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

類型:紀錄片劇地區:法屬圭亞那發布:2021-03-04

va 劇情介紹

va斷劍砍在了卡斯利莫夫的胳膊上,發出“鏘”的一聲,卻沒有造成任何傷害。可是這時候,程智卻是眉毛跳動了一下。海瑟薇說過當年她接受精神力測試的時候就是一百倍。

“是伯爵大人。”一個眼尖的農夫看清楚了過來的人,立刻恭敬地站在了路邊。“哼,我的身體已經達到了比鋼鐵還要堅韌的地步。一個小小的五級僵尸戰士又能奈我何?”說話間,卡斯利莫夫已經一拳揮出,打在了五級僵尸戰士的身體上,頓時五級僵尸戰士的身體如同爆炸開來一般,瞬間化作一片片碎肉碎骨,漫天飛舞。那群人靠近過來,越來越近,最后在這群農夫的跟前停了下來。

那個身穿華麗長衫的男人就是當地的貴族領主,費倫伯爵。整個地區大部分的土地都是屬于他的。“你們怎么還沒有搬走?”費倫看著這群農夫,有些不滿的說道。程智的眼皮跳了跳,五級僵尸戰士竟然瞬間就被消滅了。他倒不是多心疼,只是這卡斯利莫夫實在是太厲害了一點。卡斯利莫夫再次揮拳打在了程智的防御罩上面,將程智擊飛出了十幾米。

在天空之中數百米的高度,因為天色太黑的緣故,并沒有人能看到在那里有兩個人正低著頭看著下面的下面戰斗的場景。一個身穿灰色長袍帶著尖尖得巫師帽,雪白的長胡須隨風飄舞,而另一個則是身穿著裝飾性大于防御性,的古樸金色鎧甲的男人,正是威廉院長和副院長卡德加。可是這些農夫們才剛剛得到通知,又怎么來得及這么快就離開這里。

“領主大人,您不能這樣將他們從土地上趕走。”這時候,爸爸卻是站了出來。“這些人都是依靠土地賴以為生的農民,你要是收走他們的土地的話,他們只能成為流民和乞丐。”“你不想出手嗎?如果亨特那混小子發現自己的侄子死在了這里,還不來找你拼命?”“恩?你是什么人?”費倫有些詫異的看著索亞的爸爸。

“嘿嘿,還不到時候。”威廉無所謂的說道:“呵呵,你看程智那小子,像是要掛了的樣子嗎?放心吧,他支撐不住的時候我會出手的。”威廉擼了一下胡子,笑著說道。“大人,我是這里的農戶,我叫蘭斯·洛。”

“蘭斯洛?嗯。……哦我想起來了,我正要來找你。”費倫冷眼打量了索亞的爸爸蘭斯洛一番之后,臉上帶著一絲傲慢的冷笑說道:“將你的土地讓出來吧。我要在這里建一座馬場。現在立刻就搬走,我可以給你十個金幣。”程智抹了一下嘴角的鮮血。他的防御罩卷軸是桑托斯大師制作的,相當于頂級七級魔法師制作的防御護罩,雖然卡斯利莫夫純粹戰力有八級強者的力量,但是畢竟是催發出來的,沒有斗氣技進行放大輸出的話,輕易是無法砸碎防護罩的,只是他的力量太大,造成的震蕩才會讓程智吐血,但要說生命危險,暫時還真的沒有。程智在感覺到這防護罩還能承受一會兒攻擊,眼睛卻是朝德里那邊看了過去,沒有了卡斯利莫夫的攻擊以及那些受到亡靈魔法影響的五六級戰士的干擾,德里和其他兩個七級強者瘋狂的對落單的塔科拉迪發動著攻擊。那塔科拉迪也是通過藥物增強了自己的修為,面對三個七級強者的圍攻,有沒有輔助,根本不是對手,不過才幾個回合之后,就支撐不住了。

