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刘涛技术很好

類型:紀錄片劇地區:馬紹爾群島發布:2021-03-01

曝刘涛技术很好 劇情介紹

曝劉濤技術很好不一會的工夫,濤技一個軍官和兩個士兵,押解著一個身穿灰袍,手帶鐐銬的人走了過來。最后停在了老者的面前。程智仔細的感應了一會,心中的驚訝越來越深,這個人竟然是個八級的強者,而且還是修煉毀滅屬性斗氣的人。

程智又拿出了一個魔法燈,放在兩人中間,調整了一下里面的符文,開關,頓時一股暖意充斥在了魔法結界之中。那軍官看了看站在看守所大門口等待的黑袍老者,曝劉聽阿德米說就是這個人的時候,曝劉這才走了過來對這老人說道:“這位老先生,我們看守所的魔法師已經對您提供的特赦文書進行了鑒定,并且也收到了之前由長老會派人提前送來的正式公文。所以您可以把這個人帶走了。只是還是要做一些必要的登記才行。”魔法燈不同于篝火之類的自然光源,它可以很好的將光線控制在某一個范圍之內,超過這個范圍之后,其他人或者生物在朝這里看的時候不會看到什么醒目的光亮。

“好舒服啊。”安琪兒將雙手放在魔法燈兩側,光系魔法帶來的溫暖快速的讓她冰冷的小手恢復著知覺。而這時候,雨水已經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卻是滿天的雪花。“竟然下雪了?”程智仰著頭,看著滿天的大雪。落日山脈之中的天氣變化無常,也許前一秒艷陽高照,下一秒就會傾盆大雨,或者冰雹狂風。說著,濤技那軍官拿過來一個記錄本,指著上面的落款:“需要您在這里簽字。”

“哼,曝劉真是繁文縟節。”老者輕哼了一聲,頓時一股讓人難以言喻的壓迫感席卷了眼前這軍官的全身,嚇得他差點跪在地上。程智將魔法燈的溫度又調高了一些,就像是一個火爐一樣,兩個人在這里圍著魔法燈取暖,又吃了些東西,不由得都有些放松,程智扭頭看了看魔法結界的外面,因為急劇下降的溫度,外面原本被雨水淋濕的地方已經結冰,現在又被大雪雪覆蓋,顯得一片白茫茫的。程智一頭倒在柔軟的獸皮毯子上,仰望著天空。

“程智,你在想什么?”安琪兒躺在魔法燈的另一邊,側著身子,看著仰頭發呆的程智,有些好奇的問道。不過老者似乎也是忌憚一些什么,濤技拿起筆,在那文書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恩斯特·塔克拉。“算算時間,艾迪,卡普,強納森他們,應該已經返回學院了吧。”

那軍官有些戰戰兢兢的接過了文書,曝劉這才對后面的士兵們示意了一下,曝劉立刻有人拿出了要是,打開了灰衣人的鐐銬,那鐐銬光芒一閃,似乎是有什么魔法機關被解除了。灰衣人頓時覺得身體一松,飛快的跑到了黑袍老者的跟前:“爺爺,嗚……你終于來了。”他們的確是返回學院了,現在卡普正在醫療室,躺在一張大床上,手腳被捆綁成了大字型,杜隆迪大師拿著比程智當初攜帶的注射器還要大一些的金屬注射器,一臉嚴肅的對卡普說道:“卡普同學,這可是性命攸關的事情,你是一名戰士,怎么能夠畏懼些許的疼痛。”

“大師啊,您那么厲害,能不能換個別的辦法啊?”“哎,濤技沒用的東西。”老人翻了個白眼,濤技雖然口中語氣嚴厲,但是卻是伸手掀開了灰衣人的斗篷,露出了里面的臉,夕陽下,展現在人們面前的是一張十分精致的臉,以及一頭銀灰色瀑布一般的長發。這灰衣人竟然是個十八九歲模樣的妙齡女子。

“你身體里的淤血實在太多,不及時清理的話,會影響到你以后的斗氣修行。怎么?難道你打算當一個無法使用斗氣的廢人?”只是這少女的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曝劉顯得極為狼狽。卡普用力的搖了搖頭:“不。”但是在看了一眼那巨大的注射器的時候,又是一陣齜牙咧嘴:“大師,您下手輕一點。”

