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仑图

類型:愛看劇地區:布基納法索發布:2021-02-25

乱仑图 劇情介紹

亂侖圖阿桑見狀立刻就有了猜測,亂侖圖不由得憤怒的一跺腳,亂侖圖頓時一股強大的氣勁將腳下的石頭都踩成了粉末:“不好,媽的,一定是阿西特那個王八蛋勾結外人想要坑我們。老家出事了,快,立刻撤退!”聽到老大的話,眾人也是心中一沉,急忙組織人手,甚至連那些帳篷什么的都來不及收拾,一群人風風火火的朝南邊的營寨跑了去。他小心的沿著河灘走著,一直走到了一處地勢略微有些陡峭的山坡,但是特殊的地質構造形成了一片片,層層疊疊的水洼。在陽光的反射下如同鏡子一樣。而不同的礦物巖石也讓這一片片的鏡子反射出五顏六色的樣子。

那女人冰冷的眼神看著下面驚恐萬分的雇傭兵和旅客,泛著濃濃的殺意,手一揮,一團巨大的冰霜如同煙霧一樣彌散了開來,向下方的營地籠罩了過來。程智這時候已經和幾個兄弟,亂侖圖以及新收的那個小嘍啰阿西特進入到了阿桑的藏寶庫之中。所有人都驚恐的大叫了起來,戰士們都撐起了自己的斗氣護盾,并且揮動武器,準備使用最強大的技能奮力一搏。不過巨大的等級差距讓他們的行為也只是螳臂當車而已,那八級魔法師所釋放的魔法,遠不是這些平均只有四五級左右的雇傭兵能夠承受得了的。

程智他們也是心中一驚,如果這個攻擊落下來,他們根本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程智一伸手,拉住了同樣驚恐的呆若木雞的老者和艾迪,準備將兩個人從懸崖上面拽下去,一起跳到河里,那樣也許還有一絲生機。眼看著這個女魔法師的攻擊就要落下,一個聲音突然從地面上傳了出來:“夠了,愛莎!生命在你眼中只是毫無意義的空氣嗎?”說話間,那個坐在火堆旁邊的男人站了起來,同時從他的斗篷下,伸出了一根暗紅色的魔法杖,一股磅礴的火系能量從魔法杖上面噴薄而出,在半空中與那女人的冰霜對撞在了一起,頓時在半空之中出現了一個白色與紅色相抵而產生的光圈。那光圈逐漸消散,女魔法師的身影再次顯現了出來。這所謂的寶庫并不是很大,亂侖圖但是里面確是堆放著不少的東西,亂侖圖不過想象之中那些大盜們堆積如山的金幣,成堆的金銀器具,成筐成捆的珍珠瑪瑙卻并沒有看到。這庫房之中大多都是布匹和食鹽。另外一邊則全都是鐵制武器,盾牌皮甲之類的東西。在角落里有兩個大箱子,里面放了很多的銅幣銀幣,但是金幣卻僅僅只有一個小箱子,大概只有一萬多金幣而已。偌大的老虎溝,竟然如此貧窮,只有這么點積蓄?

其實程智他們卻是想錯了,亂侖圖真正有價值的卻是他們身邊碼放整齊的大量武器裝備,亂侖圖堆積如山的那些布匹,食鹽,在這山區之中才是真正的硬通貨。山區之中物資匱乏,土匪們搶來的錢幣也很難花出去,就算派人到附近的城鎮去交易,也很容易被認出是他們這些土匪。他們的錢財大多都是用來賄賂各地的守軍軍官或者地方領主,又或者購買情報之類的事情,在么就直接跟進入山脈的商隊那里訂購糧食酒肉和武器裝備之類的東西。作為回報,他們可以保證在山脈之中這些商隊的安全。看著那絢爛而充滿了元素力量的魔法對沖,所有人都是心中驚駭。好強大的力量,一些經驗豐富的雇傭兵已經從剛剛的一擊之中,分辨出了這兩個人都是八級的高手。