“十個金幣?讓出土地?”蘭斯洛皺了皺眉,心中一股怒火燃燒了起來,十個金幣,他家的土地總共有兩公頃之多,雖然大多都是收成不怎么好的鹽堿地,但卻也是有收成的土地,即便是兩百個金幣也不可能換的。可是這位伯爵卻說要給十個金幣就奪取他的土地?更何況這土地對她來說卻是另一份榮耀。這是他在戰場上浴血廝殺,用軍功換來的土地。遠處的程智見狀心中一喜,憑借自己的力量他肯定是打不過卡斯利莫夫的,不過那三個七級強者卻可以。于是一邊承受著卡斯利莫夫的攻擊,一邊朝德里等人靠近了過去。蘭斯洛強壓怒火的說道。:“大人,這是我賴以為生的土地,是不能讓出來的。”

費倫撇了撇嘴罵道:“我聽說過你,王國第一軍團之中的一名小隊長。不過,這里是我的地盤,我讓你滾蛋,你就得趕緊滾蛋。給你十個金幣已經不少了。不要給臉不要臉。”蘭斯洛的手已經氣得有些發抖,但依舊強忍著,一字一頓的說道:“作為臣民,我的確收到您的管轄,但是,領主大人,您也應該知道,我的土地是用軍功換來的。擁有王國頒發的憑證。我是王國的軍人,不是您領主大人的私兵。您沒有權利剝奪我的土地。”“告別?”爸爸有些奇怪。

塔科拉迪又支撐了幾招,終于敗下陣來,被德里一拳打在了胸口上,頓時整個人被打飛到了半空,又被天空之中的魔法師一個魔法給揍了下來,然后又被兩個七級戰士的大腳丫子一頓踩。“哼,哈哈。可笑。”費倫瞇著眼睛:“王國軍人又怎么?你的土地在這片區域的中心,難道還要讓我因為你,而放棄將這里改造成訓馬場嗎?哼,既然你這樣說,那好吧,我一分錢都會給了。因為死人是不會向王國訴苦的。”說著,費倫朝身邊一個護衛使了個眼色,那護衛立刻抽出了腰間的佩劍,從站馬上跳了下來。

“領主大人,你是要明搶嗎?”蘭斯洛微微瞇起了眼睛。“不要摸孩子的頭,看你手臟的。”做好了飯菜的媽媽一把排開了爸爸的手,有些不滿的說道。接著轉身將做好的洋蔥湯放在了桌子上。在旁邊還擺放著一籃子雜糧面包。費倫卻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淡淡說道:“殺了他。”那個護衛立刻揮劍沖了過來。

雖然是粗茶淡飯,但是一家人吃的很開心。爸爸和媽媽談論著,今年的年景不錯,加上爸爸很能干,所以到年底的時候,應該有一比不菲的收入。所以打算今年賣了糧食,就換一頭耕牛,另外還能再給索亞和媽媽換一身絲質的衣服。蘭斯洛見狀猛地一閃身,一把抓住了那個士兵的手腕,接著身上斗氣爆發,一拳打在了那戰士的面門之上。

費倫也是一愣,沒想到這家伙還敢反抗,頓時大喝了一聲:“殺了他!”正在這時候,院子外面傳來了一陣嘈雜的聲音。爸爸皺了皺眉,放下了吃飯的勺子,轉身走出了院門。一眾護衛們頓時紛紛跳下馬來,抽出了手中的武器。“詹妮!帶著索亞從后門跑!快跑!”蘭斯洛頭也不回,手中已經奪過被他打暈的那個騎士的長劍。索亞的媽媽看著丈夫擋在了大門口,一臉焦急的大喊著丈夫的名字:“蘭斯洛!”