杜隆迪大師一本正經的說道:“放心吧,我打針一百多年啦。”“噗嗤”“啊…………”(卡普慘叫)程智一邊說,一邊示意了一下,上面還有一大片的斜坡,安琪兒雖然還有些害羞,但畢竟她只是魔法師,體力可沒有程智這么好,只好點了點頭,伸手摟住了程智的脖子,雙腿則夾在了程智的腰間。程智從空間卡片里拿出皮帶,將兩個人捆在一起,騰出手來,身上紫色斗氣紋路閃爍,快速的向上攀爬著,安琪兒也沒閑著,在二人的頭頂不斷的用水元素形成一個保護罩,阻擋著雨水,不一會的功夫,程智便已經爬上了山頂。可是放眼望去,這次的大雨可不是僅僅在一片區域里下的,附近的山脈似乎都在下雨。甚至在雨中還夾雜著一些雪花,又濕又冷。唯一能夠感覺到溫暖的是安琪兒與自己緊緊貼在一起的身體。程智順著山脊找了一處能夠停留的地方,先將安琪兒放下,接著急忙在空間卡片里面找出了獸皮罩在安琪兒身上:“你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別著涼。”

看到少女的模樣,濤技黑袍老頭頓時表情扭曲的瞪大了眼睛,伸手輕輕撫摸了一下女孩的臉,大聲說道:“誰打的?不想活了,看老夫我去教訓教訓他。”杜隆迪大師將枕頭拔了出來,淡淡的說道:“沒有不疼的。”程智翻了個身,看著另一邊的安琪兒。這幾天長途跋涉,加上本來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所以安琪兒一直處于一種渾身無力的疲勞之中。躺下沒多一會就睡著了。看著閉著雙眼的安琪兒,程智感覺非常溫馨,似乎想要永遠這樣看下去。但不知不覺中,他也睡著了。

當第二天天亮的時候,安琪兒先醒了過來,睜開朦朧的眼睛卻是一驚,只見自己正如同八爪魚一樣的抱著程智。昨天晚上下了一夜的大雪,魔法燈的溫度雖然溫暖,但畢竟有限,越睡越冷,迷迷糊糊之中,安琪兒竟然抱住了程智。曝劉“那你是不是也很傻啊?”安琪兒也扭頭看向了程智:“會跑到翼手龍的巢穴來救我?害得你自己也落入危險之中?”看著近在咫尺的英俊面容,安琪兒的心一陣怦怦亂跳,可是卻沒有松開手腳,反而湊近了過去,撅起小嘴,慢慢的湊近程智的臉頰。就在這時程智發出一聲輕哼,接著身體動了動,嚇得安琪兒急忙閉上了眼睛,繼續裝睡。程智睜開了眼睛,向上看去,碧空如洗,萬里無云的天空就像一塊巨大的藍色寶石,魔法結界還在發揮著作用,只是因為魔晶核中的能量消耗的太多,結界的光芒已經有些暗淡。這一覺似乎是他進入山脈之中睡得最舒服的一次。他想要扭動一下身體做起來,突然就感覺身上好像被什么東西壓住了,一扭頭,卻看到安琪兒近在咫尺的臉,頓時瞪大了眼睛,接著朝下看去,只見安琪兒的手腳都壓在了自己的身上,身體緊緊貼著自己的胳膊。這樣曖昧的姿勢讓程智都有些快要叫聲來了,一臉占了老大便宜的模樣,臉上一陣竊喜,又一陣得意,又是有些緊張,又有些忐忑:“我不是在做夢吧?我昨晚做了什么過分的事情嗎?應該木有吧?要不我還是裝睡吧?不行,睡不著了。要不我做點什么吧?我是亡靈魔法師,應該算是壞蛋把?壞蛋應該做點什么。哎呀,我多希望自己是個壞蛋啊。”程智身上的肌肉蹦的緊緊地,一點都不敢動。生怕把安琪兒弄醒了。到時候說自己耍流氓可就不好了。

