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落天使

類型:熱播劇地區:沙特阿拉伯發布:2021-03-09

赤落天使 劇情介紹

赤落天使說著,赤落天使強納森身體一晃,赤落天使一團黑暗元素形成的霧氣閃過,強納森已經到了院門口,在一閃身,人已經消失不見了。片刻之后,大雨中就聽到一聲微弱的叫聲,不大的工夫,強納森已經拎著一個人走進了院子,一把將他推到了程智跟前,腳下不穩,直接趴到了地上。這時,一個煉金系的學生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簽,有些奇怪的問道:“我是三十三號的。怎么了?”

符文是制作魔法卷軸遺跡魔法陣的基礎。符文制作,講究的是精確,任何看似不起眼的書寫動作,最終可以讓符文發揮的效果都是不一樣的。程智仔細打量了一下這個人,赤落天使有些奇怪的問道:“你是誰?為什么窺視這里?”程智很快繪制出了三個不同的魔法符文,停下了筆,輕輕吹了吹上面的墨跡,這才將符文遞給了那個老師。

“哦?竟然是亡靈系的符文?”這三個符文分別代表著三個不同的初級亡靈魔法。那個老師仔細端詳了一會,突然伸手在三個符文上各自點了一下,果然,三個符文都閃爍起了光芒。這是符文制作成功的表現。但那個人似乎并不害怕,赤落天使反而大聲叫道:赤落天使“你們干什么?為什么抓我?我可告訴你們,這里是薩寧!大陸治安最好的城市。你們這可是綁架行為,我要到城衛所舉報你們,把你們都抓起來。”

艾迪見狀不由得笑了起來,赤落天使對一旁的卡普歪了歪脖子,赤落天使卡普上去一腳將剛要爬起來的那個家伙又一腳踩了下去,艾迪一臉不屑的走到這人跟前:“呵呵,小子,你已經自這里窺視很久了吧?告訴你,薩寧治安是不錯,但是也有你惹不起的人。我們想要弄死你的話,只要一句話,會有很多人過來把你大卸八塊。給你個機會,說實話,不然現在就弄死你。”那個老師點了點頭:“恩,書寫流暢精確,構成也非常巧妙。”說著,那老師將程智的符文遞給了另一名老師。那個監考老師同樣在符文上點了一下,最后點了點頭:“很好。合格。”

“恩,你通過測試了。”這個老師冷冰冰的臉上終于出現了微笑的表情:“這是測試通過的憑證,你拿著它,到教務處去吧。交納學費后,你就是正式的雷諾學院學生了。”那個人雖然沒說話,赤落天使眼睛卻是亂轉個不停,似乎在猶豫著什么。“就這么簡單?”程智反倒是有些不敢相信了,他只是繪制了三個比較熟悉的魔法符文而已。

可是踩在他身上的卡普卻是沒有什么好脾氣和修養,赤落天使直接將這小子翻了過來,掄圓了巴掌,啪啪兩個耳光就抽了過去。可是他不知道,魔法符文制作,對于大多數人來說極為困難。想要將符文一次性繪制成功,往往需要無數次的不斷磨練才行。程智能夠這么快繪制出三個符文,并且一次性繪制成功,就連那兩個老師都極為意外。

程智長長的松了一口氣,向兩個測試老師行禮之后,便拿著一個青銅牌子走出了測試的房間。“別打別打。我說還不行嗎。”這小子竟然也是個慫貨,赤落天使兩巴掌扇得眼冒金星,赤落天使雙頰劇痛 ,立刻軟了下來。程智看著這個人的眼睛,語氣有些冰冷的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怎么樣?怎么樣?通過了嗎?”看到程智出來了,艾迪有些擔心的急忙迎了上去詢問道。那個人怕繼續挨揍,赤落天使急忙說道:“我叫厄瑪爾我是城里的包打聽。”程智先是面無表情的看著艾迪,看到艾迪是真的擔心自己,臉已經急的通紅,不由得撲哧一聲笑了起來:“當然通過啦。哈哈。”說著將手心里的青銅牌子在艾迪的眼前晃了晃:“你看,通過了。哈哈哈。”