“快跑!”蘭斯洛依舊沒有回頭,眼睛死死盯著圍過來的一眾武士。父親曾經當過兵,在軍隊里學習斗氣,達到了四級戰士的等級,而且為人也很正直,在這附近的農戶之中有些威望。大家有什么事情都回來找爸爸商量。

媽媽見狀,一咬牙,拉起了索亞的小手:“快跑!”索亞驚恐的哭泣著,喊著爸爸,爸爸,可是眼睛里卻只能看到父親揮動著武器,吃力的招架著那些武士們的劈砍進攻。父親來到了院子外,看到幾個農戶正在說著什么便問道:“發生了什么事?”

媽媽拉著索亞,飛快的跑著,同樣淚水不斷流淌,可是……蘭斯洛并沒有能夠堅持的太久。雖然那些護衛大多都是四級斗氣戰士,但是其中卻有兩個五級的高手,蘭斯洛雖然在戰場上浴血拼殺,經驗豐富,但是實力的巨大差距,僅僅讓他在砍刀了兩個護衛之后,就被沖上來的一個五級戰士一劍穿心。接著就聽到費倫喊道:“把那個女的還有小孩都給我抓起來。給這幫泥腿子看看,敢違抗我費倫的命令,會有什么樣的下場。哈哈哈。”

索亞的媽媽只是個普通的女人,帶著索亞沒有逃多遠就被抓住了。一個護衛一把抓住了索亞的胳膊,把她從媽媽的手中拉開,又有幾個士兵抓住了媽媽。那幾個士兵相互看了看,突然臉上都露出了殘忍而惡心的笑容,他們就在那里,開始撕扯媽媽的衣服。媽媽拼命的掙扎著,咒罵著這些禽獸畜生。其中一個農夫嘆息了一聲:“哎,我們是來向你告別的。”索亞被那個護衛抓住,用力的掙扎嘶喊著,可是抓住他的那個護衛卻是一把抓住了她的脖子,將她提了起來。接著抽出了佩劍。“不,求你了,不!”媽媽看到那個人即將刺出的劍,突然大聲的求饒道:“你們對我做什么都行,放了我的孩子,求您了,大人,放過她吧。”

“九十倍。”那個人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放下了手中的劍,卻是將索亞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告別?”爸爸有些奇怪。

“剛剛伯爵大人家的管事來了,說要收了我們的土地。”另一個農夫說道:“我們耕種的土地都是伯爵大人的。他要把土地收走了,我們可怎么辦啊。”“媽媽!爸爸!……”“媽媽!爸爸!……”“索亞,我叫程智,從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哥哥,再也不會有人欺負你,毒打你。我會照顧你的。”

“有點難受,你要堅持住。”“收走土地干什么?難道伯爵準備自己種地?”爸爸有些奇怪。地方上的領主,一般是不會把土地上的農夫趕跑的,畢竟總不能讓他們自己去種糧除草吧?

另一個農夫說道:“聽說是要在這里建一片馬場,訓練馬隊。怕是有要打仗了吧?哎,這可怎么辦吶。”“要堅持住”

……………………正說話間,一群身穿鎧甲,騎著高頭戰馬的士兵,簇擁著一個身穿華麗長衫的男人,從遠處走了過來。“堅持住。”

巨大的壓力終于讓索亞從回憶之中清醒了過來,那無形而巨大的壓力如同大山一樣,壓得她幾乎窒息。“哥哥,我一定聽你的話,我會堅持住的!”索亞突然大喊了起來。

va“我的天,八十倍了。”“一百倍。”

詳情

猜你喜歡

登錄簽到領好禮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體小飛機詳談@seo1898】
va

河北 一选五走势图 篮球让分胜负投注技巧 数字货币是什么 好友联机麻将手游 mg视讯有假 一码中特一肖中特 北京赛车pk10计划统计 英国3分钟赛车结果 莱特币交易平台 26选5号码有钱 江西快三预测 泳坛夺金规律 澳洲幸运8开奖公告 快乐10分开奖查询天津 17好友麻将怎么更新 大乐透是体育彩票吗 三分彩网站平台