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玩交换真实经历

類型:知識劇地區:日本發布:2021-03-01

第一次玩交换真实经历 劇情介紹

第一次玩交換真實經歷可是這些骷髏兵卻并沒有整齊的推進,交換經歷反而因為其中一個骷髏兵腳步略微遲緩了一些,交換經歷撞在了另一個骷髏兵的身上,于是,整齊的隊伍頓時發生了連鎖反應,全都攪在了一起,倒成一片。骷髏兵和人類不同,他們的身上全都是骨頭組成,這就造成了,一旦撞在一起,就會出現這個的胳膊卡在那個的肋骨里,這個的大腿掛住了那個的胯骨。總之他們撞在一起的時候,那狀態可是十分的凄慘。程智有些緊張,但還是邁步走了過來:“桑托斯主任大人。”

第二天一早,索亞從長長的冥想之中清醒了過來,和程智一樣,第一次冥想之后,他便輕易的掌握了神識。對于事物的細致入微的觀察,讓索亞對于自己之前所認知的這個世界有了從新的了解。“哈哈哈哈”卡普看著那一大堆糾纏在一起的骷髏兵,真實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就這戰斗力,也太菜了吧?哈哈。”“哥哥,這就是魔法師的神識嗎?好厲害啊。”

程智怕索亞在第一次冥想之中出問題,所以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索亞看了一夜,這時候卻是有些困倦了,打了個哈欠:“沒錯,神識是魔法師才有的感知能力。有了神識,做起事來也更加方便。好了,你好好休息一下。一會鍛煉精神力沖擊。”“可是我不累啊。哥哥,你說的針對,進行冥想之后,感覺精神特別好。”卡普這家伙向來就沒心沒肺,次玩好笑的事情他就笑,次玩從來不憋著。好在程智倒也沒覺得有多尷尬。但程智拍了拍腦袋,看著一大堆糾纏在一起的骷髏兵,也是有些頭疼,但還是耐著性子,一個一個的讓那些骷髏兵拆分開來,實在糾纏不清的,干脆拆分成一塊塊,從新組合。

好半天,交換經歷程智再次讓那些骷髏兵從新排列開始演練。“沒錯。”程智點了點頭:“雖然冥想對于精神力會有幫助,但是身體本身也是會疲勞的。而精神過于興奮,忽略了身體自身的恢復卻會讓體質逐漸下降。所以大多數的魔法師,身體都很孱弱,也是這個原因。一定要注意對身體方面的休息。”

程智當初在修煉的過程中,自身休息的時間并不多,是因為海瑟薇時不時地就會給程智弄一些稀奇古怪的,提高身體素質的東西進行補充,所以身體狀況非常好。但即便這樣,程智隔幾天還是要好好休息一下。可是索亞卻不同,因為程智現在可沒有那么多珍惜材料給索亞制作那些補藥。所以自身恢復方面,還是需要去睡覺才行。雨越下越大,真實地面變得非常濕滑泥濘。但是程智卻是絲毫沒有停止訓練,找地方避雨的打算。他讓索亞先去休息,自己則返回了學院。對于空間魔法的研究進入到了一個實用性方面的研究階段。正好這段時間放假,沒有課程,程智要好好的進行一番實驗。

他看著不斷進行戰陣演練的亡靈骷髏,次玩時不時地低頭對照一下手中的魔法書。正在他用工的時候,次玩耳朵里卻突然傳來了一聲低沉的聲音,就如同天際之間遠遠傳來的滾雷一般。一進公共實驗室大門,程智卻看到一群人正在圍著一個試驗臺做著什么,仔細看去,卻是一陣錯愕,因為這群人大多數都是煉金分院的老師,其中還包括了符文系的老師,迪爾卡娜。

程智皺了皺眉,這群老師圍在這里到底在干什么,卻聽到人群之中有人說道:“小心一定要小心,已經壞掉三個了,絕對不能再出問題。”程智剛開始并沒有在意,交換經歷可是當那聲音突然由遠及近的響起的時候,交換經歷程智不由得抬起了頭,皺了皺眉,朝遠處看去。這里是一片山谷,他的神識因為山體的阻擋,也只能對山谷之中做到監控,而那聲音顯然是從極為遙遠的地方傳過來的。

