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欠g了阅读

類型:少兒劇地區:加納發布:2021-03-01

你是不是欠g了阅读 劇情介紹

你是不是欠g了閱讀博爾娜歪著頭想了一會,接著微瞇起雙眼,口中喃喃念起了古老而晦澀的薩滿咒語,頓時雄鷹虛影開始不斷閃爍了起來,并且出現了些許的漲縮,但是這個幅度卻有些微乎其微。索亞卻是一臉你騙人的說道:“你說那個珈藍惡魔叫程智就叫程智嗎?我還還說叫塔科拉迪呢。”

“什么?”程智從混亂的思緒中清醒了過來,扭頭看向了索亞。程智抿了抿嘴,看出博爾娜是打算將獸魂進行靈魂能量壓縮疊加。但是這又與他自身靈魂的壓縮方式有些不同。索亞有些不確定的說道:“好像也有人在窺視我們。”

程智一愣,但立刻散開神識探查了起來,果然,不遠處這個有一道精神力若有若無的纏繞在他們周圍。程智瞇了瞇眼睛,接著雙目綠光閃動,在不遠處的一棟商鋪外,一個老頭和一個身穿灰色斗篷的人,站在那里,朝這邊看過來。正在這時,那商鋪里走出了一個身材高大,面目硬朗的中年男人。竟然是艾迪的父親,海森博德。不過,博爾娜似乎并不是那種輕易放棄的人,他凝神看著雄鷹的虛影,口中的咒語也加快了許多,不過這是一種極為消耗精神力的魔法,博爾娜逐漸變得臉色有些蒼白,豆大的汗珠不斷的從額頭上滲出。

“停下吧。”程智卻是搖了搖頭:“雖然我不清楚薩滿咒語到底是什么魔法公式原理,但是精神力疊加并非簡單的壓縮。你試試在同一個魔法節點上反復吟唱咒語。”海森博德在看到門口的兩個人的時候十分熱情,熱情的將兩個人迎接了進去。

程智皺了一下眉,抬頭看去,原來不知不覺得,他們來到了德爾瑪商會薩寧分號的附近。聽到程智的話,博爾娜的臉色有些難看:“可是那樣最不是很危險?”博爾娜皺了皺眉:“如果控制不好的話,或許會造成能量反噬。到時候獸魂不就毀了?”看著他的那個老人和灰衣人跟海森博德消失的身影,程智皺了皺眉,邁步走了過去。

程智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沒錯,我能夠那么做是因為我擁有遠超同階魔法師的精神力。但這種方法的確不適合你。”說著,他從空間卡片之中拿出了符文紙和鵝毛筆,找了個桌子便開始刷刷點點的寫畫了起來。進大廳,薩寧分號的經理立刻走了過來,殷勤的說道:“原來是程智少爺,不知道您有什么事嗎?難道又有要定做的物品?”

程智搖了搖頭:“剛剛跟海森博德叔叔一起進來的那兩個人是什么人?”艾迪和希爾正興奮的談論著剛剛結束的實在有些太快的擂臺賽,一進門,卻見程智又埋頭在寫什么東西,不由得有些好奇,不過他們知道,無論是魔法師還是煉金師,在篆刻東西的時候最討厭別人打攪,于是二人都立刻閉上了嘴,只是好奇的湊了過去,卻見程智正在繪制一個復雜玄妙的精神力符文。

“哦?那兩個人嗎?”那個分號經理搖了搖頭:“這個就不清楚了。不過,會長大人很是重視這兩位客人,顯然身份不低。其中一個老者已經跟會長大人上樓面談去了。還有一個人在偏廳等著呢。”希爾和艾迪都是那種一看到符文就頭大的家伙,急忙朝后退了兩步,卻看到博爾娜正聚精會神的看著程智繪制符文的動作,艾迪嬉皮笑臉的湊到博爾娜跟前:“哎呦,看什么呢?這么……”程智點了點頭,正打算去偏廳看看,一轉身,卻見偏廳門口那里正站著一個身穿灰色斗篷的人。

“是你?”當程智清晰的感應出對方的靈魂波動的時候,卻是雙眼一瞪,這個靈魂波動他感應過,分明就是跟卡斯利莫夫合作的那個亡靈巫師,叫做塔科拉迪的家伙。剛剛他遠遠地就感應到這兩個人的靈魂波動不太正常,似乎有亡靈魔法師的感覺,因為怕海森博德遇到什么麻煩這才進來看看。那個人歪了歪腦袋,似乎在上下打量他,接著伸手先開了斗篷,只見斗篷下是一個膚色蒼白但是卻美麗絕倫,看起來只有十七八歲的妙齡女孩。一頭銀色的長發飄逸的垂在腦后,只有左側前額上有一撮黑色的頭發,垂落在面前。一雙灰綠色雙眸,似笑非笑的看著程智。這九級魔獸晶核的價值元超乎程智原本的想象。最終這魔晶核竟然被人競拍到了一千六百萬金幣的價格,最終被一位九級魔法師買走了。

