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川咲太

類型:搞笑劇地區:格陵蘭島發布:2021-03-01

梓川咲太 劇情介紹

梓川咲太梓川咲太“是費倫嗎?”蘭斯洛的手已經氣得有些發抖,但依舊強忍著,一字一頓的說道:“作為臣民,我的確收到您的管轄,但是,領主大人,您也應該知道,我的土地是用軍功換來的。擁有王國頒發的憑證。我是王國的軍人,不是您領主大人的私兵。您沒有權利剝奪我的土地。”

“哦?你確定嗎?”老法師覺得有些奇怪,已經檢測沒有元素親和力,可以說就已經失去了成為魔法師的可能了。難道這孩子覺得,既然已經花了錢,即便不能成為魔法師,檢測也要全都做完,免得虧了錢?聽到程智提到費倫的名字,梓川咲太索亞瞪大了眼睛,梓川咲太一雙深藍色的眼睛里充滿了淚水,突然,索亞一把抱住了程智:“哥哥,我恨他,我恨他,我想要殺死他,殺死他一千次一萬次都不夠。”程智卻是很肯定的說道:“檢測一下吧。或許她的精神力不錯。”

雖然老魔法師有些不滿,但是卻并沒有表現出來,而是走到另一邊,指了指地上另一個六邊形魔法陣:“來,孩子,站在這里。”索亞看了一眼那魔法陣,回頭又看向了程智:“哥哥,我還要檢查嗎?”她的表情有些不安,在老魔法師說她沒有元素親和力,不能成為魔法師的時候,她覺得非常愧疚,就好像做了一件非常對不起程智哥哥的事情一樣。程智點了點頭,梓川咲太輕輕拍了拍索亞的后背:梓川咲太“丫頭。我知道你非常仇恨那個人。我并不會阻止你去報仇。但是你現在實力非常弱小,等你又足夠的實力的時候,我會陪你一起去,親眼看著你為你的爸爸媽媽報仇。”

索亞聽到程智的話,梓川咲太頓時眼睛亮了起來:“真的嗎哥哥?”“恩,檢查。”程智拉著索亞,走到六邊形魔法陣上:“一會你會感覺到一股非常大的壓力,盡量堅持的久一點。”

索亞點了點頭,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接著堅定地說道:“好的,哥哥,我一定會堅持的。一定。”“當然。”程智點了點頭,梓川咲太接著蹲在索亞的面前,梓川咲太眼睛看著索亞的眼睛:“仇一定會報。索亞,你要記住,如果一個人心中只有仇恨,他會變得非常狹隘。我們要記住仇恨,我們也有資格去復仇,但是復仇不是我們生命的全部。索亞,你的人生還很長,有很多的悲歡離合,不要讓仇恨蒙住你的眼睛。”程智點了點頭,退出了魔法陣范圍。那老魔法師看了看程智,又看向了小女孩:“看來你哥哥進行過精神力檢測。他說的很對,你盡量堅持的久一點吧。”

索亞抿著嘴,梓川咲太看著程智,一直看著他,最后用力的點點頭:“哥哥,我記住了。”說著,老魔法師再次朝六邊形點了一下,頓時那六邊形魔法陣開始閃爍起了淡淡的熒光。

索亞頓時身體一緊,小臉上露出了一股難言的痛苦表情。程智溫柔的笑了笑,梓川咲太可是他卻知道,梓川咲太索亞心中的仇恨比自己更加強烈。這不是說,同樣的父母之仇,程智就不恨自己的仇人,而是一種復仇的執念。索亞的執念遠比他還要強的多。他只希望,索亞以后不會因為仇恨變成一個嗜殺成性的人。亡靈魔法師如果發起瘋來是任何魔法師都無法比擬的。

