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气天尊

類型:紀錄片劇地區:圣馬力諾發布:2021-03-01

淘气天尊 劇情介紹

淘氣天尊城衛軍看守所可以說是一個飛鏟古老的建筑,淘氣天尊全部都是用厚重的花崗巖堆砌構造而成。堅固耐用。和世界上所有的監獄一樣,淘氣天尊這里的建筑之中黑暗而狹窄,鋼鐵的欄桿上銹跡斑斑,長期無人清理的牢房有著比牲口棚還要惡心的臭氣,讓人不愿意在這里停留一秒。“或許是他親媽呢。”卡普順嘴說道,頓時被艾迪和強納森一頓鄙視。

艾迪看出希爾是真的著急安琪兒的事情,于是說道:“公主殿下,您先別著急,這不是一句話兩句話說的清楚的,我們還是到別的地方去說吧。”特別是一層的牢房之中,淘氣天尊現在是人滿為患,淘氣天尊原本每個隔間可以關押四個囚犯,可是現在,每個囚室之中都被關進了十幾人的樣子。整個一層關押了數百名囚徒,他們大多都是身材強壯的斗氣戰士,這時候卻在監獄之中元素魔法陣的壓制之下,這些戰士一個個舉步維艱,更別說使用斗氣逃脫了,而且他們大多現在也都沒有力氣去逃跑。“哦,好好。”希爾公主聽到有安琪兒的消息,心中頓時松了一口氣,拉著艾迪就朝皇室專用帳篷走了過去。

強納森和卡普忽視了一眼,也都帶著自己的魔獸,跟著一起走了過去,雷狼和阿拉納被他們帶到了皇家衛隊畫出來的一片區域,自然有人會去照料。接著兄弟三人被希爾帶進帳篷。“快跟我說說,到底發生了什么?安琪兒現在怎么樣了?”之前服用了大量的藥物來激發潛能的同時,淘氣天尊他們身體里的阿芙蓉毒素含量也非常的高,淘氣天尊因此當失去了藥物供應之后,這些人明顯的變得萎靡虛弱,還有的人更是渾身瘙癢酸痛,鼻涕口水流淌個不停,痛苦不堪。

上一次在下城區爆發的戰斗之中,淘氣天尊他們都是參與者,淘氣天尊雖然某種程度上,他們大多都是在失去意識的情況下被控制了而已,但是畢竟事關重大,必須接受一些相應的處罰,或者是罰款,或者是坐牢。但是如果要是想要逃離這里的話,城衛所執勤的數百名戰士和弓箭手會第一時間將這些人處死。“我們在捕捉魔獸坐騎的時候,程智發現了有魔獸抓住了安琪兒,于是就去追趕……”艾迪將那天的事情,挑重要的說了一遍:“現在安琪兒跟程智在一起,應該已經逃出了翼手龍巢穴。”

“安琪兒還活著?太好了。”希爾公主頓時激動地熱淚盈眶,雙腿一軟,直接癱軟的坐在了地上,嚶嚶的哭泣起來。艾迪眼珠轉了轉,蹲在了希爾公主的面前,從空間卡片里面掏出了一個嶄新的手絹遞給了她:“公主殿下,安琪兒有程智的保護,應該沒事,您就不要在傷心了。哭壞了身體可是你自己的。”二層的牢房之中關押的犯人相對更重要一些。所以這里全是一個人的單間。其中有一個單間之中,淘氣天尊一個身穿灰色斗篷的人正盤膝坐在那里,淘氣天尊只是手腳都被拷上了禁魔鎖鏈。灰色的斗篷遮住了大半臉孔,遮擋住了大半的臉孔。只露出了一個尖尖的下巴。這個灰衣人被雷洛學院的人送來之后,就交代過,不能虐待拷打,甚至暫時不需要審問,總之關在這里就好。這讓看守所的主管很是奇怪。不過下達這個命令的是學生軍名譽軍團長,卡德加劍圣大人,看守所的負責人自然是不敢多問的。希爾接過了手絹,擦了擦眼淚,但是轉念一想,突然瞪大了眼睛說道:“程智?就是那個煉金系的程智?怎么是他?他不是一個煉金師嗎?怎么能進入落日山脈?還會去追趕魔獸?怎么可能?”

夕陽就要落山,淘氣天尊一個叫做阿德米的士兵,淘氣天尊正靠在看守所哨崗墻壁上,再過十幾分鐘,換班的戰士就會過來替換他。阿德米懶洋洋的享受著太陽最后的余暉。卻被剛剛路過的一名軍官呵斥了一聲:“阿德米,認真一點,如果出了問題,看我怎么修理你。”艾迪等人相互看了一眼,頓時都是一臉古怪。程智在學校里,除了在煉金術方面的才華之外,無論是斗氣還是魔法,向來是不顯山不漏水的。別人不知道他的本事自然是正常的事情,都只以為他是個煉金術天才罷了。話說回來,這個希爾公主也不知道是犯了什么邪勁,每次遇到程智的時候都沒有什么好臉色,只是程智從來不跟她計較罷了。

艾迪想了想說道:“程智斗氣修為不錯,而且擅長制作一些厲害的煉金魔法道具,所以還是有不錯的實力的。”阿德米被軍官的聲音嚇了一跳,淘氣天尊急忙直起了身子,淘氣天尊目不斜視的看著前方,但是眼角的余光卻是看著那軍官的身影消失在了拐角處,這才又靠在了墻壁之上,口中喃喃念叨著:“光天化日之下,難道還有人敢出來撒野?”