“你嚇死我了。”艾迪翻了個白眼,接著也跟著哈哈大笑了起來:“哈哈,太好了,我可是擔心死了。萬一你要是沒有成功進入學院的話,我可是在學院里一個認識的人都沒有了呢。”接下來的流程就簡單多了,程智來到學校的教務處,先出示貴族推薦信,在得到認可之后,繳納了學費,便得到了一枚專屬于雷諾學院的徽章。學費是一次交齊的,程智報名的是煉金學院,學費是兩萬金幣,其中包括了所有的學費,雜費,餐飲費用,實驗課程場地費用,實驗材料費用。也就是說,這學費是從入學到畢業,學生的一切生活和學習費用全都包括在內。這樣算來雖然還是比較貴,但總比那些不斷重復收費的學校要好得多。另外,作為煉金學的學生,除了所學課程中包含的魔法煉金材料之外,額外的實驗材料需要自己花錢購買。房間并不算大,在房間的正中間是一個操作臺,兩邊是各種各樣的實驗工具。在操作臺的兩側,各有一位老實模樣的人,其中一個冷冰冰的說道:“報名。”

赤落天使“包打聽?”程智繼續問道:“是誰讓你來監視這里的?”學院要明天才正式開學,學院屬于半封閉式的,學生必須在學校住宿。到時候,每個學生都會分配新的宿舍。不過今天晚上程智只能自己找地方住,艾迪帶著程智在薩寧閑逛了一個下午,認了認路。這薩寧果然是一座大城市,常住人口在五十萬以上,這還沒有算各個學院之中的,足有十幾萬的學生。商業街,美食街,酒吧街一應俱全。甚至在下城區還有不少喝花酒的高檔娛樂場所。兩個孩子站在一家叫做春月的夜總會前面,賊嘻嘻的探頭探腦的張望了半天,最后還是在老管家的一聲輕咳之下,才悻悻的離開了這里。到了晚上,兩個孩子在一座規模還算高檔的酒店里大吃了一頓。這一路上的風餐露宿,讓程智的確是有些疲勞,吃飽之后便在酒店中的客房里睡了過去。

直到第二天,天剛剛蒙蒙亮的時候,程智卻是第一個醒了過來,穿好了衣服,洗漱完畢,這才發現艾迪竟然還沒有睡醒,于是又費了半天勁將睡得跟死豬一樣的艾迪弄了起來。程智笑了笑:赤落天使“原來是這樣。”果然,赤落天使雷洛學院的招生標準極為嚴格。許多學生在測試環節都被刷了下去。但是對于雷洛學院來說一般的學生,對于那些普通的學員來說卻不一定。這也算是一種因此施教的手段吧。今天可是開學第一天,要是遲到了,那可就要丟人了。所以兩個少年和一頭扛著包裹的黑熊飛也似地朝學院大門跑了過去。可是當他們來到學校大門的時候才發現,真的沒有那么必要著急,因為門口已經聚集了一大群新入學的學生,將學校門口塞得滿滿的,每個學生都要簽名登記,非常繁瑣。所以一直到了十點多鐘,他們兩個才順利的進入學院內部。值得一提的是,按照學院規定,戰寵平時是不能跟學生待在一起的,有專門飼養戰寵的地方。只要繳納相應的費用便可以將戰寵存放在那里。只有在假期或者休息日可以離開學校的時候才能將戰寵取出帶走。而且,任何戰寵,不管什么原因,如果敢在學院里撒野,傷害到其他學生的話會被立刻處死,學生也會被直接開除。程智的肥仔可不是戰寵,在聽到守門的學生兵的要求之后,程智將肥仔帶到一個偏僻的地方,將其收回到了亡靈空間之中,自己則扛著碩大的包裹,哼哧哼哧的進入了學校之中。

這么半天了,赤落天使程智也只看到有那么三四個學生的確是驚才絕艷的天才,被學校招入麾下。這一屆的學生有三百多人,其中,法師的比例只有十分之一。畢竟魔法師的誕生率本來就很低。另外的學生之中大多數都是戰士系的學生。還有四之一是煉金術學院的學生。最少的那一批,自然就是社會學科的學生了,只有十分之一的數量。