程智看著安琪兒的眼睛,濤技兩個人就這樣對視著,濤技似乎彼此的眼睛里帶有某種魔力,讓兩個人越來越近越來越近,就在兩個雖然不清楚下一步該做些什么,都有些期待又有些緊張的時候,突然不遠處的巖石堆中傳來了一聲獸吼,將程智和安琪兒都嚇了一跳,安琪兒嗖的一下從地上跳了起來,右手從腰間抽出了程智給她做的魔法杖,眼睛警惕的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看了過去。程智這時候也是從地上爬了起來,只是臉色極為難看,眼睛死死盯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眼珠子噴著綠色的火焰,身上紫色的斗氣光芒就像是個閃爍的魔法燈,只見遠處的巖石堆里面,鉆出來一頭兩米多長,水獺一樣的魔獸,正撲向了一頭魔獸老鼠。頓時,氣不打一處來的程智飛似的從山坡上沖了下去,那頭水獺魔獸只是四階魔獸而已,見山坡上沖下來一個身上閃爍紫色的怪物,頓時受到了驚嚇,一掉頭,呲溜一聲鉆進了洞穴之中。而那頭魔獸老鼠也在水獺魔獸的利爪尖牙下死中得活,更是不顧一切的拼命逃跑,所以等程智沖下來的時候,已經連根毛都不剩了。程智看著兩頭魔獸剛剛出現過的亂石堆,頓時狠狠地低聲罵了一句:“你們兩個不開眼的家伙,別讓我在碰到你們。不然剝了你們的皮。”他這時候心跳的很快,渾身都有一股熱氣在不斷蒸騰一樣,好半天才冷靜了下來,可是當他回到山坡上的時候,安琪兒已經回到了窩棚里面,而且魔法杖還插在門口,形成了一個水元素魔法結界。似乎是已經休息了。于是呼,這兩個全都緊緊地閉著眼睛,一動不敢動,全都在等著對方先醒過來。結果這一等直等的日上三竿,溫暖的陽光快速的將周圍的積雪給融化了開來,發出嘩啦啦的聲音。

“這可惡的水聲。”程智睜開眼睛,偷眼朝結界外面看去,冰雪融化的非常快,這種詭異的天氣也只有落日山脈這樣的地方才會有。昨夜冷的跟嚴冬似的,現在卻如同夏天一般。越是聽到那水聲,程智就越是不舒服,終于還是忍不住睜開雙眼,接著輕輕地,抓住了安琪兒搭在自己胸口的手腕,慢慢的放到一邊,只是在抓住手腕的時候,他似乎感覺安琪兒的心跳有些不太正常。當程智將手搭在安琪兒潔白光滑的腿上,準備將她的腿也挪開的時候,因為安琪兒的整條腿都壓在了程智的身上,所以裙子早已經褪到了腿根處,露著整條白皙的大腿。程智手指接觸到細嫩光滑的皮膚,頓時讓程智不由得手指哆嗦了一下,接著不由自主的,有些顫抖的手,輕輕地,慢慢的,在潔白的腿上撫摸了起來。程智回到原來的地方坐下,曝劉心里面是五味雜陳,不知道應該怎么形容。好不容易熬到了第二天,天色漸漸亮了。安琪兒終于忍不住笑出了聲:“癢死了,癢死了。受不了啦。”說著一翻身躺到了一邊。安琪兒的突然笑場頓時嚇得程智渾身一緊,差點整個人都從地上彈起來,接著扭頭看向了安琪兒,而安琪兒這時候也終于反應了過來,扭頭看向了程智,兩個人對視了一眼,接著全都是臉色一僵。接著快速的把臉轉向了另一邊。兩個人之間,時空似乎都已經凝固了一般。好一會,安琪兒才撩了一下頭發,將散落在額頭的金色長發別再耳后,輕聲說道:“早上好。”“額,早。早。”程智急忙結巴的回應道,接著站起了身:“我去收拾一下結界。”

說著嗖的從地上蹦了起來,跑到周圍的魔法杖跟前,將他們逐一關閉,接著拔出來,塞進魔法杖,而安琪兒這時候也從地上站了起來,整理了一下衣裙,偷眼看了看程智,輕咳了一聲說道:“我們快點出發吧。”又是一場暴風雨席卷了大地山川。程智一手抓著巖石,濤技另一只手拉著安琪兒走上了濕滑的泥坡。這雨來的實在太快,以至于兩個人都有些措手不及。

