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动漫

類型:新聞劇地區:毛里塔尼亞發布:2021-03-04

无限动漫 劇情介紹

無限動漫程智皺了皺眉,無限動漫抬眼看了看這個人:“小隊?沒興趣。不接受挑戰。”程智毫不在意的說道,同時將講臺上的書本整理好。亨特可是劍圣級別的人物,感應一個非圣域的斗氣戰士的實力真的比喘氣還容易。但也是因為這五級的斗氣實力,讓亨特眼睛一亮:“不錯呀,這小丫頭。來,讓叔叔抱抱,看看你發育的怎么樣。”

他最近總是有些困惑,因為越是修煉亡靈魔法,他就越覺得生命是如此的脆弱,而他有的時候開始表現的有些冷血。“不接受?”邱來亞頓時瞪大了眼睛,無限動漫怒聲喝道:無限動漫“程智,別以為你打敗了幾個沒腦子的家伙就天下無敵了。既然你立出了外面的牌子,就要對你所說的話負責。我今天就是來砸場子的。”他第一次感覺到不對勁的時候,就是在肥仔死的時候,當時他擊敗了那兩個斗氣戰士,卻是滿心的冷漠,覺得殺死他們就和殺死一塊石頭,一塊木頭一樣。但是這一閃而過的念頭卻是讓程智嚇了一跳,最終只是選擇刺瞎了兩個人的雙眼,而非殺死他們。

之后的修煉過程中,他剛開始毫無顧忌的殺死一些蛇蟲鼠蟻,后來是一些小動物,松鼠,兔子之類的。而最近,他走在街上,看到那些行人的時候,甚至都有一種在看一個個可以殺死的人偶一般。這種漠視生命的感覺讓他有些害怕。程智看著竹竿上穿著的兔子,搖了搖頭,也許這種冷漠是因為修煉亡靈魔法,跟死亡之力接觸的多了產生的吧。程智皺了皺眉,無限動漫心想還是把外面的牌子摘掉吧。不然這麻煩肯定是少不了的。

“而且,無限動漫我們已經找到了擊敗你的辦法。”邱來亞這時候又是得意的說道:“怎么?怕了嗎?”拎著兩只剛剛被他刺死的野兔,從森林之中走了出來。回到了亨特的院子,將兩只野兔放在院子中的架子上,然后拿出一把小刀,熟練的剝開兔子皮,掛在一旁,接著便開始取出內臟。他的動作很是熟練,這處理兔子的手藝還是跟老杰森飯店的廚子學的。將處理好的兔子用一些從森林里采集來的腌料和鹽巴腌好放置一會,便可以燒烤。看著血糊糊的兔子,程智歪著腦袋在那里發愣。

“程智,干嘛呢?”這時候,一個清冷的聲音傳來。程智回頭看去,見是自己的老師,海瑟薇阿姨。程智略帶詫異的看了這個邱來亞一眼:無限動漫“哦?找到擊敗我的辦法?哼哼,無限動漫很不錯。”程智手抱雙肩,眼睛轉了轉:“好吧。正好下課了,也沒什么事。現在是午休時間,你們現在有空嗎?”“海瑟薇阿姨,沒什么,我在……”程智想了想,本來想好的說辭卻是說了一半,突然問道:“我最近總覺得有些奇怪的感覺。”

見到程智態度是已經答應了約戰,無限動漫邱來亞哼哼笑了兩聲,接著說道:“好,那我們一會操場擂臺上見。”“奇怪的感覺?難道是要突破到三級魔法師了?”海瑟薇眼睛一亮的問道。

“不是。”程智搖了搖頭,轉回身,來到海瑟薇的面前:“海瑟薇阿姨,我現在越來越覺得自己……自己沒有人味了。”程智無奈的搖了搖頭,無限動漫而亡靈魔法教室里面現在還有不少學生因為秋來而那幾個人的到來并沒有走,無限動漫見那幾個家伙約戰走了,亡靈魔法教室的學生們頓時全都圍到了程智的身邊:“助教,這個邱來亞的龍淵小隊是去年校內預選賽的季軍。很厲害的。您要一個人對付他們嗎?”

