智卻是一絲都笑不出來。托馬斯大師所說的話讓他很是震驚,但是細想想卻也的確是這樣的道理。之前他沒有到處顯擺自己是四級亡靈魔法師,只是處于一種怕嚇到別人的想法。畢竟亡靈魔法師向來都是以一個極為恐怖的形象出現的。可是在聽到托馬斯大師的話之后,他卻是有些心驚。亡靈魔法師之所以受人懼怕,也真的是他們的強大,往往都是伴隨著大量的死亡。不管是直接的還是間接地。程智朝安琪兒他們揮了揮手。安琪兒同樣也是用力的揮著手,亞歐地圖只是身邊索亞卻是如同所有的追星的女學生一樣,亞歐地圖大聲叫著:“哥哥!你是最棒的!死神!加油哥哥!你最厲害了!”

好一會,亞歐地圖看臺上的聲音終于安靜了下來。托馬斯見程智的表情,點了點頭:“所以說,你最好盡量的不要表現的太過于搶眼。低調一些才好。”

托馬斯是真心想要拉程智進入皇家魔法師團,這么優秀,這么有天賦的亡靈魔法師,如果培養好了,那絕對是王國的一大依仗。托馬斯這番話,絕對是對程智有益處的,當然,如果程智一直保持低調的話,那么提前得知程智潛力的賽特拉王國自然有更多的機會拉攏到這個孩子。當然,即便拉攏不成,也盡量交好。至于說防患于未然,斬草除根什么的,托馬斯說別人是那么說,可是絕對不會讓賽特拉王國那么做。開玩笑,他的老師可是圣域魔法師,還是個脾氣很不好的圣域魔法師。要是得罪了人家,還不把你的國家給掀個底朝天。亞歐地圖而擂臺的另一端傳來了一陣嘩啦嘩啦的鎧甲碰撞聲。五名不同職業的學生走上了擂臺。說到這里,托馬斯拍了拍程智的小腦袋:“孩子,看看你有什么這里有什么你喜歡的東西,可以當做戰利品拿走。”說著站起了身。

亞歐地圖主持老師再次使用擴音魔法大聲叫道:“與全金屬小隊對戰的是鹿角小隊。”戰斗之后,便是收集戰利品的時候了。根據大陸通用萬年不變的規則,搜刮戰利品向來是勝利者的權利。

不過約翰等人全都看著托馬斯,大陸上另一條不變的規則便是,強者優先。托馬斯作為這里修為等級最高的人,自然是可以先去尋找自己所需要的戰利品。托馬斯自然也不會矯情。他深吸了一口氣,胖乎乎的身體從地上站了起來,先來到了還趴在地上的卡斯利莫夫身邊。卡斯利莫夫服下的藥劑極為霸道,同樣,藥效失效的時間也很快,這時候,他的身體已經萎縮了大半,并且還在不斷的萎縮,顯然是藥力已經即將要消散了,而他的氣息卻也是變得越來越微弱。這就是強效增強藥物帶來的副作用,以透支生命為代價,獲取的力量,最終只會燃燒生命。看來卡斯利莫夫吞下藥物的時候就是抱著必死的決心。自己最疼愛的女兒,用了三年的時間,費盡心機,殘害了眾多生命,最后卻依舊無法將女兒復活,他已經失去了生存下去的信念,只想和眾人同歸于盡。鹿角小隊是一支全六級小隊,亞歐地圖因為在報名的時候,亞歐地圖評分老師因為程智的緣故,將全金屬小隊的能力值分數給的很高,所以,全金屬小隊所分配到的對手,在分數上與其相當,算是個非常強大的小隊。

托馬斯至今依舊暗自慶幸,如果不是因為程智的能力正好克制卡斯利莫夫的話,那么他們很有可能全都會死在這里。這個鹿角小隊,亞歐地圖由三名戰士和兩名法師組成。全部都是六級的,實力自然不會弱到哪里去。卡斯利莫夫和托馬斯也算是多年的老朋友了。別看卡斯利莫夫本身的實力并不怎么高,但是他在煉金術上的成就無人能及。他所制作的魔法藥水,即便是九級魔法師都趨之若鶩。所以托馬斯這個七級大魔法師,面對卡斯利莫夫都會客氣幾分。可是眼前的卡斯利莫夫,卻成了一個瘋子,一個為了拯救自己女兒,不惜喪盡天良的殘骸無辜者性命的人。