“好的。”兩個人都沒有提剛才的事情,可是兩個人卻都顯得有些手足無措,慌慌張張,以至于本來并沒有多少東西的臨時營地,他們收拾了足足一個小時。因為上一次被山谷洪水包圍的經歷,曝劉程智這次也是學乖了,即便冒著風雨,也要翻過這片區域才行。

終于,安琪兒還是深吸了一口氣,淡淡的說道:“剛才的事情……都怪昨天晚上太冷了。”“是啊是啊。”程智急忙小雞啄米一樣的點頭應道:“太冷了,太冷了。”

看到程智的樣子,安琪兒不由得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接著湊到程智跟前,在程智還沒有弄明白怎么回事的時候,輕輕的在程智的臉上蜻蜓點水一般的親了一下。“啊!”安琪兒腳下一滑,整個人不自覺的朝后仰去,卻是被程智一把拉住,輕輕一提,便將她拉回到了自己的身邊:“安琪兒,我背你上去,這樣快一點!”程智被親的一愣,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接著臉上露出了一個傻小子一樣的標準笑容,就差點嘴角的口水,就會跟某條街上著名的二傻子一模一樣了。安琪兒親完程智,自己的臉也是羞得通紅,緊了緊衣衫,朝山下走了過去。

程智看著安琪兒,抿了抿嘴,最后點了點頭:“放心,我決不讓你受到傷害。”說著,程智渾身紫色斗氣紋路不斷閃爍,同時將一個特質的護腕戴在了自己的手上。只見這護腕上有六個微型魔導炮,如果一起發射的話,差不多相當于一個六級中等魔法的威力。程智摸了一下終于流出來的口水,深吸了一口氣,快步追了上去,一把拉住安琪兒的手:“安琪兒,做我女朋友吧。我喜歡你很久了。從認識你那天我就喜歡上你了。”程智一邊說,一邊示意了一下,上面還有一大片的斜坡,安琪兒雖然還有些害羞,但畢竟她只是魔法師,體力可沒有程智這么好,只好點了點頭,伸手摟住了程智的脖子,雙腿則夾在了程智的腰間。程智從空間卡片里拿出皮帶,將兩個人捆在一起,騰出手來,身上紫色斗氣紋路閃爍,快速的向上攀爬著,安琪兒也沒閑著,在二人的頭頂不斷的用水元素形成一個保護罩,阻擋著雨水,不一會的功夫,程智便已經爬上了山頂。可是放眼望去,這次的大雨可不是僅僅在一片區域里下的,附近的山脈似乎都在下雨。甚至在雨中還夾雜著一些雪花,又濕又冷。唯一能夠感覺到溫暖的是安琪兒與自己緊緊貼在一起的身體。程智順著山脊找了一處能夠停留的地方,先將安琪兒放下,接著急忙在空間卡片里面找出了獸皮罩在安琪兒身上:“你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別著涼。”

安琪兒點了點頭,用手緊了緊獸皮。程智則是仔細的分辨著遠處的景色,終于臉上露出了笑容:“看,那個湖,就是我之前說的地方,沿著那座湖流向外面的河水,我們就能走出去了。”安琪兒回頭看向了程智的眼睛,看到程智有些忐忑,又有些期待的目光,接著笑著點了點頭:“好啊。”“你答應了?”程智頓時眼睛放光的跳了起來:“太棒了。”兩個人手拉著手,慢慢的從山坡上走了下來,又爬上了一座山,終于來到了那座巨大的山湖,幾頭巨大的食草類魔獸,正扭動著巨大的身體,在湖水中,時不時地彎下長長的脖子,將腦袋插進水里,然后拽出一大串水草,吧唧吧唧的吃進嘴里。

一群白色的蝴蝶在他們身邊飛舞著,接著飛向了遠方,兩頭巨大的長頸龍彎曲著脖子從水下帶起一片巨大的水簾,兩個脖子交叉而過,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心形。“太好了。”安琪兒也是松了一口氣。