“哼,你舍得出手了,吉雷特?”至于搶劫那些附近的村落和老百姓。他們要是有錢的話,亂侖圖還會在混亂的烏索斯山脈附近過日子嗎?而且,亂侖圖一萬多金幣,也已經算是一大筆巨款了。只是幾個少年對于這里的東西十分的失望,不由得齊齊看向了阿西特,把阿西特看得渾身直哆嗦。“我已經被你們逐出了家園,這么多年為什么你們還是不肯放過我?”被叫做吉雷特的人仰著頭,看著天空之中的女人,語氣之中帶著一絲惱怒的說道。

艾迪陰陰笑道:亂侖圖“阿西特,老虎溝的寶藏都在這里嗎?你是不是還有什么瞞著我們?”“哼,放過你也不是不行,只要你自廢所有修為,砍斷雙手,我可以當作沒看到你。”那個叫愛莎的女人盯著吉雷特,傲然的說道:“怎么,不愿意嗎?還是由我來親自動手。哼,你違抗薩蘭德的命令,背叛了德克拉神殿,你以為,一走了之便可以了嘛?”

“既然這樣,哼哼。”吉雷特冷笑了一聲,突然也騰空飛起:“我不想死,那就把你的命也留在這里吧。”“沒有沒有,亂侖圖各位大人,絕對沒有。”阿西特用力的搖著頭:“我們平日里搶來的東西,除了糧食有專門的儲藏地,其他的都在這里了。”

說話間,吉雷特手中的魔杖一揮,一條粗若水缸,巨大的烈焰火蛇從魔法杖中噴射而出。“切,亂侖圖這么大個老虎溝,就這么點積蓄?”艾迪不信的搖著頭說道。程智瞪大了眼睛,看著天上的戰斗,巨大的火蛇如同活的眼鏡蛇一樣,有著頭顱,有著鱗片,不斷扭曲的身體,只是這由元素構成的元素生物身上卻燃燒著滾滾的烈焰。火蛇咧著大嘴,撲向了愛莎。

愛莎也毫不示弱,魔法杖用力一揮,一團寒冰在身前凝結而出,接著化作無數道如同利箭一樣的冰箭,鋪天蓋地的朝吉雷特的火蛇撲了過來。緊接著,愛莎又是一道魔法疾射而出,頓時又在身前形成了一個由寒冰構成的冰鳥,她的手一揮,那寒冰構成的冰鳥便朝吉雷特射了過去。“魔法雙發?好快的速度。”程智看著天空,一臉驚駭的看著天空中施法的那個女人說道。“你看天上!”程智推了一把艾迪,朝半空中的那個魔法師指了過去。

“各位大人,亂侖圖我真的是沒有欺騙你們啊。”阿西特嚇得都快哭出來了。“我可以對天發誓,絕對沒有了。”“魔法雙發?很厲害嗎?”艾迪有些奇怪的問道。“當然。”程智點了點頭:“魔法師在使用魔法的時候,連續使用兩個魔法,如果只是普通的低級火球術倒也并不算什么,但是連續使用兩個高級魔法,對于身體內的元素之力,消耗是極為巨大的。更重要的是,對于精神力的消耗極為巨大。她能夠連續使用兩個高級魔法,中間不需要恢復精神力,這才是最可怕的。”

對于精神力的了解,程智要比其他人理解的更深刻一些。而且他雖然不知道兩個人身體內的元素之力到底誰強誰弱,但是從精神力層面的感應來看,那個女人要高于吉雷特一籌。八級魔法師是什么概念?達到八級魔法師,亂侖圖一個大型的復合魔法便可以毀滅整片村莊集鎮。只要給他們足夠的距離和施法時間,亂侖圖可以屠殺千人萬人的軍隊。這也是為什么高級魔法師往往都是各個國家爭相招攬的人物。只要達到七級魔法師,在任何一個國家都可以輕易換取一個伯爵爵位。屬于國家戰略性人才。吉雷特見到對方釋放的冰鳥,也是嚇了一跳,急忙在身前刷新了一層烈焰護盾,同時身體朝后飄飛出去。只聽轟的一聲,那冰鳥已經狠狠地撞在了烈焰護盾之上,爆出了一團寒冰,這些冰塊銳利的如同飛刀一般,擊碎了護盾的同時繼續朝吉雷特追來。吉雷特急忙又在身前刷新了一層烈焰護盾。而手中的魔法杖更是指揮著火蛇撲向愛莎。