“五倍。”那魔法師再次點了一下魔法陣,卻見索亞緊緊地閉著眼睛,似乎正在承受著莫大的痛苦。程智拿出了一些材料,梓川咲太按照記憶之中的制作方法,梓川咲太給索亞調配了一些能夠輔助修煉的藥物,有的需要服用,有的則需要擦拭身體。這些都是能夠幫助索亞更好的在第一次冥想之中溝通死亡之力。“十倍。”

“二十倍。”“三十倍。”當達到三十倍精神力的時候,那老魔法師也是點了點頭,成為魔法師的話,十倍精神力就夠了,當然,越高越好,但是這小女孩已經達到了三十倍精神力,可惜啊,如果有元素親和力的話,會成為一位了不起的魔法師的。可惜啊。那老法師看著水晶球,最后,搖了搖頭:“很遺憾啊,孩子,你的元素親和力很低,無法成為魔法師。”

“哥哥我們現在就進行冥想嗎?”索亞脫掉了衣服,梓川咲太在身上涂抹著程智調配好的綠色藥水,將自己完全染成了一個綠色的小精靈一樣。可是程智卻是皺著眉,看著眼前的小女孩,口中低聲的說道:“不夠,不夠,還不夠。至少要50倍以上。”“四十倍!”當達到四十倍的時候,那老魔法師都震驚了。

可是,魔法陣的精神壓力還在持續。老魔法師看到索亞的手已經按在了水晶球上面,梓川咲太點了點頭:“好了,在我說放下來之前,你的手不要離開水晶球。”“五十倍!”當老魔法師說道這個數字的時候,程智的眼睛亮了起來,索亞皺著眉頭,繼續的堅持著。可是意識越來越恍惚。

接著,梓川咲太老魔法師朝魔法陣一點指,梓川咲太頓時一道紅色光芒注入到了魔法陣之中。魔法陣中的元素開始流淌了起來。接著,魔法陣連續不斷的閃現了七道光芒,光芒閃爍的很是緩慢,就像是晨霧,又像是水在流淌,七種顏色分別代表著,地火水風雷光暗七大基礎元素。“爸爸,爸爸。”

索亞看到了父親剛剛從田里回來,高興的奔跑了過去。作為東曹村為數不多擁有土地的農戶家庭,索亞一家過得還算不錯。這是她的家,他跟爸爸媽媽的家。程智,梓川咲太艾迪,強納森和卡普,緊緊地盯著那個水晶球,看著那水晶球是否發生變化。“恩,索亞,我回來了。”爸爸伸手抓了抓索亞的頭發。“不要摸孩子的頭,看你手臟的。”做好了飯菜的媽媽一把排開了爸爸的手,有些不滿的說道。接著轉身將做好的洋蔥湯放在了桌子上。在旁邊還擺放著一籃子雜糧面包。雖然是粗茶淡飯,但是一家人吃的很開心。爸爸和媽媽談論著,今年的年景不錯,加上爸爸很能干,所以到年底的時候,應該有一比不菲的收入。所以打算今年賣了糧食,就換一頭耕牛,另外還能再給索亞和媽媽換一身絲質的衣服。

正在這時候,院子外面傳來了一陣嘈雜的聲音。爸爸皺了皺眉,放下了吃飯的勺子,轉身走出了院門。誰都沒有出聲,梓川咲太誰都沒有說話,就是這樣緊緊盯著。終于,那水晶球閃爍了起來,可是只是閃爍了一下就消失了。

父親曾經當過兵,在軍隊里學習斗氣,達到了四級戰士的等級,而且為人也很正直,在這附近的農戶之中有些威望。大家有什么事情都回來找爸爸商量。父親來到了院子外,看到幾個農戶正在說著什么便問道:“發生了什么事?”最終,梓川咲太魔法陣黯淡了下去,再也沒了反應。