煉金師向來都被人嘲笑為實驗室里的魔法師,大多毫無戰斗力可言。即便是修為比較高,但大都缺乏實際的戰斗經驗。他們將大部分的精力全都用在了魔法煉金實驗上,講道理說理論,那是天下無敵,如果進入魔獸山脈的話,基本上都是有去無回。看守所的監獄,淘氣天尊不僅有近兩米后的巖石墻壁,更是被高級魔法師聯合刻畫了大型的魔法陣,真的可以說是固若金湯。希爾自然不可能知道程智的厲害,所以,在聽說安琪兒是跟程智在一起的時候,甚至本能的認為可能是安琪兒救了程智。所以不由得又開始擔憂了起來。

希爾略微盤算了一下,突然大聲叫道:“來人!”守候在帳篷外的宮廷總管立刻屁顛屁顛的跑了進來,“公主殿下,有何吩咐?”想到這里,希爾不由得眼圈一紅,淚水再次滴落了下來。

可就在阿德米小聲抱怨的時候,淘氣天尊突然,淘氣天尊不遠處出現了一個身穿黑袍的老人,那個老人很瘦,完全就是一層皮包骨的樣子,手中拿著一根常常的枯枝,在枯枝的頂端,竟然還蹲著一直黑黑的烏鴉。“現在立刻讓禁衛軍跟我一起進入山脈。我已經有安琪兒他們的線索了。”“進入山脈?”宮廷總管一聽希爾的話,頓時嚇得汗毛倒豎,急忙說道:“公主,不可啊。您已經在山脈里出了一次事,如果在發生點什么意外,哎呦,我這把老骨頭就別想要了。國王陛下非把我砸碎了不可。”

“哼,少啰嗦,我必須要去。”希爾語氣堅定的說道。說著還指向了艾迪:“他們知道安琪兒所在的位置。”希爾提著公主長裙,淘氣天尊快步跑到了艾迪面前:“艾迪。”艾迪這時候卻是無奈的搖了搖頭:“現在去的話,恐怕也找不到他們了。落日山脈之中地形復雜,想要離開的話,路線太多,我們根本沒法搜尋。更何況我們也沒有地圖,根本沒法說清楚到底在什么地方。”看到希爾公主有發飆的趨勢,艾迪急忙又說道:“公主殿下,沖動解決不了問題,我相信我的兄弟一定會將安琪兒小姐帶回來的。”

“希爾公主殿下?”艾迪有些詫異在這里遇到希爾,淘氣天尊不過急忙微笑的說道:“美貌與智慧永遠伴隨您,美麗的公主殿下。”“一個煉金師能有什么本事?哼,怕是只會拖安琪兒的后腿。”

“你放屁。”卡普頓時怒聲罵道:“程智的本事你們就是他媽的不知道。要是知道了,非嚇死你不可。”可能是說話的時候用力過猛,身體里內傷還沒有痊愈的他頓時又哼唧了一聲:“額……”艾迪當然會對希爾十分客氣,淘氣天尊賽特拉可是他們商會重要的貿易區。卡普的聲音把帳篷里的人都嚇了一跳。艾迪急忙攔在了卡普身邊:“嘿嘿,公主別介意,卡普剛剛受了重傷,腦子不太靈光,你別跟他一般見識。我們得趕緊回學校找杜隆迪大師給治療一下才行,就不打擾了。”說著對強納森和卡普揮了揮手,匆忙離開了帳篷。

“傻娘們,懂個屁。”卡普嘟嘟囔囔的來到了獸欄,對它的龍狼招了招手:“雪珂,走了。”希爾卻沒心情給他客氣什么,淘氣天尊有些急切的問道:“你們有沒有看到安琪兒?”

龍狼頓時搖了搖碩大的尾巴,躥了過來。接著用大腦袋蹭了蹭卡普的臉,蹲下身子讓卡普騎到了背上。雪珂是龍狼新起的名字。因為龍狼的毛發是青灰色帶有金色鱗片的,本來卡普是要龍狼為叫大灰,只是這名字實在是太土,龍狼誓死不從。后來集思廣益之下,還是艾迪給龍狼起了雪珂這個名字,聽起來也比較好聽。一旁的一個禁衛軍的軍官這時候卻是有些疑惑的問道:“這龍狼后面掛著的袋子都是什么?鼓鼓囊囊的?”艾迪一愣,淘氣天尊接著臉色變得有些古怪:“安琪兒?”