程智感覺自己也恢復的差不多了,深吸了一口氣,從地上彈了起來,活動了一下四肢,接著好奇的走向了房間之中的石臺,那上面還擺放著縫合尸體,只是現在這已經是一具完全沒有了活性的尸體。海麗的靈魂早已經在死亡法則的限定下回歸了冥界。卡斯利莫夫大費周章的用活人的身體器官拼合成了這個縫合怪,為的是什么?如果是只是制作一具普通僵尸的話,那么也不至于動靜搞得那么大,可是他偏偏要綁架許多人來采集尸體碎塊進行縫合。其實,這也是卡斯利莫夫的無奈之舉。因為卡斯利莫夫并非亡靈魔法師,他并不能將靈魂制作成靈魂碎片,或者卡斯利莫夫還是希望能夠保留海麗完整的靈魂。只有縫合怪的軀體才能承載一個人的完整靈魂。而普通的僵尸,只能承載一小部分的靈魂碎片。那時候還有人邀請過圣域強者去討伐這個惡魔一樣的女人。不過后來海瑟薇消失了,很多人猜測她是被圣域強者擊殺了。可是沒過幾年,他竟然成為了圣域強者,并且擊敗了當年追殺過她的圣域強者。整個大陸的人類歷史上,不算圣域級別的強者,能夠靠一己之力毀滅一個國家的人屈指可數。而這個海瑟薇卻是其中一個。

程智朝左右看了看,亞歐地圖接著用力的點了點頭:“來吧,讓他們看看我們全金屬小隊的厲害。”說白了,尸體能夠承受外界靈魂的占據的多少在于尸體本身還具有的活性。活性越小,所能夠承載的靈魂也就越小,實際上,大多數的尸體在時候制作成僵尸的時候也只能承載很小一部分靈魂碎片。如果靈魂碎片太大的話,僵尸的尸體是無法承受的。每個人在死亡的時候,身體之中并非全都會死亡。或者說,失去作用。比如一個人心臟停止了跳動,他已經死去,但是他的肝臟,或者腎臟,又或者是某個胳膊或者腿并沒有完全死去。

而縫合怪的技術,就是將這些沒有死去的肢體只要通過一些煉金手段可以長期保持活性,并且縫合在一起。只是每個人死后,身體依舊具有活性的器官組織非常有限,不可能完全采集于一個人的尸體,所以,制作縫合怪往往需要大量的尸體來進行操作。這也是為什么卡斯利莫夫讓水賊們捕捉了這么多無辜女性。剛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亞歐地圖托馬斯的表情還好,可是很快的他的臉色卻變得煞白:“海瑟薇?難道是圣魔導師,海瑟薇德魯希爾莫斯?”程智看著這一具軀體,搖了搖頭,卡斯利莫夫可不是亡靈魔法師,雖然他能夠通過用亡靈魔法陣來制作縫合尸體,可是卻不明白,一旦肉體死亡,人類靈魂就會因為法則的力量消散,除非他女兒也是個亡靈魔法師,并且擁有自我守護靈魂的能力,否則,想要將靈魂附著在尸體上復活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最讓程智震撼的,卻并非縫合怪,而是卡斯利莫夫的想法。每個人在失去至親至愛之人的時候,都會想到復活,死而復生這樣的想法。可是生死是法則,無人可以躲避。即便是亡靈魔法師也只能減緩靈魂消散的速度,而無法躲避真正的死亡。可是,死而復生的誘惑,誰又能抗拒。如果有機會的話,程智絕對會不惜代價,復活自己的父母。可是那只能是想想罷了,因為他們的靈魂早已經消散。