“這聲音?”程智皺了皺眉,仔細回想了一下,似乎是煉金學院主任,桑托斯教授。“他們在干嘛?”而當那聲音傳來的時候,真實一旁正在揮舞巨劍劈砍木頭,建造營地的薩蘭突然身體一頓,接著茫然的向遠處看去。程智小心的湊了過去,卻見在人群之中,不但有桑托斯,還有魔法學院的主任,卡爾瑪林和另外魔法學院的兩個老師。

程智踮著腳,朝里面看了看,卻見卡爾瑪林正身處一根手指,一股風元素凝結而成的如同小型龍卷風一樣的東西就附著在他的手指上,那風元素旋轉的極快,形成了一個尖端。程智在看清楚他們到底在干什么的時候,不由得眼皮一跳,這群實力強大的高手正在解剖他制作的鐵板。“好了,這些藥物會大大激發你與亡靈之力的親和力。亡靈之力并不是元素,至少它的特性與物質元素是不同的。”程智用清水洗了洗雙手,用毛巾擦干凈,接著讓索亞盤膝坐下,開始講解了起來:“這些藥粉和藥汁,可以很好的提高你對亡靈之力的吸引,便于你在冥想的時候與亡靈之力進行溝通。……”

不僅是他,次玩那些正在搬運石頭和樹枝的亡靈戰士和骷髏兵全都停在了原地。他們竟然全都朝遠處望去。他們手中的石頭和木料噼里啪啦的落了一地。程智有些摸不著頭腦,緊接著,另一位法師卻也是一伸手支,頓時在手指上出現了一團橘紅色的火焰,形成了一個火球,被那小龍卷風吸入了進去,接著,原本橘紅色的火焰似乎是受到了風的影響,變成了明亮的顏色,而且溫度急速上升。接著就看到兩個人小心的控制著這團法術向下面的鐵板湊了過去。難道他們是要用這個魔法來切割鐵板?看到這一幕,程智不由得有些好笑。那鐵板子制作的過程中使用了一些特殊的手法,在里面添加了一些特殊的煉金粉末,預熱就會燃燒,燒掉里面所有的秘銀魔導線路。難道他們覺得只要將外面的鐵板破壞,就能破解里面的東西嗎?剛剛不是說已經壞掉三個了嗎?這群家伙難道沒有弄明白?

但這時候,有一個魔法師伸出了手,頓時一股白色的能像脫手而出,竟然是冰系魔法師,這個魔法師跟著前兩個魔法師的動作,在那熾白色的火焰周圍形成了一個冰系的保護圈,當特殊的熾白色的烈焰融開了金屬之后,四散的火花,被點燃的粉末全都被限制在了那冰系保護圈之中,沒有擴散。,那個冰系魔法師則在指間凝聚出冰霜之力,快速給鐵板降溫。“不著急。”程智搖了搖頭:交換經歷“等到午夜十二點,交換經歷那時候是死亡之力最為活躍的時候。”程智的手上還在用藥杵搗藥,將一種如同無花果一樣的紫色干果打碎成粉末,接著又開始換其他的藥材。“這也行。”看到這一幕,程智不由得對瞪大了眼安靜。所有的魔法師和煉金師全神貫注的盯著操作臺上面的鐵板,甚至連大聲呼吸的人都沒有。終于在最后一條邊緣被切割開之后,發出咔噠的一聲輕響,幾位老師教授全都長長的松了一口氣,卡爾瑪林輕輕一彈手指,那手指頂端的超小型的龍卷風不見了,接著他釋放出神識,將那個鐵板籠罩了起來,拿起鑷子,小心的將最上層的鐵板掀開,露出了里面的東西。