卡普回頭看了一眼:“尸體。”龍狼屁股上掛著的幾個巨大獸皮袋里面裝的自然是薩蘭,瑟琳娜等一眾亡靈戰士。程智不在,他們也不能將這些亡靈戰士棄之不管,所以干脆獵殺了幾頭雪山猛犸,用猛犸皮做了幾個簡易的大口袋,將這幾個僵尸戰士全都駝了回來。

“額……”禁衛軍頓時一愣,接著點了點頭:“很有情義啊。”看到艾迪沒有立刻說話,希爾還以為他們也沒看到,其實她自己也都已經快要放棄希望了,一個女孩子,在落日山脈里,孤身一人,估計早已經被魔獸吃了吧。那軍官以為那些尸體是卡普他們同伴的,死在了山脈之中,不愿意讓同伴暴尸荒野,所以才帶了回來。要知道一般的雇傭兵,如果同伴死了,最多也就是在山脈里挖個坑埋了,有的干脆就扔在野外,反正即便是埋了,食腐動物也會挖出來吃掉,他們基本上不會把同伴的尸體帶回來。卡普被禁衛軍沒頭沒腦的稱贊說的有些莫名其妙,但總歸是在夸自己,咧嘴嘿嘿一笑:“我們維京人最講義氣。”

雖然卡普和強納森對于安琪兒不太熟,只是遇到過幾次而已,甚至都沒說過話,不過他們到是第一次聽說程智也有喜歡的人。因為程智平時都狂熱于亡靈魔法與煉金術的研究上面,他們還以為這小子對女人是沒有感覺的呢。“能夠征服七階魔獸做魔寵,你實力也不錯啊,有興趣加入我們王室禁衛軍嗎?禁衛軍最低都是騎士爵位,工資高,福利多,待遇好,公費醫療,每年兩個月休假。有興趣沒有?”想到這里,希爾不由得眼圈一紅,淚水再次滴落了下來。

希爾的舉動讓艾迪莫名其妙,不過艾迪還是說道:“安琪兒現在還在落日山脈里。應該跟我兄弟在一起。怎么?你找她有事?”“禁衛軍?”卡普眨了眨眼睛,接著不屑的說道:“就是天天伺候那刁蠻丫頭的保鏢嗎?算了吧。”說著卡普一拍雪珂的脖子:“哥們,走了。”雪珂搖晃著大尾巴,頓時氣勢十足的哼了一聲,大步朝前走去,而強納森也帶著阿拉納走出了獸欄。艾迪則是到德爾瑪商會在傭兵營地的辦事處要了一匹戰馬,三個人大搖大擺的離開了傭兵營地,不過一邊走卻也是一邊有些擔憂。

強納森摸了摸阿拉納的脖子上的長毛說道:“程智他們可是在高階魔獸的區域,想要轉出來的話,恐怕非常危險。”“什么?你說什么?”希爾頓時瞪圓了眼睛,大聲叫到:“你們見到安琪兒了?”

艾迪急忙搖了搖頭,接著又看向了強納森一眼,這才說道:“沒親眼見到。”“程智的本事可大著呢。”艾迪毫不在意的說道。

禁衛軍軍官聽到卡普的話,頓時有些惱火,但是最后卻也只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這小公主的確是非常難伺候,不過誰讓他們是吃這碗飯的。希爾有些焦急的拉住了艾迪的胳膊:“什么沒親眼見到,到底怎么回事?”“喂喂,艾迪,你一直攔著我們不讓我們返回去救他們,你到底怎么想的?”卡普看著艾迪,有些不滿的說道。

艾迪卻是笑了笑說道:“被程智救的人是安琪兒。嘿嘿,告訴你們個秘密。程智喜歡安琪兒很久了。”“哦?我怎么不知道?”卡普和強納森頓時來了興趣。卡普少有的瞪著大眼睛打聽小道消息,一臉壞笑的問道:“我的八卦之魂在熊熊燃燒,快說,他們倆啥時候搞上的?”

淘氣天尊“你們這兩個滿腦子肌肉和烤羊肉的傻子。”艾迪翻了個白眼:“程智從剛進入學院的時候就喜歡安琪兒了,只是程智那小子臉皮薄,不好意思去表白罷了。這次不正好是個好機會嗎?就讓他們在山脈里多待幾天吧。”“要說你們兩個沒眼色,你們也不想想,程智什么時候為了一個人那么瘋狂過?切,連魔法杖都不帶就去追翼手龍?一個僵尸戰士都沒有帶著就沖出去?他是那種先行為后思考的人嗎?嘿嘿,能讓他做出這種行為的,不是親媽就是真愛。”

詳情

猜你喜歡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體小飛機詳談@seo1898】
淘气天尊

河北 一选五走势图 海南环岛赛彩票规则 上海彩票官方网站-点击进入 中彩网官方网站网址 辽宁快乐12任3选遗漏 百家乐怎么玩_Welcome 腾讯分分彩走势图app 非公开发行股票规则 国标麻将有人玩吗 三人斗地主规则及玩法 新西兰五分彩官方网站 DG视讯官网 - 首页 678彩票官方网站-点击登陆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日本棒球比分台湾 近日股票走势 男子1亿买彩票输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