“是的。”程智點了點頭,亞歐地圖看著托馬斯的那張大胖臉,有些奇怪:“您認識我老師?”他曾經詢問過凱瑟琳關于死而復生的問題,凱瑟琳告訴他,實際上即便是將靈魂附著在尸體上復活了,也只能是暫時的,因為死亡法則的力量,靈魂會不斷地逸散,最終徹底在死亡之力的牽引下回歸冥界。那些所謂永生不死的巫妖,實際上就是在身體死亡后轉移靈魂進入其他的軀體進行復活,但是因為靈魂之力的不斷消耗,他們只能不停地吸收其他的靈魂之力來替換自己消失的一部分靈魂,最終當他們所有的,屬于自己的靈魂被替換掉之后,他們就已經不再是自己,如果靈魂都已經不屬于自己的了,那復活也就失去了意義。或許真正的死而復生,只有神才能做到吧。

托馬斯扭頭看向了站在石臺邊上發呆的程智,眉頭揚了揚,暗自嘀咕了一句:“果然是亡靈魔法師,只對尸體有興趣吧。”接著便背著手,四處打量了起來。很快的,他就發現在這個洞穴空間的深處還有一個房間。他邁步走了過去,顯然是對地上那被干掉的十幾個黑衣戰士毫無興趣。約翰等人見狀自然明白了大師的意思,立刻開始在這些黑衣戰士身上翻找戰利品。“不不不不不。”托馬斯急忙伸出肥肥的雙手,亞歐地圖用力的搖著頭揮著手的說道:亞歐地圖“不認識不認識。只是聽說過大師的大名而已。”說到這里,托馬斯的汗都嚇出來了。里面的這個房間也挺大,似乎是一個集合了實驗室和書房作用的工作間,一排排的煉金臺上擺放著密密麻麻各種瓶瓶罐罐,試管和燒杯。而在另一邊則是許多的書柜。上面整整齊齊的擺放著各種書籍。托馬斯在那些瓶瓶罐罐之中翻找了一會,不一會的功夫,他已經將十幾個小瓶子歸納到了一起,美滋滋的將他們全都揣進了自己的口袋。這些可都是高級的藥水。對于魔法師來說,這些魔法藥水的價值遠比黃金鉆石更加重要得多。至于其它的,大多都是初中級的治療藥劑和精力恢復藥劑,對于他這個級別的高手來說作用已經不大。一回頭,卻看到程智走了過來。托馬斯笑了笑:“孩子,看看這里有什么你需要的東西。”程智點了點頭,好奇的打量了一會這些煉金臺上面擺放的東西,但很快,他的目光卻落在了另一邊的書架上。

《十六種初級藥劑配方》程智低聲念了一遍,接著又翻了幾頁,這上面竟然記錄的全都是煉金藥水的制作方法。他又拿起了另一本,翻開來看了看《四階魔獸安格爾豪豬的血液處理》。亞歐地圖海瑟薇?怎么會是海瑟薇?那個殺人不眨眼的大魔頭。

程智對煉金術了解的不多。但并不是說他對煉金術不感興趣。海瑟薇一直嫌棄煉金術浪費時間,而且海瑟薇當時也的確是沒有太多的時間,所以對于煉金術,海瑟薇只是大概的對程智講解了一下原理。程智沿著書架,一本一本的看了過去,當走到書架盡頭的時候,一抬頭,卻看到在靠內側的墻壁上掛著一副圖畫,這張畫是用炭筆畫的,是一個人類的身體,在這身體上用線條練成了一個個的古怪圖案。在旁邊還繪畫著各種人體的器官。海瑟薇之所以如此兇名赫赫,亞歐地圖源自幾十年前,亞歐地圖海瑟薇還是九級魔法師的時候,曾經用亡靈病毒,屠戮過一個叫做斯巴爾達的國家,雖然說那個斯巴而達的國家覆滅也是死有余辜。那個國家是個奴隸制國家,統治者是斯巴而達人。他們的殘暴的統治著被他們征服的土地上的人民,將他們全部都貶為了奴隸。一天,這個國家的國王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竟然下達了一個命令,要求殺死所有奴隸的孩子以削減奴隸的人口。結果惹到了海瑟薇。

