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不寒无以知松柏出自

類型:旅游劇地區:越南發布:2021-02-27

岁不寒无以知松柏出自 劇情介紹

歲不寒無以知松柏出自艾迪挑了挑眉毛,寒無沒有回答,寒無而是看向了程智:“看來你們認識。你們一定有話想說。我們就先在外頭等一會。”艾迪說著對那個六級戰士的壯漢招了招手,又拉著其他人離開了房間,不一會,這房間里只剩下了程智和奇力吉特。程智點了點頭:“她的心中裝滿了仇恨,復仇和生存的壓力讓她變得殘酷無情。可悲啊。”

索亞指了指那邊近乎陷入瘋狂的希爾說道:“就是她嘍。”奇力吉特似乎也是知道自己剛才有些冒失了,出自不由得有些懊惱的躲了一下腳:“對不起,王子殿下,我剛才不應該喊出來的。……”卡普等人不由得也看了過去,只見希爾這時候雙眼放光,將雙手放在嘴巴前面攏成喇叭狀,聲嘶力竭的大叫著程智的名字。

“程智!死神!”眾人不由得都是一臉黑線。而站在希爾身邊的安琪兒卻是雙眼含淚,雙手捂住小嘴,輕輕的,一邊笑,哭泣著。“沒關系。他們都是我的死黨。”程智知道奇力吉特擔心什么,歲不松柏卻是笑了笑搖頭說道:“奇力吉特叔叔,這些年過得還好吧?”

“哎……”奇力吉特嘆息了一聲,寒無接著對程智說道:“殿下,您先坐下吧。”程智從空間卡片里掏出一套襯衫套在了身上,接著從擂臺上跳了下來,一直來到安琪兒的身邊:“哭什么?”

“剛剛嚇死我了。”安琪兒用力的鋪在了程智的身上,嚶嚶的哭泣起來。程智點了點頭,出自坐到了沙發上,這才又仔細看行了奇力吉特。這位奇力吉特曾經是王宮之中的一名侍從主管,只比國王身邊的宮廷總管低上一級。程智伸手拍了拍安琪兒的后背:“這總沒有上次我們遇到勃列的時候危險吧?”

更重要的是奇力吉特實際上跟程智還是有親戚關系的。奇力吉特是拜林王族一個沒落旁系分支的家族成員,歲不松柏而且身份是庶出(說簡單點就是私生子),歲不松柏后來在王宮之中做侍者,因為頭腦靈活很會辦事,被提拔成為了管事,還被授予了爵位。安琪兒哽咽了一下,抬頭看著程智:“那不一樣,那次我們是一起面對的。可是這次我只能在后面看著你。”

程智又伸手拍了拍安琪兒的后背,接著拉著她的手:“嘿嘿,沒事了。”從小在王宮之中生活的程智自然也是非常熟悉這個奇力吉特的,寒無這才會一眼就將這個人認了出來。

遠處的佩倫德爾這時候卻是一只手攬在胸前,另一只手摸著下巴:“這個程智……”奇力吉特并沒有坐下,出自而是恭敬的站在一旁:出自“自從拉斐爾那個篡位者發動了政變之后,王宮之中一片大亂。沒辦法,我只能跟其他的一些侍從逃出了王宮。為了躲避追殺,我們隱姓埋名,東躲西藏。那些一起逃出來的同伴之中不少人走散或被殺。好不容易熬了這幾年,身上的財物也早已經變賣一空,手里只剩下了當年陛下留下的那張畫。實在是沒辦法啊,所以我才來到元素聯盟,想要碰碰運氣,將那幅畫賣掉,換些錢,做做小生意什么的。”白蘭度瞥了佩倫德爾一眼:“怎么?你想挑戰他?”

佩倫德爾搖了搖頭:“別說他,就是挑戰斯坦雷加爾我都沒把握。這兩個家伙,實在太強了。剛剛的閃電風暴,你看到過誰能夠在六級的時候使用出那么強大的魔法嗎?斯坦雷加爾甚至都沒有用魔法杖進行法力增幅。”白蘭度也是點了點頭,斯坦雷加爾釋放閃電風暴的時候只用了二十幾秒的時間,而且是一邊用電弧纏繞這種攻擊型魔法應付程智的那頭亡靈黑熊噴射的同樣相當于六階的地突槍陣魔法的同時,進行咒語吟唱的,也就是說,身體里的元素力量被分成了兩部分,分別進行使用。就這種大型魔法進行魔法雙發的能力,他就已經甘拜下風了。“程智!”