魔法師向來是個獨立的存在群體,所以他們的生活條件和其他學科的學生是不一樣的。但總體上而言,在學院外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在學院里你也只有一個身份,那就是雷洛學院的學生。正在這時,赤落天使煉金學院測試的場地之中傳來了一聲呼喚。在進入學院居住區之后,程智就和艾迪暫時分開了,程智是新一屆的煉金術學院的學生,負責帶領他們的是一名身材有些瘦高,的煉金系學長。“同學們,我是你們的學長,煉金系的學長,我叫卡地亞多。煉金師和魔法師,斗氣戰士不同,并沒有他們那種分級制度,但是我們煉金師有一套自己的標準,分為煉金學徒,煉金研究員和煉金師。只要能達到煉金師級別,就可以從學員中畢業,并且在大陸上任何一個地方找到一份相應的工作。”卡地亞多說著,已經將眾人帶到了一座巨大的石碑跟前,指著石碑上面密密麻麻的文字:“這里是學院的校規,一共一百八十五條。大家一定要牢記于心。學校會不定期抽查學生對于校規的認識程度。”所有的學生都瞪大了眼睛,看著上面密密麻麻足有兩三萬字的校規,全都傻了眼,這么多,怎么背啊。

卡地亞多笑呵呵的看著這群新生,當年他看到這密密麻麻的校規的時候,不也同樣的表情?頓了頓繼續說道:“我們走吧,下面我帶你們去學院的一些重要設施。在學院之內,一切講究平等。飲食有專門的食堂,任何食物都是免費的,如果那個學生覺得自己高人一等,不愿意吃這些大鍋菜的話,這里也不會特殊進行照顧,不愿意吃就滾蛋。”說話間,卡地亞多已經帶他們來到了一座巨大的食堂。巨大而華麗的巨大食堂之中,放著一排排實木桌椅,遠處則是盛飯和堆放餐盤的地方。“程智·拜林!赤落天使到煉金術學院測試場地進行測試。”

接著,卡地亞多又帶著一眾煉金術學生走出了食堂,來到了另一邊的一片建筑,這里是魔法學院的教學樓,全都是圓形高塔形狀的建筑,極為巨大。聽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赤落天使程智急忙跑了過去。在一個二十多歲,應該是學院學生的引導下,程智走進了小房間。

接下來的是煉金學院和社會學院的教學樓。這些教學樓看起來就普通的多了,不過也都是高大氣派,極為寬敞,六層的樓房建筑。里面足有數百個不同規格的教室和實驗室等等。最后,卡地亞多帶著眾人,來到了一處地勢略高的地方,站在高處向下看去,卻是一排排的木屋。

和雷洛學院巨大的名聲相反的,就是這里的住宿環境極差。除了魔法師的居住條件相對要好上一點點以外,其他分院學科的學生們居住的是一座座木屋,四壁漏風,屋子里面的陳設也極為簡單,書桌,油燈,木板床,被褥都是全新的,但如果弄臟了要自己洗。洗漱的話,在宿舍區邊緣有一個浴室,不過一年四季,不管是洗臉洗澡洗衣服,都只有冷水。煉金術測試可與斗氣或者魔法不同,并不需要打斗之類的事情。而魔法師的居住條件,只是他們居住在宿舍區另一側的一排高樓之中,因為理論上講,在高處,魔法師冥想的效果要更好一些。但也僅此而已。魔法師的宿舍內同樣設置簡單。“學長,那條水溝是什么?游泳池嗎?”一個學生有些好奇的智者在建筑群中間一條足有五十多米寬,三百多米長的巨大水溝問道。

“三十三號。”程智揮了揮手中的簽說道。“游泳池?”卡地亞多眨了眨眼,似笑非笑的說道:“你可以進去游一游試試。那里面養著一萬多條大型食人魚。”說話間,正好有一條大魚從水面下直沖而上,躍出水面,一口咬住了飛過水面的一只飛鳥。房間并不算大,在房間的正中間是一個操作臺,兩邊是各種各樣的實驗工具。在操作臺的兩側,各有一位老實模樣的人,其中一個冷冰冰的說道:“報名。”