程智不僅僅感覺到了他的等級,亂侖圖更從那精神力波動之中感應到了一股股越來越濃烈的殺意,亂侖圖心中一涼,若是這女人對這個營地動手的話,這些人,包括自己都將沒有生還的機會。于是急忙朝艾迪的帳篷跑了過去,當他來到艾迪的帳篷時候,跟隨艾迪一同旅行的那個老頭已經從帳篷之中鉆了出來,一臉凝重的朝天空看了一眼,接著伸手就從帳篷里把還在酣睡的艾迪提溜了出來。愛莎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冷笑,冰箭已經將火蛇的能量消耗了大半,體積也縮小了許多。愛莎再次揮動法杖,高高一舉,一團寒冰能量從她的身體上迸發而出,正擊打在了火蛇的頭顱之上,只聽“噗”的一聲,那條粗大的火蛇頓時化作了點點的火星,消失不見了。

這時候的地面上,傭兵們已經都看傻了眼,但也有些人清醒了過來,神仙打架,凡人遭殃,這兩個八級的強者在空中對決,巨大的能量肯定會波及到他們。一些狡猾的家伙已經溜下了鐵車,朝營地之外跑去。程智跑到老者跟前說道:亂侖圖“這個女人很危險,我們得躲一躲才行。”“這是你逼我的!”吉雷特見火蛇消失了,頓時心中一沉,但立刻又一副決然的面孔說道,同時手朝口袋里一抹,掏出了一張魔法卷軸,在面前一撕,只聽呲啦一聲,一團紅色的光點隨著魔法卷軸的撕裂而被釋放了出來,在半空中形成了一個燃燒著熊熊烈焰的火球。這火球不斷扭曲變形,最后形成了一個如同魔怪一樣的火焰虛影,這個東西腦袋如同一個巨大的鬼頭,嘴巴眼睛栩栩如生,不斷發出嗷嗷的吼叫,粗壯的雙手更是燃燒著橘紅色和藍色的古怪火焰,朝愛莎撲了過去。愛莎見到這一幕也是嚇了一跳,口中驚呼道:“圣域卷軸!”魔法卷軸在魔法界并不稀奇,它是一種可以釋放魔法的一次性消耗魔法道具。但是魔法卷軸的威力取決于灌注卷軸元素能量的人的等級強弱。等級越強,灌注的元素力量越高,所產生的魔法效果也就越強。不過這個強度也有限,因為魔法師制作的魔法卷軸并不是魔法師本身釋放的魔法,并沒有精神力控制,所以只能進行單向攻擊。還有就是最重要的,它的威力只有真正魔法的十分之一。比如一個七級的魔法師制作的魔法卷軸,所能夠釋放出來的能量卻只相當于一個六級魔法師釋放的魔法。不過魔法卷軸的使用并不受等級限制任何等級,哪怕只是一個普通人,撕扯卷軸都可以釋放出里面的魔法。而基吉雷特拿出來的這個卷軸,竟然是圣域魔導師制作的魔法卷軸,即便只能發揮出圣域魔導師十分之一的威力,但也不遜于九級魔法師釋放的魔法。對于八級的愛莎來說,這個攻擊有些太猛列了。愛莎急忙后撤,同時不斷的在身前刷新冰霜護盾,但是在那魔怪一樣的東西面前,他所刷新出來來的護盾根本不堪一擊。很快,那怪物已經到了愛莎的跟前。愛莎一咬牙,突然爆呵了一聲,頓時在她的身前出現了一團冰霜迷霧,將那個烈焰怪物籠罩了起來,接著愛莎便開始吟唱咒語。一個八級魔法師吟唱咒語所釋放的魔法,威力是極為巨大的。而很顯然,愛莎是要使用大威力的魔法,徹底擊潰這個怪物。

頓時在半空中,突然形成了一團烏云,不斷的翻滾扭曲,同時大塊大塊的冰塊砸向了那個烈焰怪物。那個怪物怒吼著,雙全揮動,不停的將從天而降的冰塊擊散,但是冰塊似乎無窮無盡一樣,任憑那怪物怎樣抵擋,都沒完沒了,更可怕的是那冰塊也越來越大,剛開始的時候只有人頭大小,但是片刻之后,掉落下來的冰塊便足有巨石一般大小。被烈焰怪物擊碎的冰塊四散飛濺,從天空之中掉落下來,一些躲閃不及的人直接被冰塊砸成了肉泥。那老頭沒說話,亂侖圖卻是點了點頭,拎著還有些迷糊的艾迪,快步的朝剛剛程智修煉時候呆的那塊石頭跑了過去。