“什么?”海瑟薇被程智的話說的有些奇怪。“只是季軍嗎?”程智撓了撓下巴:無限動漫“看他氣勢洶洶的,無限動漫還以為是冠軍呢。”因為之前從不關心這方面的事情,所以程智不知道這個小隊的名字也是很正常。“我覺得我對于這些被我殺死的東西不再憐憫,甚至有時候覺得,他們的生存沒有任何意義。因為他們的脆弱,他們最終只是別人的盤中餐,可是我的心里一直覺得這樣的想法不好,不對。”程智抬起頭緩緩說道:“生命真的沒有意義嗎,難道一切的最終歸宿,就只有死亡?”

“怎么?在思考哲學嗎?”海瑟薇饒有興趣的看著程智,上下打量了好一會,突然皺了皺眉:“不會吧,這么早就開始了嗎?”“開始什么?”他的神識不斷的散開,因為精神力的強大,他一個二級的亡靈魔法師,神識卻已經可以覆蓋近兩百米的范圍,而且還極為清晰。這片區域的一花一樹一草一木,全在他的神識籠罩之下,很快,他就用神識鎖定了第一個目標。

另一名學生說道:無限動漫“他們的實力很強。預選賽最后的半決賽他們的對手就是去年的冠軍小隊,無限動漫而且當時兩個隊伍幾乎不先上下,最后雙方都拼到就剩最后一人。所以說他們的實力幾乎和冠軍相當。”海瑟薇想了想說道:“亡靈魔法師的確是會因為長期修煉死亡之力,因為對于死亡的感悟越來越深,而變得漠視生命。這對于修煉死亡之力的亡靈魔法師來說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但是如何去理解死亡之力卻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而因為不同的理解,每個亡靈魔法師可能都會塑造出不同的個性。”說道這里,海瑟薇不由得嘆了一口氣:“如果這一關過不去的話,未來很可能變成一個喪失人性的瘋子。這也是我為什么說,我會指引你修煉到四級的原因。如果自行修煉,在三級到四級的關口中遇到了這樣的問題而沒有人進行引導的話,很可能變成瘋子,比如那幾個在人類歷史上為禍人間的亡靈魔法師,比如僵尸王索頓,還有憎惡之父奧森,都是因為在這一個關口之中沒有正確的調整好自己的心態,最終變成了心理變態。雖然我承認修煉亡靈魔法的魔法師,都有些心理變態,但是他們兩個已經變態的出了格。”程智點了點頭,剛剛海瑟薇所說的這兩個人物都在海瑟薇平日的授課之中都曾經跟程智提到過,程智自然是不陌生的。在人類世界之中那也是赫赫有名的傳說級人物。之所以赫赫有名,是因為這兩個家伙都非常的可怕,先說那個僵尸之王索頓,在數千年前,他曾經用病毒毀滅了一個國家,將數百萬人變成了行尸走肉,但是他沒有將孩子變成僵尸,而是將他們囚禁了起來,每天吃掉一個。所以天風世界的人們在教訓自己的孩子的時候,總是嚇唬他們:“再不聽話就讓索頓把你抓走。”至于那個奧森,他和索頓不同,他喜歡抓活人,將他們活體切割,挖出他們的眼睛,將他們的手臂嫁接在自己身上。硬是將自己給做成了一個千手千眼的怪物。不過話說回來,這兩個人在亡靈法師界卻是兩位響當當的人物。索頓創造出來的僵尸病毒流傳至今,是制作擴散性喪尸病毒的基本素材。而奧森則是創造出了一種全新的制作強大的作戰尸體傀儡的方法,也就是憎惡。

當初在講解這兩位前輩的時候,海瑟薇可是一臉崇拜,可是現在卻是說他們是瘋子,這確讓程智有些奇怪。“哼,無限動漫你就慣著他吧。”海瑟薇翻了個白眼:無限動漫“還有,程智卡在二級的瓶頸時間太長了,這有些奇怪啊。雖然魔法修煉遠比斗氣緩慢,但是二級到三級的瓶頸,應該沒那么難以突破才對啊。他像現在的精神力已經強大的快要爆掉了,可是對于死亡之力的掌控卻依舊沒有絲毫進展。到底問題出在哪兒呢?你說吧,我這一年里,什么招數都試過了吧?用毒素激發潛力,用帶有藥水的針扎,用這個用那個的,什么方法都試過了,媽的,現在就差去神廟里禱告去了。”“可是這兩個人都是瘋子的話,卻是一個創造了擴散性僵尸病毒,一個研究出了憎惡。……”“他們的才華和瘋狂是不能夠劃等號的。我所說的是,他們兩個最終都喪失了人性。他們不再把人類當作自己的同類,而是完全的將自己變成了與人類不同的異類。這是精神層面的。而因為這種精神層面的變異,使得他們兩個人最終也只是九級魔法師,永遠無法進入圣域,最后只有徹底的死亡。死亡法則有其規律,你是人類的靈魂,最終成為圣域,甚至更高……總之你的靈魂是人類,是在規則和法則框架之內的,想要改變自己的靈魂從人類變成非人類,失去原本的屬性,企圖超越規則和法則,最終只有死亡。”