程智點了點頭:“來自斯戈爾王國的程智拜林,十二歲,報考煉金學院符文系。”眾人定睛一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這條魚足有一米長,腦袋卻占了整個身體的一半,而且那巨大的腦袋上有著一張比例可以說是極度夸張的大嘴,里面滿是鋒利如刀片一樣的牙齒。厚實的魚頭骨上還長著尖刺。看起來就像是地獄之中才有的猙獰怪物。“這種食人魚的咬合力極大,即便是六級斗氣戰士的斗氣防御罩也能咬碎。”看到其他額學生也是同樣的一臉好奇,卡地亞多大聲說道:“這條溝是男女生宿舍的分界線。如果膽敢越過這條溝到對岸去,一旦被抓住,視情節輕重,最少是禁閉三天,情節嚴重者,直接開除。”

“男女生宿舍的分界線?”眾人這才恍然大悟,不過這些新入學的學生大多數都只是十二三歲的孩子,似乎是對這種事情還有些懵懂。可是卡地亞多卻知道這條溝有多可惡。學院沒有明文禁止談戀愛,但是白天要上課,做實驗什么的,到了晚上,想要跟心儀的女孩約個會,談個人生談個理想什么的,卻因為這條溝的阻隔而無法實現。而且一旦越界就要受罰。風紀委員會的那群畜生會毫不留情的做出那些棒打鴛鴦的事情。所以說,這條溝,要多可恨就有多可恨。“在操作臺上成功繪制三個以上的符文。”老師繼續冷冷說道。

原來符文的測試是這樣的啊。程智點了點頭。他之所以會選擇符文學,也是因為在這幾天與杜隆迪大師的接觸之中,他才明白海瑟薇以填鴨教學的方式傳授給自己那個似乎不怎么起眼的符文知識,竟然也是非常了不得的東西,而且自己似乎真的對符文學有所天賦。加上這幾天杜隆迪大師對他符文學方面的指導,他也是受益匪淺,符文學技能也是直線上升。接下來,卡地亞多便將這些孩子帶到了宿舍區內部。除了魔法師因為需要安靜的環境進行冥想,其他分院和學科的學生都是抽簽混住的。只是根據入學年級的不同分成若干個區域。這也是為了讓學生們更好的相互了解彼此。

“這種食人魚怎么這么厲害?還有養這么多食人魚干什么?”一個學生咧著嘴,看著水池問道。他從操作臺一側的文件盒里抽出了一張專門用于書寫符文的白紙,接著拿起了桌子上的鵝毛筆,沾了沾墨水,便開始畫了起來。卡地亞多在介紹完所有的地方之后,這才朝眾人大聲說道:“好了,各位新同學,你們先去抽簽,選擇分配的宿舍房間。然后領取校服。安頓好之后,就立刻前往學校的操場,學院的校長會對大家進行訓話。”

抽取宿舍編號的地方就在宿舍區最外面的一座房子里面,有宿舍專門的守門人負責抽簽過程。程智抽到了三十三號宿舍,學院有統一的制服和生活用品,也在這時候一同發了下來。煉金術學科的學生是穿綠色袍子的,而戰士系的學生則是一身黑色的皮裝。社會學院的學生是一身紫色的衣服。只有魔法系的學生可以隨意穿著自己喜歡的衣服,但外面要罩著一件灰色的,印有學院標記的半身斗篷。這些服裝和日用品,以及所有的餐費都是算在他們的學費之中的,并不需要額外花錢。

赤落天使“程智,程智!”這時候,艾迪從另一邊社會學院的隊伍之中擠了過來:“你再哪個宿舍?”“三十三號啊。”艾迪看了看自己的簽:“我是二十三號。嗯……你等等。”說著,艾迪朝人群里喊道:“誰抽到了三十三號宿舍?還有沒有抽到三十三號的?”

詳情

猜你喜歡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體小飛機詳談@seo1898】
赤落天使

河北 一选五走势图 广东36选7直播频道 河北时时彩网 足彩胜负彩 青海11选5开奖 mg电子游戏平台 彩票销售app系统 电竞选手 澳洲幸运5开奖是真的吗 彩票平台更名网址62 大赢家比分 无广告 比特币走势图最新价格 打武汉麻将技巧 技巧组合 福彩湖北快3走势图昨日 OG真人官网 p3试机号3d开机号千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