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s

類型:時尚劇地區:奧地利發布:2021-03-01

pans 劇情介紹

pans希爾毫不在意的輕哼了一下,接著說道:“一個煉金師竟然能夠跑到魔法學分院來當助教。那個程智是什么等級的亡靈魔法師啊?我只是聽說他研究煉金術挺厲害的,可沒聽說過他在其他方面有什么凸出表現。”“老威廉,這預選賽還沒有開始,你怎么就把我們找過來了?”

艾迪收起了那嬉皮笑臉的神色,目光深邃的盯著程智點了點頭。希爾只是順便幫忙而已。這一次程智之所以能夠參加三強爭霸賽,為的就是幫艾迪獲得家族繼承權。安琪兒猶豫了一下,說道:“程智平常表現的比較低調,但是他的實力深不可測。這樣跟你說吧,我們在落日山脈里遇到的魔獸,都是他一個人擺平的。”看到艾迪那真摯的目光,程智撇了撇嘴:“好了,不要那么肉麻兮兮的看著我。我們現在去找希爾,然后一起去報名。”

當聽說程智已經解決了助教身份的問題,能夠參加預選賽的消息,希爾自然是興奮的不得了。幾個人報名的事情也比較順利,只是因為報名的時間比較晚,他們的比賽也會安排的比較靠后一些。不過因為有了程智的加入,艾迪等人倒是對于比賽安排毫不在意,甚至有一些這次他們穩贏的感覺。只有程智暗自撇著嘴,雷洛學院藏龍臥虎,像是斯坦雷加爾那樣的家伙,學院里絕對不止一個。這些人平日里不顯山不漏水,但是突然鉆出來的話說不定會帶來什么樣的結果。因為沒有了作為助教老師的特權,程智也只能像是其他的學生一樣,每天在學院之中不得外出。不過這道并不是什么問題,正好可以將所有的空閑時間都用來和其他的幾個兄弟還有希爾進行戰術訓練。希爾揮了揮手:“魔獸再厲害也只是獸類而已。人類擁有只會,中低級魔獸只要戰術得當就能戰勝。”

希爾這就是在強詞奪理了,完全忘了他們在落日山脈的時候差點被魔獸團滅的事情。希爾雖然只是個四級魔法師,而且實戰經驗幾乎為零,在隊伍之中只是劃水,不過為了全金屬小隊,程智還是想辦法給希爾配備了不少的魔法道具,以期待她在比賽的時候,就算無法發揮決定性作用,至少擁有自保的能力。

在臨近比賽之前的兩天,艾迪感覺到身體已經達到了五級戰士所能夠達到的極限,終于下定決心了的來到了杜隆迪大師的醫務室。安琪兒見狀也不在搭理希爾,而是對索亞問道:“現在整個亡靈魔法學系只有你一個學生啊。”杜隆迪大師拿著一瓶特制的藥粉,看著程智好一會,最后目光落在了已經躺在病床上的艾迪:“這是六級風系魔獸的血液精華。你確定要刻畫斗氣通道嗎?”

索亞點了點頭:“是啊。”“當然。”艾迪用力的點了點頭:“來吧,大師!”

杜隆迪大師沉著臉,接著伸手拿起了符文筆:“那么我開始了。”程智其實根本就沒打算招收其他的學生,因為亡靈魔法要求精神力實在太高,即便是其他學系的魔法師也沒有那么高的精神力。

程智這時候已經一如既往的站在了艾迪的頭頂位置,接著雙手伸出一團虛無的精神力在雙手的位置開始凝聚,這是用來保護艾迪的靈魂的,如果無法承受住,程智可以保證他的靈魂不會立刻被毀。希爾聽到這話,卻是心中一動,眼珠子亂轉,不一會,對一旁正在盤膝修煉的索亞說道:“索亞,你覺得你哥哥適合當老師嗎?”但是六級戰士斗氣紋路的刻畫的難度,依舊超出了程智的想象。僅僅是杜隆迪大師在刻畫的過程之中都因為好幾次元素力量反噬而被迫暫停。而艾迪則因為身上的極端痛苦而痛不欲生。站在艾迪腦袋位置,使用法術守護著艾迪靈魂的程智也是感覺頗有壓力。如果斗氣通道刻畫失敗,就算沒有被那可怕的力量摧毀靈魂,單單是肉體上的傷痛都可能會讓艾迪徹底成為廢人。

