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奈奈子

類型:原創劇地區:帕勞發布:2021-02-25

森奈奈子 劇情介紹

森奈奈子程智剛開始還沒反應過來,森奈奈但是當明白了艾迪的動作代表什么意思的時候,森奈奈一口濃痰就吐了過去:“你個混蛋。”程智被氣得差點飛起一腳踹過去。強壓著怒火說道:“你才是,你們全家都是。”程智也咧嘴笑了起來。伸手揮了揮。二人的眼神和動作交流頓時就被希爾發現了,希爾急忙走過去,一把拉住安琪兒就朝外走。

等學員們都坐好了,程智才走到了講臺上:“各位同學好。”看到程智是真的生氣了,森奈奈艾迪尷尬的笑了一下:“那你到底要干什么?”這些同學大多數都看到了昨天程智的表現,所以今天來參加課程的多少都帶著些崇拜,所以喊得也特別大聲:“助教好。”

程智并沒有在意這些,而是說道:“我是亡靈魔法學系的助教老師,程智。歡迎各位同學的到來,從今天起,我將對大家講解亡靈魔法的原理。不知道各位同學對亡靈魔法有什么了解?”這時候希爾卻是高高的舉起了手。“看著。”程智說著,森奈奈精神力激發了符文,等頓身上出現了一道道紫色的光芒。

“我靠,森奈奈這是什么東西。”艾迪被程智身上突然出現的一道道紫色紋路嚇得跳了起來,森奈奈一副見到鬼的模樣。其實要是斗氣師,或者魔法師,在使用元素力量的時候,身上都會帶有元素的熒光,可是程智這個不一樣啊,他是身體表面出現了又淡淡紫光的紋路,就連臉上都是密密麻麻的淡紫色紋路,看起來就像是突然中毒了一樣。看到只有希爾一個人舉手,程智微微一笑,伸手示意了一下:“希爾同學,請講。”

希爾一臉傲慢的開口說道:“亡靈魔法師是世界上最邪惡的職業,操控死亡之力,善于用精神法術迷惑人心,褻瀆死者,折磨靈魂。被人所不齒,憎恨。”森奈奈“這是斗氣。”程智一齜牙:“是毀滅屬性的斗氣。”她的話就像一把把刀子,唰唰一陣亂刺,將亡靈魔法批的體無完膚。

森奈奈“斗氣?你逗我玩呢吧?”艾迪一臉看怪物似的看著程智。頓時不少學生都面面相覷了起來。他們只是因為好奇和獵奇才來這里聽課的,不過亡靈魔法的確是給人這種印象。

一旁聽到希爾的話的索亞頓時就不高興了,剛要開口爭辯,卻見程智對她揮了揮手。見艾迪不信,森奈奈程智緊握雙拳,猛的一用力,頓時一股力量爆發而出。

程智轉臉看向了希爾點了點頭,笑著:“這位同學說的很好。褻瀆尸體,折磨靈魂,看起來這的確是亡靈魔法師才能干出來的事情。各位同學有沒有聽說過,或者見過別的魔法師能夠這樣做的?”艾迪張著嘴,森奈奈看著程智,好半天沒說出話來。一直到程智關閉了丹田處的符文,同學們看到程智不但沒有反駁,還很是得意的模樣,不由得有些奇怪。

程智一揮手,一團黑色光芒閃現,一具人類骷髏組成的骷髏兵,從亡靈空間里面鉆了出來,頓時引來學生們一陣輕輕地低呼。程智操縱這骷髏兵做出了幾個動作:“亡靈魔法師,被世人冠以邪惡,殘忍,狡猾陰險的惡名,不是沒有道理的。因為人們會恐懼,恐懼死亡,恐懼未知,恐懼讓他們無法理解的事情。”希爾拿起筆,刷刷點點的寫下了自己的名字,接著一仰下巴,轉身來到聽課的座位。程智并沒有安排和其他科目一樣的課桌,而是讓學員們全都席地而坐,當然,準備了坐墊,同時在坐墊的前面有一個放置筆記本和筆墨的一個小桌子,所以顯得很別致。希爾站在了第一排的一個位置前面,那里已經坐了人,是一個男生,那個男生抬頭一看,竟然是希爾公主,頓時也是同樣諂媚的打了個招呼,接著將自己的位置讓給了希爾公主,自己則坐在了靠后一排的位置。

身上的斗氣紋路消失。艾迪終于清醒了過來,森奈奈結結巴巴的說道:“你……你……你修煉出……斗……斗氣了?”說著,他指向了一名學生:“你害怕嗎?”那名學是個魔法系的學生,生猶豫了一下說道:“不怕。”