“不好!”程智驚駭的看著一個足有房子大小的冰塊從天而降,朝他們幾個人所在的位置砸了下來。連忙想要閃避開來,而艾迪在身邊的老者的拉扯下,已經躍出去了十幾米。而就在這時候,巨大的冰塊正砸在程智和艾迪之間的位置,只差毫厘就要將程智砸死在當場。程智見到冰塊并沒有砸中自己,暗自慶幸,可是還不等他的臉上露出笑容。就覺得腳下一松,那巨大的冰塊竟然將懸崖邊的巖石砸斷,程智一個站立不穩,整個人,連同一大塊懸崖邊的巖石被掀翻了過去,整個人直直的朝懸崖下面掉落而去。“程智!”艾迪大吼一聲,想要去抓住程智的手,可是卻晚了一步。身邊的老者怕艾迪掉下去,死死地抓住了艾迪的衣服,大聲的喝到:“少爺!小心!”隨著營地之中的嘈雜越來越大,亂侖圖在營地之中休息的旅客們也都紛紛的從睡夢中驚醒。頓時這營地里出現了混亂,亂侖圖有的人剛剛被驚醒,不知情況的人們開始大喊大叫,還以為是有魔獸來攻擊了。

如果艾迪抓住了程智,那么程智下墜的力量會將兩個人全都帶下懸崖。老者的選擇沒有錯。可是艾迪卻是眼睜睜的看著程智的身影向下墜落,最后撲通的一聲,落入了下面湍急的河流之中。咕嚕咕嚕……噗……咕嚕咕嚕……

程智在河水中拼命的掙扎著,他的水性可不好,哦,不,他就是個旱鴨子,雖然手刨腳蹬的在奮力掙扎,可是身子卻還是不由自主的向下沉。更要命的是鼻子和嘴巴里都嗆進了水,讓他根本無法呼吸。艾迪這時候也已經醒了過來,揉了揉有些迷糊的眼睛:“怎么了,怎么這么吵?發生了什么。”“要死了嗎?”程智的心中被濃濃的恐懼感所籠罩。意識也漸漸模糊。清晨,一片鵝卵石構成的淺灘上。

他之所以將肥仔制作成僵尸,就是為了提醒自己,如果沒有強大的力量,就無法保護自己的親人和朋友。這一點他永遠不會忘記。一個小小的人影趴在一片鵝卵石之中,一動不動。生死不知。“你看天上!”程智推了一把艾迪,朝半空中的那個魔法師指了過去。

艾迪抬起頭,接著瞪大了眼睛,嘴巴合不攏一樣的說道:“高高高,高級魔法師?!”顯然他也是知道,只有大道七級以上,可以被稱為高級魔法師的魔法師才能夠在天空中懸浮和飛行。但轉瞬間又搖了搖頭:“怎么可能,魔法師修煉的速度本來就慢,能夠修煉到高級魔法師的,沒有一百歲也有八十歲。可是這女的也太年輕了吧?”又過了不知道多久,那個人影的手指動了動,接著,發出長長的一聲呻吟:“呃……死了嘛?”程智睜開眼睛,聞著帶有水草腥味的鵝卵石,好一會才意識到,自己竟然沒有死,萬幸啊。他爬了起來,看了看只覺得渾身酸痛,在水里,被湍急的河水帶著,不知道沖到了哪里,不知道被多少石塊撞擊,他身上到處是淤青,疼痛讓他感覺到渾身無力。他拖著疲憊而疼痛的身體,向水流的上游走去,可是還沒走出一百米就看到那條河出現了分叉,顯然是兩條河流在這里匯聚到一起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從哪邊被沖下來的。程智搖了搖頭,心想在繼續向前尋找,若是不對在走另一條河流,可是還沒有走出多遠,就看到上面一片淺灘之上,一群動物正在那里飲水。而那群動物之中,不乏一些兇猛的食肉魔獸,四級的風狼,五級的裂地暴熊。在水源面前,他們都是公平的,一切的爭斗都會等他們喝完水之后才會爆發,但是程智卻不能在向前走了。因為魔獸對人類天生就帶有敵意,若是遇到了人類,本來相互沖突的魔獸也會放棄爭斗,同時攻擊人類。