無限動漫“那你得先修一座死亡神殿才行。要不改天我陪你去光明神殿去試試?”亨特嘿嘿笑著說道。海瑟薇說完,見程智還是有些似懂非懂的樣子卻并沒有強求,因為這樣高深的哲學問題,對于一個只有十歲多一些不到十一歲的孩子來說實在是有些深奧。

“不過,這一般都會出現在四級到六級魔法師修煉的過程中。你出現這樣的問題,似乎有點早,這可能跟你的精神力過于強大有關吧?”海瑟薇搖了搖頭:“亡靈魔法師本來就經常會被人當作異類,所以你用不著太過于壓抑自己心中的情緒。你只要記住,你是人類,無論你修煉什么,做什么樣的事情,你都沒有脫離人類的范疇。”“滾!無限動漫”海瑟薇翻了個白眼:“那群禿頭死背背,求他們有個毛線的用。”程智點了點頭。心里面有了些感悟,但并沒有再說什么。正在這時,亨特從院子外面走了進來,手中還捧著兩瓶紅酒,笑嘻嘻的看著架子上正在腌制的兔肉:“嘿嘿,正好,連下酒菜都有了。”程智點了點頭,便去升火,準備烤兔肉。不一會,濃香的肉味便彌散了開來。“我這小侄子的手藝越來越好了。”亨特提著鼻子聞了聞,嘿嘿笑了起來。

“是啊,是啊,這味道還真香。”突然,一個突兀的聲音從外面傳來。院子中的三人同時一愣,朝大門處看去,只見一個身材矮小,背著一個超大號門板的男人從外面走了進來,而男人的身邊卻是跟著一個十幾歲的小女孩。其實程智自己也非常郁悶。自從達到了二級頂峰之后,無限動漫他就始終無法再進一步。每次突破到關鍵時刻的時候,就會突然像是感應不到死亡之力了似的。

看到這個人,亨特很是不耐煩的說道:“是你?你怎么跑這兒來了?師兄。”“師兄?”程智有些詫異的看著這個男人。漫步在森林之中,無限動漫程智一邊走,一邊沉思著自己的問題。可是卻始終找不到答案。

“師兄?”程智有些詫異的看著這個男人。“切。”海瑟薇卻很是不屑,掃了二人一眼便轉身回到了房內。

“哎呦我勒個去,這不是海瑟薇圣魔導師嘛。誒,怎么也不打個招呼。真是的。好歹大家相識一場。”程智嘆了一口氣,找了快空地坐下,閉目凝神,再次進入了冥想的狀態。自從肥仔死后,對他的觸動很大,也真正的讓他發自心底的愿意學習亡靈魔法了,可是修煉的速度反而慢了下來。雖然精神力一直在不斷的增長,但是對于亡靈之力的控制,卻始終停留在二級魔法的頂峰。亡靈魔法的升級是精神力與對亡靈之力的控制并進的,二者相輔相成,任何一樣達不到標準,都無法升級。亨特翻了個白眼:“是啊,對你這種總喜歡蹭白食的家伙,誰會喜歡。”“哎呀。沒想到啊,沒想到,你小子躲在這么好的一個地方。也沒見你在其他地方露面。嘿嘿。怎么,忘了我們只見的約定了?”