程智點了點頭:“恩,那好。”接著,一揮手,讓那骷髏兵走到了那個學生的旁邊,接著竟然坐了下來,一伸胳膊,骨手搭在了那個學生的肩膀上,頓時將那個學生嚇得嗖的跳了起來。那個男生本來還有些惱火有人拽他,森奈奈可是一回頭,森奈奈卻見是希爾,頓時眼泛桃花的對希爾諂媚說道:“原來是我們美麗可愛高貴典雅的希爾公主殿下。啊,您的美貌……”程智搖了搖頭,召回了那個骷髏兵:“在亡靈魔法師前,不要說大話。害怕并不可恥。人們與生俱來就擁有恐懼心理,這是一種天生的自保手段,恐懼可以讓人躲避危險。那么,除了亡靈,人還恐懼什么?實際上,只要能產生傷害的事物,都會讓人恐懼。”說著,程智從空間卡片之中拿出了一個火把,將其點燃,看著閃爍不定的火光,接著程智有從空間卡片里面拿出了一把匕首,插在了桌子上。程智繼續說道:“火焰,會灼傷身體,刀子會刺破血肉,任何東西,只要能夠威脅到人們的安全,都會讓人恐懼。如果我們摒棄掉恐懼之后,所看到的到底是什么?”“摒棄掉恐懼之后?”學生們都看向了程智,似乎想要從他的口中知道答案。

“喂,森奈奈收起你的詠嘆調。我說讓你跟我換一下這節課程。”希爾黑著臉打斷道。程智點了點頭:“如果我們摒棄掉恐懼,我們看到的將會是一個純粹的世界。這個火把,它的火焰會灼傷皮膚,但是如果我們不這樣看的話,那么他就是由木棍,油脂,布條組成的一件物品,當他被點燃之后可以當做光源,照亮周圍。一把刀子,當你不是去考慮這把刀子會刺入血肉,能夠殺人,我們看到的就是這事由金屬構成的一件物品而已。一切的恐懼來源并非這些物質的本身,而是來源于我們對這東西的認知。亡靈魔法也是如此,如果我們以一種恐懼的態度去看他的時候,那么它會邪惡無比。但是如果我們摒棄掉恐懼……”說著,程智指了指走到他旁邊的骷髏戰士:“這是由一堆骨頭組成的,會動的木偶而已。”

希爾眨了眨眼睛,似乎程智已經改變了之前的話題,于是也不舉手便大聲說道:“可是,亡靈魔法師會折磨靈魂!”那個男生立刻點頭:森奈奈“沒問題,希爾公主殿下。”程智看了看希爾:“折磨靈魂?那么你見過有人的靈魂被折磨過嗎?”“你昨天在戰斗之中不不就折磨了巴普那些人的靈魂嗎?”希爾大聲說道。程智笑了笑:“我在戰斗中使用了恐懼術,混亂術,衰弱術,致盲等等一些常用的亡靈魔法。但是這些魔法基本上都屬于幻術而已。”說著,他拿起了一張紙,和鉛筆,快速的畫了起來,然后背在身后,走到了希爾的面前,突然一伸手,將那張紙遞到了希爾的面前,只見那上面竟然花了一個栩栩如生的蜘蛛,頓時將希爾嚇得驚叫了一聲。

“你害怕了?因為一只蜘蛛?”程智笑了笑,接著舉起了那張畫:“大家看到了,這張畫上是一只蜘蛛,但是我們也看到希爾同學害怕了。為什么,因為他害怕蜘蛛。我在戰斗之中所使用的魔法其實原理就是這么簡單,只是讓人看到他害怕的東西,從而影響敵人的思維和判斷,最終做出對敵人不利,對自己有力的效果。這就是一種攻擊手段。至于折磨靈魂……亡靈魔法師的確是可以折磨靈魂的。但也僅僅是一種攻擊手段而已。”接著湊到了程智里面前:森奈奈“助教老師,我今天有些急事,就把聽課的名額讓給希爾公主殿下了。”

“這……”希爾一愣,接著搖了搖頭,但還是強辯道:“亡靈魔法師不就是喜歡這么做嗎?”程智點了點頭:“希爾同學,下次提問的時候,希望你舉手。”接著程智抬起頭,說道:“不知道在座的有沒有火焰系魔法師?”程智看了看這個男生,森奈奈又看向了希爾公主,接著點了點頭:“好吧。”

“我是火焰系魔法師。”剛剛被骷髏兵摸了一把的學生立刻舉起了手來。程智點了點頭,接著說道:“那么,麻煩這名同學到前面來。”

那個學生有些擔憂的看了看周圍的人,有些后悔自己怎么這么著急出頭,不過還是走到了前面。說著將一個記錄名冊朝前推了推,放到了希爾的面前:“請在這里簽名。”雖然是第一天上課,但是程智卻連名冊都不用看,就已經記住了這個人的名字:“這位同學叫斯拉木恩,對吧?”這個學生點了點頭:“是的老師。”