說到這里,歲不松柏奇力吉特還有些尷尬:“那幅畫是當年陛下的遺物,我也是實在沒有什么辦法了,這才……”佩倫德爾繼續說道:“而那個程智,不僅僅是攻擊詭異,就那份心機和沉著冷靜,也不是我能比得了的。斯坦雷加爾看起來好像比程智要強大不少,可是你看到了嗎?程智每一次攻擊的同時都是在位最后的勝利做準備。他的魔法之所以威力巨大,是因為他在整個擂臺上布置了許多的小型符文。”說著,他伸手指了指擂臺上的幾個點,只見在那里都有一些因為戰斗所留下來的痕跡,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什么,當時,大家都以為程智拋出那些符文只是掩人耳目,但是實際上仔細看去的時候,才會發現,通過這些符文,他將最后施展出來的亡靈魔法威力提高到了遠超過六級的威力。

“這兩個家伙都好可怕啊。”白蘭度心中一顫的說道:“希望永遠不要跟這兩個家伙對上。你說他們不會小心眼記仇吧,畢竟剛剛我可是諷刺了他們。”所有的學生這時候都看呆了,寒無隨著那死神鐮刀魔法的消失,寒無一切又恢復了平靜,那燃燒著滾滾烈焰映紅天空的地獄情景消失不見了,那刺骨的寒意也沒有了,天空之中依舊艷陽高照,只有斯坦雷加爾默默地走下了擂臺。佩倫德爾聽到白蘭度的話更是眼皮猛跳,之前他還大言不慚的跑到亡靈魔法教室里去說教程智來著。佩倫德爾深吸了一口氣,看似對白蘭度說,實際上卻是自我安慰的說道:“強者自有強者的大度。他們不會介意的。”

“喂,出自斯坦雷。”這時候,程智卻是雙手掐腰的對斯坦雷加爾喊道:“回頭一起探討一下你的花紋怎么樣。”程智的確是沒有介意佩倫德爾之前做的事情,他拉著安琪兒的手,來到了卡普等人跟前。

卡普瞪著大眼珠子,齜牙咧嘴的問道:“怎么從來沒看你用過那個死……什么來著?”斯坦雷加爾一邊走,歲不松柏身上的藍色紋路也逐漸暗淡了下去,歲不松柏膨脹的身體不斷的收縮,鱗片也消失不見,只走了幾步的功夫,原本如同野獸一樣的形象,竟然再次回復成了人類,他一邊走,同時隨意的一揮手,淡淡的說道:“想得美。”可一直走到擂臺下面,斯坦雷加爾卻是回頭看了一眼程智:“以后有機會再說吧。”“死神鐮刀。”強納森這時候卻是一臉興奮的說道:“剛才那個魔法實在是太帥了。”索亞卻是一臉驕傲的說道:“我哥最棒了。死神鐮刀一出,神擋殺神。”“以前一直沒有機會去用罷了。”程智苦笑了一下。死神鐮刀這種大型復合魔法,程智雖然知道,以前雖然沒人的時候自己試過兩次,但是今天卻是頭一次使用。因為他現在才五級,強行使用這樣的魔法消耗時間實在是有點長,需要將近一分多鐘的時間,程智為了施展這個魔法,從骷髏堆中鉆出來之后就已經開始分出一部分心神來念動咒語。但即便這樣,它能夠施展的威力依舊有限,必須要用符文來增幅魔法威力,通過那些亡靈魔法符文的輔助,程智硬是在五級魔法師境界使用出了六級亡靈魔法師釋放的死神鐮刀復合魔法的威力。如果當時斯坦雷加爾看破了這一點,先破壞掉那些符文的話,恐怕這個復合魔法的作用就變得很有限了。

而以前遇到的對手,要么太弱,要么太強,這魔法根本用不上,這一次也是僥幸冒險才使用的。程智嘴角抽動了一下,寒無微微搖了搖頭,身上的紫色文理也逐漸的消失不見了。

不過看起來這次使用的效果還是不錯的。死亡鐮刀是亡靈魔法師在中級魔法師境界能夠使用最強力的精神力復合魔法,只要死亡鐮刀一出,六級以內的任何生物都必死無疑,七級的,不死也會遭到重創,而且亡靈魔法與元素魔法不同,因為運用的是法則之力,所以根本無法制作成魔法卡片。“程智!”“程智!出自”

就在眾人談論剛才的魔法大戰的時候,程智的身后卻傳來一聲呼喚。程智一扭頭,卻見是希爾正雙眼放光的看著自己:“程智,你太厲害了。”程智有些詫異,這個向來以和他作對為樂的刁蠻公主怎么會如此高興的跟他說話,但還是說道:“哦,謝謝。”