矮個男人點了點頭:“嘿,你牛逼,不過,你當初答應我的事情,你怎么就不認呢?我這次可是連我的關門弟子都帶來了。”“忘了?哼,不是忘了,我呢,一直也沒心情教授徒弟,恐怕要讓你失望了。”亨特沒好氣的說道。他的神識不斷的散開,因為精神力的強大,他一個二級的亡靈魔法師,神識卻已經可以覆蓋近兩百米的范圍,而且還極為清晰。這片區域的一花一樹一草一木,全在他的神識籠罩之下,很快,他就用神識鎖定了第一個目標。

一只肥大的野兔,正在悠閑的啃食著一塊植物根莖。程智手上還拿著兩只兔子,現在正是燒烤的關鍵時刻,不能烤的火大,大一點就焦了,同樣也不能降溫,否則肉會失去彈性和軟嫩,變得塞牙。于是將目光再次注視到了自己的手中。“誒,這小子是誰呀?不是你跟海瑟薇的兒子吧?沒聽說你小子要和她結婚啊。莫不是私生子?”“唉,老弟,老弟,別動怒嘛,我就是隨便問問。”矮個子男人嘿嘿的笑著說道,一副沒臉沒皮的樣子。

程智聽到那個男人這般談論自己,也是有些不高興,回頭看了過來,卻見那矮個子男人也在饒有興趣的打量著自己,最后淡淡說到:“身上一點斗氣都沒有,怎么,你這好歹也是劍圣級別的人物了,怎么也不教教?”程智緩緩睜開了眼睛,接著拿起了竹竿,悄無聲息的走了過去。長時間的鍛煉然他對雙腿的肌肉控制的非常好,走路的時候可以不發出一絲聲響。他距離那只野兔越來越近了,精神力完全集中在了那只野兔身上,并且開始用精神力對那只野兔的靈魂進行影響,所以當程智距離野兔只有一米的時候,那只野兔竟然都沒有察覺到,或者說,它的眼睛看到的,并不是真實的景象,自動的將出現在眼前的程智當作了樹木一樣忽略掉了。

程智的眼睛里透著冰冷,竹竿猛地向下一叉,那只野兔似乎也感覺到了危險,但是已經晚了,正在它要蹬腿逃跑的時候,被程智的竹竿噗的一下子穿透了腦袋。“這是我侄子,程智。他不會斗氣。是個魔法師。”

“放屁!”亨特頓時罵道:“你才是私生子,你們全家都是私生子。”程智看著鮮血咕咕的從兔子的腦殼中流出,臉上卻沒有絲毫的表情變化,眼神依舊是那么冰冷,一直過了數秒鐘之后,程智卻是突然喘了一口氣:矮個男人上下打量了一下程智:“魔法師?哎呀,可惜了。我還以為是你的徒弟呢。不過,嘿嘿,我說老弟啊,當初你可是答應過我,訓練一個徒弟,跟我的徒弟比試,輸了的就要交出師傅留下的徽章。難道你想要賴賬,還是直接把徽章給我?”

“什么徽章?不知道。”亨特一扭頭,一副死不認賬的樣子。矮個男人微微一笑:“哎呀,好歹也是個成名的人物了。你小子砍了阿爾西爾一條胳膊,我可是聽說光明教廷四處打聽你的消息,想要找你討個說法呢。要不我去跟他們說說?”

無限動漫“且,我害怕他們啊?”亨特翻了個白眼:“老子敢做就敢當,不服讓教皇親自來找我。”“誰呀,就這小丫頭?”亨特不屑的說道,但目光卻是落在了站在矮個子男人身后的那個女孩的身上。只見這孩子大概十一二歲的年紀,但身材高挑,骨肉均勻結實緊湊,身上穿著一身緊身皮甲鑲嵌著金屬片,一副武者的打扮。相貌精致清麗,一雙淺藍色的眸子十分銳利,純金色的長發細密厚實,在腦后扎成了鞭子。一看就是個美人坯子,而那眼神之中的冷傲,微微翹起的小下巴更是讓她如同一朵帶刺的玫瑰一般。最難的的是這小小的年紀,竟然有斗氣五級的實力。

詳情

猜你喜歡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體小飛機詳談@seo1898】
无限动漫

河北 一选五走势图 娱乐平台招代理 pc蛋蛋预测99预测加拿大 500w足球即时比分 能兑换现金捕鱼游戏 天津时时彩彩票网一首页 体彩福建22选5第18178期 14场胜负彩票 江西时时彩数据下载 足彩胜负彩过关统计 快彩乐老11选5中奖高 天天捕鱼赢话费hd 35选7计算器 mg游戏平台官网 天津快乐十分几种玩法 瑞士对瑞典比分预测 大圣捕鱼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