“一邊去。”博爾娜連頭都沒抬,卻是低聲喝道。程智瞇了瞇眼睛:“閣下是塔科拉迪吧?沒想到竟然是一位女士。不過你怎么會出現在這里?”“我為什么不會出現在這里?”塔科拉迪輕哼了一聲,緩步走到程智跟前:“不錯啊,小小年紀竟然已經達到了五級亡靈魔法師的境界。難怪那天會破壞我的好事。”塔科拉迪本想要諷刺些什么,或者說一些狠話,可是一抬頭,卻看到了老老實實跟在程智身后的薩蘭,先是楞了一下,接著似乎想到了什么,頓時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長著那張小嘴,指著薩蘭,發出咯咯咯一陣氣結的聲音。

看到塔科拉迪一副心臟病發作的模樣,程智也是被嚇了一跳,不過看著她纖細的手指指著程智身后的薩蘭,立刻就明白了過來,抿了抿嘴說道:“這是我的亡靈戰士。”“小意思。”艾迪一如既往的得意的翹著鼻子,眼睛上翻,一副得意的模樣:“沒這點手段和眼力價,就別出來混了。”程智說話的語氣很是平淡,但是塔科拉迪分明從那語氣之中聽出了一絲得意與輕蔑,特別是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個無知的土包子,這讓塔科拉迪氣得想要吐血,不過眼前這個五級的亡靈戰士實在是太特別了,一舉一動幾乎和活人無二。亡靈魔法師制作的亡靈戰士根本不可能像是活人一樣,即便控制能力再強大的亡靈魔法師,最多也只能讓亡靈戰士的速度力量提升上去,但是動作細節上總還是有些機械和麻木。可是程智的亡靈戰士一舉一動,每一個細節幾乎和常人無二。這太不可思議了。這個程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程智本就是故意的氣對方,對于戰士,憤怒可以激發戰斗意志,但是對于魔法師,憤怒只會讓人在繁雜的魔法之中迷失。所以,魔法師對戰的話,如果可能的話都會盡量攪亂對方心神。程智在看到這個塔科拉迪的時候就已經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沒準就要跟這個比自己等級高得多的亡靈魔法師斗上一斗。

“好吧。”程智搖了搖頭,接著笑了起來:“繼續參加拍賣會吧。或許還有其他的什么有趣的東西也說不定呢。”不過見對方沒有還嘴,依舊有些驚訝的看著薩蘭,不由得撇了撇嘴:“你們來德爾瑪商會干什么?如果你是越獄出來的,奉勸你一句,趕快回去自首,否則被薩寧學生兵軍團發現了,可是會就地格殺的。”說到這里,他的手已經下意識的按在了貼著大腿插著的十分隱蔽的刺劍上。

塔科拉迪終于從驚訝中恢復了過來,聽到程智的話,不由得冷哼了一聲:“哼,越獄?我塔科拉迪想要離開那破地方還用逃跑嗎?”塔科拉迪一臉不屑的抱著雙肩:“本來我也就是配合著演了一場戲而已。”索亞的小腦袋四外看了看,見沒有外人,這才搖了搖程智的胳膊,低聲的問道:“哥哥,你真的是個王子殿下啊?”“演了一場戲?”程智聽到這句話有些摸不著頭腦。不知道是因為知道自己口誤說漏了嘴,還是這件事情在她看來真的不值一提,塔科拉迪話鋒一轉說道:“你叫什么名字?”程智沒有回答,而是有些警惕的看著對方。

塔科拉迪卻是笑了笑:“不用那么緊張,小子,我也是亡靈魔法師。這天風大陸上亡靈魔法師本就稀少,所以才會對你感興趣,放心,我對你并沒有惡意。而我們來德爾瑪商會也是來做交易的。”“當然嘍,不過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

“做交易,什么交易?”程智越發的覺得一頭霧水。塔科拉迪翻了個白眼:“真沒禮貌,你還沒回答我你的名字呢。”索亞點了點頭,雖然還是搞不懂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一雙大眼睛里閃爍著光芒,不知道在想什么。

程智皺了皺眉,但還是說道:“四級亡靈魔法師,程智拜林。”“程智拜林?程智?你怎么起了這么一個倒霉名字?”塔科拉迪在聽到程智的名字的時候差點笑出聲來。特別是那臉上的表情,絕對會讓人感覺很不舒服。

這次,程智卻是有些莫名其妙了,自己的名字怎么會讓對方如此模樣。不由得陰沉著臉說道:“你笑什么,我的名字難道讓你覺得很滑稽?”拍賣會已經進行了大半,之后就要進行競拍的,乃是壓軸的拍品,首先上場的是一塊九級魔獸晶核。“不不不。”塔科拉迪搖了搖頭,但笑容還是掛在臉上:“程智這個名字的來歷,難道你不知道嗎?可別說是你父母隨便給你起的。”程智更加疑惑了,自己叫了十三年的名字,怎么在對方的眼里如此奇怪?