對于程智來說,因為長期與各種各樣的尸體和僵尸接觸,他對于人體構造非常的了解,甚至一打眼便看出這張畫上繪制的人體的一些謬誤。顯然是繪畫者對這些器官的不了解造成的。但是程智卻是皺起了眉頭,因為那些線條,似乎是按照某種奇特的紋路繪制而成的。越看越覺得奇怪,他伸手將這張畫摘了下來,仔細的看著,在角落里還寫著《體外能量通道》。“體外能量通道?”程智是第一次聽到這個詞,感覺有些奇怪。可是將這張畫反過來,卻能夠看到另外的文字:“在用魔獸血液涂抹尸體的時候,我發現了一些有趣的東西,那些失去力量的肌肉組織變得極為堅韌。雖然只是很短的時間。于是我用魔獸血液涂抹在了自己的手臂上,果然有一種灼燒感,可以暫時讓我的手變得更加強壯。不過魔獸的血液有很強的腐蝕性和毒性,對皮膚的損害遠大于他的好處。不過,我還發現,魔獸血液通過刺激身體特定位置,所產生的力量要比隨意涂抹好很多。或許我可以通過這個原理來開發一些對于老人或者身體孱弱的人能夠提升力量的藥劑。——卡斯利莫夫。”

魔獸血液?提升力量?海瑟薇是個很隨性的人,根本就不講道理,先是殺光了斯巴爾達人之中的所有孩子,如果當時那個國王停止命令,事情也就到此結束了而已。那個國王不知道怎么的也是昏了頭,不但不停止暴行,甚至還叫囂著要干掉海瑟薇,邀請了不少九級的強者,想要抓住海瑟薇,那海瑟薇還能饒得了他,結果硬生生的將那個國家的王城變成了不毛之地。原本的統治者全都被殺死了,而那些奴隸們或者逃亡到了外國,或者躲進了山林。總之原本的那片土地數十年內寸草不生。魔獸血液的腐蝕性和毒性,程智是知道的,這也是為什么所有的戰士和魔法師在與魔獸搏斗的時候都會開啟斗氣護罩或者魔法護罩。這不僅僅是為了防御魔獸的攻擊,也是為了防止魔獸的血液毒素沾染到身體上。特別是一些毒性較強的魔獸,如果魔獸血液粘到身上的話是很麻煩的,很疼,甚至會致命。可是卡斯利莫夫卻想用魔獸血液來制作藥劑?這屬于煉金術的范疇,程智并不懂,不過他覺得這個所謂的體外能量通道理論好像挺有意思的,或許能夠對制作僵尸有幫助,所以便將這張畫疊了起來,放進了自己的小皮包。遠處的托馬斯只是掃了一眼,他對于煉金術同樣是一竅不通,所以也并沒有阻止程智。接著,程智又開始翻找起其他的東西,當他來到最靠近內側煉金臺的一處書架的時候,卻看到這里的書和別的地方不太一樣,并沒有封皮,只是用裝訂繩捆扎起來的。他拿起來看了看,這才發現,這個書架上的書籍,全都是卡斯利莫夫的筆記。這些才是卡斯利莫夫的真正的學術精華。這些書籍之中記錄了數十年來他所做過的各種實驗,各種對于煉金術理論知識的理解,而且看得出來,不同的時期,因為他對于煉金術越來越精通,所以又從新修改或者添加了許多的備注。每一張紙上都密密麻麻的寫滿了文字。特別是程智很興趣的卡斯利莫夫如何將魔法陣微縮到能夠雕刻在藥丸之上,這樣的技術。終于他在最里面的一排書架上,找到了一本厚厚的筆記,翻開來看了看,只見上面是各種魔法陣的圖冊。作為一個精通藥劑學和魔法陣學術的煉金師,卡斯利莫夫的確很了不起,他將大型的魔法陣進行了優化,在盡量不減少魔法陣威力的情況下,盡可能的,將魔法陣變得非常的小。甚至在各種魔法陣優化的方式和理論都描述的極為細致。