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終于到了最關鍵的時刻。杜隆迪大師小心的從一個特制的木匣中,拿出了程智已經制作好的符文,六級的符文差不多有巴掌大小,其中蘊含的力量也自然不能和之前刻畫的那些符文相比。同樣造成的痛苦也是會更大。卡普收回了在程智淤青的臉上戳弄的手指,嘿嘿笑了笑:“不管咋說,至少咱們的小隊算是人員齊備了。嘿嘿。”

索亞抬頭看了看艾迪:“當然,我哥哥特別擅長教導別人。可是亡靈魔法師總是會被人誤解,名聲實在不好。”說著,索亞也有些無奈。在將這個符文徹底刻印鏈接好之后,程智深吸了一口氣,對艾迪說道:“艾迪。”艾迪咬著牙,發出咯咯的聲音,從喉嚨里傳來了一聲在忍受巨大痛苦的低吼聲:“放心吧,兄弟。我行的。”

說著一閉眼,猛然激發起了符文。當程智說道黑暗斗氣的時候,塔克拉迪也是瞳孔一縮,輕輕的低聲說道:“竟然看出來了?”頓時艾迪的身上一陣銀亮色刺目光芒閃現了出來。將整個醫務室都照的一片蒼白。艾迪再次發出了一聲不似人聲的吼叫,接著眼睛一翻,差點就疼的昏了過去。隨著多次經受這種強烈的痛苦,艾迪也真的是有了一種旁人難以想象的承受力。終于當光芒散去,艾迪的身上出現了只有六級斗氣紋路刻畫才擁有的粗大斗氣通道,更加強大的力量,更快的速度,更強大的防御,中級斗氣師鍛體階位最強等級。艾迪緩緩睜開眼睛,感受著身體突然暴漲的實力,源源不斷的風系元素能量正順著通道不斷的強化著自己的身體。

程智微微點頭:“黑暗斗氣恐怕是所有元素之中與亡靈之力淵源最深的力量之一,因為其中的一些特性,黑暗斗氣與亡靈之力的修煉甚至可以輔助疊加,從而事半功倍。至于巫妖專精?哼哼,老師的確是借用了不少巫妖的修煉方式,但是卻是用修煉黑暗斗氣的方式來修煉的,這其中又有著許多修改與變化。不得不說,在這一方面,您的修煉方式的確是世間少有切又十分玄妙。”“六級,我達到六級了。”艾迪看著身上的斗氣通道,眼角似乎已經留下了淚水。一把摟住程智,用力的在程智的背上錘了兩下:“終于到六級了。”

程智被這兩拳錘的齜牙咧嘴,不過看著兄弟激動的樣子,輕輕拍了拍艾迪的肩膀:“是啊,兄弟,終于六級了。”被程智道破了秘密,塔克拉迪的臉色卻并沒有變得難看,反而輕笑了一下:“這竟然都被你看出來了……嗯,也對,你精神力這么強,能夠在亡靈之力中發現微妙的黑暗元素變化也是正常不過的事情。但是演練還沒有結束呢。”說到這里,塔克拉迪突然一揮手,大群的亡靈骷髏再次圍毆而來。艾迪扭頭,伸手撫胸對杜隆迪大師深深鞠了一躬:“謝謝您大師。”杜隆迪大師用毛巾擦了擦滿是汗水的雙手和額頭,接著笑了笑:“聽說你們要參加預選賽?你不是平時不太喜歡參加這種活動嗎?”“是的大師。”程智點了點頭。