索亞按照之前程智說的,真實將那綠色的液體連頭發都涂抹了一遍,真實照了照鏡子,看著自己變成純綠色的樣子,突然覺得十分好笑,一張嘴,露出了一口的白牙:“哥哥你看。”而桑托斯則拿起了一個小刷子,輕輕地將里面的易燃粉末掃了出來,露出了下面的符文。

“這是?符文。”卡爾馬林看著這個碩大的符文,有些奇怪的問道。程智扭頭看了一眼:次玩“哦,次玩像個傳說中的地精。嗯,就是耳朵短了點。呵呵,這些藥能夠讓你更容易進入冥想狀態,同時還能溝通死亡之力,讓體外的能量進入體內。”“沒錯。”桑托斯點了點頭,接著將臉湊近了一些:“很復雜,也很簡單。”聽到桑托斯的話,卡爾馬林有些奇怪:“這是什么意思?”桑托斯點了點頭:“說簡單是這只是一個火元素增幅符文,是一種基礎符文,但是說復雜……”他指了指符文周圍密密麻麻如同蛛網一般的秘銀連線:“看到沒有?這個符文周圍組成的是一個魔法陣。而這魔法陣的能量來源卻是最邊緣的那個小符文。竟然是將符文作為能量源來使用。好巧妙啊。”

卡爾馬林點了點頭:“能復制出來嗎?”說道這里,交換經歷程智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交換經歷但是卻又不太確定,于是拿起了筆,在筆記的角落里寫下了剛剛說的這句話,接著又看了看自己寫的上一句便簽。那一句是之前在給索亞進行魔法測試的時候,那個老法師說的一句話,對于斗氣師,元素只是溝通體內和體外能量的媒介。程智連續上下兩句話,反復的看著,似乎悟到了一些東西,不由得有些發呆。

“這有些困難。”桑托斯搖了搖頭說道,接著扭頭看向了其他的老師:“你們看呢?”所有的老師都仔細的看著這個微縮魔法陣的結構,全都搖了搖頭,不過其中一個人卻是說道:“這個微縮魔法陣,看著有些眼熟啊。”看到程智拿著筆記,真實在那里發呆,索亞小聲的問道:“哥哥,怎么了?”

“哦?眼熟?”聽到這個人的話,桑托斯,卡爾馬林和其他的教授老師們全都是將目光注視到了這個人的身上。卻見是煉金附魔系的老師可利威。“眼熟?你見過?”

“我記得,好像是有個學生做過類似的魔法陣,只是很大。哦,對了,那個魔法陣可是空間類的魔法。對對對,我還記得那個魔法陣,那個啟動符文和這個啟動符文是一模一樣的。”“哦,沒什么。”程智放下了筆記,接著又開始調配剩下的藥粉。當剩下的藥粉全都涂抹到索亞身上的時候,原本的綠色粘液和藥粉似乎發生了一些反應,綠色逐漸轉變成了紫色,最后又開始變得透明了起來。最后那綠色的粘液和藥粉變成的紫色也逐漸的消失了,全都滲入到了索亞的體內。“空間類魔法陣?我沒聽錯吧?”桑托斯瞪大了眼睛問道:“而且,這么重要的研究成果,我怎么沒有得到報告?”“現在不是正在進行預選賽嗎,大部分的老師都被安排去維護預選賽擂臺了。應該是被耽擱了吧?那個學生叫什么來著……對,叫程智。是符文系一年級學生。”

也許是看到桑托斯的樣子實在是嚇人,卡爾馬林教授卻是咳嗽了一下:“桑托斯,不要這樣,嚇到小孩子了。”“一年級學生?”“好了,這些藥物會大大激發你與亡靈之力的親和力。亡靈之力并不是元素,至少它的特性與物質元素是不同的。”程智用清水洗了洗雙手,用毛巾擦干凈,接著讓索亞盤膝坐下,開始講解了起來:“這些藥粉和藥汁,可以很好的提高你對亡靈之力的吸引,便于你在冥想的時候與亡靈之力進行溝通。……”

