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超h密液

類型:直播劇地區:贊比亞發布:2021-02-27

军婚超h密液 劇情介紹

軍婚超h密液“哼,密液難道是走漏了風聲,密液有人打算暗算我?哎呦。”阿桑吸著冷氣,有些不耐煩了,這該死的槽牙,疼的他有些頭暈腦脹。但是作為老虎溝土匪團的老大,他不能再這個時候表現出一點的慌張。他揉了揉下巴,這才扭頭對另外幾個心腹說道:“派人打著我們的旗號去拿哨塔查看一下。媽的,如果邱羅爾真的在哨崗遇到了麻煩,就把人要回來。”“那就更少了。那種偷尸賊才會修煉的職業,估計也沒有人學吧。”

“都是一群亡命之徒,而且欺軟怕硬。他們不敢打劫大型的商隊,專挑旅人下手。而且往往都是很多人,一擁而上,搶了東西還殺人。連尸體都不用清理,因為都被山里面的魔獸吃掉了。所以事后想要調查都很困難。”阿桑口中的邱羅爾就是昨天晚上被派去帶人端掉哨塔的那個五級戰士實力的土匪。還不等他的心腹帶人去查問,軍婚后面卻是傳來了一陣騷動。一個小嘍啰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軍婚“老大,花臉猴拉的納大人帶著人馬來了。”“強盜?”程智系好了腰帶:“什么樣的強盜啊?”

“都是一群亡命之徒,而且欺軟怕硬。他們不敢打劫大型的商隊,專挑旅人下手。而且往往都是很多人,一擁而上,搶了東西還殺人。連尸體都不用清理,因為都被山里面的魔獸吃掉了。所以事后想要調查都很困難。”“那我們不是很危險?”“什么?你這話是什么意思?”阿桑心頭一緊,密液不由得瞪圓了眼睛,密液六級戰士的威壓頓時將那個只有二級斗氣實力的小嘍啰嚇得腿軟,跪在了地上:“拉的納大人說是您派他帶人來的。”

“什么?我什么時候讓他來了?”阿桑虎目圓睜,軍婚接著抬頭望去,只見拉的納正一臉興奮的跑了過來:“老大,我們來了。”艾迪卻是搖了搖頭:“那道也不是,大多數的強盜還是很畏懼雇傭兵工會的,如果襲擊了傭兵工會的車隊,走漏了風聲,會被雇傭兵工會發布懸賞任務追殺的。想要討好傭兵工會,提高傭兵小隊等級的人有得是,他們甚至都可以不要傭金就去清剿那些強盜。所以那些強隊往往都會挑選那些笑的旅行團隊下手,很多旅者為了圖便宜,或者被非法護送團隊坑騙,進入森林,結果很可能就是被強盜襲擊。”

程智點了點頭,心想在傭兵營地外遇到的那些拉客人的傭兵小隊就是這樣的吧?他們要價雖然低,但是的確是沒有什么保障。“你們來干嘛?”看著拉的納的樣子,密液阿桑眼睛瞇了起來:“不是讓你在營寨里好好看家嗎?”馬車所停的這個補給站有一排小房子,都是一些商鋪,販賣一些土特產和補給品,面包,餅干,葡萄酒,肉干什么的。程智身上并沒有帶多少的食物,這也是因為缺乏長途旅行的經驗,所以準備到那些商鋪之中購買一些食物。“艾迪,我去賣點吃的,你去嗎?”

“誒?老大,軍婚不是你派人來告訴我們過來搬東西嗎?”拉的納見阿桑臉色陰沉,軍婚不由得也是有些心虛,急忙說道:“阿西特說你們昨夜攻下了約瑟城,繳獲了大量的物資。讓我們過來……”“不去不去。我跟管家……哦,我家大叔帶了路上吃的糧食了,而且這里的東西貴得很,一塊面包要兩個銀幣。”

“那么貴?”程智瞪大了眼睛說道:“牛欄山那里的面包就已經是挺貴的了,才二十個銅板。”阿桑再次瞪圓了眼睛大罵道:密液“放屁,密液大軍還沒出發呢?什么攻下了約瑟城?……恩?你說阿西特?”說道這里,阿桑也是有有些愣神:“阿西特?那不是邱羅爾的手下嗎?他怎么會去給你們報信?”

