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6080

類型:體育劇地區:智利發布:2021-03-09

bt6080 劇情介紹

bt6080“等一等。”這時候,程智卻是從房間里面走了出來,一直來到了拉布拉多跟前。可是他話音剛落,又有幾條黑魚從水下沖了上來,特別是跳的最高的一條,咧著猙獰的大嘴咬向了卡普。

“嘿嘿,媽的,成了。”看著倒在地上的吼獸,卡普咧著嘴,大口大口的喘息著,得意的說道。拉布拉多這才看清了原來這小子竟然就是他們綁架來的那個小家伙,不由得惡狠狠地,又極為懊悔的罵了一句:“媽的,我就知道,這小子是官兵的誘餌。”見那魔獸倒地了,程智連忙散去了地上的閃電囚籠,可是湊近看著吼獸破碎的腦袋,程智不由得氣得掩面說道:“成什么成?死了。”

“啊?”卡普一驚,急忙朝吼獸看了過去,只見吼獸的大半個腦袋被切了開來,里面的腦漿灑了一地。艾迪也是用力的拍著額頭:“你就不能砍他的腿嗎?”程智雖然聽到了拉布拉多的話,卻并沒有去辯解什么,而是蹲下身子,在拉布拉多的身上翻找了起來,不一會,他從拉布拉多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個小布包,從布包里面抖落出來了幾個白色的藥片。亡靈之眼的夜視能力讓他輕易的就看出來了那白色藥丸上面同樣也篆刻著魔法陣。

“原來如此。”程智點了點頭,從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另一顆藥丸,略微對比了一下,接著抬頭對約翰說道:“之前那幾個戰士吃了藥丸,戰斗力暴增。是因為那本來就不是藥,而是魔法陣。叫做生命燃燒。可以激發戰士的潛能。而拉布拉多的這個藥丸的潛力激發作用更大。我記得有一種亡靈魔法可以擴大這種激發作用。”強納森抱著雙肩,站在一旁,撇著嘴補刀道:“傻子。”

“我靠,氣死我了,白忙了。”“亡靈魔法?”約翰瞪著眼睛,有些古怪的看著程智。“也不算白忙。”艾迪湊了過去,從被切開的吼獸腦袋里面挖出了一顆魔晶核:“五階魔獸的魔晶核,也值一千個金幣呢。”說著將魔晶核在草地上蹭了蹭,將血跡和腦漿擦掉,接著拿了起來對著太陽看去:“不錯不錯,品質一流。”

“亡靈魔法?”約翰瞪著眼睛,有些古怪的看著程智。看到卡普一臉沮喪的模樣,程智走過去,抬手拍了拍卡普的肩膀:“好了好了,這頭魔獸其實也很一般,跟咱們的大天才比起來差的還遠,回頭找一頭更好的來當坐騎吧。”

“嗯……”卡普發出了一聲極為郁悶的哼聲,一只腳踩在了吼獸的尸體上面:“這家伙也太脆了,一劍就弄死了。”“嗯,很少見,好像是詛咒的一種。將這種魔法制作成魔法陣并不困難,但是能做的只有藥丸這么小,這么精細的,聞所未聞。而且那種藥丸還帶有一定的迷惑心智的作用,拉布拉多受到這種影響,會把使用這個魔法的人當作主人,并且死忠于他也并不奇怪。”

程智又笑著勸慰了一聲:“算了,這地圖上還有不少標記著六級魔獸的地方,這里沒有的話,再找其他地方就是了。”“亡靈魔法這么利害?那要是用這種魔法控制別人豈不是想讓人家干什么就干什么。”約翰有些驚異的說道。他對于亡靈魔法的確是絲毫沒有了解。“這落日山脈可真大。”強納森朝遠方張望了一會,不由得感慨了一句。作為天風世界最大的山脈,這落日山脈最薄弱的地方都要走幾天的行程。而大陸中部的山脈核心區域,想要穿過去的話,差不多要走上半年,這還得是你運氣好沒有被魔獸吃掉的情況下。