接著扭頭詢問的看向了安琪兒。安琪兒也有些奇怪自己閨蜜怎么突然一臉興奮的模樣,不過現在整個擂臺圍觀的學生,哪個有不是這樣。“死神!”程智拉著安琪兒的手,走出了人群,剛剛連續三場戰斗,幾乎沒有什么停頓,所以總共也沒有超過二十分鐘的時間,這讓那些學生們大呼不過癮。可是程智自己卻是清楚,他的精神力在剛剛的死神鐮刀魔法中全都耗光了,必須回去立刻休息才行。

程智一邊走,一邊將瑟琳娜的故事告訴了她。“說起來,那個斯坦雷加爾比你還低調呢。”一邊走,安琪兒一邊有些好奇的說道:“以前可是從來沒聽說過那號人。”“程智!”

那些圍觀的學生們突然大聲喊叫起了程智的名字,最后這程智的聲音響成了一片,似乎比剛剛對斯坦雷加爾的歡呼聲還要響亮幾分。“或許他也有他的顧慮吧。那種變身,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我似乎聽誰說過來著。……”程智撓了撓頭,卻發現腦袋上還裹著一個用襯衫袖子臨時制作的頭巾,不由得苦笑了一下:“一會還得去洗洗頭才行。他的雷電不僅僅蘊含元素之力,似乎還蘊含著真正的雷電。”所謂真正的雷電,就是自然界之中所產生的雷電,而非魔法師利用雷電元素所制造出來的魔法雷電。而且自然雷電要比魔法雷電更加兇猛。不僅僅是雷電元素,其實其他的物質元素,比如火,水,風,大地等元素所產生的魔法效果,在某種程度上都要比自然界真實存在的物質略差一些,只是人類的使用技巧高超罷了。顯然,如果是這樣來看的話,斯坦雷加爾要比想象之中更加可怕一些。“跟所謂的神罰天雷比起來,他和還差得遠”程智卻是搖了搖頭:“畢竟他只是六級的魔法師,如果是圣域的雷系魔法師,使用這樣的魔法,恐怕可以毀掉大半個雷諾學院。”

“那你呢?如果你有一天能達到圣域那樣的強者,死神鐮刀魔法一出又能強大到如何的模樣?”“切,一群墻頭草。”看著呼喊著程智名字的那些學生,索亞不屑的撇了撇嘴。但是當她低頭的時候卻發現旁邊一個藍發少女這時候也在高聲的呼喊著:“程智!死神!程智!”

索亞的臉皮抽了抽:“那個瘋婆娘在干什么?”“圣域嗎?”程智想了想說道:“我的老師說他可以輕易的抹去一座城市所有的生命。不過……希望那樣的事情永遠不會發生。”

安琪兒心有余悸的點了點頭:“之前斯坦雷加爾所釋放的閃電風暴簡直就好似傳說之中天神的懲罰一樣,看來他身上的秘密真不一般啊。”“誰?”卡普有些奇怪的問道。安琪兒也是點了點頭,可是走了一會,安琪兒還是忍不住問道:“你的那個亡靈戰士,瑟琳娜……”

“瑟琳娜?”程智一愣,頓時想起了什么似的:“對了,瑟琳娜!”程智說著從亡靈空間之中將瑟琳娜拉了出來,只是瑟琳娜現在卻是渾身僵硬一動不動。

歲不寒無以知松柏出自程智皺了皺眉,又將瑟琳娜塞回了亡靈空間。接著扭頭看向了安琪兒:“你剛才問什么來著?……哦,瑟琳娜,她是一個六級的亡靈刺客,在一次刺殺任務之后死亡。我拜托德爾瑪商會幫我弄幾個尸體做實驗的時候得到的。”當聽到故事的結局,安琪兒有些動容的說道:“你是說,最后她因為對朋友的愧疚自殺了?”

詳情

猜你喜歡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體小飛機詳談@seo1898】
岁不寒无以知松柏出自

河北 一选五走势图 哈尔滨麻将app ds视讯10 新快3投注技巧 竞彩让球胜平负推荐 _百家乐游戏规则_Welcome 河南快赢481走势图-百度 球探网篮球即时比分188 万人炸金花游戏 麻将游戏4人打真人版 彩票排列三规则 _百家乐网上赌场_Welcome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结果 极速快乐十分是啥意思 吉利棋牌下载 网络麻将群怎么没人查 双色球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