大陸通用貨幣的兌換比例一般是一金幣兌換十銀幣,一銀幣兌換一百個銅板。這樣換算下來,這里的面包要比牛欄山貴十倍。想到這里,軍婚阿桑心頭一緊:“那個阿西特呢?”“哼,是啊,這里是山脈外圍最后一個補給點,進入山脈之后可沒有人賣食物的。”艾迪撇了撇嘴說道。

程智嘆息了一下,但還是說道:“沒辦法了,我從家出來的時候都是走到哪兒吃到哪兒,沒有攜帶太多的食物。雖然貴點,那就少買點好了。走吧,我們一起去。”說著,程智拍了拍艾迪的肩膀,兩個小孩一起來到了其中一個商鋪之中。只見這鋪子里面的裝飾很簡單,幾個貨柜,吧臺后面是一個胖胖的老板:“歡迎光臨。呵呵,需要點什么?”程智朝貨架上看了看,指了指說道:“兩個整條的面包,再給我一包腌肉干。”小孩子就是這樣,很容易就混熟了,兩個小孩子摟脖抱腰的從車子上下來,跑到路邊,揭開褲子就嘩啦啦的尿了起來。

“阿西特?”拉的納也是一愣,密液這一路上光顧著快點跑,密液早點到,卻一直沒有注意那個阿西特有沒有在隊伍之中,急忙回頭對自己的手下問道:“你們看到阿西特沒?”“就這些嗎?”那個旁老板笑了笑說道:“一共五個銀幣。”程智吐了吐舌頭,這幾年在老杰森那里打工的經歷倒是讓他一個王室中長大,十指不沾陽春水的貴族王子了解到了普通百姓的世態炎涼生活艱辛,從口袋里拿出這五個銀幣來還是讓他肉疼的。這時候艾迪卻是拍了拍柜臺:“照我朋友要的東西再給我來一份。錢我來付,不過,你得送再來兩包糖豆。”

那老板看了看艾迪,又扭頭看了看貨架上的糖豆,點了點頭:“好吧,十個銀幣。”程智點了點頭,軍婚劍齒虎算是比較常見,軍婚廣為人知的魔獸之一,而且即便是同一個種類的魔獸也有不同的種群,比如劍齒虎,有最為低級的火系劍齒虎,他們成年之后可以達到五級,可以口吐烈焰。還有六級的風系劍齒虎,當然了還有極為少見的七級劍齒虎種類,冰霜劍齒虎,天生而少見的冰系魔獸,極為強大。艾迪說著從口袋里掏出了一個金幣,放在了柜臺上。“這是我的銀幣,給你。”看到艾迪付了賬,程智將銀幣掏了出來,想要給艾迪。

這個艾迪顯然十分健談,密液開始跟程智滔滔不絕的說起了那一次的歷險,雖然艾迪當時只是個旁觀者,但是卻如同他親力親為一般,說的極為的仔細。艾迪咧嘴開心的笑道:“哎,算了,正好我也餓了。跟朋友一起分享食物才是最快樂的事情。等以后再買什么東西的時候你付賬不就好了。哈哈。”

聽到艾迪的話,程智點了點頭。既然是好朋友,就不用那么太彼此分明的好。以后多請一些好了。程智也是聽的津津有味。隨著車夫手中鞭子的一聲脆響,軍婚兩頭強壯的角龍拉著這輛鐵車,軍婚緩緩地動了起來。他們穿過了一條專門的行車通道,來到了拉爾摩的外面,沿著另一條大道向落日山脈的方向走去。這一路上卻并非只有程智他們的車子,實際上走這條路進入山脈的人還是有很多的。但大多都是準備進入森林地區改道其他地方做任務的雇傭兵團隊。這些人型形形色色,有步行的,有駕著牛車或者什么低級魔獸駕轅的車子,還有的則是干脆騎著魔獸的。程智就在路上看到好幾個騎著風狼的人疾行而過。能夠擁有魔獸坐騎,本身也是實力的象征。因為只有你的實力與魔獸相等或者高于魔獸才能夠與魔獸簽訂契約,成為魔獸的主人,讓魔獸心甘情愿的任你驅使。出了這家店鋪,面包和肉干被程智用油紙袋裝好困在了腰間,而兩個孩子一人手里拿著一包糖豆,開心的吃了起來,這糖豆是用蜂蜜和菜糖,調和而成,里面還包裹著一個豌豆,吃起來又甜又脆。兩個孩子吃的很是開心。正準備返回車子,程智一抬頭卻見到迎面走來了一個壯漢,足有兩米的身高,身材粗壯,一臉的大胡子,簡直就像是一頭大狗熊。正是在傭兵工會大廳里面,扇了程智腦袋一下子的那個家伙。這家伙足有五級戰士的實力,在傭兵護衛隊里面也算是不錯的修為了。程智皺了皺,看著這個大個子,但是那大個子卻正在和身邊的一個傭兵說著什么,并沒有注意到從身邊經過的兩個小孩。“瑪雅大姐頭可是給我好頓訓斥,這次沒有搶到西里爾斯公爵的那個任務。”

“是啊,人家出五千金幣購買一個六階魔晶核,只是要求附帶風屬性魔法暴風龍卷,多大的一筆生意啊。那種魔晶核需要獵殺的魔獸是六級風系獨角獸。雖然有一定難度,但是危險還是不算太大的。”幾個小時之后,密液他們的車子來到了落日山脈的邊緣,這是落日山脈之外最后一個補給站。

一直到兩個人走了過去,程智卻還在看著剛剛那個壯漢。最里面不停地動著,似乎是在咀嚼糖豆。“程智,怎么了?”艾迪有些奇怪的問道。車夫在車頂上,軍婚用深入到車內的一個鐵管,大聲地喊道:“車子停留二十分鐘,過時間不上車的可不等啊。”