艾迪敲了敲魔獸身上鱗片,接著抬頭問道:“這魔獸尸體上的材料有人要嗎?”對于程智等人來說,這五級魔獸除了魔晶核還算有用外,其他的還真的不怎么值錢,他們不是那種專門獵殺魔獸,用魔獸材料還錢的魔獸獵人,所以偌大的一頭魔獸尸體對他們來說真就沒有什么用處。卡普接著再次揮舞著重劍撲了上來。“吼!”吼獸吃了個小虧,但是見只有卡普一個人沖上來,卻是覺得好受了許多,大叫著再次揮舞爪子,朝卡普攻擊。一人一獸鏖戰了十幾分鐘,都已經有些氣喘吁吁,不過現然這頭吼獸受傷嚴重,身上的鋼甲被擊碎了不少,金紅色的如同巖漿一樣的血液不斷向外流淌。而卡普身上除了一些淺淺的劃痕之外,什么都沒留下。

“不是的。”程智卻是搖了搖頭:“這種魔法只能有針對性的對某一件事,或者某一個關鍵的行為進行影響。甚至只要意志力稍微堅強一些就可以克服。至于這藥丸里面還有什么其他的藥物成分,我就不清楚了,我又不是煉金師。不過這個煉金師一定是個非常厲害的人。估計是個魔法師。”卡普也許是心情郁悶看到這魔獸尸體就煩,于是抓住魔獸的兩條腿,身上斗氣閃爍之間,竟然將這巨大的魔獸給提了起來,雙臂一用力,直接扔進了大河之中。只聽轟隆一聲,魔獸巨大的尸體濺起了一大片的水花,接著翻滾著沉入到了水底。

就在幾個人看著那魔獸徹底落入水中的時候,突然河水一陣翻滾,數十條巨大的黑魚從水面下竄了出來,接著又一頭扎了下去,緊接著就看到剛剛魔獸掉下去的地方一陣水花翻滾。鮮血和碎肉不斷地在水面上蕩漾了開來。眼看著前面被大河阻攔沒有了退路,吼獸大吼了一聲,接著身上紅色的巖漿紋路閃爍不停,產生了一股讓人覺得烤臉的驚人熱量。“食人魚?”眾人在看到那黑色大魚的時候立刻就認了出來,那種魚,他們學校里面也有,就在男女生宿舍分界線的水塘之中。這種魚很奇特,雖然不是魔獸,但是極為兇猛,五級吼獸皮糙肉厚,鱗甲堅硬異常,可是瞬間就被水下密密麻麻的黑色巨型食人魚給撕咬了個七零八落。

看到那渾身通紅的吼獸,艾迪扭了扭脖子,一臉好奇的問道:“喂,卡普,要是拿它當坐騎的話,會不會燙屁股?要是把命根 子燒掉了可就糟了。”四兄弟就站在水邊默默地看著那吼獸的尸體,時而沉入水下,時而又在食人魚的爭搶之中被推上水面,但每一次,尸體上的血肉就會少掉不少,到最后,就連那些骨頭都被食人魚給咬碎分食,一塊不剩。

強納森砸吧砸吧嘴:“難怪那吼獸跑到河邊就不跑了。看來是早就知道這里有危險。”“這倒不用擔心,只要簽訂了契約,魔獸的耐熱屬性就會附加到卡普的身上。”程智抓著肥仔后背上的毛說道:“叫你平時多讀書,不聽,這個都不知道。”卡普卻是突然說道:“我感覺有點餓。”“是啊,看著這些家伙吃的這么香,我也餓了。”艾迪也是點了點頭,強納森沒說話,但是已經默默地伸手拿出了空間卡片,從里面倒出來了一包雞腿咬了起來。“你們這群吃貨。唉,我們今晚就在這里休息吧。”程智見狀笑了笑,抬頭看了看天色,接著從空間卡片之中先拿出了幾張符文,接著又召喚出了十幾個骷髏兵,讓它們拿著符文分散了開來,圍著幾個人所在的地方布置了一下。這是防止有魔獸偷襲的防御符文魔法陣,同時還有一定隔絕氣味和聲音的作用,卡普等人已經在地上鋪開了一大塊獸皮,眾人各自從空間卡片之中拿出了食物開始吃喝了起來。

上一次在山脈之中因為沒有食物,被迫吃了一頭魔獸,結果鬧肚子還得他差點死在山脈里面的經歷,讓程智在這次進入山脈的時候首先就準備了海量的食物和飲水,單獨裝在了一張特制的空間卡片里面。而卡普等人一個個都是頂級吃貨,這些年嘴巴越來越刁,進入山脈的時候自然是準備了大量的食物,生怕餓著自己。“我開玩笑的,這個我怎么可能不知道。”艾迪訕訕一笑,接著手中的長劍戳在了地上,看著即將展開搏斗的人獸大戰。