“我也聽過。”程智點了點頭,但是有些疑惑的說道:“珈藍惡魔,跟我的名字有什么關系?”看到程智黑著臉看著她,塔科拉迪的笑容逐漸也收斂了起來,看著程智:“怎么?你真不知道?”這九級魔獸晶核的價值元超乎程智原本的想象。最終這魔晶核竟然被人競拍到了一千六百萬金幣的價格,最終被一位九級魔法師買走了。

至于圣域戰士所使用過的鎧甲裝備,反倒是沒有多少人感興趣,最終只賣了八百萬金幣的價格。程智皺了皺眉:“名字是我的父親起的,你這人怎么這么奇怪,你有話能不能直說?”“看來你真不知道?”塔科拉迪抱著雙肩,右手兩根手指在尖尖的下巴上輕輕劃動。眼睛卻是饒有興趣的看著程智:“好吧,反正閑著沒事,我就跟你說說。”程智想了想也走進了偏廳,拉著索亞坐在了塔科拉迪的對面。

塔科拉迪輕輕的放下了茶杯,這才說道:“程智是一個名字,但是絕對不應該出現在拜林家族之中。你爸多恨你才給你起這樣的名字?”程智的心里有點亂,所以只是坐在那里,看著,甚至眼睛都沒有聚焦到那些拍品上。

到最后實在是沒有什么興致了,程智跟艾迪等人打了個招呼后便帶著索亞離開了拍賣行。“你說什么?”程智還沒說什么,索亞卻是跳了起來:“你胡說什么?我哥哥的名字要你管?”

說著,塔科拉迪一轉身,進入了偏廳,一屁股坐在了柔軟的沙發之中。伸手端起了一杯香濃的麥茶,輕輕的抿了一口。顯然,他并不打算站在門口跟程智說這件事。天色已近黃昏,薩寧的街道上已經沒有多少人了。程智有些恍惚的朝前走著,突然,索亞拉了拉程智的胳膊:“哥哥,感覺到了嗎?”程智卻是拉了拉索亞,讓索亞坐在身邊,臉上卻出現了感興趣的神色:“好吧, 那你說一說,我的名字到底有什么特別。”

塔科拉迪很是得意的笑了笑:“程智這個名字的來源,最早曾經出現在過一本上古傳說,《阿拉法加神之覆滅戰爭》之中。雖然這本書因為語言晦澀,譯本繁雜,很難流傳,有的甚至已經改的面目全非。哦,對了,最有名的一個譯本,叫做諸神黃昏。諸神黃昏這本書你總知道吧?”“諸神黃昏?這是古神教的傳說。我當然聽說過。”程智點了點頭。卻聽塔科拉迪繼續說道:“無論是古神教,還是光明教廷或者黑暗評議會,他們的宗教傳說之中,實際上這些在上一次世界毀滅后出現的宗教之中都有阿拉法加神之覆滅戰爭這傳說的影子。但無論是在那個宗教之中,都有一個叫做珈藍惡魔魔鬼。”說到這里,塔科拉迪饒有興趣的看著程智,略等了一下才說道:“這個珈藍惡魔的名字因為音譯的問題,知道的人并不算多,但是雖然在每個傳說之中,力量都不相同,但是無疑不是強大無比。”

你是不是欠g了閱讀“珈藍惡魔?我聽說過啊。”索亞扭頭看了程智一眼說道:“小時候我聽一個游吟詩人唱的歌里出現過這個惡魔。”塔科拉迪笑著說道:“這個魔鬼的名字就叫做程智。”

詳情

猜你喜歡

登錄簽到領好禮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體小飛機詳談@seo1898】
你是不是欠g了阅读

河北 一选五走势图 山东时时彩玩法介绍 足彩比分推荐app qq武汉麻将下载 自创六肖公式规律计算法 波场币官网app下载 百人牛牛出牛牛规律 免费五码复式连码 广西快乐十分怎么买稳赚 温州麻将下载安装 老11选5第五位走势图 象棋24种基本杀法口诀 以太坊价格今日的价格表 真实长期网赚项目 江苏11选5前三计划 广东闲来麻将辅助器苹果 百万彩票重庆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