當眾人離開洞穴的時候,天已經方亮,兩個戰士拎著已經縮回到原本身體大小,而且奄奄一息的卡斯利莫夫,約翰則跟在托馬斯和程智的身后。在來到外面的小院子的時候,托馬斯看了看天色,扭頭對程智和約翰說道:“小伙子們,我還有事情要做,這次本來就是意外遇到的事情。耽擱了我不少的時間。嗯……卡斯利莫夫的事情,我會向皇家魔法師團和魔法師工會說明的。你們只要把人送到最近的賽特拉官署就行,自然會有人盡快的處理卡斯利莫夫的事情。”“哼哼,孩子,你很會挑東西嘛,呵呵。”看到程智將那幾本厚厚的筆記收集了起來,托馬斯很是滿意的笑著點了點頭。那時候還有人邀請過圣域強者去討伐這個惡魔一樣的女人。不過后來海瑟薇消失了,很多人猜測她是被圣域強者擊殺了。可是沒過幾年,他竟然成為了圣域強者,并且擊敗了當年追殺過她的圣域強者。整個大陸的人類歷史上,不算圣域級別的強者,能夠靠一己之力毀滅一個國家的人屈指可數。而這個海瑟薇卻是其中一個。

同樣因為她成為了圣域強者,對于屠國的事情,也再沒有人提起過。誰敢啊。程智還以為對方是在嘲笑他,畢竟這么多的書,摞在一起跟座小山似的。不由得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托馬斯見狀,笑的眼睛都看不到了,好一會才說道:“其他的書,在煉金術商店或者魔法商店都可以買到,但是一個天才煉金師的制作心得卻是無價的啊。那些制作的技巧,對于煉金術的理解,在書籍里面是找不到的。這些才是他整個人生的精華。”當約翰等人進入房間的時候,正看到程智將一本本筆記摞在一起,要抗在身上,可是忙活了半天卻也沒搬動。要知道,這可是整整一個書架的書,而且都是用羊皮紙所書寫,極為沉重,加起來,這些書足有兩百斤,不由得笑了起來:“程智,你再干什么啊?這些東西有不值錢。”

對于約翰等人這樣的斗氣戰士,文字書籍什么的最討厭了,當年在學院里學習的時候,就已經極度排斥書本的他,看到程智竟然捆了兩大堆書籍,不由得都撇著嘴鄙視了起來。不過約翰還算厚道,嘲笑了幾句之后,又有些關心的問道:“要不我幫你背著吧。畢竟這么重。”看到托馬斯的表情非常的古怪,程智歪著腦袋,有些奇怪的看著眼前這個胖胖的魔法師,心中卻是覺得,這個人似乎很懼怕海瑟薇這個名字。

也許是在個晚輩面前,如此緊張,有些尷尬,托馬斯輕咳了一下,笑呵呵的說道:“既然你已經有了如此厲害的老師,那剛剛的提議就算了。不過,皇家魔法師團絕對是一個好去處。”這些書對于程智這個普通人體質的魔法師來說,的確是重了一些,但是對于約翰這樣的六級斗氣戰士來說,還真的算不上什么太大的分量。

程智拿著這本筆記點了點頭,只是這本書實在有些太過于巨大厚重,數量有極多。他左右看了看,從墻壁上又扯下來兩張繪制了一些特殊符文的動物皮革,將書放進去,做成了兩個大包裹。程智點了點頭:“我會考慮的。”程智卻是搖了搖頭:“不用了,我讓肥仔幫我背著好了。”說著右手一揮,亡靈空間再次出現,肥仔那黑乎乎的肥碩身體再次出現。

“你這頭熊可真丑。”看到肥仔,約翰忍不住吐槽了一句。程智將兩個大包裹搭在了肥仔的背上,看著肥仔的樣子,點了點頭:“你說的沒錯,是丑了點,不過我喜歡。”

亞歐地圖“切。”約翰翻了個白眼。接著便和其他幾個戰士到煉金臺上翻找那些恢復藥劑。接著,他又看向了卡斯利莫夫,搖了搖頭:“不過,我覺得他已經等不到受到審判的那一天了。”

詳情

猜你喜歡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體小飛機詳談@seo1898】
亚欧地图

河北 一选五走势图 澳洲幸运10是哪里的彩票 河内5分彩冷热统计 体育七星彩开奖结果 加拿大快乐8彩票控 银河期货风险管理子公司 投注站 山西快乐10分开奖 中国七星彩走势图 3g足球即时比分 夺宝电子注册 百人牛牛鱼丸游戏下载 香港六合彩曾 bg视讯骗局 世爵彩票官方网站-点击登陆 分分彩票 快中彩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