他們已經走了十幾天,一路上也遇到了不少的麻煩,五六級魔獸攔路是常有的事情,雖然對于程智來說,收拾他們不在話下,不過他們在不遠處的一處叢林之中甚至還碰到了一頭七階的綠龍。好在程智神識比較強大,提前發現了綠龍,加上那綠龍正在休息,才沒有陷入一場惡戰。但是為了繞過綠龍的領地,他們也是繞了一個大圈。程智和安琪兒,一邊走,一邊說笑著,時不時貼在一起,輕輕的親一下對方的臉。

被程智拉住的手的安琪兒,頓時感覺到了程智的手中那炙熱的溫度。程智現在的氣勢就像是一頭剛剛飽餐一頓的獅子,渾身充滿力量,心里美滋滋的。似乎如果有一頭七階魔獸出現在他面前也能一拳打飛的模樣。“我們先在這里等雨停了再走吧。”程智又看了看天空之中濃厚的烏云和不斷飄落的大雨雪花,安琪兒并沒有什么意見,畢竟上山的路陡峭異常,下山的路也同樣如此,這樣的天氣,繼續前進的確很危險。程智拿出了幾根骨杖,上面全都帶有中階魔獸的魔晶核,全都插在了地面上,將他們激發起來,形成了一個簡單的半球形防御罩,將兩個人包裹在了里面,接著在地上鋪上了獸皮和毛毯,一個由魔法結界構成的帳篷就建好了。兩個人都是松了一口氣,一屁股坐在毛毯上,雙手撐在地上,仰頭看著雨水和雪花滴滴答答的落在魔法結界的上面。如果有人看到他們這樣使用魔晶核的話,一定會說他們是在是浪費了。寶貴的魔晶核竟然被他們用來搭建帳篷。可是程智卻是不在意。這里是落日山脈的內部區域,中階魔獸數不勝數。高階魔獸也經常能夠遇到。一路上程智干掉了不少的五六級魔獸,得到的魔獸晶核足有數十顆。這有為了避免危險而不得已動手的原因在里面,同時,程智其實內心中也是想要在安琪兒面前表現一下的小心思在里面。沿著湖畔,兩個人走了很遠,這湖面很是巨大,如果要繞行到另一邊的瀑布需要走上一整天。正走著,程智突然停下了腳步。一把拉住了安琪兒。

“怎么了?”安琪兒還以為程智還想親她,不由得有些嬌嗔道,可是卻見程智用手指在唇邊做了個噓聲的動作,表情有些凝重。接著將安琪兒拉到自己的背后,同時另一只手揮手召喚出肥仔和骸骨鯊齒龍,接著在前面一片開闊的河灘上,釋放出了所有的亡靈生物。安琪兒見程智如此如臨大敵的模樣,知道事情不妙,急忙從腰間抽出了魔法杖,程智扭頭看了她一眼,接著從空間卡片里拿出了十幾張卡片塞在了她的手里:“我之前教過你怎么用的,如果情況不對,你立刻逃跑。我給你斷后。”

曝劉濤技術很好安琪兒拍了一下程智的額頭:“別說傻話,有危險咱們一起面對。”說著將一張防御卡片激發了起來,在程智和自己身上附加了一個魔法護罩。“哈,哈哈。”突然,森林之中傳來了一聲冷笑:“亡靈魔法師?好久沒有看到過亡靈魔法師了呢。”隨著話語聲響起,只見一個衣著破爛的中年人,從森林之中走了出來。這人的衣服看起來就像是個叫花子,不過任誰看到這個人都不會將他和街邊乞丐聯系在一起,這個人身上的氣勢十分駭人,身高在兩米左右,相貌硬朗,一頭飄逸的銀色長發灑落在雙肩上,裸露出來的身體上一道道清晰的肌肉紋路充滿了力量感。

詳情

猜你喜歡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體小飛機詳談@seo1898】
曝刘涛技术很好

河北 一选五走势图 辽宁35选7几个号中奖 体彩p5综合版 山西11选5走势图推荐 ag真人网页_点击登陆 江苏快三今天走势图表 广东快乐10分8种玩法 北京pk10直播网 比特币官网登录入口 福利彩票中奖规则 福建快三现场直播开奖记录 安徽11选5基本走势 c罗总进球数至今 韩国棒球比分怎么看 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 深圳风采35选7开奖结果 四川金7乐app官方下载苹果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