杜隆迪大師想了想說道:“其實這樣也好。你以前對于亡靈魔法的事情太過于低調,其實并不利于你對于亡靈魔法的修煉。”當下課之后,被揍得跟個豬頭一樣的程智在索亞的攙扶之下走出了教室。而程智被打的事情也被學生們快速的傳遍了整個學院。前兩個月風頭無倆的那個亡靈魔法師,被另一個新來的老師給胖揍了一頓的消息立刻成為了學院內的新聞熱點。

程智贊同的點了點頭,自從進入了雷洛學院之后,他的亡靈魔法修煉其實一直都并不是特別上心,只是因為學會了通過類似于精神力透支一樣的方法提高修煉速度,在修為境界上并沒有落后,但是在法術方面卻是差了許多,畢竟之前為了低調行事,基本上沒有好好修煉過法術攻擊,所以既然現在已經顯露了自己的亡靈魔法師身份,有些法術修煉也就不必要躲躲藏藏的了。所以在這一個多月的時間里,他將四級到五級所有那些還沒有完全掌握的亡靈魔法都好好的學習一下。“兄弟,辛苦你了。”33號宿舍里,看著左眼腫的跟包子似的程智,艾迪語氣沉重的說道,但是那表情怎么看著都有一種幸災樂禍的樣子,而趴在他肩頭上的牙牙更是一副齜牙咧嘴的模樣,分明是在笑話程智。

在下午進行訓練的時候,希爾驚奇的發現,艾迪竟然已經達到了六級的戰士實力,不由得驚的捂住小嘴,如同看怪物一樣的看著艾迪:“怎么可能?突然就進階了?一點預兆都沒有?”艾迪卻是一副驕傲自大的拍著胸脯,大聲笑說道:“都跟你說了,我們兩個的斗氣修煉方式比較獨特。不能用看平常人的眼光看待我們。”

“膨脹。”程智搖了搖頭,接著也是嘿嘿的笑了起來:“好了,希爾,我們開始訓練吧。”程智用右眼瞪了這一人一獸一眼,不過也有些無奈的說道:“沒事沒事,這次讓那女人占了個便宜,哼,沒想到她下手這么狠,要知道這樣,我提前先貼上幾個防護符文就好了。……哎呦。卡普,你輕點。”“好的。”希爾點了點頭。這一段時間里,因為她加入了全金屬小隊,他的那些擁躉粉絲之中不少人頗為不滿和嫉妒,因此對程智等人明里暗里的進行挑釁挖墻腳等等的事情給程智等人也是帶來了不少的麻煩。可是程智卻從來沒有因為這些事情而厭煩自己,這讓希爾的心中頗為自得。就連在訓練里因為自己沒有做到位的時候,被程智訓斥也不覺得丟臉而欣然接受了起來,強納森這時候卻是推了推程智:“程智,最近因為你參加這次比賽的緣故,不少在學校里平日里默默苦修的家伙全都冒出頭來了,聽說出現了好幾支特別強悍的隊伍。”

如果有人知道了這三個人的身份,怕是立刻會被嚇死。這三個人分別是大陸三大學院的院長,薩寧雷洛學院的院長威廉,帕尼尼群島暴風學院院長切爾瓦拉院長和光明圣城圣堂魔法學院院長諾德爾夏拉。三位圣域強者,三個在全大陸跺一腳地面顫三顫的大人物。“怎么,怕了嗎?”程智轉頭看向了強納森,淡淡笑著說道:“我們也不弱啊。”卡普收回了在程智淤青的臉上戳弄的手指,嘿嘿笑了笑:“不管咋說,至少咱們的小隊算是人員齊備了。嘿嘿。”