程智搖了搖頭,放棄了繼續順著河流向上走的打算,而是朝下游走去。雖然他是個四級魔法師,但是因為修煉的是精神力,他的攻擊方式也異于其他的人類或者魔獸,他還真的并不如何畏懼那些魔獸,但是自己現在的身體狀況實在是太糟糕了。他必須先找個地方,好好休息一會。“不,這可不一定。”身邊的老頭終于開口說話了,他目光凝重的看著天空:“元素魔法師通過吸收元素的力量本就可以減緩衰老。水元素魔法師更是能夠將衰老的速度降到最低。而據我所知,很多女性魔法師都會使用一種特殊的煉金藥物,保持他們的青春容貌。所以……”

“這么說,他還是個老太婆嘍。”艾迪不由得接話道。可能是他說話的聲音有點大,半空之中的那個女魔法師突然眉毛一豎:“這些該死的砸碎,真吵。還是全都殺掉的干凈。”說著,天空中的那個女人臉色變得有些猙獰,一揮手,魔法杖之中已經傳出了絲絲冰冷的元素氣息。河流總會流向大海,只要順著河道向前走,一定能夠走出山脈。只是這一路上的危險怕是會很多。

程智揉了揉酸痛的胳膊和雙腿,休息了好一會,這才爬了起來。看向四周,卻是徹底傻了眼,周圍是完全陌生的景色,他根本不知道被河水帶到了什么地方。不過,既然是被河水帶到這里的,順著河流向上尋找,總能夠找到那片斷崖吧?“是冰系的高級魔法師!”一些人驚呼了起來。冰系魔法是水系魔法的一種延伸分支,修煉這一屬性的魔法師,其魔法威力往往都很可怕。程智是個心智成熟的孩子,雖然只有十二歲,但是在困境逆境之中,卻遠比普通的孩子堅強的多。在這個時候,他渾身傷痛,疲憊無比,卻依舊沒有放松警惕,他的精神力掃描依舊開啟著,現在他是四級魔法師,精神力也遠比其他人強大的多,所以掃描的范圍也非常的廣大,這讓它可以輕易避開很多的危險。

他念動起了咒語,瞬間在身前出現了一個灰色的魔法光陣,一陣閃動之后,一頭黑熊的身影出現在了程智的面前,只是這頭黑熊滿身被縫合的傷痕。正是程智的第一個戰斗煉尸,肥仔。程智伸手摸了摸肥仔的身體,想到了當初每天上山跟肥仔一起吃蜂蜜的日子,不由得有些懷念。當初活蹦亂跳的肥仔,現在卻是這幅摸樣,真是可悲。他抓了抓肥仔的耳朵,接著爬到了肥仔的背上。“走吧,肥仔,我們沿著河流向下游走。”

亂侖圖雖然肥仔的身體里是程智的一部分靈魂碎片,但是他依舊覺得肥仔就是肥仔。雖然自欺欺人,但是他卻不愿意忘記他曾經的伙伴和朋友。肥仔本能的低吼了一聲,接著便沿著河灘走了下去。肥仔的生物特性,讓他比程智更適合在這高低不平的山路和巖石之中行走,程智也趴在肥仔的背上,能夠好好的休息一會。他身上現在很疼,不知道在水里面撞到了多少巖石,身上到處都是淤青。

詳情

猜你喜歡

登錄簽到領好禮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體小飛機詳談@seo1898】
乱仑图

河北 一选五走势图 贵州11选5推荐号码 南京麻将和上海麻将 刮刮乐中奖技巧 足球比赛比分赔率 比特币、莱特币、以太币、瑞波币,到底该选哪个? 闲来麻将湖南麻将下载 最新35选7中奖号码 安徽11选5下期预测号码 快乐10分复式3任选兑奖多少倍 沙巴体育足球怎么投注 皮皮四川麻将作弊器 3d杀组选复式投注技巧 山东老11选5前3遗漏数据 mg电子中奖图片大全 AG晨丽贵宾会官方网站-Welcome e世博娱乐城真钱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