其中一個農夫嘆息了一聲:“哎,我們是來向你告別的。”“告別?”爸爸有些奇怪。

“剛剛伯爵大人家的管事來了,說要收了我們的土地。”另一個農夫說道:“我們耕種的土地都是伯爵大人的。他要把土地收走了,我們可怎么辦啊。”“怎么樣?怎么樣?”艾迪有些著急的問道:“有元素親和力嗎?”“收走土地干什么?難道伯爵準備自己種地?”爸爸有些奇怪。地方上的領主,一般是不會把土地上的農夫趕跑的,畢竟總不能讓他們自己去種糧除草吧?另一個農夫說道:“聽說是要在這里建一片馬場,訓練馬隊。怕是有要打仗了吧?哎,這可怎么辦吶。”

蘭斯洛強壓怒火的說道。:“大人,這是我賴以為生的土地,是不能讓出來的。”正說話間,一群身穿鎧甲,騎著高頭戰馬的士兵,簇擁著一個身穿華麗長衫的男人,從遠處走了過來。那老法師看著水晶球,最后,搖了搖頭:“很遺憾啊,孩子,你的元素親和力很低,無法成為魔法師。”

艾迪,卡普和強納森都有些驚疑的問道:“什么?不能成為魔法師?”“是伯爵大人。”一個眼尖的農夫看清楚了過來的人,立刻恭敬地站在了路邊。那群人靠近過來,越來越近,最后在這群農夫的跟前停了下來。“你們怎么還沒有搬走?”費倫看著這群農夫,有些不滿的說道。

可是這些農夫們才剛剛得到通知,又怎么來得及這么快就離開這里。那老法師點了點頭:“沒錯,不能成為魔法師。”

艾迪看了看老魔法師,又看了看一臉沮喪的索亞,接著又看向了沉默不語的程智,想了想,這才說道:“魔法天賦,本來就是萬中無一的,索亞不能成為魔法師也沒有什么奇怪的。程智,不用太放在心上。”“領主大人,您不能這樣將他們從土地上趕走。”這時候,爸爸卻是站了出來。“這些人都是依靠土地賴以為生的農民,你要是收走他們的土地的話,他們只能成為流民和乞丐。”

那個身穿華麗長衫的男人就是當地的貴族領主,費倫伯爵。整個地區大部分的土地都是屬于他的。程智長長的吸了一口氣,突然抬頭對老法師說道:“在檢測一下精神力吧。”“恩?你是什么人?”費倫有些詫異的看著索亞的爸爸。

“大人,我是這里的農戶,我叫蘭斯·洛。”“蘭斯洛?嗯。……哦我想起來了,我正要來找你。”費倫冷眼打量了索亞的爸爸蘭斯洛一番之后,臉上帶著一絲傲慢的冷笑說道:“將你的土地讓出來吧。我要在這里建一座馬場。現在立刻就搬走,我可以給你十個金幣。”

梓川咲太“十個金幣?讓出土地?”蘭斯洛皺了皺眉,心中一股怒火燃燒了起來,十個金幣,他家的土地總共有兩公頃之多,雖然大多都是收成不怎么好的鹽堿地,但卻也是有收成的土地,即便是兩百個金幣也不可能換的。可是這位伯爵卻說要給十個金幣就奪取他的土地?更何況這土地對她來說卻是另一份榮耀。這是他在戰場上浴血廝殺,用軍功換來的土地。費倫撇了撇嘴罵道:“我聽說過你,王國第一軍團之中的一名小隊長。不過,這里是我的地盤,我讓你滾蛋,你就得趕緊滾蛋。給你十個金幣已經不少了。不要給臉不要臉。”

詳情

猜你喜歡

登錄簽到領好禮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體小飛機詳談@seo1898】
梓川咲太

河北 一选五走势图 360排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浙江麻将app 电子游戏平台登陆 内蒙古快3形态 天津快乐十分前三组1000期彩经网 快乐赛车计划软件网站 广东11选5一天多少期 山西快乐十分任三遗漏数据 大圣捕鱼游戏视频教程 香港高频彩票会员登录 河内5分彩全天计划在线 河内五分彩快开视频 陕西11选5现场预测 湖南幸运赛车爱彩直播 股票平台下载安装 卡五星麻将怎么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