強納森用匕首挑弄著自己的指甲,口中淡淡說道:“是啊,一會兒咱們就去報名。咱們四個,在加上希爾,……算了,能打的就咱們四個。”提到希爾,想想那只有戰五渣一般的戰斗力,強納森不由得撇了撇嘴,只求到時候別讓她脫了自己兄弟們的后腿才好。“嗯,那倒是。”強納森點了點頭:“這次比賽會很精彩吧。”僅僅是這一段時間里,學院之中就的確突然冒出了好幾個名聲不顯的天才學生。比如斗氣戰士學院之中一個叫馬卡洛夫的家伙,因為戰斗力強悍,斗氣凝厚,能夠連續使用七次六級終極斗氣級。這實力已經不遜于初入七級戰士了,可以說單純斗氣天賦甚至比康斯坦丁還要高上不少。還有一個擁有魔法免疫體質的六級戰士學生,在挑戰比武的時候一個人單挑了一個去年預選賽前十名的小隊。魔法學院這邊也是有幾個極為拔尖的魔法師出現。其中一個水系冰霜專精的魔法師以九秒鐘的成績打破了六級究極魔法釋放速度記錄。靠近賽特拉北部邊境的一座小鎮之中。

躍馬酒店是這小鎮之中非常有名的酒館,不少人都喜歡在勞作一天之后來到酒館中喝上一大杯廉價卻非常可口的麥酒。程智從額頭上拍了一張水系治療卡片,淡淡的水元素通過符文的引導形成魔法,籠罩在了程智的身上,慢慢的,身上的淤青便消散了開來,接著他看了看強納森:“希爾雖然矯情了一點,但有股子沖勁。就是戰斗經驗太少而已。多訓練一下總還是能夠發揮一些作用的。”

“你聽誰說的?”艾迪拍了拍程智的肩膀,一臉笑嘻嘻的說道:“是你女朋友跟你吹得耳邊風吧?”“來,我的老朋友,我們好好好喝一杯。”一個身穿灰色法師袍,帶著大尖帽子的老頭說著端起了木制酒杯,朝對面的兩個人說道。

類似的學生出現了好幾個,而那些歷屆預選賽之中的強隊也都是摩拳擦掌,不斷的更新武器裝備魔法道具等等,他們每一個都有著極為過人的天賦和戰斗經驗。可以預見,這次的預選賽上,競爭將會非常激烈。程智略微尷尬的笑了一下,接著說道:“不管怎么說,這次我們的目標是拿下三強賽冠軍,至少也是預選賽的冠軍。這樣你和希爾才能夠擺脫現在的處境。”對面這兩個人,一個是身材略胖,身穿樸素白袍,面容慈祥和藹,光頭的白袍老者。另一個則是一個身穿黑袍,目光銳利的干瘦禿頂老頭。

光頭老者臉皮抽動了一下,拿起了面前桌子上的木杯,接著抬頭說道:“以你的身份,怎么邀請我們來這種破地方?”“切,你們這群死光頭真是矯情。”一旁的黑袍老者卻是不以為意的拿起了杯子,跟魔法師對撞了一下,接著大口喝了下去,然后發出一聲“哈”的呵氣聲:“味道還可以。老威廉把咱們叫到這里,肯定是不希望被別人看到。”

pans光頭老者不屑的看了黑袍老者一眼,接著也一仰脖子將酒喝了下去,然后長長的呼出一口氣。只是這三個人現在卻穿著的和普通老人沒什么區別。

詳情

猜你喜歡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體小飛機詳談@seo1898】
pans

河北 一选五走势图 海南飞鱼开奖历史 福德im体育 古怪猴子技巧打法 123期彩票开奖结果 广西快乐十分综合走势图非凡 快乐扑克3对子遗漏 皇冠比分投注平台 网上赢取现金捕鱼游戏 21点玩法网址彩_点击登陆 ag真人网址 ag视讯 2014041任选9场奖金 竞彩足球比分天天盈 ce修改网络棋牌游戏 ag真人视讯吧_点击登陆 ag视讯厅亚游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