希爾這時候卻是拿起了筆記,朝外面走去,只是路過程智跟前的時候,用力的哼了一聲。程智笑了笑,指了指旁邊的骷髏戰士:“斯拉木恩同學,請你使用火焰魔法點燃這個骷髏兵。”希爾拿起筆,刷刷點點的寫下了自己的名字,接著一仰下巴,轉身來到聽課的座位。程智并沒有安排和其他科目一樣的課桌,而是讓學員們全都席地而坐,當然,準備了坐墊,同時在坐墊的前面有一個放置筆記本和筆墨的一個小桌子,所以顯得很別致。希爾站在了第一排的一個位置前面,那里已經坐了人,是一個男生,那個男生抬頭一看,竟然是希爾公主,頓時也是同樣諂媚的打了個招呼,接著將自己的位置讓給了希爾公主,自己則坐在了靠后一排的位置。

安琪兒這時候走到了程智的面前,微微一笑,接著低聲說道:“希爾是來找茬的,你最好有點準備。”“點燃他?!”這個學生用有些詫異的目光看向了程智,不過在看到程智確定的點了點頭后,便抬起手來,同時口中吟唱咒語,不多時,一團火焰出現在了他的指間,接著在他的精神力控制之下,直撲向了那個骷髏兵,頓時骷髏兵被火焰包裹了起來。程智這時候卻是轉頭對希爾問道:“希爾同學,你說,如果這是一個活人的話,用火焰燒他是不是很殘忍?”希爾一時間也想不出如何為難程智,有些著急,但是程智卻是不再理會她:“亡靈魔法,是世間四大法則之一,死亡法則所衍生出來的魔法。以攻擊方式詭異著稱。所以我們在想要了解亡靈魔法之前,首先要知道,亡靈法則到底是什么。”

“至高法則?”學生們對于規則和法則之力還是了解一些的。所以對這樣的話題并不陌生。而且涉及到規則和法則神秘力量的這話題就有些高端了,不由得都聚精會神的聽了起來。程智點了點頭,希爾的靈魂波動已經那么明顯了,自己怎么可能會看不出來,但卻自信的搖了搖頭,對安琪兒說道:“你也準備聽課嗎?”

安琪兒搖了搖頭:“我還有其他的課程。再說,如果我有對亡靈魔法方面的問題的話,會單獨找你補課的。”“死亡法則其實就是一種世間萬物必然的規律。任何東西都會死亡。無論是人,是魔獸,是花草樹木,凡是帶有生命的東西,最終都會走向死亡。亡靈魔法便是遵從著這種法則規律而形成的一種法術。……”

希爾有些不知所謂,程智卻是繼續說道:“無論是折磨靈魂,還是點燃身體,都是攻擊的手段而已。只是我們能夠看到火焰,但是大多數人都看不到靈魂,所以對于靈魂的攻擊,因為未知,因為無知,人們往往會認為折磨靈魂更加恐懼。烈焰如果燒死了一個好人,同樣是罪惡的。折磨靈魂如果是對一個罪大惡極的人,那就是正義的。所以,所謂的邪惡只是相對而言。力量是純潔的,不潔的只有人心。人們因為恐懼死亡和未知,對于亡靈魔法師有很多的誤解,所以,今天大家才會來到我這里,尋找亡靈魔法到底是什么的答案。我可以告訴你們,亡靈魔法,只是一種魔法而已,也僅此而已。至于亡靈魔法師到底是好是壞,那就是個人的問題了。”程智立刻心領神會的點了點頭。在一番眼神交流之后,安琪兒抱著魔法書離開了教室。程智講的很細致,也很精彩,時不時地就會釋放一個小法術,讓眾人更加直觀的去了解亡靈魔法,所以當這節課結束的時候,學生們竟然都有些意猶未盡的感覺。

隨著下課鐘聲的響起,程智將教具都收好說道:“今天的課程就此結束。如果大家還有興趣的話,歡迎下一次繼續參加我的亡靈魔法基礎課程。”一個學生這時候卻是開口說道:“老師,在多講點吧。”

森奈奈子程智笑了笑:“亡靈魔法博大精深,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清楚的。以后有很多機會。”程智卻連看都沒看一眼希爾,而是看向了門口,只見一個金發女孩正抱著一本魔法書,看著他微笑。

詳情

猜你喜歡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體小飛機詳談@seo1898】
森奈奈子

河北 一选五走势图 捷报比分app出现乱码 贵阳微乐麻将免费开挂 大乐透常见规律 2021单机捕鱼游戏 长春麻将5元的咋算账 南粤26选5历史开奖全部 足彩半全场投注 广西快乐10分开奖 捕鱼平台兑换 水果派对辅助 江西11选5现场直播 广西快乐10分钟技巧 顺发捕鱼平台 斗地主达人 免费 湖南体育彩票销售情况 双色球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