幾個人將食物擺放在了一塊獸皮上,絲毫不顧及形象的大口吃著。這讓程智想起了當初遇到魔獸獵人小隊,吃哪種跟土塊一樣的壓餅時候的情景。不由得有些感慨,而他們現在卻是在最為危險的山脈之中,吃著噴香的烤雞。看到眾人吃飽喝足后,卡普,艾迪和強納森全都倒在柔軟的獸皮上呼呼大睡,程智卻是盤膝坐在地上,進入冥想狀態。只要等天亮了他們就出發。可是他們的運氣不太好,剛剛休息了沒多一會,天色就開始陰郁了起來,又過了沒多久,稀稀拉拉的雨滴就開始落下。冰冷的雨水將眾人驚醒了過來,急忙收拾了一下,可是雨來的很快,他們剛剛來得及將獸皮收起,淅淅瀝瀝的小雨就已經變成了傾盆大雨,將沒有準備的眾人澆成了落湯雞。終于,那吼獸安耐不住,再次大吼一聲,朝卡普撲了過來。

除了程智,程智催動死亡之力,在頭頂形成了一股保護罩一樣的罩子,將自己的上空遮擋了起來。卡普等人見到程智一副從容的模樣,紛紛露出羨慕嫉妒恨的表情,可是人家是魔法師,這點事情對人家來說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他們只能手忙腳亂的從空間卡片之中拿出了防雨斗篷套在了身上。程智用亡靈視覺朝周圍看了看,腳下的雨水似乎越來越多,于是對眾人說道:“這里的地勢有點低,咱們到高處去吧。”

“高處?”艾迪等人可不像程智這樣能在夜里看見比較遠的地方,天黑,加上下著大雨,他們什么也看不見。卡普絲毫躲閃退卻的意思都沒有,猛地一揮手中重劍就砍了過去。只聽鏘的一聲,卡普的重劍正敲擊在了吼獸撲過來的爪子上,發出一聲刺耳的金屬摩擦聲。在鎧甲上的力量增幅符文魔法陣的增持下,卡普的力量強大到了一個恐怖的程度,足有三米多高,七米多長,數噸重的吼獸,竟然被這一劍擊退了十數米,一條腿甚至踩進了河水之中。而卡普只是身體向后頓了一下。吼獸只是五級的魔獸,而卡普卻是六級的人類戰士,論實力是要高出這家伙一截的。不過魔獸實力比同等級的人類要強上不少,所以也不是不能跟卡普拼一拼的。“就在前面,那邊有一大塊巖石,我們到那兒去避雨。”說著,程智朝另一邊的山坡指了指。天黑路滑,雖然程智所說的地方并不算遠,但是他們依舊走了十多分鐘的時間,終于攀上了那塊巨石。還好,這巨石下面有一塊凹陷的地方,勉勉強強能夠讓四個人蹲在里面,好歹算是能避避雨。可是雨卻是越下越大,就好像有有人將天戳了個窟窿一樣。當第二天早上,眾人迷迷糊糊之中清醒過來的時候,眼前卻哪里還是森林,河道之中的水突然暴漲,淹沒了河灘的大片地面,竟然將這里變成了一片澤國。原本的草地都已經被河水覆蓋,只有一些高大的樹木還留有樹冠露在水面之上。

卡普正無聊的拿著一根藤條抽打越來越高的水位,突然,一條黑色的食人魚突然從水面之下沖了出來,咧著猙獰的大嘴就朝卡普咬了過來。卡普被嚇了一跳,習慣先行動后思考的他,本能的一拳揮出,只聽嘭的一聲,那黑魚被打的直接飛了出去,同時落入水中的還有幾顆被打飛的牙齒。可是雨水卻依舊不停。卡普接著再次揮舞著重劍撲了上來。“吼!”吼獸吃了個小虧,但是見只有卡普一個人沖上來,卻是覺得好受了許多,大叫著再次揮舞爪子,朝卡普攻擊。一人一獸鏖戰了十幾分鐘,都已經有些氣喘吁吁,不過現然這頭吼獸受傷嚴重,身上的鋼甲被擊碎了不少,金紅色的如同巖漿一樣的血液不斷向外流淌。而卡普身上除了一些淺淺的劃痕之外,什么都沒留下。