索亞從里沒有熬過夜,要等到午夜十二點在進行冥想修煉,對于第一次進行冥想的索亞有些困難。程智和索亞面對面的盤膝坐在地板上,看到索亞的眼皮有些打架,小腦袋一點一點的,不由得微微一笑。從口袋里拿出了一個香薰瓶子,用玻璃棒攪了攪,頓時一股清香中帶著一點點刺激的味道傳了出來。“一年級學生?”所有的老師都是眼睛一亮,特別是符文系老師迪爾卡娜:“程智嗎?她是我的學生,是一名非常優秀的學生。”說到這里,迪爾卡娜那一直冷冰冰的臉上竟然露出了一絲慚愧:“這個學生的學習能力非常的強,我覺得我現在都已經沒有能夠教導他的東西了。”“我們的符文系之中竟然隱藏著一位天才啊。”桑托斯有些激動的看向了迪爾卡娜。

“程智的確非常優秀,不過我從來沒見過他制作過這樣的東西。但是這風格的確很像。”阿迪卡娜被桑托斯那炙熱的目光看得有些渾身不自在。不由得眼睛亂飄,卻正看到公共實驗室門口,正躡手躡腳往外走的程智,頓時眼睛一瞪:“程智!”聞道這個味道,有些昏昏欲睡的索亞,頓時精神一振,抬頭翹著小鼻子聞了聞:“好像啊。這是什么啊?”

“這是醒神香精。可以提高魔法師在冥想時候的精神力活躍性。對中高級魔法師沒有太大作用,不過對于你這種剛剛接觸亡靈魔法的小魔法師還是有一些作用的。”程智將香薰瓶子放在了索亞的跟前:“好了,時間快要到了,我現在開始教你進行冥想的步驟……”程智被叫到,身體猛地一僵,接著機械的扭回頭,卻看到一群六七級八九級的強者,全都將注意力集中在了他的身上。頓時一股可怕的壓力壓在了他的身上。

符文學是一門極為容易入門,但是越深入研究就越困難的學科。在大多數學生還在按照前輩流傳下來的符文進行臨摹還時常會發生錯誤的時候程智就已經能夠自己根據符文理論規則來創作符文。甚至他所創作的一些復雜符文讓迪爾卡娜進行檢查的時候,迪爾卡娜甚至都有些力不從心的感覺,或者說,他只能觀覽一下自己學生的杰作,不敢發表任何意見。源源不斷的亡靈之力開始在這個小院子匯聚了起來,附近的氣溫也開始下降,讓附近不少的居民都有些莫名其妙。往年這個時候都已經暖和起來了啊,怎么今年都快要開春了,卻這么冷。程智不由得尷尬的笑了笑,各位教授,你們早上好。

他當然想要逃跑,因為他第一反應就是,他制作了這個鐵板,幫其他兄弟贏了一場比賽,還用鐵板騙了不少的學分和好處。追究起來,他難辭其咎。“原來你小子就是程智?”桑托斯眼睛里就像是在燃燒著烈焰一樣炙熱,那表情,等著自己下嘴。一股八級強者的威壓直接就籠罩了程智,就好像一頭饑餓的獅子,按住了一只肥嫩的獵物,生怕他逃脫。

第一次玩交換真實經歷程智被這股八級強者威壓給壓的動彈不得,甚至呼吸都有些壓迫感。“哦,失態了失態了。”桑托斯急忙收起了強者的威壓,盡量和顏悅色的對程智說道:“孩子,過來,嘿嘿嘿過來。”

詳情

猜你喜歡

登錄簽到領好禮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體小飛機詳談@seo1898】
第一次玩交换真实经历

河北 一选五走势图 万达娱乐城真人百家乐 如何购买亚马逊币 麻将赌博_点进进入 排练三连线500期坐标图 查看足彩胜负彩结果 那个彩票平台好 极速快3是什么东西 篮球即时比分网7m 热门棋牌手游排行榜 香港麻将电影元秋元华 15选5中奖情况 重庆时时彩官网app下载 今天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 辽宁11选50 bet365体育在线注册 重庆麻将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