“哦,沒什么。”程智笑了笑,又朝嘴里塞了一個糖豆:“那個人長得像頭熊。哈哈。”“嗯,是挺像的。哈哈哈哈。”兩個孩子都笑了起來。可是剛剛走出去沒兩步,就聽哎呦一聲,兩個孩子扭頭看去,只見那個熊一樣的家伙,不知道怎么的,栽進了路邊的水溝。那里是程智他們剛才尿尿的地方。看到那壯漢狼狽的從水溝里爬出來的樣子,程智和艾迪不由得笑的更開心了。

“一個小小的懲罰而已。”程智的眼里帶著一絲狡黠,他剛才并不是在咀嚼糖豆,而是在使用咒語,一個很簡單的失控術,這個小法術,可以影響到一個人對于自己動作的本能判斷,可比如邁步,本來正常走路應該是一步七十五公分,但是受到法術影響,一條腿邁出去的時候是七十五公分,而另一條腿則只有六十公分,突然對于常識性和本能行為的改變,會讓人出現錯覺,被自己絆倒。那個壯漢就是這樣,被自己給絆進了水溝。別看他是個五級戰士,純粹等級比程智要高,但是精神力這方面,戰士就是戰士,跟亡靈魔法師根本就無法相提并論。被下咒也是很輕松的,更何況只是一個小法術而已。“走,下車,撒尿去。”艾迪拉了拉程智說道。程智正因為自己的小惡作劇而開心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一陣毛骨悚然,似乎有什么東西窺視著他。他急忙四下里張望了起來,卻沒有發現任何不對勁的地方。“怎么回事?”程智撓了撓頭,剛剛的感覺很奇怪,一瞬間就消失了。

“嗯,這個嘛,好像是沒聽說過。而且你說的生命魔法,命運魔法什么的,好像也非常的偏門,整個天風世界都沒有多少修煉這方面魔法的人吧。”艾迪搖了搖頭。“你怎么了?找什么呢?”艾迪笑著看向了程智,見程智左顧右盼的,有些奇怪的問道。小孩子就是這樣,很容易就混熟了,兩個小孩子摟脖抱腰的從車子上下來,跑到路邊,揭開褲子就嘩啦啦的尿了起來。

“呼,憋死我了。對了,進入山脈之后,每天只能下車兩次。”艾迪打了個舒爽的哆嗦,一邊提褲子,一邊對程智說道。“哦,沒事沒事。”程智搖了搖頭,心里覺得似乎是錯覺,便不在去想了。在車子靠后排的車窗邊上,一個衣著普通的男人,正拿著一個水晶吊墜把玩著,嘴里卻是低低的說道:“一個咒魂系的亡靈魔法師?嗯,這么年輕就已經是四級魔法師的實力,應該很有前途才對。唉,那跟我又有什么關系啊。”那個男人說話的聲音很低,周圍的人根本沒注意到。程智想了想,還是說道:“其實,我這次也是要到薩寧的雷諾學院去上學。我叔叔和嬸嬸要求我去的。”

“哦?呵呵,看來我們還會成為同學啊。”艾迪眼睛一亮的說道。“哦?嗯,應該是怕離開車子受到魔獸攻擊吧。畢竟聽說這山脈極為危險的。”

“那是。”艾迪點了點頭:“而且呀,最危險的還不是魔獸哩,最危險的是強盜。有一些強盜團就喜歡襲擊過往的旅客。”“嗯,可是我的天賦也不怎么好。到了學院估計人家魔法系都不會錄取吧。”

程智和艾迪互相抱著肩膀走上了車子,回到原來的座位,席地而坐,分享著剛剛買到的牛肉干。“強盜?”程智系好了腰帶:“什么樣的強盜啊?”提到這個,艾迪也是嘆了一口氣,覺得他們兩個都是同病相憐的孩子。

“對了,你對那個學院了解嗎?他們都教什么魔法?”“嗯,七大元素魔法和七大元素斗氣都有。”艾迪想了想說道:“畢竟那里是知名的學院。我在出發之前還專門找人打聽過那里都教什么。”

軍婚超h密液“哦,那別的呢?我記得魔法可不只是七大元素魔法啊。比如生命魔法,命運魔法什么的,有嗎?”程智微微皺了皺眉,有些不甘心的問道:“那死亡魔法呢?”

詳情

猜你喜歡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體小飛機詳談@seo1898】
军婚超h密液

河北 一选五走势图 JDB 夺宝电子下载 重庆时时彩宝典4.0 天津快乐十分基本走势官网 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山西 棋爱棋牌麻将游戏 广东闲来麻将 安卓 双色球隔11期选号 bg视讯厅是不是假的 双色球带坐标连线基本走势图 马里奥vr赛车海外版 三分彩计划群 足球雪缘园足彩比分 彩票软件. 全天腾讯分分彩结果 竞彩足球比分新浪爱彩网 皇冠体育中心羽毛球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