長期對符文魔法陣的研究讓程智在魔法陣微縮方面的能力遠超其他人,他為了卡普等人的安全,在他們的裝備上每個人至少投資了十萬金幣左右的各種魔法材料來制作各種魔法陣,所以這效果也是顯而易見的。程智站在巖石頂部朝周圍看了看,入目之處無不如此,他們竟然被上漲的河水給包圍了,巨大的巖石竟然成了一小座孤島。程智不由得搖了搖頭:“這落日山脈之中可以說是一山一世界,那雨水好像就在他們周圍下的一樣,遠處的山脈森林似乎卻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關鍵是我們現在困在這里了啊。”艾迪撓了撓濕乎乎的頭發,英俊的形象早已不在,因為法質的原因,他的頭發一受潮就膨脹的如同巨大的蒲公英。艾迪擺弄了好半天,最后氣得直接將頭盔扣在了頭頂。“這么多食人魚?”卡普看著下面的情景,頓時咽了一口唾沫。在陸地上,他們可以不畏懼任何威脅,但是在水里卻不同,人天生就不是水生動物,如果是在水中進行戰斗的話,實力會減弱的很多。更不可能是這么多兇狠的食人魚的對手。

“程智,有什么好辦法沒有?”艾迪扭頭朝程智問道。“喂,你行不行啊?才是一個五級魔獸,你打了這么半天。”艾迪有些等的不耐煩了,這魔獸跟卡普都是力量型的,皮糙肉厚,防高血長,所以卡普雖然在自身實力和裝備上都占有優勢,但是卻為了活捉這頭魔獸而有些束手束腳,聽了艾迪的話,不由得也有些焦躁,大聲吼叫道:“媽的,這家伙皮太硬。打的太狠又怕給他打傷了,我還想留著當坐騎呢。”

“怕什么?”艾迪撇著嘴:“程智那里有杜隆迪大師幫忙弄的治療卡片,打殘了也沒事。”這時候,程智卻是一臉的苦相:“你知道嗎,亡靈魔法師最怕的是沒有腦子的家伙。”

“恐怕在河水退去之前,我們走不了了。”程智說著指了指下面的水面,只見河水之中密密麻麻的,一群群黑色的大魚在不停的游來游去。“誒?對呀。”卡普頓時眼睛一亮,手中的重劍不再留情,大喝一聲:“斷巖斬!”一個六級戰士的強大斗氣技就狂風暴雨一樣的攻擊了過去。結果,只聽咔的一聲,帶著大地斗氣的重劍直接劈在了那吼獸的頭頂,老鼠一樣的三角腦袋,頓時被咔的一聲,砍成了兩半。那吼獸甚至都沒來得及叫一聲,身體一晃,咣當一下,倒在了地上。聽到程智的話,眾人都有些不解的看著程智:“這是什么意思?”

程智撓了撓頭:“這種魚的大腦結構非常簡單,只遵從本能來進行攻擊。所以對他們進行恐懼威嚇和迷惑都沒有用。因為他們智商太低,根本就沒有恐懼的概念。而他們的個體又多,靈魂體積又大,所以用精神沖擊只能對付幾只食人魚而已,這么多的話,我根本沒辦法收拾。”程智用力的搖了搖頭:“沒辦法了,我又不會飛,還是等大水退去吧。哎,都怪我,昨天晚上進入冥想之后太過于投入了,竟然沒有發現漲水。”“那得等到什么時候?”艾迪看著天空之中不斷飄落的大雨,撓了撓頭。

bt6080程智的打算也不應該說有錯,可是這雨越下越大,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到最后,整個區域的水位不斷上漲,他們原本所在的巨石距離水平面居然越來越近。“我靠,這是什么意思?”卡普看著一直飛出去很遠才落入水面,濺起一片水花的大魚,有些驚疑的說道。

詳情

猜你喜歡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體小飛機詳談@seo1898】
bt6080

河北 一选五走势图 蓝哥一波中特规律公式 安徽11选5历史遗漏 极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爱棋牌苹果app 陕西麻将免费下载 好运彩吧114期 DS视讯-官网 七星彩今晚开奖结果号码 北京赛车pk1o 比特币暴跌 央行 不朽情缘五血是多少倍 大乐透历史开奖号码 香港六合彩中特码 排列3双彩论坛 网络彩票极速赛车骗局 江西多乐彩11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